Actions

Work Header

In the Market He Plays

Chapter Text

  现在瓦肯星是冬天。McCoy已经在这里实习三周了,他学到了不少东西。

  首先,他了解到对于喜热的瓦肯人来说,冬天很危险。白天是舒适的三十摄氏度,但是到了晚上,沙漠中的气温会降到零下十几度。到处都是受凉抽鼻子的瓦肯人,厚厚的袍子一直裹到耳朵尖。

  第二,他意识到在α象限最好的宇宙生物医院实习,要比在地球上实习困难无数倍——就算是他待过的舰队医疗部。在地球,他只需要献出一条命去治病救人。而在瓦肯,他们似乎要他献出三四条命。除了用瓦肯星常见的多段睡眠法[1]睡觉,其他时间他都在看宇宙生物学的书,以及思考自己为什么申请这么严格的课程,甚至是考虑他们为什么会收他这样的乡巴佬学员。他剩下的清醒时间都在医院度过,拿着三录仪埋头苦干,学习几百种不同种族的全部细节。瓦肯一周有十天,他每周有一天的休息时间。前两周的休息日,他睡都了一整天。

  第三,他意识到没有其他人类,他非常孤独。

  第四,他发现M'Benga作为全人类的代替品还是可以的,但是那人很显然不喜欢被他拖累。

  “听着。”在McCoy连续第八次叹气之后,M'Benga非常耐心地说,“你为什么不出去走走呢?散散步,或者参观名胜。不一定非要整个休息日都宅在公寓里。”

  相比McCoy记忆中的宿舍生活,他们合住的公寓相当豪华,但还是让他感觉又小又闷。起居区有很高的石头砌成的天花板,既是用餐区也是厨房。他们各自有自己的小房间,门框上挂着厚门帘和主屋隔开。McCoy的房间刚好能放下睡垫——因为床显然是不合逻辑的——和一个放东西的大箱子。McCoy喜欢坐在箱子上,假装那是椅子。这是他在这个破星球上找到唯一让他感觉熟悉的东西了。

  无数的软垫堆积成貌似沙发的形状,McCoy躺在上面瞪着天花板。“那些景点都是上下颠倒的,看着有点吓人。”他抱怨道,不过那是事实。他们的宿舍里只有一个小窗户,其实只是一条窄缝罢了,McCoy像躲瘟疫一样躲着那扇窗户。第一天搬进来的时候,他瞥了一眼他们住得有多高,然后他只能躺在地上不停地深呼吸。他可不想吊在悬崖上,像个该死的钟乳石一样。他是个医生,不是蝙蝠。

  “城里也有不少好地方。”很显然M'Benga并不理解McCoy的痛处,不过话说回来,M'Benga是专门来这里学习瓦肯生物学的,那么他一定很喜欢瓦肯人。McCoy只是苦着脸看他,让M'Benga深深叹了口气。他想了一会儿说,“你去过集市了吗?”

  “集市?”

  “在城市低处,基本都在地面上。不用在高楼间穿梭,不必担心恐高症。这样吧,”他合上数据板,从他的坐垫上站起身,“反正我现在也没事干。我可以陪你走过去,然后我们一起吃晚餐。”

  McCoy感激地握住M'Benga伸来的手,也站了起来,他的膝盖不幸地响了一声,让他皱起了脸,“我就是搞不懂,所有东西之中,Surak为什么非要禁止椅子。”

  “我们有坐垫已经很幸运了。因为我们是柔弱的人类,所以能得到和老年人一样的福利。”M'Benga朝他露出一个微笑,而McCoy享受着对方毫无掩饰的情绪表露。他想念以前像这样的时候,情形于色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

  他们步行出发,因为没有车的话,步行基本上就是瓦肯星唯一的交通方式了。瓦肯不像舰队,没有修建公共交通,甚至连电梯也没有。可能他们更多的时间都用来冥想了,或者只是想锻炼身体。McCoy觉得原因肯定是这二者之一。

  他们沿着螺旋状的长楼梯来到大楼顶端,这里连接着石山的山脊。瓦肯的建筑都非常高——确切地说是非常长。他们可以下到低层到地面上去,但是像这样的夜晚,高处更加宜人。太阳还在地平线上温暖着他们,空气清新干净。

  McCoy惊讶地发现高处如此繁忙。通常他出门时,瓦肯人都在进行午休,所以他之前从没在一个地方见过这么多瓦肯人。他们经过他和M'Benga身边,连好奇地瞥一眼都没有,让McCoy感到有些不安,那些瓦肯人全都面无表情不露情绪,专心沉思着于他们当天无论什么逻辑的冥想。在到处都是及脚踝的长袍中,McCoy露出来的膝盖非常显眼,但他们连看都没看一眼。他希望哪怕只有一个人能够给他点什么反应——一个微笑或者傲慢的眼神,他不介意是哪一种。只要能够让他记得,情感是存在的。他在这儿只待了三周,就已经开始极度渴望这些了。

  他和M'Benga一路上都在聊有关医学的话题——他们少有的共同兴趣之一——很快他们就来到了集市。眼前的景象让他重新振作起来。

  这里感觉既熟悉又陌生,让人兴奋不已。集市的概念在哪里都是一样的。人们站在各个货摊旁售卖他们的货物:艺术品,珠宝,陶制品,新鲜蔬菜,多汁水果,美味糖果,香料香草,以及流油的熟食。让他觉得不对劲的,是他闻到的味道。他的大脑像是卡壳了,告诉他闻到的是熟肉的味道,但那其实是velik bar-kas[2]的气味。这种香料是一种瓦肯的基本食材,等同于地球上的黑胡椒,但是一点也不辣,香味更浓郁,伴随着刺鼻的麝香气味,在空气中难以消散,而且会沾染所有东西。McCoy想到,之后他的衣服会沾满这种味道。比吃大蒜还要糟糕。

  还有这里的人。也非常奇怪。他周围的瓦肯人似乎融为一体,尽管他知道他们身高肤色体型各不相同,但是每个人看上去都没什么两样。他们都是同样的面无表情,而且很少说话。他看到一位年轻女士买了一条漂亮的银项链,她只和商人交谈了两句话。她问价格,他报价格,然后她付钱。没有一句讨价还价。

  McCoy摇了摇头。真奇怪。

  “你想吃点什么?”M'benga问他,将他从幻想中惊醒。

  “哦,呃。” 之前他基本上就靠舰队的罐头食品度日,因为陌生的瓦肯食物把他吓坏了。“我还不知道什么东西好吃。你选吧。”

  M'Benga点了点头,领他来到一个仙人掌木的手推车旁,McCoy拼读着上面的字:pupol-tor kap[3]。

  “什么意思?”McCoy轻声对他说。

  “就是油炸面包而已。我觉得和地球的味道很像。”M'Benga耸了耸肩,露出一个微笑。

  面包酥脆油腻,上面撒着细细的白色粉末。一开始McCoy以为是糖,咬了一口才发现味道又辣又苦。让他想起了姜黄根粉,但是尝起来有种很冲的金属味道,把他的手指染成白色而不是黄色。面包的味道渐渐融化在舌尖,真的很好吃。只是没有甜味,让人有点想不通。

  他不断想要把手上的粉末蹭到短裤上,M'Benga领着他在集市中购物。M'Benga在这里似乎很放松,迅速调整成和瓦肯人一样的扑克脸。McCoy意识到M'Benga只有在他身边而且没人注意的时候才会微笑。可能是为了让McCoy好受一点,或者因为M'Benga觉得瓦肯人欣赏不了。他不确定哪一种原因可能性更大。

  不出几分钟,M'Benga胳膊上就挂满了购物袋。McCoy觉得什么也不买到处走似乎看上去有点傻,于是他随便拿起一个看上去有趣又可食的水果。大小正好可以握在手上,浅灰绿色的果皮,晕着淡淡的蓝色。水果底部是球形的,茎部是细长的纺锤形。他觉得有点像西葫芦的形状。他花了四分之一信用点买了下来,然后忘记了不能微笑以示感谢。那个瓦肯商人看上去无动于衷。

  “为什么所有人都觉得我很讨厌?”他对M'Benga小声嘟囔。

  “你只是需要适应,McCoy。瓦肯人毕生追求逻辑,摒弃情感主义。他们认为外露情绪是不得体的,甚至是危险的行为。”

  “我知道。”他抱怨道。他看过简介资料,上面的卡通图画强调了绝对不要试着和瓦肯人握手。他知道Surak的生活方式会很艰难,只是没想到对他来说会这么难。“但是在那石头外表之下,他们之中肯定至少有一个人是会笑的吧。”

  M'Benga平静地看着他,“可能你没那么幸运。”

  McCoy皱眉看着他的西葫芦水果。渐渐开始入夜了,也就是说集市才刚刚热闹起来。在白天和黑夜之间的一小段时间内,气温还很温暖,但不会过于炎热,瓦肯人陆陆续续地走上街道。他们围在他身边,即使他们都和他保持着一段安全的距离避免触碰产生心灵感应,他依然觉得很闷。McCoy正打算到此为止打道回府,然后他听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

  “……那是什么声音?”他问。

  “声音?”

  “那个乐声。”追随着那个声音,他绕过来往不断的瓦肯人。他从货摊之间穿过,滑下一个斜坡,来到一个满是沙子的平地。这里的人更加密集,一位乐手跪在中间,人们欣赏着回响在此的琴声。

  “他是谁?”

  “我不知道。”M'Benga不感兴趣地打量着那个瓦肯人。“这里一直都有人表演,但是我之前没见过他。怎么了?”

  “他弹得……”McCoy渐渐没了声音,不知道该如何形容那人的琴乐带给他的感受。他弹得熟练而认真,修长的手指在颤动的琴弦上翩翩起舞,奏出精准的旋律。但同时……非常深情。那个瓦肯人像是在撩拨他的心弦,让他感觉如鲠在喉。“弹得不错。”

  “……我们坐这儿听吧。”

  他们盘腿坐在地上,下面的沙子嘎吱作响。瓦肯人弹着琴,McCoy听得如痴如醉。那人的眼睛微眯着,但没有完全闭上,他的身体伴着音乐微微摇摆。这首曲子主题阴郁,结束的时候,McCoy止不住发颤。

  最后几个音符奏出时,McCoy想要鼓掌,但是没有一个人动。在McCoy决定无论如何也要鼓掌之前,那位瓦肯乐手没有停顿,流畅地过度到了下一首曲子。这一首更加富有生气,过多的切分音符让他手上的动作肉眼难以看清。McCoy环顾四周,他发现瓦肯人都在干自己的事情,就好像这位出色的里拉琴手的表演与他们无关。他们甚至不在乎他的存在。

  “我听出来了。”M'Benga听了一会儿说,“是瓦肯改革前的歌剧改编的,或者说是瓦肯星等同于歌剧的表演。名字翻译过来是‘Lara的首战[4]’。”

  “Lara?”

  “一种沙漠蓝鸟。体型庞大。”

  现在McCoy可以看出来了,在那个瓦肯人手下无形的音乐之中。他能想象lara在干燥的沙漠上空盘旋,翅膀极速上下扇动。大鸟翱翔俯冲,飞过仙人掌,越过细沙下露出的岩石,他甚至能感觉到翅膀扇出的风吹在他脸上。当乐曲来到高潮部分的时候,他感觉到心脏在胸膛里砰砰直跳。

  他不由自主地举起双手想要鼓掌,然后皱起了脸。

  “本能反应。”他小声对M'Benga说,后者只是笑着看着他。

  那人弹了正好七十一分钟——瓦肯的一小时。M'Benga小声告诉McCoy几个他认出来的曲子,但更多时候他们两个只是坐在那儿听着,让音乐包围他们。中间某一时刻,McCoy挺直了身子,他以为自己听到了维瓦尔第的《四季》冬之协奏曲,但这是不可能的。绝对是巧合而已。他对古典音乐了解不够多,所以他听不出来。

  就像所有美好的事物一样,终有结束的时候。那个瓦肯人站在那儿,对着人群说了些什么,M'Benga轻声翻译着。“他在说感谢大家欣赏他的表演。”

  McCoy不可置信地哼了一声。他可没觉得观众有那么聚精会神。他看着瓦肯乐手收起他的里拉琴。他小心地松了琴弦,把琴装进箱子,然后站起身,舒展他的手指。

  “……对乐手表达赞美是不合逻辑的吗?”McCoy问。

  “我觉得不是吧。”M'Benga说,“就算是的话,他应该会原谅我们的,鉴于我们都是人类。他可能不会说标准语。我可以翻译?”

  “谢了。”

  McCoy慢慢站起身,拍掉裤子上的沙土,差一点把他的水果忘了。McCoy走向那个瓦肯人,看到那人在活动胳膊和手指。他留着短发,和这里大多数瓦肯人的整齐发型一样。晒黑的皮肤微微泛着橄榄绿色,即使从远处也能看到深棕眼睛中闪烁的敏锐与好奇。他和多数瓦肯人一样,身材修长表情严肃,但是他身上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就好像他的衣服并不合身。但是当然,那件灰色的厚毛衣以及修身的黑色长裤非常衬他。只是McCoy觉得他和其他瓦肯人有些不一样罢了。

  M'Benga率先开口,用他带着标准语口音的瓦肯语,对着那人说了些什么,一边伸手示意McCoy。瓦肯人向M'Benga微微点头,然后目光移到McCoy身上。McCoy看到瓦肯人眼中的闪光,他屏住了呼吸——是情绪,他意识到那是惊讶的目光。McCoy感到有些愉悦。他非常想知道那人的情绪到底是什么样的。欢笑?高兴?喜爱?他觉得他们两个很好笑?还是好奇?

  McCoy想要陶醉于那双温柔的棕色眼睛以及它们流露出的情感之中。

  “如果你偏好使用某种语言交流的话,我会说标准语和英语。”他用标准语说,看着他们二人。

  “哦。”McCoy吓了一跳,挺直了背。他太想说英语了。他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过了。就算是在旧金山的星际学院,也很少会用到英语,因为大家都需要练习标准语。但是他知道M'Benga不说英语,于是他说,“标准语,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先生。”

  瓦肯人歪着头,“你想要告诉我,你对我的演奏表演的情感反应? ”

  McCoy轻声笑着,而M'Benga惊讶地看着他,“我只是想对你的表演表示赞扬。”McCoy告诉他,“要我说的话,弹得可真好。你应该专职弹琴的。”

  “技术层面上讲,我的确是在专业地弹琴,而且我的付出得到了金钱上的回报。可能你想表达的是,这样的场所不适合这种类型的音乐?”

  “别误会,我真的非常喜欢你的表演。只是其他人似乎不那么欣赏。”他向四周摆了摆手,“他们都没怎么注意你。”

  “你可能会发现,瓦肯人欣赏事物的方式对你来说是不熟悉的。”瓦肯人斜睨了一眼,“但是,我遇到过更加……热情的反应。”

  “你还在哪儿演奏过?”

  “我在kuhlaya t'ralash-tanaf[5]取得了第二名。”

  站在他身后的M'Benga震惊不已,“你是Spock?”

  他点了点头,“是的,但是我恐怕现在我还不知道你们的名字。”

  “哦,我是,呃……”M'Benga突然看着有些慌张,但是McCoy不理解为什么。很显然这家伙是个著名的音乐家,虽然M'Benga知道几首曲子,但是McCoy没想到他是个音乐迷。“Geoffrey M'Benga。”他最终说道,伸出手行了瓦肯举手礼。

  Spock向他点了点头,回了举手礼,然后敏锐的目光又落回McCoy身上。

  “Leonard McCoy。”他迅速平稳呼吸,然后开口说道,“抱歉,我不能行礼。我的手好像做不了那个动作。”

  “我并未被冒犯。”Spock说,“我了解人类习惯的问候是握手?”看到McCoy迟疑地点了点头,Spock伸出了他的手。

  McCoy盯着Spock的手,一开始有些发愣。就算M'Benga没有沉默地朝他尖叫,他也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但这是Spock自己的决定,于是McCoy握上了Spock的手。“很高兴认识你。”

  他们的手碰到一起的时候,Spock抬起眉毛,“……我亦如此。”他说,然后收回手,双手叠在背后,“感谢你对我表演的欣赏。”

  Spock的拘谨礼节让McCoy弯起嘴角,“你经常在这儿弹琴吗?”

  “每周第四天的晚上。”

  “那我们下次见。”McCoy说。

  “期待你们的到来。”Spock朝他点头,然后是M'Benga。“再见,先生们。”

  他们两个离开集市的时候,M'Benga震惊地摇了摇头,“我不敢相信我们见到Spock了。”

  McCoy笑了起来,M'Benga对那个音乐家的奇怪反应仍然让他感到疑惑。但是,或许他可以理解。Spock身上有种特殊的气质,让人迷醉。他发现自己止不住去想Spock温暖的棕色眼睛,还有Spock看向他时似笑非笑的表情。这个瓦肯人太神秘了,让McCoy非常想要去了解他。

  “是啊,”他们爬上山丘的时候McCoy说,“他真的很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