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苍平】柔软

Work Text:

境州,大雨。

凉亭外。少年挥刀向前砍去,中年人侧身一避,抬手一击,刀柄打在了少年的胸口,再向前一挑,少年的刀应声落地。

雨水打湿了少年额前的碎发,高高的马尾也显得有些自来卷儿。不过十七八岁的年纪,面上却是一派端庄严肃的模样。

杨平弯腰拾起刀来向后退了两步,又猛地向前冲去。杨苍刚要抬手去挡,杨平却突然向杨苍下盘出刀。刀法突然变换竟引得杨苍后退两步。

杨苍稳住身形,面带欣慰的说:“竟能让为父往后退两步,变化得好!世人只知道咱们杨家刀法至刚至阳三合速杀,在实战中如遇高手,能够灵活变化才是杨家刀法的真谛。”

杨平脸上还是淡淡的,但眼睛里有藏不住的骄傲和欣喜。“父亲遇到过高手吗?”

“到还没有。”杨苍有些调皮的说到。说完伸手轻推了杨平一把,入了凉亭。

杨平终于是笑了,手轻轻抚上自己的胸口。转身收好刀为杨苍倒了茶。温热的茶水入喉驱散了身上的湿气。

杨平总爱站在父亲身边偷偷看他。看他调兵遣将,看他挥刀杀敌。好像成了一种习惯。

 

“境州连日大雨,你要注意保暖,千万别染了风寒。”杨苍伸手拨开了杨平额前被雨水浸湿的发。

杨平回过神来,怔怔向后躲了一下,脸悄悄红了。“是,父亲。”

 

夜,杨将军营帐内。

“父亲,您找我?”

“嗯,你们先下去吧。”杨苍翻阅着兵书没有抬头,待侍卫全部退下以后终于放下了兵书。走到床边的柜中取出小瓷瓶。“平儿,过来。”

杨平走到床边,被杨苍按着坐到床沿上。“把上衣脱了为父给你上药。”

杨平乖乖地解开衣带却不肯把伤口漏出来,杨苍急了自己伸手去拉,看到了胸口的一片青紫。

“痛吗?”

“平儿男子汉大丈夫,这点小伤不算什么。”

杨苍却像看透了他似的,在他伤口上按了一把。

“嘶...”

“还嘴硬,你是我的儿子,我还能不知道吗?”

大大小小的伤痕几乎布满整个上身,新伤旧伤混杂在一起,有深有浅。杨苍打开瓷瓶将药酒倒在手心,轻轻地揉上白日里新添的青紫。

“你可曾怪过为父?”

“父亲!孩儿是您的儿子,自是要做和您并肩的英雄。”杨平有些急切的说到。

“今日里都城传来消息,要你尽快回去和公主完婚。”

“父亲若是不喜欢,我...”

杨苍上药的动作没停,却打断了杨平的话:“听说那沛国长公主也收下了你的信物。”

“啊...我只是想让她知难而退...别想用联姻求和。”

“你自小待在我身边,混在军营里,鲜少与姑娘家接触,现在竟要娶亲了。”

杨平一把抓过杨苍的手抱在怀中。“父亲是知道孩儿心意的,那些女孩子家家的孩儿不喜欢,孩儿要一辈子留在父亲身边。”

“王命难违啊...况且...”

“父亲莫要再说了,平儿可要生气了。”

军营里的杨平小将军总是不苟言笑的,有着不符年纪的老成。但在父亲身边,他才像少年人,会抱着父亲撒娇,说些幼稚的话。

“好,为父不说了。”

 

 

少年人的身子还是单薄,杨苍的大手抚上有些纤细的腰,低头吻住柔软的唇瓣。大小伤痕下的肌肤不算软嫩,却紧实。双手探上胸口的两颗红豆,杨平嘤咛出了声。

伸手取过床头的软膏,两指蘸了轻轻地在穴口打着圈儿。试探的伸进一指抽插着。武将从来不会在床第之间说些甜言蜜语,杨平却爱极了此刻的父亲,他的心里眼里满满的全是自己。

尽根没入带来的低吼全被杨苍的双唇堵住,他轻轻捏着杨平的臀瓣让他放松些。待杨平适应了才开始缓缓抽送。

杨平双腿盘在父亲腰上,双手也圈住杨苍的脖子,眼里带着蒸腾的水汽看着杨苍。嘴里父亲父亲的呻吟着。发髻在不断的冲撞下已经散了。

杨苍抱起少年坐在自己怀里,姿势变化让穴里的事物插的更深。杨平被顶的软了身子,下巴搁在杨苍肩上,时不时张嘴去咬他的耳垂。头上的发髻散成了马尾,随着动作上下晃动着。

碰撞声和呻吟声都被雨水声冲散在空中,细小微弱的烛光将两人的身影放的大大的印在墙上,杨平侧头看着,和父亲一起泄了。

 

早起是习武之人的习惯,杨平醒来时父亲已经穿戴好了,他急忙起身想和父亲一起去操练。杨苍见他光着身子从被窝里起来,忙替他披上里衣。“你今日在多睡会吧。”

“那怎么行呢,我要和您一起去。”

杨苍却笑了。“平儿今日还起的来吗?”

“父亲又取笑孩儿。”杨平的脸红透了,忙拉过被子蒙了进去。

杨苍把那颗小脑袋从被子里放出来,替他掖好被角。“平儿再多睡会儿,我准你的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