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X-mas pwp

Work Text:

* 教授 x 影后 现代AU
* 恋爱期

 

-

 

@九组呱区热议
“汪曼春前段时间公布隐婚,有鸭眼尖发现,她工作室之前在圣诞更新的一组汪曼春戴着鹿角、画了小鹿鼻子、坐在沙发上的照片中,能隐隐约约能看见一部分男士外套。鸭们猜测汪曼春是当天是特地变装cos来跟未婚夫圣诞约会。真是城会玩啊!”

[照片] X4
[讨论链截图]x2

 

“久远大刀插穿了我的心脏。”
“……玩还是女神会玩。”
“嫉妒使我面目全非。”
“这么刺激吗[惊奇]”
“她老公到底是谁啊?没人扒出来吗”
“(别人的)漂亮老婆激情cos,我tms……suan le。”
“我酸了。”
“我酸了。”
“我酸了。”
“我酸了。”

 

“嘶——酸。”
明楼撇撇嘴,把柠檬苏打推回汪曼春面前,重新拿起刀叉切面前的肉排:“这么酸的东西你也喜欢。”
汪曼春:“是师哥你吃得太甜了……对了,吃完帮我拍两张照片发给豫津,他说他要拿去更新。”
明楼淡淡抬起眼睛:“那你把妆卸了我再拍。”
汪曼春不在意地捞了一叉子沙拉:“不用了,麻烦。”
明楼:“有什么麻烦的?”
汪曼春:“卸了一会还得再化。不化的话你又要不高兴了。”

 

“你真的不高兴啦?”汪曼春扔下“发送中”的电子邮件,坐在明楼身边,两只手自然地环上了他的脖子。她依偎过去,吻他紧绷的唇角,“只是照片嘛……这是工作呀。”
明楼不做声,三只手指轻轻巧巧地捏住了她的下巴,用舌尖撬开了汪曼春涂着口红的唇。
汪曼春的酒红色粗针毛衣下摆宽松得能轻易的塞进男人的手掌,明楼熟练地把手伸进去,后来从里边拽出了一小截柔软的白色棉布背心来,:“你没穿。”他醇厚的气音在汪曼春耳边嗡响。
汪曼春的口红在亲吻中已经边缘模糊了,于是她用大拇指蹭了蹭:“免得你解得麻烦……”
明楼低声地笑:“小瞧我了。”
汪曼春不置一语,抬手就要脱毛衣,被明楼拦住了:“去床上再脱。”
到了床上他不再客气,把人剥了个精光,全身上下,只剩一对鹿角。
接着,他变魔术似的从裤袋里摸出一团毛茸茸的棕色尾巴。
“小鹿没有尾巴怎么行呢?”穿白衬衣的明楼衣冠楚楚地微笑着,他一只手撑着床垫,另一只手顺着身下汪曼春身侧的曲线滑下去,拍了拍她圆翘的屁股,“你说对不对?”
汪曼春皱着眉:“这个算了吧,感觉很奇怪。”
明楼眨眨眼睛,说:“好,那就算了。”便把它放到了一边的床头柜上。
汪曼春:“哎。”
明楼回头看她。
汪曼春嘟囔道:“算了,难得见一面……”
明楼低头吻她的嘴。

明楼捏着毛绒绒的尾巴,在跟它相连的圆滚滚的金属上涂满了厚厚一层润滑油。接着,他拍了拍跪趴在床垫上的汪曼春高翘的臀:“我要放进去了。”
汪曼春把脸埋在枕头里,闷闷地说:“嗯。”
接着,她就发出不舒服的闷哼。可明楼的手指温柔但是坚定,十分缓慢而不可动摇地把那一只小小的金属塞子一点一点往狭小干涩的甬道里推。
明楼:“放松。再翘起来一点。”
汪曼春尽力地又将屁股吊高了些,把自己臀间柔软的穴口摆在一个更方便承受明楼手指的位置。
明楼哄孩子似的,空着的那只单手掌住汪曼春的腰避免她乱动:“就快了,还有一点点。”

最后那一点点很快处理完毕,跪趴的汪曼春汪曼春含着那只尾巴,正要动弹,被明楼不轻不重地在屁股上甩了一巴掌:“先别动!”
汪曼春后穴正涨得难受,听他一说,也就懒得再动,只塌下腰,把脸又埋进枕头,深呼吸着适应入侵身体的东西。
很快,明楼温暖的手又摸上了她的臀部,几乎是迫不及待将它抬了起来。
“你——啊。”
热胀而梆硬的东西招呼不打的径直挤进了她前端的穴口,弄得汪曼春一惊失声。
“玩玩屁股就湿得这么厉害……曼春,你这小……”明楼一进来就开始用熟稔的频率抽插,一边动,一边把嘴唇埋在汪曼春耳朵边说下流句子。
汪曼春当即回过去:“玩玩屁股就硬得这么快,明楼你这老淫贼。”
明楼笑出了声,一只手捏抓着汪曼春两瓣柔软丰腴的臀肉揉搓。那团尾巴顶着他手心,更是被揉得一塌糊涂:“我不知道你对被碰这儿这么敏感……下次你想不想试试——”
汪曼春干脆地说:“不想,很痛。”
明楼的手停了下来:“现在也很痛吗?要么拿出来?”
汪曼春大骂:“好不容易放进去了你就要拿出来?你作死啊!你想——唔——折腾死我啊?——动啊!停着干嘛?”
明楼啼笑皆非:“名气越来越大,脾气也是越来越大了。”他突然俯身下去抱住汪曼春,“你这么野,哪个圣诞老人敢请你拉车子?小朋友们的礼物都要被你弄翻掉了——”
“谁管他们?”汪曼春一边舒服的喘息,一边不耐烦地说,“我只要准备好你的礼物就够了。”
明楼笑着吻汪曼春的耳朵,抱紧了她:“礼物,我很喜欢。”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