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段宝】电影节片段

Work Text:

【段宝开车小片段】
【不搞一搞总觉得心里痒】
【让咱们忘了他们的老婆,假装他们还是单身汉,以此为前提let's go!!!】


听到那人会去电影节当评委,宝强心里还是有些小开心。他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对方了,自从两人合作减少,交流也开始变少,以往还能在微信里聊上两句,现在大多时候都只是朋友圈点个赞。
思诚常和他说,演员之间的关系就是这样,拍戏的时候要带入感情,拍完戏感情也就没了。他之前不信,但经历得多,也就信了。
这次去参加电影节主要是为了给新出的电影做宣传,次要的呢就是想见见那人,想着说不定结束后两人可以一起去吃个夜宵之类的回温一下感情。
哪想到两人直到电影节结束也没能说上一句话,偶尔的眼神接触也是草草了事,最多不过一个客气的微笑示好。
如果思诚在场肯定会用“如我所料”的眼神告诉自己,“看吧!我就说了是这样。”
靠!塑料兄弟情。宝强闷闷不乐的跟着渤哥一起离开了会场,等上了车才发现自己手机掉了。“完了,我手机不见啦!”
“别急,你好好想想把它落哪里了?”渤哥帮着他挨个回忆今晚的过程。
对于明星来说手机掉了可是一件大事,毕竟手机里面存着超级多的私密信息,比如其他明星的手机号。宝强苦着一张脸仔细回忆,“我想起来了!结束后我去了趟厕所,洗手的时候就顺手把手机放台上了。”
既然想起手机掉的地方,他也就刻不容缓朝厕所出发。“渤哥你不用等我啦,我到时候拿了手机自己回去!拜拜!”
“你这家伙,别跑那么快注意点形象啊!”黄渤对着已经跑得没影了的人无奈一笑。
电影节结束,场地里就只剩下收拾东西的工作人员,没有粉丝和狗仔在,宝强也放心大胆的一路狂奔完全没有顾及形象,只想着第一时间去厕所找手机。
好不容易跑到厕所,却发现洗手台上空荡荡,他失望的走了过去摸着冰凉的台面,心慌不已。
厕所里的灯仿佛知道他的心情一般,原本还是明亮的光线突然昏暗,时不时还一闪又一闪。宝强被吓着了,脑袋里瞬间闪过乱七八糟的恐怖画面,顿时一阵毛骨悚然,鸡皮疙瘩起一身。
“嗯……”他害怕的朝厕所门口挪动脚步,刚转过身就听到嘎吱的声响,吓得他差点跳起来。“不怕不怕,相信科学,那些都是假的,都是拍电影!”
他边念叨边悄声往外走,眼看就要走出厕所的时候,肩膀上传来的力量将他拉了回去,害怕到极致的他连反抗都忘了,就这样被一直拉进厕所隔间里。
随着“啪嗒”门反锁的声音,西装裤的纽扣被解开,一只发烫的手掌隔着内裤抚摸起他的性器。
“我靠?!”宝强慌忙抓住那只手,扭过头想要看看是谁这么大胆又变态时嘴巴就被人一口咬住,对方略微干燥的嘴唇磨得他嘴皮发痒,带着烟草味道的舌头像条灵活的小蛇钻进了他的嘴里。
“我猜到你会回来拿手机,怎么这么粗心?”一吻完毕,那人压低声线小声说道。
宝强被吻得晕头转向,在他看清面前人的模样后脑袋更晕了,“奕宏哥,你怎么在这里?”
“我刚好看到你手机掉了,就一直在厕所里等你回来。”段奕宏摇摇手中的手机,温柔的笑着将手机塞进宝强的衣服口袋里。也顺势把宝强推坐在马桶上,抬起膝盖顶开对方的双腿。
宝强的脸一下子变得通红,身子也热了起来,当年那些不为人知的秘密情事全都涌入脑海,搅乱了他的思绪。
在演士兵突击时他们两人就背着剧组所有人搞在了一起,或许是演戏的时候动了真情,又或许是两个年轻气盛的男人只是想靠对方的肉体互相慰藉,反正那段时间他们两腻歪的不行。
“奕宏哥……”宝强紧张兮兮的抓住了对方的衣袖,不安又期待的看着面前人。
今晚两人都穿的西装,段奕宏穿得比较随意,衣领没扣领带没打,头发一看就是拿发胶随便抹的两下,整个人都散发着颓废的气质,只不过温和的笑容将它冲淡了许多,反而多了一丝儒雅。
私底下的段奕宏话少的可怜,他只是给了宝强一个带有安抚性质的眼神后,便闷不做声抓起宝强的腿褪去西裤,让宝强只穿着白衬衫和黑袜子在马桶上缩成了一团。
久别重逢的两人就好比干柴烈火,只是一个亲吻也都能点燃身上的欲火,像是快要渴死般的鱼不断汲取着对方的唾液,唇齿相交的呻吟不断填满隔间。
“哈啊……奕宏哥……”宝强被吻得喘不过气来,他面色潮红身子发软,手臂搂着对方结实的肩膀,脑袋枕在对方的胸口上,眼帘微垂眼角微湿。
白色衬衣被汗水打湿贴服在身上,勾勒出宝强已经硬挺的乳头,引诱着段奕宏伸手抚弄。修剪整齐的指甲轻轻刮过乳尖,就算隔着一层薄衬衫也让宝强有了感觉。
断断续续的喘息声徘徊在段奕宏的耳边,他轻笑一声,指尖在对方乳晕上打转画圈,两颗乳头被玩得又红又肿顶起了衬衫。“你这里还是这么敏感……”
“才没有。”宝强死鸭子嘴硬。
“最近怎么晒得这么黑?不过屁股还是和以前一样的白。”段奕宏想了想,继续坏笑道:“比女人还白。”
果不其然王宝强生气了,嘴巴一瘪,怒目圆瞪有些羞恼的说道:“屁股那个地方我又没办法晒!”
“不用晒,挺好的,我很喜欢。”段奕宏笑着将宝强的双腿折起,按着对方的膝盖窝压向胸口,露出那两瓣和大腿肤色完全不同的白臀,粉色的小穴因为紧张而一张一合的收缩着。
宝强害羞的拉了拉衬衫衣角想要遮住对方投来的目光,奈何衣服只有这么点长,也就勉强遮住了半软半硬的阴茎。他想叫对方别看了,可是乳头突然被湿热的舌头舔弄挑拨,到嘴的话全变成软绵绵的呻吟。
白衬衫被唾液打湿紧贴乳头,看上去十分的淫靡,特别是今晚他还打了领结衣服扣得整整齐齐,现在却是露着下身挺着胸膛像发情的猫咪一般扭动着身子小声淫叫。
“唔……奕宏哥……”他难耐的叫着对方,胸上传来的酥麻感让他欲罢不能,折起的腿不知不觉中盘上了对方的腰。
段奕宏吐出湿漉漉的乳头,口干舌燥的看着已经意乱情迷的宝强,不再青涩的脸蛋多了份隐忍和成熟撩骚着他那颗动荡不定的心。“宝强,自慰给我看好吗?”
“诶!”宝强惊恐万分。
段奕宏耐着性子引诱道:“让奕宏哥看看你,乖,听话。”
他又多说了一些哄人的话,三十多岁的人还像个小孩子那般好哄骗,宝强听着听着就乖乖照做,握上自己性器的时候身子都红透了。
“你平常就这样握着吗?”段奕宏伸手弹了一下宝强的性器,对方猝不及防的叫出了声,阴茎颤颤巍巍的滴了几滴粘液出来。
“你!”宝强埋怨的看了段奕宏一眼,发红的眼角让气势少了不少,他垂下脑袋没敢再去看面前的人,两只手握着自己的性器微微发抖。
这是他第一次当着别人的面自慰,他很紧张,很害羞,也有些兴奋。
“别只顾着自己呀,帮哥哥我舔一舔好吗?”段奕宏拉下自己的裤链掏出硬邦邦的阴茎戳了戳宝强脸上的酒窝,对方的脸上立马就有了白色的液体。
看着段奕宏蓄势待发的阴茎,王宝强轻轻咽下口中的唾液,缓缓张开嘴唇先用舌头舔了舔龟头,好在对方一直是个爱干净的人,除了浓厚的麝香味以外也没了别的气味。
“含进去。”男人爽得倒吸了口气,一只手扶着宝强的后脑勺,另外一只手则抠着宝强的乳头。
宝强张开嘴努力将那根粗大的性器塞满嘴巴,舌头被压得动也动不了,鼻息间全是对方的气味,他用力吮吸着那根阴茎,手上也不停歇地给自己撸管。
“真棒……”夸奖的话不断地从男人嘴里说出,胯部挺得越来越用力,黑色的阴毛时不时能扫过宝强的鼻尖。
很难受,喉咙被龟头撞得很疼,嘴巴也被撑到了最大,那两颗鼓鼓的囊袋啪啪的撞在下巴上。宝强想要往后退一些,但后脑勺被紧紧扶住,他几乎要窒息过去,眼泪沾湿了他的睫毛。
好在抽插了十几次后段奕宏就拔出了阴茎放过他的嘴巴,他受不了的咳嗽干呕,那根全是唾液的阴茎在他面前晃荡,流着津液的龟头在他脸上划来划去。
“哥也不能委屈了你是吧。”段奕宏拍了拍宝强的脑袋,“喏,自己把腿抱好。”
“还没做扩张呢,哥哥。”王宝强有些害怕的抱紧了自己的大腿,他本身就是习武之人,再加上从小身体柔软,将膝盖折到自己胸膛口这件事对他来说很容易。
“想什么呢你,我会那么粗鲁的对你吗?”段奕宏又好气又好笑。他看着宝强今晚特地做过的头发,故意将它揉乱,让稍长的刘海挡住对方的额头,看上去平添了份稚气。
宝强随即苦了脸,等下出去的时候头发可怎么办,被狗仔抓到又是什么“震惊!王宝强深夜在外衣衫不整头发凌乱眼神慌张!”这种标题新闻。他本来都把新闻内容全部想好了,结果阴茎被人含进嘴里的那一刻他就全部忘完了。
“奕宏哥!”他慌乱的喊道,可声音变了味,倒像是发情的淫叫。
随着对方的吞吐吮吸,他几乎都没办法抱紧自己的大腿,身体抖得比筛子还厉害,整个人都快红成了小龙虾。
这段时间一直忙着拍戏,太累了,也没啥精力去面对自己的性欲,哪怕是自慰都很少有过。导致他像个未经人事的处男,没两下就被含射了,大脑一片空白的时候温热的液体滴在了他的穴口处。
他迷迷糊糊的朝身下看了一眼,不看还好,这一看差点吓得他找个地洞躲起来。
对方扳着他的屁股瓣,居高临下,嘴巴对着他的屁股,将白色精液混着唾液一起吐在了他的小穴上。
有一些流进了穴里,有一些顺着屁股沟流在了马桶盖上。
“唔啊……”两根手指就着精液伸进穴里,在里面打转按压,寻找着他的敏感点。
待宝强吃下三根手指都没啥问题的时候,段奕宏抽出手指扶着自己的阴茎对准了那张湿软的小穴,缓慢的往里抽送。
“好大……唔、吃不下……”比起手指粗上太多的阴茎让宝强有些吃不消,他是真的很久没做过了。
段奕宏满头大汗,低头亲吻着宝强的额头想让他放松,空闲的手也不停的抚摸着宝强的阴茎。“乖,再放松点,让哥哥进来。”
“宝宝最听哥哥的话不是吗?”段奕宏像哄小孩一般,“哥哥想要疼你,爱你……你也喜欢哥哥这样对你是吧,所以你得乖乖的,放松身体……”
靠!还把自己当小孩!宝强心里不满,但耳朵和身体都被说软了,段奕宏也就趁此机会一股作气操到了最深处。
“嗯啊……”宝强几乎是带着哭腔叫出声来,没给他过多的缓冲时间,埋在身体里的阴茎开始抽插了起来。
他上半身还穿得整整齐齐,段奕宏还帮他扶正了领结,下半身则淫乱无比,红肿的小穴被粗大紫红的阴茎肉刃开来,白皙的臀肉被对方的胯部撞得绯红,“奕宏哥太快了……慢点,唔……”他出声哀求,却让男人更加兴奋,穴里的前列腺一直被顶撞摩擦,惹得他除了呻吟就是掉泪。还穿着黑色袜子的脚绷直了脚背,随着段奕宏的动作无力摇晃。
“宝强……”被情潮淹没理智的段奕宏不断低声呢喃,他本就声音低沉,如今染上情欲的味道,听上去淫靡性感导致王宝强身体更软了,夹着对方阴茎的小穴不停收缩。
这时门外传来工作人员的声音,王宝强一下子恢复了神智害怕紧张的看着段奕宏,对方也没敢乱动,两人就这样无言相望,直到段奕宏低下头吻住了宝强的嘴巴才打断了视线。
被打扰了的情事在门外的人走后变得更加激烈,宝强直接盘腿在段奕宏腰上,主动迎合起对方的动作,等到两人一前一后的射出精液才算是完事。
王宝强疲惫的坐在马桶盖上,任由对方用纸巾给自己做着清理。他整个下半身都脏兮兮的,袜子还因为放下脚的时候踩到地上的精液也变得黏糊糊。
他看着段奕宏认真的模样,想到两人马上又要分别,之后再见面又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不由得有些难过,“我得回家了。”
“我送你。”
“不用那么麻烦了,两个大老爷们有啥好送的。”王宝强又是气馁又是烦躁,一把抓起西裤穿戴整齐,低着头也不看对方一眼就想开门走人。
刚走出厕所隔间,后面那人追了出来抓住他的胳膊,声音透着无奈和宠溺,“可我想送你呀,我们还能一起吃个宵夜聊聊天呀!”
本来还满脸不开心的宝强立马变得眉开眼笑,脸上的两个酒窝都快甜成了蜜罐,“那就一起吧!”
当然,聊天是不可能的。
半夜从床上惊坐起的王宝强一脸懵逼的看着睡在身旁的男人。
等等!说好的聊天呢?!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