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最后一日

Work Text:

今天是最后一天,泰若想道。
芙萝蜜长公主明天就要离开首都,去访问下一座城市了。圣照之日的骑士们也要跟着出发,包括摩挪。
但是还没等他心里酝酿出伤感的情绪,红发青年就打断了他。
“从见到你开始,我就觉得你一定是很细心的那种人,说不定比老师还细心,”摩挪左手肘撑在床上,右手摸着下巴说道,“嗯,果然我的直觉没错……”他摸的是泰若的下巴,指腹划过那刮得干干净净的皮肤。
刚刚走神的泰若正在用手心捂热润滑剂。他耸耸肩,淡淡道:“说不定还比你老师体贴。”
摩挪笑道:“居然跟那个不近人情的家伙比体贴,我倒没想到你这么自甘堕落。”食指和中指往上移,充满调戏意味地描摹着泰若的唇线。
静静地用嘴唇感受着对方干燥粗糙的皮肤,泰若突然觉得唇瓣传来的触感有点陌生——比起前几次的体验来说。他张开嘴,侧过头,轻轻含住了摩挪的手指。舌头灵活地缠上去,尝到了粗粝的茧子和常年握剑的铁锈味。还有一种说不清楚的味道。 他更加仔细地品味,想找出那种味道的来源。
摩挪眯起眼,一副很享受的表情,甚至好奇地用手指搅动泰若的口腔,但是嘴里却抱怨着:“还没好吗?”
泰若在今天早上听过这句话。那是在等芒果千层冰的时候:遵守圣照之日骑士团的规定,摩挪幻化成美女与他搭档逛街。当时他的表情可没有现在这么慵懒放松,而是满满的不耐和焦急,生怕错过中午的花车游行。
泰若用牙齿轻轻咬了一下对方的指尖,吐出那两根不安分的手指。“就快好了。”他的语气斯文又温和,就像当时安抚那个急得差点要掀桌的美女一样。泰若甚至有一种时光倒流的错觉——除了他们现在性别正常、身无寸缕之外。
一想到这个反差,泰若就忍不住微笑。他凑过去亲摩挪。
摩挪仰起脸配合他的吻,松开了左手肘的支撑,顺着他压过来的势头慢慢地倒在床上。泰若贴着对方的唇无声地微笑,继续加深这个长长的吻,直到摩挪整个脑袋都深深陷进松软的枕头里。
泰若稍稍直起身体,短暂地结束了亲吻,把摩挪的长辫拨到一边。虽然他比较喜欢看对方身下压着凌乱的红色发丝的样子,但是他更不想让摩挪的头皮受苦。
摩挪眨眨眼,说出了一句破坏气氛的话:“果然还是让你来比较好,比我那次仔细多了。”
“多谢夸奖。”泰若哭笑不得地说道。
“你不会还记仇吧,笋子?”摩挪突然坏笑着叫对方的绰号。
泰若用行动代替了说话:他猛地一头扎到摩挪胸口,用桂绿色的蓬松头发挠对方痒痒。
他怎么会忘记那次摩挪的心血来潮呢,简直可以算是他人生最糟糕情事第二名——第一名是他们的第一次,那次他空有理论知识,把两个人都折腾得够呛。而摩挪主导的那次也好不到哪去:浴室的瓷砖太湿滑,到最后他完全站不稳,身后扶着他腰的摩挪也脚下打滑,高潮的时候两个人一起摔跤……
“笋子,绿毛狮子……啊哈哈,”摩挪又笑又喘地求饶,“别挠了……”
泰若不依不饶地蹭着他的锁骨、乳首和小腹。然后整个人贴过去,靠在对方胸膛上,听着从胸腔里传来的震动。
摩挪笑着笑着,渐渐地不笑了。他伸出左手,慢慢地抚摸泰若的后颈,一遍又一遍,目光里带着缠绵的意味。骑士的掌心比常人粗糙许多,但是也温暖许多。
泰若动了动,把毛发蓬松的脑袋贴在摩挪的心脏处,听着那一下下的搏动。泰若喜欢在床上放得很开的摩挪,但是他更喜欢摩挪偶尔安静下来的样子,有种格外温柔的感觉,像冬天毛茸茸的太阳。
摩挪开口打破了沉默,而且难得地不是催促:“我比你年龄大,是不是?”左手上移,五指插进泰若的头发里,轻轻按摩着他的头皮。
泰若发出了一声舒服的哼声,然后认真地回答:“不知道。”他仔细想了想,发现他们还真不知道彼此的出生年月。
“好吧……”摩挪拍了拍他的脑袋,让他爬上来一点,“至少我们可以知道一些其他的事情。”他模仿着泰若的正经语气,但他的右手可没那么正经——探下去握住了泰若的性器。摩挪垂下眼,细致地照顾他的分身,从小球到龟头,满是剑茧的手掌给敏感的柱身带来熟悉的刺激。手指上未干的唾液让摩挪的动作十分顺畅,也让泰若的分身迅速地抬起头来。
泰若干脆倒在摩挪肩上享受服务。摩挪笑笑,侧过头去,咬了咬他的喉结。滑溜的舌尖舔过咬处,逼得泰若不可自抑地发出一声颤抖的气音。
泰若凑近,鼻尖贴上他的太阳穴,在耳边低声地说道:“你学得挺快。”
摩挪得意地扬了扬眉,手上的动作慢了几分:“他们都说我是天才。”
泰若最喜欢他这副自信的样子,尤其是这个时候,那双闪亮的眼睛里只有他一个人——性感极了。于是他掐了一把对方精瘦的腰,感受到一阵轻颤,爱抚服务也暂停了。
“战斗天才?”泰若继续在摩挪的耳边吹气,他知道摩挪的耳朵很敏感。
“战斗天才。”摩挪冲他眨了眨眼,眼神湿润而无辜。耳廓果然泛起了漂亮的红色。泰若细细地用牙轻咬了一圈,然后一口含住粉红的耳垂,用舌尖逗弄。摩挪喘了一口气,不甘示弱地用剪得短短的指甲刮搔泰若的性器,但是顶在泰若小腹上的硬挺暴露了他。
泰若觉得润滑剂的温度够高了,而且他也确实是等不下去了。于是他开口询问道:“不玩了?”
摩挪没有回答,而是收回了右手。他曲起两条长腿,用膝盖蹭了蹭泰若的腰,释放出一个再明确不过的信号。
泰若笑笑,亲了亲他的嘴唇,然后直起身为他扩张。先探入最长的中指,泰若感受着对方后穴的温暖和紧致,然后挤进了食指。摩挪闷哼了一声,但是没说什么。泰若耐心地等待摩挪适应两根手指,一点一点地深入进去,轻轻按压着滚烫的内壁。摩挪本来有点软的分身在按摩下又硬了起来,这让泰若有点得意,但他始终没有伸入第三根手指,也没有换上真枪实弹,只是玩味地探索着。
被这样温柔地折磨的摩挪终于没了耐性,把人拉下来在耳边低吼:“进来!”
泰若吻了吻摩挪的下巴,同时抽出手指,挺身进入。听见身下的人发出一声混合着满足和疼痛的呻吟,泰若不禁失笑。他不是故意折磨摩挪,只是习惯了体贴摩挪的节奏——虽然对方总是太心急,但是他坚持认为这样容易受伤。
泰若控制着,慢慢顶入,尽管一圈圈的嫩肉绞得他差点放弃思考。摩挪则主动地把腿缠上他的腰,鼓励他的进犯,无声地要求更多。于是泰若俯身去舔咬摩挪的乳首,先从左侧的开始,舌尖绕着乳晕逆时针打转,末了用牙齿轻轻拉扯乳尖。摩挪被刺激得浑身一抖,继而粗暴地把泰若的脑袋按下来:“快点!”
泰若知道他指的是什么:他的分身已经把小穴撑得满满的了,稍微一动就会牵扯出摩挪的一声闷哼。“不要着急。”他笑着说道,伸手捏了一把摩挪右侧的乳头,另一只手则握住了他的腰。
摩挪双手攀上他的脖颈,把他拉过来接吻,然后说道:“抓紧时间。”
泰若挑了挑眉。摩挪经常说这句话——突然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说我们要抓紧时间——通常是在他们带领骑士们游览首都的时候。刚开始,他们只是在观光的时候并排走,时不时借着拥挤人群的掩护碰一下肩膀。但是情势愈演愈烈,后来他们经常会掉队——为此泰若不得不拜托瑟连代替他履行导游职务——躲到僻静的角落接吻。泰若回忆起来,哭笑不得地承认每个亲吻都带着街边小吃的味道。
但是他不打算去问,至少不是现在。摩挪总是喜欢给人惊喜——尽管通常是惊吓,但是泰若享受他带来的一切。
于是泰若什么也没说,只是开始了抽插,先试探性地退出一点,再到几乎全根抽出与插入。一开始的进出是小心翼翼的、缓慢而生涩的,但是随着摩挪身体的完全打开和适应,变得激烈起来。
摩挪攀着他的手臂在收紧,喘息越来越重,身体也越来越敏感,没有经过抚弄的性器已经流出了前液,弄得泰若小腹上到处都是。泰若掐紧了对方的腰,惩罚一般更加用力地进出,而摩挪非但没有抗拒,反而更加激动地迎合:双腿盘得死紧,性器在两人的小腹上磨蹭,吐出更多晶莹的液体。
润滑剂随着泰若的撞击被挤成了白沫,挂在穴口处显得分外情色。泰若也有点失控了,他稍稍仰起头,然后狠狠地按着摩挪的后脑勺吻了下去。摩挪的舌迎了上去,激烈地纠缠在一起。两人都气喘吁吁,但是都顾不得呼吸,忙于互相剥夺嘴里的氧气。亲吻不再温柔,而是变得凶狠、热烈,甚至绝望。
下身的冲撞呼应着上身唇舌纠缠的节奏,从整根出入变成频率更高的小幅度的抽插。泰若敏锐地察觉到摩挪绷紧了小腿的肌肉,明白撞击到了对方的敏感点,于是他用力咬了咬摩挪的唇,下身更加猛烈地进攻那一点。汗水滴下来,顺着摩挪的腹肌汇聚到两人的小腹之间,与性器的前液混在一起,湿热又黏腻,却为摩挪自慰提供了天然的润滑。
让摩挪在他嘴里呻吟的感觉真是美妙得难以言喻,泰若心想,尽数吞下了对方高潮时的声音,然后射在了里面。
摩挪脱力一般深深地陷进了枕头里,眼睛湿润地看着他。过了一会,泰若从他体内退了出来,趴在他身上。摩挪的双腿还夹着他的腰,手也搭在他的后脖上,他喜欢这样亲密的姿势。
“没戴套。”摩挪有点喘,他干脆用气声说话。
泰若着迷地看着他的眼睛,嘴里答道:“你说过今天不戴。”
“只是确认一下。”摩挪笑了笑。他低下头吻了吻泰若的头发,说道:“最后一天想让你在里面。”
他的声音低而轻,听得泰若差点又硬了。
摩挪继续说道:“泰若。”
“嗯?”
“泰若。”摩挪玩起了泰若的头发,看着被汗水浸湿的绿色发丝缠在手上,一圈又一圈。
泰若笑了:“我在。”
“我喜欢你。”摩挪小声说道。
“我也是。”泰若用同样的音量回应,撑起身体去亲摩挪的眼睛。他感觉自己在亲吻一颗露珠。
摩挪安静地任他亲吻,在他的触碰从眼睛转到嘴唇的时候,启唇伸舌与他慢慢纠缠。这个吻很慢,慢到他能感觉到泰若怀着什么心情跟他接吻。他伸手抱紧了泰若。
亲吻结束了。摩挪看着压在他身上的泰若,问道:“还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泰若摇摇头,只说了两个字:“再见。”
摩挪扬扬眉:“好啊,再见。”
“不是‘拜别’了?”泰若用额头抵上他的额头。他知道摩挪更习惯用骑士的敬语,因为听起来非常潇洒。
摩挪笑了起来,露出贝齿:“我想跟你再见。”
泰若也笑了。
他们抓紧剩下的时间,在聊天的间隙交换亲吻。
不知忧愁的夏虫在窗外歌唱。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