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Sladin(S+212三人行)KonTim】The Robins.知更鳥

Chapter Text

韋恩五星級大飯店是韋恩企業名下的一個子公司,也是高譚首屈一指的飯店之一,許多前來高譚觀光旅遊的政商名流都會選擇下榻韋恩大飯店。

 

這其中也包括了雷克斯.路瑟。

 

今天的韋恩大飯店很熱鬧,因為路瑟在這裡召開記者會,他大手筆地辦了桌,請國內外各家媒體記者用餐,現場並有弦樂隊演奏,樂曲悠揚。然而諸位記者面面相覷,都還不知道鼎鼎大名的雷克斯.路瑟來高譚開記者會到底要說些什麼,路瑟事前對此保密到家,因此業界多半猜測,又是為了韋恩家的大少爺而來。

 

——他們猜的不錯,確實是為了迪克而來。

 

布魯斯早就知道路瑟要來他的飯店開記者會,當事前也獲得邀請,不過今天他非常忙碌,韋恩企業有會議要開;阿福也不得閒,他必須送提姆到學校去,所以布魯斯便自己開車去上班了。

 

傑森留在蝙蝠洞裡監視著路瑟的一舉一動,史萊德在樓上照顧孩子,迪克開車把達米安送去學校,要不然阿福可真的忙不過來了。

 

「達米,要乖乖上課哦,不要對老師和同學不禮貌,你知道應該怎麼做。」

 

「母親給我請過好多老師,我差一點就有碩士學歷了。」他抱怨道:「這所平凡的學校到底能教給我什麼?」

 

「為什麼你說差一點?」

 

「因為母親把那位教授殺了。」

 

「噢。」

 

回到莊園後,迪克上了樓,史萊德說等他回來他有事要談談,但迪克沒有在房間內找到他,所以他下到蝙蝠洞去,他直覺在那裡可以找到他的愛人們,而他是正確的。

 

「你怎麼抱著芮琦下來了?」迪克走到電腦前,給了史萊德和傑森各一個吻。

 

「有事找陶德。」

 

「反正你一定會問,我就先說了,是為了你的事,但不是為了我現在跟布魯斯合作的事。」坐在電腦前的傑森把椅子轉了過來,看著迪克,繼續說:「你的Alpha不太贊同你辭職。」

 

迪克立刻轉向史萊德,說:「為什麼?我以為你說支持我的決定!」

 

「我支持你的決定,我也無意干涉,但你喜歡那份工作。」史萊德說:「我不希望看到你為了家庭而犧牲你的喜好。」

 

「我們談過這些,史萊德,有時候我們就是得為了家庭做出一些犧牲。很矛盾,可是這就是人生。」迪克吻了女兒的額頭,微笑。

 

「如果你堅持。」

 

「我堅持。」

 

傑森從座位上翻了個後空翻,跳到了他們的面前,也吻了女兒的額頭。「靠,她真是可愛到爆,我願意為了她付出所有。」傑森很喜歡芮琦,他能夠理解迪克的心情,畢竟做了父母,總是會牽掛著孩子的安康。

 

但是布魯斯?算了,他暫時不想想這些。

 

史萊德哼了一聲,傑森斜眼瞪著他,心裡想著「不要好像只有我會說髒話好嗎,老頭!」

 

******

 

時間已經到了下午四點,路瑟的神祕記者會終於開始了。

 

他坐到了桌子中間,接著陸續有一些人士也跟著坐到了他旁邊。傑森等人在蝙蝠洞內收看直播,他們立刻就發現了不對勁,路瑟身邊有幾個人很明顯是宗教「狂熱」人士,這很不妙。

 

「各位同胞大家好,美利堅就要滅亡了!美利堅就要亡國啦!」路瑟激動地喊道:「數月之前,韋恩先生的長子理查.格雷森在鏡頭前大聲宣布出櫃,美利堅要滅亡啦!Omega跟Omega結婚,美利堅就要滅亡啦!Alpha跟Alpha結婚,美利堅就要滅亡啦!以後大家都變成同性戀,美利堅就要亡國啦!地球就要滅亡啦!所以,我今天在這裡召開記者會,就是要向世人宣布,我,雷克斯.路瑟,已經正式組織一個維護家庭傳統,維護婚姻傳統,維護社會傳統的聯盟組織——『愛家和平連線』!我正式邀請各個宗教團體一同加入,守護健康,守護傳統,守護婚姻,守護家庭,守護美利堅!不要讓我們的下一代斷子絕孫!愛家和平連線!愛家和平連線!愛家和平連線萬歲!」

 

主持人接著開放現場提問。

 

記者甲:「請問您組織的這個愛家和平連線主要目的是什麼?」

 

「反對同性婚姻,反對同性戀感染正常人,同性戀無法生子,所以我們要支持傳統一A一O婚姻,一A一O,增產報國!」

 

記者乙:「請問這是針對格雷森先生拒絕您的求婚嗎?」

 

「說針對他太傷感情,應該說他啟發了我組織愛家和平連線,因為他身為一個Omega,未婚懷孕又未標記先懷孕,孩子出生以後甚至宣布出櫃,這真是一個最壞的示範。」

 

記者丙:「那麼您今天選擇在韋恩大飯店舉行記者會的原因是要給布魯斯.韋恩什麼訊息嗎?」

 

「當然,我說過,我們要維護婚姻與家庭的傳統價值,韋恩先生的兩個兒子,一個未婚懷孕,一個暴力粗魯,這就是因為韋恩先生沒有結婚的原因!一個正常的家庭之中,怎麼可以只有Alpha沒有Omega,理查今天出櫃,宣布要跟Omega結婚也是因為單親家庭的緣故!因此我組織這個團體,就是要讓世人重新體會到傳統家庭的重要性!」

 

記者丁:「您說同性戀無法生子,但是格雷森先生育有一女。」

 

「親愛的,那麼重點就在為什麼他未婚懷孕。」

 

記者戊:「那麼今後您還有什麼方針嗎?」

 

「反對性別平等教育與性教育,怎麼可以給孩子看那種東西,Omega更不應該接觸那些東西,各位都知道我們國小的課本裡有性器官的圖片,課本合起來讓性器官碰觸在一起就算了,還畫有剖面圖,孩子看到了都要變同性戀了!高譚會這麼亂也都是因為性教育的關係!」

 

克拉克今天也以記者的身分前來採訪,他很驚訝為什麼會有這個奇葩的組織出現,晚一點他必須跟布魯斯討論一下眼下的情況才行。

 

「路瑟先生,您說反對同性婚姻,然而大法官已經釋憲,不到一年過後,同性戀就可以依法登記結婚,您這樣反對是否是浪費社會資源?」克拉克提出他的疑問。

 

「老朋友,你今天也來了,很好,關於你的問題,就是因為大法官釋憲結果太過荒謬,沒有考慮到增產報國與傳統社會價值,所以我們才要強烈反對,我們不排除發起全國公投來駁回大法官釋憲!」

 

路意絲也來了,她跟著問了下去:「如您所說,要維護傳統婚姻價值,維護傳統,然而依照我國傳統婚姻,一個Alpha可以娶的Omega沒有上限,因此可以說是一A多O的婚姻形式,而且Omega的結婚法定年齡,現在是規定在年滿十八歲,然而依據傳統是沒有設限的,請問這也是您想維護的傳統價值嗎?」

 

「還是一樣犀利,路意絲,可惜你不是Alpha。現在就是O權太盛行,大家才忘了傳統的重要性。傳統有傳統的道理,傳統有傳統的價值,如果Alpha跟Alpha結婚,Omega跟Omega結婚,這都是不應該被允許的,這會造成人口數量減少,最終導向人類滅亡。」

 

遙在蝙蝠洞內的傑森極力忍耐才沒有把電腦螢幕砸爛。

 

「傑,不要為了那種人生氣。」迪克把他拉離電腦螢幕,免得布魯斯回來又要問東問西。

 

史萊德哼哼笑著,因為他覺得路瑟的言論太過可笑。「他還真是沙文主義,如果他懂得欣賞,會發現獨立的Omega是多麼有魅力。」他把手放到了迪克的屁股上,迪克面有嗔色地看著他的Alpha,說:「不要趁機吃我豆腐。」

 

傑森聞言也跟著說:「老頭,把手拿開,你手上還抱著孩子,不要在孩子面前做這種事!」

 

史萊德移開了手,但是還是笑著,說:「你吃醋的時候特別可愛。」他很享受看著傑森逐漸變紅的臉頰。

 

這時,阿福從樓上跑了下來。

 

「迪克少爺,傑森少爺,你們都在這兒,剛剛濱湖學院打了電話過來,提姆少爺出事了!」老人家氣喘呼呼,看起來真的事很嚴重的事。

 

「發生了什麼事?」迪克扶住阿福,拍拍他的背。

 

「提姆少爺在學校被三個Alpha攻擊,我們得快點去接布魯斯老爺,然後快點趕到濱湖學院去。如果你在那裡,提姆少爺一定會比較安心。」

 

「那些垃圾膽敢攻擊鳥寶寶,然後那個禿頭還說現在就是O權太盛行,這是平行世界嗎?」聽到提姆被Alpha「攻擊」,傑森就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我也跟你們一起去。」

 

「傑,你真的要去嗎?」迪克擔心傑森會想起自己的不好回憶。

 

「當然要去啊!」不然怎麼去揍那些人的臉?

 

「那很好,兩位少爺,我先上去開車。」阿福說,然後迪克告訴他別用跑的,免得太喘。傑森交代了史萊德幾句,提醒他芮琦幾點要喝奶,母乳溫度要幾度才能喝,不能太燙了,而史萊德表示他早就知道了,要他們快去吧。

 

「對了,達米安要麻煩你去把他接回來了。」迪克把車鑰匙丟給他的Alpha:「這是保時捷的鑰匙,寶藍色的那台。」

 

史萊德接住了鑰匙,說:「使命必達,Pretty Bird。」




******

 

布魯斯從韋恩企業大樓走了出來,一出來就被大批媒體記者包圍。開會出來,他已經了解到路瑟那傢伙選在他的飯店開記者會,成立一個鬼怪組織來反同婚,很明顯就是想借眾人之力對迪克進行霸凌式報復。

 

他也不意外自己會在出公司大門之後被媒體包圍。

 

「韋恩先生,請問雷克斯.路瑟成立愛家和平連線,您有什麼看法?」

 

「韋恩先生,雷克斯.路瑟選擇在韋恩大飯店召開記者會,您有何看法?」

 

「韋恩先生,請問您支不支持愛家和平連線?」

 

布魯斯看到了自家黑頭車已經到了,阿福走了出來。

 

「各位,人的時間有限,我有更重要的事情必須去做,現在請各位讓一讓。」說完,布魯斯就硬是把那群人擠了開來,走到車邊。阿服替他開了車門,布魯斯這才看見迪克跟傑森坐在裡面。

 

而媒體也因為拍到了傑森跟迪克而鬧哄哄。

 

「幹。」傑森罵道。

 

「別為了那些人生氣了,傑。」迪克把手蓋到傑森的手上。

 

布魯斯上了車,媒體依舊不放過他們,有的人還繞到另一邊去敲車窗,希望迪克可以搖下車窗,讓他們問個夠。那當然不可能發生。

 

「布魯斯老爺,您快看新聞!」阿福把後座的電視打了開來。「在我上車前,剛好聽到了他們說小丑到了飯店現場。」

 

傑森聽到關鍵字後雙手握拳,而迪克抓緊了傑森的手。

 

「記者現在身在高譚市的韋恩大飯店,今天,知名商人雷克斯.路瑟在此舉行記者會,成立愛家和平陣線,但目前現場……現場被小丑跟他的同黨們大肆搗亂,小丑還放置了炸彈,現場不斷有掉落的……啊!是超人!超人正在現場協助受傷民眾,但小丑跟他的黨羽還在……」

 

布魯斯轉了另一個新聞台。

 

「……讓我們看稍早的畫面。」只見路瑟正在發表談話,小丑突然從天而降,站在桌上狂噴東西,大叫著:「雷克西,想我嗎?期待我來玩嗎?你開這麼有趣的派對竟然沒揪我,讓我真傷心,上次你擺了我一道也讓我好傷心,你欺負我就算了,還要欺負人家,呵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雷克西你還愛我嗎?你愛我跟我結婚,可是我是Alpha,所以我要支持同性婚姻!」

 

「Mr. J,你愛這顆光頭不愛我了嗎?」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支持同性婚姻!美利堅不會滅亡!支持同性婚姻!支持美利堅!哈哈哈哈哈哈哈——」

 

傑森一拳砸爛了螢幕。

 

「阿福,我的制服在車上嗎?」

 

阿福在他問話的同時按下了一個按鈕,然後裝有蝙蝠裝的箱子就從底部升了上來。

 

「布魯斯?」迪克知道他想要去做什麼,他只想知道有沒有機會讓布魯斯先去提姆那裡。「克拉克就在那裡,你——」

 

「這是我的城市。」

 

「但是提姆——」

 

「你們去,我把他交給你們。」布魯斯開始寬衣解帶,他邊換裝邊說道:「阿福,等一下把我丟在三十六號安全屋。」

 

知道布魯斯是不會跟他們一起到學校去了,迪克便不再說什麼了,畢竟,布魯斯是不會放任小丑而不管的。只是,他還是很擔心,因為阿福是Beta,而他跟傑森都是Omega,雖然有布魯斯的授權,但到了學校恐怕仍多有不便。然而布魯斯是不會改變心意的,所以迪克也不勸了,他現在把精力放在了傑森身上,畢竟,小丑去亂,卻是支持他們的,小丑來亂,布魯斯立刻過去處理,這一定讓傑森很不好受。

 

傑森雙手握拳,對於小丑,他還是非常想殺之而後快,然而那樣只會讓他過去的努力都化為烏有;而小丑這次公開支持同性婚姻,若是紅頭罩過去斃了他,只會讓社會大眾認為他反同。

 

該死。

 

感到覆蓋在自己手上的手又握緊了些,傑森看向迪克,他的Dickie Bird給了他微笑也給了他一個吻,傑森知道迪克的用意,也知道他在擔心自己,便搖了搖頭,表示自己沒事。

 

第三十六號安全屋到了,布魯斯在暗處下了車,阿福便馬上把車調頭,往濱湖學院的方向開了過去。

 

濱湖學院位於高譚與大都會之間的郊區,學生多數是出自高譚跟大都會市的上層階級,因為要進這所學校必須要有一定的財力,而學校出了名的嚴格,也是那些父母能安心把孩子——特別是Omega——送去那裡的原因。

 

提姆的爸爸是因為提姆總是翹課與消失才把他送去那裡的。濱湖學院既位於郊區,那不得就不談談那附近的地貌,從高譚開車過去,要先經過一條蜿蜒而長的山路。山路兩旁的青蔥綠樹高而大,樹椏互相交合纏繞,想來應與學院一樣有著百年的歲月,即便是夏日中午,這裡也一樣是蔭暗的。

 

出了林蔭山路,就能看見一座大湖,傍晚時分,夕陽的餘暉染紅了一片湛藍,而學院就位於湖的另一端,那些家長把孩子送來也不是沒有原因的,如若沒有交通工具,用走的是很難走下山的,這裡儼然就是某種現代修道院,提姆的爸爸真是用心良苦。

 

三人一到就被引進了校長室。校長室中,除了提姆,還有六名大人,其中一位應該是校長,另外兩位的穿著看起來像是老師,而站在提姆身後的那三位,卻又不知是何許人也?

 

提姆披著一件大外套,就坐在校長辦公桌前,而前方……迪克在心中驚呼而傑森在心中罵了一句靠夭。辦公桌上竟然放著他們的羅賓裝,那甚至不是提姆的羅賓裝,因為布魯斯不讓他帶來學校,他也沒帶上——那到底打哪來的?

 

傑森恍然大悟,難怪今天下蝙蝠洞時覺得哪裡怪怪的卻說不上來,原來是那該死的羅賓裝被拿走了,不用想也知道是誰幹的好事,肯定是達米安那崽子把這套羅賓裝偷偷放進了提姆的行李裡面。這下可好,竟然被搜了出來。

 

「布魯斯.韋恩有重要的事情必須處理,請我們替他前來。這位是韋恩先生的長子,理查.格雷森,這位是韋恩先生的次子,傑森.陶德先生,我是這幾位孩子的監護人之一,阿福.潘尼沃斯。」

 

迪克與傑森還有阿福走到了提姆身邊,看見信任的人就在身邊,提姆立克抱住迪克,情緒上來,眼淚又潰堤了。

 

「沒事沒事,我們都在。」迪克抱緊他的小弟,阿福在車上跟他們交代了一些情況,提姆被Alpha攻擊,現在看他這個樣子,外套底下的衣服是破損的,該死,那些人到底是誰?

 

一名穿著洋紅色套裝,看上去應該是主任的Alpha女老師開始發話:「您好,這位是我們的校長布朗先生,那位是生輔主任費曼先生,我是訓導主任康威。」傑森代替其他人跟他們一一握了手,但發現他們在握了手以後都偷偷擦了擦手。

 

「一群偽君子。」傑森心忖。

 

「我能請問一下這三位是……?」迪克很有禮貌地問了康威,而得到的答案讓他們覺得匪夷所思。

 

「潘尼沃斯先生、格雷森先生和陶德先生,這位是佩瑞先生,這位是布魯太太,這位是麥卡尼先生。」她介紹道:「方才我們已經先詢問了德雷克同學一些事情,三位家長也都在場。」

 

「——你們沒等我們來就當著對方家長的面質問我弟弟?」迪克動了怒氣,然而師長們並沒有回應他這個問題的意思。傑森還聽到站在他後方的某人用自以為別人聽不見的氣音說「Omega就是不理性。」

 

迪克也聽見他們其中一人用著很低的聲音說了一句:「Beta和兩個Omega,開什麼玩笑?」

 

而另一人說道:「我以為布魯斯.韋恩會親自過來,現在事情好辦了。」

 

「——很可惜韋恩先生不能親自前來,不過,既然他請你們前來處理,那麼也行。」校長無視迪克的發問,自顧自地說了起來:「我們已經詳細地問了德雷克同學,他跟我們交代的事發過程是,由於體育館更衣室沒有隔間,他才跑去了游泳池的更衣室換衣服,但那時是Alpha班級在上游泳課,有三名同學注意到德雷克同學獨自前來更衣,便上前去跟他發生了一些小插曲……」

 

傑森打斷了他,口氣並不太好:「小插曲?三名Alpha包圍一個Omega這叫小插曲?」那樣是插曲,那什麼是騷擾?

 

「傑森,讓我來。」迪克把提姆交給了阿福,因為他擔心傑森會衝動出壞事。「校長先生,我們在電話中了解到的跟您所敘述的有所出入,就我們所知,提姆是被三名Alpha學生攻擊了,我想,這樣應該與『小插曲』有著明顯的差距。」

 

但對方依舊沒有要理會他的意思,繼續自顧自地說:「德雷克同學聲稱對方三人要拉他去Alpha宿舍開趴,他聲稱對方告訴他,宿舍裡有酒也有成人影片,我們便搜了三人的寢室,同時也搜了德雷克同學的寢室,然而我們並未在三人寢室內找到酒與成人影片,卻在德雷克同學的行李內找到了桌上這件衣服,依照校規,學生不得帶奇裝異服,特別是這件,」校長抓起了綠鱗小褲,一臉嫌惡地說道:「這件褲子這麼小,那腿是要露到多多?一個Omega穿這樣的衣服到底想做什麼?而德雷克同學至今未與我們交代他帶這件衣服來是為了什麼。」

 

「我跟他們說了,我不知道!」提姆抱著阿福的手,非常委屈。

 

生輔主任打斷了他:「老師還在說話,你不要插嘴!」

 

傑森立刻瞪了生輔主任一眼。

 

「這套衣服是四弟玩耍服裝,應該是他放進提姆行李內的,四弟尚幼,不懂規矩,請諸位老師海涵,這套衣服我會帶回去交還給他。」迪克看校長點頭同意了,才把衣服收在自己的包包裡。

 

「等一下,」傑森覺得不得不說句話:「幹啥要搜提姆的房間?犯事的不是他啊!」

 

生輔主任打斷了他:「總不能只搜那三個Alpha同學的房間,卻不搜Omega同學的房間吧?」他說話時,眼神卻飄向了那三名家長,這讓迪克跟傑森都覺得這些老師是被那三名家長施壓,因此才去搜提姆的寢室。至於是不是真的沒搜到酒,現在大概也找不到證據了。「我們也要判斷是誰的錯,目前看來……」生輔主任的眼光放落在提姆身上,提姆看起來更害怕了。

 

這樣的眼神,傑森非常清楚。以前他在甘大媽的學校時,倚強欺弱的事件看得多了,他知道弱勢者害怕的眼神是什麼,提姆剛剛一定被問了許多不該被問的問題,那三名家長不知道做了什麼事,就是要把問題丟給提姆。

 

該死的。

 

傑森想要繼續說下去時,迪克阻止了他。

 

校長繼續說道:「總而言之,目前就是三名同學打一名同學,雖然有人看到其中一位同學壓著德雷克同學,但那並不能算是他想要非禮德雷克同學的證據,而德雷克同學也把他們的手弄脫臼了,他們也受了傷,對方家長已經同意了我們的建議,讓他們互相道歉,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這次迪克因為對方說的話太過荒謬而愣了幾秒,來不及阻止傑森嗆道:「什麼叫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這就是你們處理事情的態度?」

 

「如果他不去Alpha上課的地方換衣服,會有今天這件事嗎?說到底一個Omega獨自前往那裡換衣服是為了什麼?不去那裡不就沒事嗎?」麥卡尼說道。

 

「去你的,話可以這樣說嗎請問?」傑森瞄到了迪克的眼神以後才加了句請問。

 

「我們已經討論過了,三位老師一致認為互相道歉是最好的結果。」訓導主任說。

 

「韋恩先生不會讓這件事情就這樣過去的。」阿福終於忍不住了,他聲色嚴厲地說道:「請問那三位同學在哪兒?從一進來就沒看到他們,而這三位先生女士們竟然在這裡看著你們質問提摩西少爺?請問諸位是把提摩西少爺當做犯人一樣對待嗎?搜了他的房間,沒收了他的東西,你們方才還說什麼?已經詳細問過提摩西少爺一遍?他才發生那種事情,看在上帝的份上,你們竟然還問他?貴校處理事情的態度真是非常高妙,我的天啊!」

 

無視他們的感受,訓導主任把那三名學生還有看起來是他們家長的人帶了進來,看來是想要硬讓他們接受道歉。

 

傑森比在場的人都還要高,他故意走到了那三個學生的面前,一個個「低頭」看過了一遍,那三個學生還有家長,原都以為傑森是個Omega不足為懼,卻沒想到他的身高是在場最高,還一身健壯的肌肉,看起來就很不好惹。

 

「道歉是吧?哼?那怎麼還不道歉啊?快點道歉啊!」

 

「……抱、抱、抱、抱歉!」三個Alpha學生不由自主地躲到了家長的身後,因為傑森的樣子實在有夠可怕,而這也是傑森的目的。

 

「好了,道歉了,提姆,我們走!」傑森轉過身把提姆拉了起來就往外面走,沒有必要留在這個鬼地方,也沒有必要聽他們沒有誠意的道歉,更沒有必要向他們道歉。

 

「阿福,請你先去開車!」迪克從傑森的手中接過提姆,讓他倚靠著自己,他知道這樣可以給提姆一些安全感。「提姆,我們回家去。」

 

提姆點點頭,四人就這樣瀟灑地離開了烏煙瘴氣之地,而他們甚至能聽到背後在議論他們沒看過這麼沒有禮貌的Omega,還說布魯斯很沒有誠意,竟然派兩個Omega來跟他們談等云云,迪克摟住提姆,低聲說道晚一點到萊絲莉那裡驗個傷。

 

四人延著原路而回,傑森坐在前座,讓迪克與提姆坐在後面。迪克抱著提姆,撫著他的頭髮,釋放了一些能夠安定Omega心神的氣味。提姆已經不哭了,原來發生事情時他都沒有想哭的感覺;但是一切都在那件羅賓裝被搜出來以後變了調:老師開始懷疑是他不檢點,懷疑他要用特殊服裝勾引Alpha,那三個家長說他誣賴,還逼他說出每過程的每一個環節,當他說出其中一人模仿著口交的動作時,他們都用嫌棄的眼神看著他,好像他才是骯髒的那一個。

 

「我的孩子麼可能說出這樣的話呢?我們每週都要上教堂的。」

 

「布魯斯.韋恩是出了名的花花公子,這大概是上樑不正下樑歪吧!」

 

「你說他想擁有你一次?你又不是他的菜!」

 

……所以他受不了,在看到迪克跟阿福來了以後,忍不住哭了。

 

現在,他平靜了。

 

夜晚的濱湖學院除了校內燈火以外近乎無光,山路因為兩旁樹枝互相纏繞的關係,導致這條路晚上更黑更暗,月光透不太進來,還因為又長又曲折,很多彎道,路並不好開。傑森開著窗,讓晚風帶些冷空氣進來,讓他保持清醒。他的確是來幫提姆的,因為他有被「騷擾」的經驗,但還好鳥寶寶應該沒有被怎麼樣,畢竟他們韋恩家的孩子不是好惹的。傑森原來是有些埋怨布魯斯的,但經過此事後他發覺布魯斯對他們都是一視同仁的,看到布魯斯先去處理小丑的事之後,他開始同情鳥寶寶了,因為鳥寶寶很依賴布魯斯這個「父親」,他能觀察得出來。但也因此,傑森覺得自己似乎沒那麼討厭提姆了。

 

阿福轉了一個大彎,傑森撞到了頭。

 

「這條路真該死的又拐又曲折,就跟布魯斯的內心一樣!」

 

此話一出,整車爆笑,連提姆都笑了出來。看到提姆笑了以後,傑森覺得自己放心多了。畢竟,他並不希望發生在他身上的悲劇,在其他人身上重演。

 

提姆沒事,能笑,這就足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