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Sladin(S+212三人行)KonTim】The Robins.知更鳥

Chapter Text

即便迪克再怎麼不喜歡消毒水的味道,他還是在醫院撐了兩天。原來再過幾天就能出去,怎麼知道上午醫生來給他檢查,說還得再留院觀察一段時間。這讓迪克有些心浮氣躁,雖然醫生說這是懷孕改變了荷爾蒙,讓他比較容易煩心的緣故,但一直在床上吊營養點滴真的很不舒服,讓迪克回想到以前因為受傷,只能在房間躺著讓阿福照顧的情景了。這些天,若非傑森一直陪伴,迪克覺得住院的日子可還真漫長無聊,也不知芭芭拉以前是怎麼熬過去的。

 

傑森正坐在他的床沿,雖然這床夠大,迪克想讓傑森跟他一起睡,但傑森顧慮到迪克懷著孩子,就堅持一人一床。「反正回到家,還愁沒機會睡在一起嗎?」傑森這樣告訴迪克,而後者笑著說:「你現在把那裡當家了呀?」傑森知道他在鬧自己,便叫他閉上嘴,迪克也只是避著嘴笑著,要他停嘴是不可能的。

 

「你沒變,黃金男孩。」傑森躺下,臉貼著迪克的臉頰,看著迪克的眼睛:「你的眼睛真藍啊,都沒變,倒是我的現在帶有點綠。」

 

迪克覺得傑森有點傷感,他知道傑森很在乎變與不變,可能是因為他死過,這段經歷讓他變得如此。迪克不想讓他過分掛心,便說道:「不,你也沒變,小翅膀。」他是真心的,對他而言,小翅膀永遠是小翅膀。迪克看了看手上的點滴,嘆了口氣:「如果不是因為這個東西,我還真想轉過身來摸摸你的頭呢,小翅膀。」

 

「我已經比你高了。」傑森好意提醒。雖然他小迪克一點,但現在已經長得比迪克高了。迪克總是愛叫他這個綽號。

 

「但你依舊是我的小翅膀。」迪克才不打算理會,對他而言,小翅膀永遠是小翅膀。

 

「你才小。」

 

「我不小,我有一百七十多公分呢!」

 

「我高你五公分,就是比你高!你就是小!」

 

迪克忍不住伸出自由的那隻手去搔傑森的癢:「你就算比我高五公分,你這裡一樣怕癢,你還是我的小翅膀!」

 

傑森被他搔到弱點,非常不甘願,於是他翻個身壓住迪克:「難得你被困在床上,現在是我報仇雪恨的時候了!」想起小時候總是被迪克壓著搔癢,現在有報仇的好機會,能不把握嗎?傑森張牙舞爪,在迪克面前晃悠了幾下就往迪克的死穴那裡搔去。

 

迪克被搔得哈哈大笑,想反抗可是傑森太會閃了。「你這樣我的點滴會掉啦!哈哈……」

 

傑森停下了手,兩人都安靜了下來,你看我我看你,下一秒迪克勾住傑森的脖子,傑森捧著迪克的臉,兩人就吻了起來,難分難捨。他們很久沒有這樣的衝動了,迪克一直認為發情期只是發情,是身體驅動慾望;但眼下是發自內心的渴望,想要眼前的這個人,想要跟對方團成一片。

 

傑森也是如此。被塔莉亞救走之後,又接受了她的安排,學習了很多特殊技巧。那時候起,要解決身體的慾望他就去找Alpha,因為受過塔莉亞的訓練,他不至於因為發情失去理智,那些控制不住自己的Alpha,想要標記他的Alpha都被他解決了。他討厭這些自以為能控制Omega的垃圾,這種事情你情我願,而不是你有衝動我就有必要滿足你。

 

塔莉亞笑著稱讚他學到了精華,雖然傑森清楚得很,塔莉亞的弱點就是布魯斯,但是塔莉亞在處理公事時,倒是十分理性,這點他還是學不來,塔莉亞總說他需要控制自己的脾氣,別總是像那些暴躁的Alpha。即便如此,塔莉亞對傑森還是很滿意的。

 

復活以來的這些年,傑森幾乎已經不再對愛情或是幸福抱持希望,或者說,有這種成長背景的他,還對幸福有所期望本就是一件可笑的事;但是,當他再次看到迪克,一切又變了。那時候他便知道,真的要放下,是根本做不到的。即便是理性處理每件事的塔莉亞,也會因為愛情而做出感性的事。

 

冷不防地,傑森往窗戶那裡丟了一把飛刀。

 

想當然耳,那把飛刀被接住了。接住飛刀的人,嘴角勾著笑容,從窗戶外面跳了進來。「我來的還真不湊巧,但我還想繼續看你們親熱呢。」把刀插在傑森的床上。傑森一臉戒備,跳下床用身體擋住對方去路。

 

「傑森,沒關係,他也算老朋友了。」迪克在心中嘆了口氣,該來的總是會來,無奈,撐起身體,迪克坐了起來:「史萊德,你來這裡做什麼?」明知故問。

 

史萊德想越過傑森,但傑森就是不肯讓他接近迪克,這讓超級殺手有些不爽:「Omega,你再擋著我去看我的Omega,我就砍你。」看著傑森臉上的傷,想必這個Omega也不是好惹的。有趣。

 

傑森已經做好隨時幹架的準備了。

 

「誰是你的Omega。」迪克嘆氣:「你們都給我住手,不准你們在醫院打起來。不對,是不准你們兩個打起來。傑森,你過來我旁邊。」他拉住傑森的右手,要他靠近自己一點。

 

「我看到八卦新聞說你住院了,所以特地來看你。」史萊德還想前進,但迪克要他站在原地就好,他只好心不甘情不願地停下了腳步。「但沒想到一進來就看見你們兩個Omega在親熱,說老實話,看得我正高興呢。」能察覺到他在偷窺又能出招的人一定不是尋常人,史萊德想。

 

「廢話少說,史萊德,你已經收了布魯斯的錢了,我們現在應該是井水不犯河水吧?」迪克想到這件事還是很不高興,不管是布魯斯還是史萊德都不顧及他的意願,這讓他感覺很不被尊重,這才是他不開心的主要原因。

 

「怎麼可能井水不犯河水?當我發現你懷孕之後就更不可能不接近你。」史萊德握拳:「那是我的孩子,我很清楚,我還不了解你嗎?」他知道,這些年迪克都只有跟他發生關係,那孩子肯定是他的。雖然他不知道這個孩子是怎麼有的,也許是保險套有瑕疵?反正木已成舟。倒是這個站在迪克旁邊的Omega引起了他的興趣:他是誰?為什麼跟迪克親熱?

 

迪克又嘆了口氣,他發覺自己真是嘆了好多口氣:「被你知道了,反正我也不期待能瞞過你。對,我是懷孕了。」

 

史萊德流露出了瞬間的欣喜,迪克跟傑森都感覺得出來,雖然史萊德馬上又壓抑了自己的情感。

 

「但是,史萊德,這個孩子,我希望由我來撫養……」

 

「你要我放棄這個孩子?」史萊德的音量提高了些,傑森又有衝動要上前,但被迪克拉住了。

 

「不是,我並沒有要你放棄這個孩子,我不會阻止你探視這個孩子,但你懂我的顧慮,我希望這個孩子能在不同的環境下長大。」迪克知道史萊德的孩子都怎麼了,他不希望自己的孩子也變成那樣:「我不會讓你在這個孩子的成長中缺席,但請你體諒我的憂慮。」

 

史萊德拳頭緊握,幾秒之後鬆了開來,迪克知道他已經想清楚了。史萊德不笨,他很聰明。迪克也不笨,這些年他也是了解了史萊德的,他知道,史萊德也了解他。史萊德雖然在收錢這件事上讓他生氣,但大多時候還是尊重他的意願的,這也是他們之間能夠維持得這麼長的原因之一。但是,迪克也知道,他要的不是很好,而是最好,對他而言,史萊德是前者,而傑森是那個最佳的伴侶。在這件事上,迪克是不會將就的。

 

「你是對的。」他說:「但是你沒有被標記,懷孕的時候你會需要我的費洛蒙。」

 

迪克跟傑森都知道,史萊德說的沒有錯,懷孕的Omega需要Alpha的氣味來幫助穩定孩子,甚至會需要Alpha的安撫……但現在迪克已經決定不再跟史萊德有肢體接觸了。

 

「我沒問題,我撐得過去。」忍耐是羅賓訓練課綱中的重要一環,他耐得住,即使沒有被標記也不成問題,他深信。而若是自己變得飢渴,有傑森在,他不擔心。傑森會陪著他的。「史萊德,你收了布魯斯的錢。」

 

「那只是敷衍他!」史萊德覺得迪克太過分在意這件事了,這讓他有些後悔拿了蝙蝠的錢。

 

「你應該先跟我談過,可是你說都沒說就直接這麼做,你沒有考慮我的感受嗎?噢,我忘了,你不需要考慮我的感受,因為我們也只是砲友。」

 

傑森聽得出來,眼前這兩個人的親密關係維持了一段不短的時間,他聽得出來史萊德對迪克的關心,他也很了解迪克;雖然傑森知道,讓迪克懷上孩子的一定是一個Alpha,卻沒想過會是喪鐘的,更沒想過迪克的砲友會是喪鐘這個超級惡棍。雖然心中有些嫉妒,但他知道迪克是他的,迪克是不會離開他的,所以他很放心。

 

史萊德安靜了下來,迪克也安靜了下來。

 

雖然心中還有很多想問清楚的,但是史萊德知道迪克的個性,若是他決定了的事情是很難改變的。這些年來,做為迪克的床伴,他是知道迪克對誰都沒有什麼興趣的,因為迪克心中有一個人,跟自己在一起不過是為了解決生理需求,沒別的;然而他不曾想過,迪克對自己還是有些些在意的,所以迪克才會這麼在意他收了錢要離開的這件事情。

 

而眼前這個站在迪克身邊的Omega……

 

史萊德心中已有猜想。

 

「史萊德,我是不會讓你缺席這孩子的……」迪克想要告訴史萊德,他不會那麼狠心,不許史萊德跟孩子見面,事實上他願意讓史萊德參與孩子的成長。但是話還沒有說完,病房的門鎖已經轉動。在場的人都很警覺,史萊德立刻拔起床上那把短刀,找了地方隱身,打算等訪客離開後繼續跟迪克商量;傑森坐到了迪克病床旁的椅子上,而迪克則假裝在與傑森說話。當門外的人進來時,只會以為他們兩個在聊天,不會想到剛剛這裡站著一位超級殺手,而他們跟這名超級殺手在聊孩子的未來。

 

一個光頭男性Alpha走了進來,迪克知道,這難聞的氣味還能有誰?就只有雷克斯路瑟才有這讓人心煩噁心的味道。傑森也不喜歡這個味道,他能從中嗅出這個Alpha對迪克有非分之想,這讓他很在意。

 

「理查。」路瑟把手上的一大把鮮花直接帝給迪克,迪克不收,他便立刻把花塞入傑森的手中,好像傑森是迪克的隨從一樣。

 

「路瑟先生,請問您怎麼會大駕光臨?」迪克基於社交禮儀問了這個他一點都不想知道答案的問題。

 

「理查,我看到新聞說你住院了,讓我很擔心,所以來看看你。怎麼樣?喜歡我送你的花嗎?」路瑟幾乎就要坐上床沿了,如果不是傑森已經佔去那些空間,恐怕他會直接坐上去。

 

那些討人厭的狗仔!迪克在心中暗罵道,他也不是什麼大人物,為什麼要這樣緊追不捨,還引來了這個麻煩鬼。「謝謝你,路瑟先生。」迪克覺得,還沒開始應付就已經夠累了。

 

「怎麼還叫我路瑟先生,我說過,你可以叫我雷克斯。」

 

路瑟伸手想摸迪克的臉,迪克偏過頭,假裝與傑森說話來閃避他的觸碰:「傑森,花就先擱在床頭櫃上吧!」然後才跟路瑟說:「不,我還是希望維持禮貌,路瑟先生。」

 

「這就太見外了,理查,我希望我們能夠親近一些,想必你也知道我意欲追求你。」

 

還真是開宗明義啊!迪克緊握住傑森的手,就是怕他衝動送路瑟幾拳,那可不好收拾。傑森知道迪克的用意,便按捺住了衝動。

 

路瑟注意到迪克與他身旁的這個人有很親密的舉動,這讓他很不高興,他知道迪克是懷孕住院,這些八卦報導中都寫得很清楚,即便如此,路瑟仍然很想得到迪克,畢竟,布魯斯韋恩沒有Alpha兒子,他的財產也只能給他的Omega兒子了;再者,理查格雷森已經成年,是韋恩的兒子裡最合適的結婚對象,只是他沒有想到這個看起來是個乖乖牌的Omega竟然會未婚懷孕,還是未標記懷孕……但是,路瑟覺得不要緊,只要他能夠得到這個Omega,別的什麼都還好說。只是,是誰讓他懷孕的,這讓路瑟不能釋懷,尤其他一進門就聞到Alpha的氣味,這更是令他不爽。「這位是……」他瞇著眼睛打量著傑森。

 

「他是傑森。」迪克想了想,是否要告訴路瑟太多訊息,但橫豎路瑟都會查出來,他也沒什麼好隱瞞的:「他是我的弟弟,名義上的。」

 

「我不知道韋恩還有Alpha兒子。」

 

迪克知道他在打什麼主意:「不,他不是Alpha,跟我一樣,他是Omega。」他並不打算解釋空氣中的Alpha的氣味是怎麼來的,何況他本來就不用特別解釋給這個跟他毫無相關的人知道。

 

「韋恩又收了個黑髮藍眼的養子啊……」路瑟的語氣意有所指,他就是要觀察迪克的反應。他覺得眼前這個Omega的孩子,八成是布魯斯韋恩的。眼前的這個所謂的傑森既然是Omega的話,那就不在他的嫌疑名單上,畢竟Omega不可能讓Omega懷孕,那麼跟迪克有關,又跟他很親近的Alpha,就只有布魯斯韋恩一個人了。他動用了在醫界的關係,知道了迪克懷有多久的身孕,他也知道,迪克很少跟布魯斯韋恩見面,但是上一次見面以後,迪克就回到韋恩大宅去住了,而現在他懷了將近兩個月的身孕,算起來時間也是差不多的。因此,也就只有布魯斯韋恩這一個可能了。

 

反正,外頭的傳言早就沸沸揚揚,別人都在猜韋恩為何不結婚,他雷克斯路瑟也不是第一個人。

 

這種荒謬又噁心的暗示,傑森跟迪克當然都聽得出來,若不是迪克緊緊握著他的手,傑森肯定直接跟對方沒完沒了。

 

「傑森是我的二弟,多年前被誤認為死亡,現在他回來了。」迪克直接忽略路瑟的暗示,沒有必要掉入對方的陷阱裡,讓他知道更多訊息。

 

「有意思。」他繼續問道:「那麼,你懷了孕,有什麼打算沒有?」

 

真煩。「布魯斯說了,我就在家裡休息養胎。」迪克現在很慶幸能在韋恩宅裡住著,那裡有他的家人,即便路瑟以後硬是要來訪,也要顧及其他人而不能對他怎麼樣。何況就算他要回布魯德海文去,也不會告訴路瑟。

 

但是迪克還是掉入了路瑟的陷阱裡。

 

「你不結婚嗎?這孩子的父親不打算負責嗎?」

 

該死!迪克暗中叫罵,現在已經錯過時機,無法輕鬆轉移這個話題了,他只好正面回答:「不,倒也不是那樣,只是我一個人也能撫養他。」迪克還是盡量不透露出太多訊息。

 

路瑟只道把迪克肚子搞大了的那個Alpha不打算負責,要不這個孩子就是布魯斯韋恩的,所以迪克才會這麼說。不過,這也剛好是他所需要的,至少他確定了眼前的Omega沒有結婚的計畫。於是,他緊緊握住迪克的手,打算進行下一步的計畫。路瑟硬是握住迪克地手,讓迪克跟傑森——還有史萊德——都很不爽,但現在他們都不能輕舉妄動。

 

「理查,你一直都知道我對你的意思,現在,你懷孕了,這對一個上流社會的Omega不太好,但你放心,雖然你有了別人的孩子,但我仍然願意跟你結婚,給這個孩子一個名分。」

 

在場有頭髮的三個人都瞬間石化,也差點瞬間火山爆發。

 

路瑟繼續說道:「你知道,你現在未婚懷孕,對韋恩的名聲非常不好,當然,對你也是,對你的弟弟……們也是;但如果有像我一樣的地位的人跟你結婚,你就不用擔心往後的問題了,我也會對外宣稱你的孩子是我的。」事實上,他已經在媒體面前做了這樣的暗示,目的就是用輿論讓理查就範。「畢竟,韋恩無法照顧你一輩子,你,還有你的弟弟們都需要一個Alpha。」

 

在場有頭髮的人又按捺住了火山爆發。

 

「路瑟先生,請不要這樣。」迪克試著讓路瑟放開自己的手,可是對方硬是要抓著他也沒辦法,很想要用力甩開他的手,可是他的手上還插著點滴,迪克覺得麻煩,該死的Omega形象。「我不需要Alpha,即使我不結婚,我的弟弟們也會好好的。」

 

「你怎麼可能不需要呢?每一個Omega都需要Alpha,你的弟弟們也是,如果你不結婚,會影響你的弟弟們,上流社會的Alpha會因為你未婚懷孕而有所顧慮的。」

 

「我們並不在乎上流社會,婚姻應當建立在感情上。」傑森終於忍不住炮了一句出去,雖然他覺得這話很噁心,但為了炮這個噁心煩人的Alpha,他噁心一下是可以忍的。

 

迪克心中卻有些高興,傑森說這話,表示他心裡還是在乎的。「傑森。」迪克暗示他別說了,讓他來:「路瑟先生,請您不必為我的弟弟們操煩,我的三弟已有穩定交往的對象。」迪克婉轉地說。

 

「韋恩還真是開放啊!」路瑟語帶諷刺地說。他雖然想教育一下眼前這兩個Omega,教他們什麼才是Omega該有的樣子,但是他也知道,這樣就會把他的理查嚇跑,韋恩把他們教得很好,不,是教得太好了,所以他現在才這麼麻煩……那些Omega基本教育的東西可以等到理查成為他的人以後再說。「你和你的弟弟們可真有主見。」韋恩的Omega孩子,一個未婚懷孕,一個竟然有交往的對象,若是他的孩子,決不可能如此放任。Omega就應該好好教育,少有些主見,將來到人家家裡相夫教子就好了。

 

「我想,現在已經是2018年了,社會是開放的,布魯斯也一直鼓勵我們做我們喜歡做的事。路瑟先生,還是謝謝您的好意,但是我現在並不想結婚,我的孩子我會想辦法。而且,我還想多陪陪我的弟弟們,傑森才剛回到家裡來,我不想與他分開。」迪克看向傑森,微笑,也是暗示他能夠處理這件事情,要傑森按住性子。

 

「你們的感情可真好啊。」路瑟看著眼前這兩個Omega,手握著手,又肩並著肩,迪克看著傑森的時候總是流露出幸福的笑容……真的是幸福的笑容,路瑟肯定自己並沒有看錯,而那個傑森總是有一股想保護迪克的衝動……這兩個Omega的感情可真不一般,甚至好得過分。「我有一些生意上的朋友喜歡傑森這個樣子的Omega,我可以為他安排親事。」他想試探一下,看看他的猜想對不對。

 

「不了,謝謝。」傑森立刻回絕:「我跟迪克好好的——」可他還沒說完,路瑟便打斷了他的話。

 

「你們的感情真好,真是如膠似漆啊,也好,你不想離開裡查,理查不想跟你分開這也可以,我可以讓你也住過來我家,甚至,我也可以收了你,這樣你們以後就能長久在一起,不必擔心。」

 

在場有頭髮的人又陷入了火山是否要爆發的膠著。

 

傑森沒遇過這麼噁心的人,即便是塔莉亞的父親,喜歡掌控一切的惡魔之首也沒這麼噁心煩人,那些比較煩人的Alpha已經被他做掉了不少。他現在覺得,布魯斯的個性古怪又傲,但至少是正常的、禮貌的、不噁心的。布魯斯知道尊重,他不會因為自己是個Alpha就把自己的慾望、權力什麼的加諸在Omega身上——即便他很多時候也是很霸道的。

 

而眼前這個禿頭從一進來就寫滿了他Alpha的驕傲與目中無人、自我中心,完全不顧迪克的意願與心情。傑森覺得,史萊德都比這個禿頭討喜。

 

迪克也想爆發,但過去所接受的好教養讓他忍了下來。他不能以迪克格雷森,布魯斯韋恩養子的身分嗆他,不,是他知道,這個世界上,有些事要是Omega做了便會遭到惡評,他已經習慣了避免這些事情,這也是他喜歡當夜翼的原因,穿上緊身衣之後沒有性別的困擾,也沒有這些社會麻煩。

 

但現在更讓他擔心的,是他覺得路瑟知道了些什麼,路瑟可能知道了他跟傑森之間有什麼,這讓他感到不安。

 

「我喜歡你,理查,所以你弟弟也可以加入我們,感情可以培養。」

 

傑森終於受不了,他用另一隻手去推開路瑟的手:「放開他,你看不出來他不想被你碰嗎?」

 

「要是他不喜歡,為什麼不甩開?如果他覺得不舒服,在我握住時他就會甩開。」路瑟冷冷地說:「果然是流落在外的野孩子,說話就是這樣沒大沒小不得體,留在家的教養就好多了。唉,竟然還有一堆人想讓孩子學什麼性平教育,就是因為那些人搞鬼,現在的Omega才這麼難教。」他今天已經夠忍耐了,可是這個叫傑森的Omega一直不給他好臉色,也別怪他說話刻薄。

 

迪克在心中翻了白眼,這個白癡真的不懂適可而止。

 

「韋恩的家教可真好。」

 

夠了!迪克受不了了,他一定要把這個人送走。「路瑟先生,我是為了禮貌,所以沒有做出強烈表示。我累了,我和傑森需要休息,請你離開吧,我們不送了。」迪克裝出很累的樣子,傑森心領神會,立刻幫助迪克躺了下來。

 

路瑟知道迪克的意思,他也知道今天自己有些衝動,可能嚇著了迪克,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放長線釣大魚,先離開,讓獵物鬆懈,而他得好好在媒體上下工夫,畢竟有些事情越多人信就越可能成真。

 

他一定要得到這個Omega。

 

「我會再來看你的,好好休息。」路瑟想摸摸迪克的臉頰,迪克又巧妙地避開了。

 

傑森很高興聽到路瑟要離開的消息,於是他主動「護送」路瑟走到病房門口,把人送出去後,用力砰的一聲甩上門,真是不想再看到這麼噁心的人了。

 

這時,史萊德走了出來,問道:「需要我去殺了那個混蛋嗎?」他剛剛聽了一大堆莫名其妙的東西,只覺得大開眼界。

 

「史萊德,別費力氣在那個人身上了。」迪克覺得自己真的累了,但是他跟史萊德還沒有談好,他們還沒有共識:「我不希望你缺席這個孩子的成長,我也不會讓你缺席,你放心吧,布魯斯那裡,我也會拜託的。」

 

史萊德笑了,他這種人本來也不能期望給孩子什麼正常生活,既然迪克說了,不會讓他在這個孩子的成長中缺席,那麼就這樣吧。迪克跟自己不一樣,他是個很信守承諾的人。

 

傑森還是惡狠狠盯著史萊德,後者雖然想要跟他鬥幾句嘴,但病房裡的電話突然響起,令他作罷。

 

「喂?」傑森接起電話,是芭芭拉:「電視?我們有電視,什麼?看一下新聞?好吧。」芭芭拉特地打電話來叫他轉到新聞台,所以傑森打開了這幾天被他們忽略的電視。

 

不開還好,一開史萊德差點衝下樓去砍人,是迪克拉住了他的手,傑森馬上幫他擋下史萊德才沒出事的。

 

電視上,雷克斯路瑟竟大言不慚地說迪克是懷了他的孩子,現在在醫院靜養,不日他們就會成婚,迎接新生兒的到來。記者問他希望孩子是什麼,他竟然回答:「Alpha也好,Omega更好,Omega一定會像理查一樣漂亮……當然,跟天下的Alpha父親母親們一樣,我不准我的Omega孩子交Alpha男女朋友,如果未婚懷孕,我會把他的腿打斷,哈哈當然是開玩笑的。」

 

史萊德一刀把電視射穿,正中路瑟的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