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Chapter Text

两个独立的意识共用一具身体,听起来真是个空前绝后的大胆设想。
但神行者和枪灵王这两个过去异能界年轻一辈中最顶尖的奇葩人物,理所当然地表示了对这个方案的肯定和信心。

关于枪灵王与九间。
异能乃身外之物,用异能净化九间,舍弃了没什么可惜;灵魂主导的是生命,既然要宿进神行者的身体,把灵魂奉与平灵结界也无须顾虑。唯独精神,他不是为了九间而放弃,而是为了摆脱体内的魔性。
可是,如果枪灵王的精神完全消亡,不仅他本体意识的强度会受到影响,还会导致九间内的法则通通失效,包括所有的契约和异能术。
枪灵王觉得神行者可能会介意这点,于是向他确认:“你想好了吗?你前阵子辛辛苦苦搞出来的那些传送阵可就没用了。”
“那不可惜,本来就是我一时起意。九间大陆也不是很大,我现在想想还是让那些人踏踏实实走路吧。”神行者眨了眨眼睛,然后又故作神秘地小声说道,“只不过这事倒给了我一个经验教训。”
“什么?”
“我以后要懒一点,不然像这次一样做了事情又白做,多不好。”
“你那么好吃,再懒,不成了猪了。”枪灵王翻了个白眼,觉得自己真不该跟他提这个茬。

关于身体控制权。
理论上这个身体该是由他们共同控制的,但有两个可能会导致变化的因素:一来,神行者的精神和异能都在,肉体也由他的思维主导了二十余年,从这方面来说,神行者的意识占据了绝对优势;二来,这个身体的灵魂原本又是枪灵王的一半,生命力曾来源于枪灵王本体的供给,若说因此而比较亲近枪灵王的意识也不无可能。
真是个纠结的问题啊。不过枪灵王并不认为这是个值得探讨的话题,反正他是肯定不会跟神行者的意识较劲的,万一身体被撕裂成两半,那可就真是“要死一起死”了,相信神行者也没愚蠢到这种地步。

关于以后的去处。
像他们这样不管走到哪里都会被视作怪物的吧?
要是随便干涉其它事情还十分容易引起时空的不稳定。
所以只有去那个什么都跟死了一样的时空尽头的角落呆着喽。如果运气好,两个意识都足够清醒的话,他们还可以在脑海里互相聊聊天,分享一下年少时各自的传奇经历。

关于同样不属于九间的乌风。
神行者想过让乌风以“祭司伊莉”的身份继续留在九间生活,但乌风发出了强烈的枪啸表示抗议,枪灵王也坚持把乌风带在身边继续当自己的武器,神行者就没再说什么。熟悉伊莉的人本就不多,伊慕莎和德韦利都是知道他们真实身份的,不会多嘴。就算伊莉凭空消失了,也不会引起其他人的怀疑。
事实证明枪灵王还有另外的考量。他将乌风郑重地交到神行者手心,一字一句认真地说:“我们,还有这个世界、这个时空今后会变成什么样,谁都无法预料。我会寄存一部分的意识在乌风上,如果哪天事情真的失去控制了,乌风会履行我最初的意志的。”

关于寿命。
枪灵王失去了灵魂,寿命自然随之终止。不过他最初分了一半的灵魂给神行者,所以他们共用身体的共同寿命,大概是枪灵王的一半寿元加上神行者转生以后这具身体的寿元吧。至于究竟能活多少年,安啦,异能行者修习到一定境界都会非常长寿并且容颜不老,神行者才不会在意这种小事。
然而长寿并不代表永生。枪灵王很耐心地跟神行者解释,当他献出去的那半个灵魂寿元用尽、或者他们两人共用的躯体死亡以后,九间大陆的寿命也就同样走到了尽头。到时候他会借用神行者全部的精神力使九间大陆进入镜像世界,所有的生灵会将他们存在的黑暗而混乱的时空当做闭上眼之后的梦境,而把虚幻的明媚富饶的九间土地当做现实,这样至少能让他们感觉到幸福快乐。
神行者微诧于他这离奇的想法,半开玩笑地问:“镜像里是不是所有东西都会反过来?连魔法学校的大门都要朝南开了?”
彼时枪灵王枕在他腿上答道:“放心吧,到时候大家都没有异能了,你觉得魔法学校还会存在吗?给人们几十年的时间,什么都会忘记的。”

关于前不久才缔结的“合室之约”。
“合室之约”不过是枪灵王给九间制定的众多法则之一,对枪灵王没有约束力,对觉醒后的神行者也无效。更何况,契约是建立在精神层面的,契约本身很快也要不复存在了。
所以,神行者在意的可能只是这份契约所代表的意义吧。
没有歃血,没有诸多仪式与见证,他们在彼此的精神上留下了自己微不足道的影子,并且真心实意把对方当做了终生相伴的人。
——尽管,不久的将来,他们就要永永远远在一起了。
“再让我抱一会儿。以后,就再也抱不到你了。”神行者的语气里饱含着明显是装出来的委屈。
“抱你自己不就得了!”话虽然这样说,枪灵王还是伸手回抱住他,“对了,要是你以后再出去行侠仗义,不要说自己叫‘神行者’了。”
“那叫什么?”神行者疑惑地问。
“神灵。”枪灵王邪魅地笑着吻了上去。

有些事情是心知肚明驾轻就熟的。
赤裸的脊背暴露在被子外面,枪灵王趴在神行者身上,右手轻揉着他那一头被汗水打湿的乱毛。
神行者脸上挂着满足的笑容,抬手摸了摸枪灵王的鬓角:“在想什么?”
“我在想,万一你活得特别长,我的意识也开始消散了怎么办?”其实是无所谓的问题,说出来用来打发等待体力恢复的时间罢了。
神行者将对方同样汗湿的脑袋按向自己的肩窝:“没关系,我会帮你记住发生过的一切。”我会记得,我就是你。
枪灵王闷声回以一个安心的“好”字,然后撤回右手捏了捏神行者藏在被子里的左手。
神行者懂他的意思,掌心抬起,迎上去。
双掌小心翼翼地对在一起,带着十二分的虔诚,就像他们的心一样契合。

我会和你一起在这个时空尽头的黑暗里生活。
如今我们变成了一体两面,我们共生死存亡,我们与九间相约同在,直到永恒。

完。

千百年后的今天,
我们白昼在镜子世界里享受着社会真切可感的虚幻,
我们黑夜在漩涡时空里徜徉着梦境无边混乱的现实。
没有人记得曾经存在过的九间大陆,
只有教堂寺庙里,那些哀哀上告的人们,祈求着他们各自所信仰的——神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