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Chapter Text

尽管在这片土地上乐享其成,他们对九间的忧虑却一丝一毫都没有减少。
裙钗谷中残存的血腥与凄凉的荒芜还历历在目。
那日救下撒洛后,神行者循着记忆走进山寨的旧址。门楼岌岌可危地倾斜着,屋檐下的青草都被斑驳的褐色浸染;院中的古木裸露出大半的根须,表面可见啮咬的痕迹;小厨房的炉灶里燃至一半的煤炭凝结成了黑色的团块,其间还夹杂着些许烧焦了的皮毛。
——原本生机勃勃的山寨如今死气缭绕,呈现出一种沉闷破败的景象。
神行者扩大了精神场的探查范围,敏锐地发觉那些间外生物还成群结队地滞留在铁壁山中的某处,或许随时会开始相互厮杀。幸好它们没有明目张胆地侵略人群聚集的地方,否则萨比亚小镇的状况一定会比这里惨烈百倍。
紧捏着乌风的握把,神行者在净化与毁灭之间踌躇良久,选择了后者。
最残忍也是最正确的做法,不能救。

杀戮带来的感觉令人作呕,两人再没有了玩乐的兴致。
间外生物从平灵结界的东南侧攻入,如今却作乱在九间大陆的西北角,这不是他们疏于防范,而是防不胜防。
平灵结界到底不是实体,有所疏漏总是难免的。
而结界每遭遇一次攻击,枪灵王的精神都会受到细小的震动,积小成大,他现在连精神力都不太敢使用了。
如果时空的异常震动不停止,枪灵王就会一直承受这种煎熬,九间内的和平也将难以为继。也许正如设定的那样,九间本就是个令人趋之若鹜的所在,意识错乱的间外生物是永远不会停下冲向九间的脚步的。何况,谁知道这个时空会不会再次爆发一场灾难,再度为九间引来巨大的危机呢?
跟在背后收拾残局终究不是长久之计啊。
可就算他们两人再神通广大,也不可能让九间的福泽覆盖整个时空。
有没有什么一劳永逸的办法呢?

“你是心疼间内,还是间外?”在他们回到伊慕莎看守的那座木屋的十天后,枪灵王抛出这样一个毫无道理的问题。他实在无法忍受神行者由内而外散发出的忧虑和不安,寻个由头要把这事摊开来讲。
神行者本想答“两边都”,但他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只好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间内。”毕竟间外生物意识混沌没有情感,死亡不会对它们造成太多痛苦。“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永久性修复平灵结界?”
枪灵王就等着他这句话。“有。只要你用神行九转把我残余的异能通通从身体里打出去,献与这片土地,九间就能永远繁荣下去。”
“失去了异能,你还能活吗?”
“不仅是异能,连我那一半灵魂也要一并献与平灵结界,让它变成实体、阻隔外界,从此间外的说法也就不存在了。”
神行者沉默了。说不惊讶是假的,枪灵王一向我行我素,他以为总有一天枪灵王会毁了九间使异能归位,却从不曾想过枪灵王竟然愿意放弃异能,甚至还愿意放弃整个生命来挽救九间。
可是,枪灵王赋予了他重生,他不能失去枪灵王。
时间仿佛都静止了下来,不知过去了多久,屋外的骤雨打破了这宁静。
“我决定了……”“我不答应!”二人几乎是异口同声。
枪灵王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你知道我要说什么吗你就不答应?”
神行者尴尬地挠挠头。
枪灵王想了想,复又正色道:“我不能活,我的意识和精神却并不会就此消亡,只要你愿意让我宿进你的身体,它们就可以留存下来。或者我也可以放弃精神,只留意识宿进你的身体,这样你也不用再像以前一样天涯海角地追着我要洗我的魔性了。”
神行者这下更吃惊了,他犹记得自己当年手持《洗魂曲》想要为枪灵王洗去魔性时对方抗拒的态度。枪灵王认为魔性与生俱来,是他身体乃至人格的一部分,不能受到外力的约束。两人也正是因此才发生争执、大打出手,最后变成了所谓的“死敌”。
“你真的……愿意?”神行者还是有些难以置信。
“有何不可?”枪灵王悠悠地反问,继而略一沉吟,又道,“魔性并不是那么容易消灭的,我其实没有把握,姑且一试吧。”
“你……”神行者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枪灵王挑眉一笑:“怎么?担心我把魔性转移给你?”
神行者连忙反驳:“不,不是的。就算你真的转移给我,我也甘之如饴。”说着羞耻的情话,他迎面拥住了枪灵王,“在那之前,你可不可以先满足我一个心愿。”
“说。”枪灵王维持着嘴角的笑意应道。
神行者自然而然流露出的温柔仿佛有无形的吸力一样:“你现在愿意和我缔结‘合室之约’吗?”
枪灵王的脸一下子阴沉了下去。
不能再逃避了!被这样的情绪撕扯着,他重新迎上神行者的目光:“我要告诉你一件事……”告诉你之后你还会想和我缔结契约才有鬼!
“嗯,你说。”神行者的手掌不安分地揽到他的腰侧。
枪灵王抵触地躲避着他的抚摸,深呼吸了好几次,才终于开口:“我用异能改造并维持这块土地上生命的鲜活,我的精神力控制着这片土地上生存的法则,这你是知道的。”
“嗯。”神行者进一步抱紧了他。
“所以,听好,我建立九间的目的就是要找你寻仇,不让你痛痛快快地死掉。你不觉醒,就算再怎么提升异能也永远不可能胜过我的。”说到最后,枪灵王还故意做出了嘲讽的表情。
神行者露出一副若有所悟的神情:“所以你那时候说,只要我异能胜过你,就不当我师父、不再约束我,是骗我的。”
枪灵王点了点头,但……神行者非但没有炸毛,还凑了上来,这是什么情况?他的脸距离自己已经不到一毫米了。
只听到神行者在他耳边低低地说:“我觉醒之后也没有第一时间告诉你啊,一人一次,扯平了。”
这根本没有可比性好不好?枪灵王用力别过头:“你到底有没有明白我的意思?九间的法则由我掌控,这个契约是属于九间的,我随时可以毁掉它。”
神行者将脑袋埋在枪灵王的颈窝里来回蹭着,又轻轻“嗯”了一声。
“契约我可以单方面解除的!”
“我知道。”
“我宿进你的身体里,这个契约就没有意义了。”
“没关系。”
“即使是这样你也还要和我缔结契约?”枪灵王伸手推了推缠在自己身上的人,匪夷所思地看着他。
“反正你也回不去了不是吗?”神行者回复的眼神笃定而认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