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确定性

Chapter Text

健身房外面的吧台边,1-A课的成员刚刚健身完,坐着喝东西聊天。
「轰,」芦户三奈看着轰焦冻拿着的玻璃杯,「你那该不会是牛奶吧?」
轰焦冻喝了一口,说:「是啊。」
「真的假的……来这里喝牛奶……」芦户三奈喝了一大口特殊调制的金汤力。
「一大早就喝酒才不行吧,」轰焦冻晃了晃杯子,冰块和玻璃杯碰撞发出悦耳的声响,「我可没这么多辅助消化的义体。」
上鸣电气嚼着吸管:「你的牛奶没加……任何别的东西?」
「……当然没。」轰焦冻又喝了一大口,「加了冰块吧。」濑吕范太笑点低地笑了出来,
芦户三奈接着说:「有时候我觉得你和绿谷,义体化这么低的人跟着我们这些可以更换义体的人一起打打杀杀的,你们才是真的厉害。虽然一般都是爆豪最出风头。」
「对了,爆豪呢?」
「绿谷也没出来诶。」
「可能在更衣室那边吧。该不会打起来了吧。」濑吕范太笑着说。
轰焦冻接着问:「要是真的打了起来,绿谷打不过爆豪的吧?」
「绝对打不过啊。」「怎么可能,义体和普通肉体就没有可比性了,何况爆豪那是强化型的诶。」
轰焦冻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左眼。坐在旁边的切岛锐儿郎看着,问:「幻痛?」
轰焦冻突然醒了过来一样缩回了手,「嗯。可能有点复发吧。」他左眼义体化已经是两年前的事情了。
上鸣电气把杯子还给酒保,要了第二杯啤酒,「绿谷今天来了,说明他已经完全恢复了吧。」
「他的适应期可真短啊,」芦户三奈耸肩,「明明排斥反应这么大……作为成年人,根本就大得离谱了。」
「因为一直都是爆豪陪着他吧。」轰焦冻淡淡地说。

绿谷出久加入1-A课的时候,全身上下都是脆弱的人类肉体。0%义体/电子化的人在公安系统里面早就是超稀有动物了。虽然绿谷出久出任务的成绩不错,但是电子脑是工作必备的,因此他还是在前几个月接受了电子脑化的手术。
排斥反应最明显的表现是幻痛,而且想要把义体的部分拿出自己的身体。绿谷出久的反应大的时候,医护人员只能用拘束带把他的双手绑在医疗床上,免得他去抓颈后接口。绿谷出久知道自己是排斥反应,但是双手根本不受意识控制。
爆豪胜己第一次看到他们把绿谷出久绑住的时候差点砸坏监控室的窗玻璃,朝医护吼道:「你们干什么?!」
「冷静点,爆豪,」切岛锐儿郎摁住他,「他们控制不住绿谷,绿谷力气太大了。这肯定也是经过绿谷同意的。」
「……小胜。」绿谷出久看到爆豪胜己,脸上露出一个小小的微笑。
爆豪胜己拉开门进去。切岛锐儿郎示意说自己先走了,爆豪胜己点点头。病房里只剩下他们两个。
「我……过来陪你几天。」爆豪胜己找了张凳子,坐在旁边。
「工作呢?」
「他们也不是废物,」爆豪胜己看了一眼旁边显示屏的指数,「帮你恢复也是非常重要的工作。」
「小胜……」绿谷出久慢慢地说,「我真的是我吗?」
爆豪胜己伸手解开绑住绿谷出久的拘束带,把那两只布满伤疤的手握在自己的手里,「你想问什么都可以问。」
爆豪胜己知道,这是电子脑化最大的障碍。被其他人摆弄过自己的大脑,记忆还完整吗、有没有可能被植入什么意念……这些人类天生的怀疑都会起作用。他自己也经历过。
「我和你第一次认识……是上幼儿园。但是我妈妈说我们在更小的时候就认识了,对吗?」绿谷出久的手心渗出汗,他似乎在害怕,害怕自己的记忆出了错。
「对。」爆豪胜己点头。
「我和你经常去那个公园玩……还有其他两个小孩……那里有个滑滑梯……你、你经常打我……」
「对。」
「六岁的时候……」绿谷出久的嘴唇微微颤抖,「你……你被车撞了……」
「对。」爆豪胜己的双手把绿谷出久的双手握得更紧了。
「到处都是血……」绿谷出久能感受到刻在记忆里的那种恐惧在慢慢往上爬,从腹腔到胸腔,只不过现在他是大人了,他可以控制恐惧的扩散范围,「你……你死了……」
「差不多。」爆豪胜己说。
绿谷出久猛地抬起头来,看着爆豪胜己的红眼睛。爆豪胜己连忙解释:「我是说我差不多死了。你的记忆是很精确的。虽然由我来说精确有点奇怪,因为我也是事后通过其他档案才知道那时发生了什么。」
「你后来被抢救回来……装进了义体里面。」绿谷出久舔了舔嘴唇,爆豪胜己在旁边的柜子上倒了半杯水,递给绿谷出久。绿谷出久一手接过水杯,另一只手无意识地伸到颈后,爆豪胜己马上捉住那只手,问,「然后呢?」
「你那时不让我走……」绿谷出久说,「在医院里。你每隔几分钟就问我……『我是不是爆豪胜己』。」绿谷出久笑了。爆豪胜己的拇指指腹来回抚过绿谷出久的手腕上两根清晰的突出的血管。
「没错。」爆豪胜己说,「那之后的记忆我就很确定了。你要直接连线对比,还是说出来确认?」
语言的误差比起电子数据的误差,那是兆指数的区别。
「只有一件事……就确认一件事就好了。」绿谷出久把水杯放回柜子上,「我和你第一次接吻……是不是十六岁的时候?在……学校宿舍里……」
「对。」爆豪胜己轻轻地摸上绿谷出久的脸颊。
「那是你成长阶段最后一次更换义体,」绿谷出久的手覆上爆豪胜己的手,「那是我们第一次接吻……也是第一次做……」
爆豪胜己吻上去,无言地肯定了他的话。绿谷出久的双手滑上爆豪胜己的肩膀,抚上他的背。爆豪胜己撩起绿谷出久的衣角,手掌在他的侧腰的皮肤上下摩挲,绿谷出久深吸一口气,把爆豪胜己往自己身上揽得更紧。爆豪胜己这才知道,物理层次的唇舌相接,比电子连线引起的灵魂共鸣,更加强烈。绿谷出久的胸口剧烈起伏,他从来没有这么清晰地感受过灵魂的独立存在,灵魂的颤抖愈吻愈剧烈,好像要挣脱蛋白质和电子元件的束缚,身体被动地盲目地寻找共振的频率。
「你不愿意和我连线……不信任我?」爆豪胜己离开了一点,唇尖擦着绿谷出久的唇尖问。
「我们要是融合在一起了……」绿谷出久半睁开眼睛看着爆豪胜己,「那就再也分不开了。」
「有防壁,不会融合的。」
「足够了。」绿谷出久放开爆豪胜己,「确认到这里就够了。」
爆豪胜己没有直起身子,手在绿谷出久的住院服下面探到他的胸前,「这几天我都会陪你。」
「你难道想在这里做吗?」绿谷出久把头偏到一边,「都有监控的。」
爆豪胜己笑了。绿谷出久脸红起来:「笑什么?!本来就是!」
爆豪胜己凑到绿谷出久耳边轻轻地说,「早就黑(hack)掉了。」
绿谷出久松开的手下意识地往后颈伸过去,爆豪胜己抓住那两只手,「等你完全好了再说。就怕你现在还承受不了做的时候的刺激。」
「我才没那么弱呢!」绿谷出久满脸通红,不服气地回到。
爆豪胜己是对的,因为绿谷出久在接下来的三天里,一共问了爆豪胜己92次「小胜,我真的是绿谷出久吗?」

健身房的更衣室里,绿谷出久在隔间里淋浴,爆豪胜己在外面检查自己的右手。屈肘的时候能听到细微的气柱挤压的声音,估计又是韧带问题,爆豪胜己往义体技师那里留了消息:「手臂坏了,要换」。
爆豪胜己是全身义体化的人。他从6岁那次车祸开始,全身上下没有一处是人类。他的医生说,他是操控义体的天才,爆豪胜己只用了一个星期就重新掌握了拿筷子的方法。这只是结果,实际上,他第一天重新拿起筷子的时候,那天的36对筷子全部都被捏断了。虽然家人都安慰他说「慢慢来,别着急」,但是他还是生气地哭着要他们再拿筷子来,哭着连饭都不肯吃。
爆豪胜己十八岁的时候参军,加入了义体人组成的精英部队,身上开始越来越多军用级别的义体。退伍之后加入公安,他依然享受着军事级别的义体护理,虽然表面上是违反规定的,但是这是挽留人才「迫不得已的决定」。
绿谷出久淋浴完穿好衣服出来,看到爆豪胜己已经穿好衣服坐在长椅上。「小胜?」绿谷出久问,「我弄好了,可以走了。」
「你看了上次射击演习的数据吗?」爆豪胜己站起来,边走出去边问道。
「看了。」绿谷出久跟上去,「怎么了?」
「轰焦冻那家伙没问题吧?」爆豪胜己皱了皱眉头,「狙击的准确率掉了0.003,是这几个月最低的数据了。」
「他的其他身体机能状态都很好啊。」绿谷出久回忆着,「短程射击成绩也比我好……」
「问他本人吧。」爆豪胜己和绿谷出久走进酒吧。
看到两个人走进来,濑吕范太吹了声口哨。爆豪胜己威胁道:「你再吹一声试一下。」
「我们的生活到底是多无聊啊,休假日竟然还能在单位健身房碰到全员……」上鸣电气第二杯啤酒已经见底。
「别抱怨了。」切岛锐儿郎拍拍切岛锐儿郎的肩膀。芦户三奈从夹克口袋里拿出个小铁盒,顺着吧台咻地滑过去。爆豪胜己一下接住。
「上次你跟我要的东西——哦——」芦户三奈眨了眨右眼。爆豪胜己把盒子收到口袋里。芦户三奈不依不饶:「怎么这么冷淡,谢谢都不说一声!」
「反正也不是正当手段搞到的。」爆豪胜己懒得看她,只要了特制的苏打水,「你装那义眼还加眼皮是干什么?反正闭了眼睛也不能睡觉。」
「没有眼皮不好看啊——反正这眼睛也不是我要装的——不过习惯了就不换啦。」芦户三奈故意眨了眨眼睛,又长又浓的睫毛忽闪忽闪地,「我可不像你,我对义体有唯一的依恋情结的。」
绿谷出久:「那盒子是什么东西?」在爆豪胜己开口之前,芦户三奈抢先回答,「你等一下就知道了。」
爆豪胜己瞪了芦户三奈一眼。上鸣电气:「啊,我知道是什么了——!」
上鸣电气的手突然不受控制地举了起来,往自己脸上打了一拳,差点摔下吧台的凳子。
「爆豪!为什么打我!!我什么都没说啊!」
「闭嘴。」爆豪胜己说完喝了一口苏打水。切岛锐儿郎内心:战术喝水。
绿谷出久不明就里,轰焦冻完全没有加入对话。绿谷出久问轰焦冻,「眼睛还好吗?」
轰焦冻点点头。
「你狙击的准确率下降了。」爆豪胜己直接说。
「我知道。」轰焦冻语气冷冷的,转过去和酒保说「啤酒」,然后低低地说,「这几周幻痛复发了。」
「调校有问题吗?」
「没有。」轰焦冻说,「但是我还会去技师那里再看一下。」
轰焦冻因为在部队里做狙击手失去了左眼,然后换了只更适合做狙击手的义眼。军用级别的强化义眼,配备热成像和高速摄像捕捉等等十几项功能。当时他辅助爆豪胜己所在的部队作战,作为一个仅做了电子脑化的狙击手,也在他们部队里引起了震动。后来作战当中轰焦冻受伤失去了左眼,退伍后也被挖角到公安做事。
「绿谷,你的电子脑还好吧?」轰焦冻问。
「嗯!」绿谷出久笑着说,「现在打电子战可能还不行,但是构建和拆解基本的防壁都赶得上大家的速度了。」
绿谷出久脑内突然响起了芦户三奈的声音『所以现在你也没有任何隐私了哈哈哈』然后是切岛锐儿郎的声音『芦户你不用这样吧』。绿谷出久温柔地把两个人踢了出去,闭合了这条线路。
「很熟练嘛。」芦户三奈笑道。
爆豪胜己:「这时候你应该用攻性的防壁把他们两个的脑烧掉。下次把病毒的源代码告诉你。」
切岛锐儿郎:「爆豪,为什么要杀死自己的队友。」芦户三奈:「就是就是,太过分了。」
爆豪胜己喝完了饮料,拉着绿谷出久说,「走了。」绿谷出久和所有人匆匆说了声拜拜就跟了上去。
两个人开车回到爆豪胜己的一处住处。绿谷出久正要下车的时候,爆豪胜己拉住了他。
「小胜?」绿谷出久回头,黑暗的车库里只照进了一半的阳光。爆豪胜己缓缓地把绿谷出久拉过来,绿谷出久的双臂攀上爆豪胜己的肩膀,深深地吻住他。爆豪胜己解开安全带扣子,扶住绿谷出久的身体。绿谷出久轻轻地在爆豪胜己嘴边说,「跑车里可不够地方做……」爆豪胜己从上衣口袋里拿出那个金属盒子。
「这是什么?」绿谷出久问。
「药。」
「干什么用的?」
「给你和我用的。」
「……我知道了。」绿谷出久听说过,提高电子脑特殊位置敏感度的药物。对于普通电子脑来说有使用的风险,但是对于他们这个级别的电子脑是无害的。绿谷出久重新吻了上去,「你想着我电子脑化,就想着这些事情?」
「你没想过?」爆豪胜己拿出里面的通用注射器,「你那废物脑袋里想什么东西,我都知道。」
药物是即时起效的,但是没有相应刺激也不会表现出反应。爆豪胜己在自己的后颈接上数据线,绿谷出久拿起另一头,接进自己后颈的接孔里,沉进并不舒服的跑车桶椅里。

「小胜、等一下……啊!等等!」
绿谷出久感觉自己像漂浮在水里,身上一丝不挂。爆豪胜己身上也什么都没穿。爆豪胜己的身体是完美的,是昂贵的高级义体,虽然是量产型号的,但是全部都根据爆豪胜己原本基因的成长推测微调过。绿谷出久移不开眼睛。
爆豪胜己顺着绿谷出久的锁骨一路啃咬,伸手套弄绿谷出久的性器。绿谷出久身边什么都没有,他抓不住什么东西,没有床单、没有浴缸壁、没有门把手,绿谷出久只能抓住爆豪胜己的肩膀。
「小胜、小胜……」绿谷出久下意识地喃喃道,两条腿缠上爆豪胜己的腰。绿谷出久挺腰,他和爆豪胜己不痛不痒地摩擦了一下,爆豪胜己那里又烫又硬。
爆豪胜己笑了一下,加快手上套弄的速度。绿谷出久舒服地呻吟出来,「小胜……不行……这样太……我要射……!」爆豪胜己四指在他的顶端骤然收紧,拇指用力地摁住湿漉漉地吐露液体的小口。
「唔……嗯!」绿谷出久咬住下唇,双眼紧闭。他能感觉到精液从爆豪胜己的拇指下面勉强溢出,可怜地流到柱体上。
爆豪胜己吸住绿谷出久胸前的肉粒,绿谷出久猛地吸了一口气。「小胜……啊!为什么……哈……」绿谷出久不住地挺胸,双腿把爆豪胜己圈得更紧,「为什么这么舒服……」绿谷出久从来没有在胸前体验过这么强烈的快感。果然是药物吧……绿谷出久根本想不到其他的事情,乳头上的每一个细小突起好像都可以感受到爆豪胜己舌头上的每一个细小突起。药物把现实中的体感在脑中放大了数十倍,绿谷出久觉得自己要疯了。
爆豪胜己满意地哼了一声,手伸到绿谷出久后面。那里的穴道已经湿润放松地在等着他。爆豪胜己愣了一下,绿谷出久轻轻地笑了,勾在他背后的脚蹭了蹭他的后腰,好像在催促他。
「你今天兴致很高啊。」爆豪胜己吸住绿谷出久另一边乳头,两根手指毫无障碍地埋进了绿谷出久的体内。
「啊啊!!!」绿谷出久的头向后猛地扬起,胸膛撞上爆豪胜己的鼻梁。爆豪胜己并不在意,仰头看着绿谷出久欲仙欲死的表情。
「为什么……不要……为什么……」绿谷出久揪住爆豪胜己的头发,「进来,小胜……小胜——给我!」
爆豪胜己吻住滑到绿谷出久脸颊边的眼泪,把自己导入绿谷出久温暖的身体,埋到最深、有节奏地冲撞。「妈的……」爆豪胜己把额头抵在绿谷出久的肩膀上,「你里面——哈……好爽。」
绿谷出久感觉自己的敏感点遍布各处,明明爆豪胜己只是两根手指摩擦过湿滑的内壁,他已经感受到那种强烈的、电流般的快感,传遍全身。现在,爆豪胜己填满他、抽空他,充分接触着他的后穴的每一平方毫米,快感叠加起来,。
「好舒服、好舒服……哈……」绿谷出久胡乱地边说边吻爆豪胜己的脸,「你、你改了……改了我的感官控制代码?唔……唔!!」
「没事……只是覆盖上去而已,」爆豪胜己回吻绿谷出久,「可以恢复的……」
绿谷出久觉得他和爆豪胜己抱在一起、好像在水里迅速下沉,快感把他肺里的每一口呼吸都榨了出去。爆豪胜己第一次如此清晰地感受到绿谷出久体内的细节、清晰地听到绿谷出久的心跳、清晰地闻到绿谷出久身上荷尔蒙的味道。他到处乱抓的手、舒服起来就绷得紧紧的双腿、不知羞耻的一张嘴——清晰地刻在爆豪胜己的感官里。不仅仅是药物的作用,更重要的是,他们越过了肉体的障碍,这是灵魂直接的媾合。
爆豪胜己在绿谷出久身体里射了出来。精液在体内喷溅出来的感觉非常清楚,绿谷出久搂住爆豪胜己,把脸埋在他身上。
「干嘛?害羞?」爆豪胜己舔了舔绿谷出久的脖子。
「……嗯……」绿谷出久的耳朵都红了,却在最后用力地收紧肌肉。爆豪胜己长长地呻吟了一声,低低地骂着,吻上了绿谷出久的嘴唇。

从车库走回房间的路上,两个人都没有讲话。爆豪胜己用声纹锁开门的时候,才发现绿谷出久有点异样。
「你怎么了?」爆豪胜己问。
绿谷出久涨红了脸,「我、我忘记关闭神经连接了……」
房门在绿谷出久身后自动关上锁好。爆豪胜己蹲下来,顺着绿谷出久鼓涨起来的曲线拉下裤拉链,隔着内裤舔了一下里面的东西,「那也没办法了。」爆豪胜己坏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