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开壳 04

Work Text:

被迫抬起的窄腰随着侵入者的动作摇晃,眼前一切都是混乱的,耳边sam粗重的呼吸以及属于另一个人的轻吟混杂成一场春梦。
取悦别人、取悦自己是stud的本能,即便精神上再抗拒,身体也会惯性的做出举动,不能控制的兴奋,随着对方节奏摆弄甚至在对方离开时追随,对方入侵时竟然妄图吞的更深。
Stud觉得自己堕落的彻底,在earth面前完全不堪,烂泥一般糟糕。

但是,earth似乎是喜欢,或者说喜欢他的身体,让stud在自我嫌恶的边缘徘徊。
earth加重的喘息声,失控的节奏、腰胯上捏紧的手指都让stud解脱,并不是只有自己享受这堕落的性爱。直到stud明显的感觉earth快到了,猛烈的撞击之后紧紧的压制,stud想转过头去看earth高潮的表情,
却被对方紧紧按住后颈,即使他奋力挣扎几次也没成功,抬起的一瞬间就被不可抗拒的压下,仿若溺水的傻瓜一般。
不过stud没有错失掉声音,原来goodboy即使做top也叫的这么好听。呵,自己和sam可真脏。

 

欲望来的时候急切的几乎能吞噬一切,消散的时候留下的空隙却能将人湮灭。Earth满足后毫不犹豫的推开了stud的身体,没有抚摸,更不可能温存,stud知道自己是什么,匹配他的是什么。但是earth没有没有离开,
只是脱力般的躺在床边,低垂的睫毛无辜而诱惑,好像刚才攻城略地的是别人。
其实只是不想看见我们这对贱人吧,stud心里自嘲,眼睛却克制不住的停留在earth身上,一点点描摹是不是就能凑成自己无缘一睹的画面,拼合上自己的感觉就能假装也曾耳鬓厮磨?Stud甚至有些嫉妒sam,
凭什么独占这样的人,还要目睹earth和自己融为一体。
似是察觉到stud过火的眼神,earth不耐的扯过床单遮住自己,仍旧闭着眼睛假寐。

沉浸在某种虚伪温情里的stud很快就会知道自己错的多离谱。
Sex is sex?
当sam扯过他手臂的时候stud开始惶恐,梦再美终究要醒,丑陋才是本质。被男人强硬的翻过身体激烈的亲吻抚摸,光裸的身体想要躲藏推据却毫无立场,不可抗拒的插入,顶弄弄满印记,stud并不愿意,却不拒绝。
就好像被earth拒绝后第一次去酒吧寻欢,被猎艳老gay压在洗手间隔板上侵犯一样,很痛,但终究不会再痛。
泥沼污秽么,深陷其中也能感到暖。

Stud觉得很痛,痛的满眼是泪,一向玩起来没有边界的浪子哭了让sam觉得不可思议。Stud放荡、魅惑最重要的,他不需要温柔对待,这是他和earh最本质的不同,也让sam欲罢不能。“宝贝是不是太舒服了,嗯”,
语气温柔却不代表动作轻柔,逼着stud发出受不了的呻吟只能换来sam满意的微笑以及变本加厉的操干。

Stud觉得自己像是随波逐流的沉舟或是坠入深渊的孤魂,等待他的只能是堕落,拼命的伸手想握住光,搭上的不过是一小节手指。不敢用力只是轻轻捏住,即使身体不受控制的晃动也不肯放手。手指轻颤一下,
stud就觉得光要离他而去,还好,它没有动。

混乱的夜晚伴随的都是荒废的白日,stud从梦中醒来的时候已是日上三竿。房间里只有自己,好像昨晚的混乱只是错觉。
“earth呢?”推门看见sam站在廊间不动,手中捏着一块手帕,主人应该很爱惜它,即使洗的微微泛白也叠的端正。
Sam只是看向门口没有说话。
Stud当然知道。
初入情场的少年,夜场常见的骚扰殴斗,急救室天神一样的医生,还有他的手帕。
被earth重复上百遍的老套相遇,以为是命中注定,也不过是草草收场。

讥诮的抬起嘴角,stud潇洒的和sam说再见。
对,
是再也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