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翻车事故

Work Text:

我吻你的时候,你在想什么。
吴谨言有些痴狂,对于秦岚的身体她毫不避讳地表现出了占有欲,霸道的唇疯狂侵略着她的贝齿、舌尖,肆意的攻城略地,让秦岚没有一点点还手的机会。吴谨言的手指用力的卡在她的下颚关节上,她每有逃脱的动作,手指就会更使劲地掰开她的下颚,没有一点怜惜。秦岚的下颚被按得生疼,但这也带来了另外一种快感。
“是不是很享受被我上啊?”
本就在发情期的人哪能受得起这般折磨。
吴谨言在说出这样无耻的话的时候,脸上并不流露出一点羞愧的表情,反倒是很享受这样捉弄身下的爱人。
“不……不要说。”
秦岚完全不能适应这样露骨的话,还没开始真正的情事,就已经缴械投降,任由吴谨言摆布。
吴谨言的吻技很好,勾住秦岚的舌尖不放,不论秦岚如何左右闪躲,吴谨言的舌都会灵巧的追上去缠绕。
轻轻舔舐最内侧的牙齿,尖尖的牙峰有些戳人,但有时会刚好蹭到舌头的敏感部位,引的秦岚欲罢不能的扭动腰肢往吴谨言身上蹭,极近的距离会催生出更浓郁的情愫,附着在唾液上传递到对方的口腔里。
凌乱的呼吸让两人不得不开始抢夺对方的氧气,吴谨言试图带着秦岚一起呼吸,这样不至于让两个人都吻得缺氧,但秦岚完全不能跟上呼吸的节奏,只知道一味的加快呼吸的频率,但这不仅不能获得氧气,反而会让缺氧的情况愈演愈烈。缺氧让秦岚的脸透出绯红色,这种由内而外的红晕和平日画的腮红完全不一样,把女性Omega的性感和可爱描绘的淋漓尽致。
“我…我…嗯…不能呼……吸了……”
秦岚在迷乱的深吻中丢了自我,把自己交给了身上这个人,不仅没有温柔的对待,甚至还会有更多想不到的危险,但情欲早已将人吞没。
吴谨言没有停止攻击,完全不理会身下人意乱情迷的求饶,只是一味的夺取,好像要把秦岚整个吃掉一样。
“跟着我呼吸。”
语气霸道,好像和曾经的吴谨言不是同一个人。吴谨言为了帮助秦岚呼吸,故意放缓了一点速度,好让她找到节奏。秦岚终于在吴谨言的指引下跟上了节奏,同一频率的呼吸让她们更能感受到对方细微的情感变化。
舌被吴谨言霸道的占有着,好像永远尝不尽她的味道一样。吴谨言的信息素是淡淡的海盐味,没有很强的攻击性,却有闻了任人沉醉的魔力。
在接吻间留下的流下来涎水顺着下巴的曲线流向脖颈,流向锁骨,流向乳沟……吴谨言斜斜的看了一眼晶莹的液体,嘴角不自觉的勾了一下,这笑的极其邪魅,让人有种想躲而不忍躲的感觉。
吴谨言的手没有一刻停下过抚摸捉弄,她很快就发现了秦岚的腰上有颗痣,小小的在腰窝上附着。热情的情事,让秦岚皮肤上很快沁出了一层香汗。月光很弱,但足矣看清人脸和身上的点点晶莹。
两人交缠着身体在客厅的地毯上下沉。矮脚的茶几被吴谨言一手推到了一边,她把秦岚按倒在地上,整个身子压在她身上,吻一路从脖颈往下。乳首经不起一点挑逗,没几下舔舐就挺立起来,红樱樱的模样让吴谨言忍不住不停索要。湿漉漉的双峰在微弱的光线下会有反光,白里透红的美人忍不住拿手去遮盖美好。吴谨言一把拉开了这软绵无力的双手,十指交叉把手固定在耳侧。
吴谨言的唇在秦岚言身上转来转去,不放过一个角落,有一刻她真的很想落下一个印记,可只要她稍微一用力吮吸,秦岚就会阻止,“别,会被……看到……啊!”吴谨言是个自制力不错的Alpha,但是碰到秦岚,她好像用尽了意志力也没办法控制自己的行为。
一个暗红色的印子扎扎实实的印在秦岚的锁骨上。
“这是你骗我的下场。”短短的几个字的时间,吴谨言的手已经滑到了下身。秦岚穿着睡裙,轻轻一撩就毫无遮蔽。
Alpha的气息,她发起了全面的进攻,秦岚几乎要溺死在无处不在的炽烈信息素里,她没有力气再去拉扯开吴谨言捏着自己的手,倒仿佛像是拉着不让她走一样。两腿间的秘肉开始蠕动,吐着蜜水做好了接受的准备。空虚的感觉强烈地侵蚀着她的神志,在本能的强大力量前秦岚感受到了自己的软弱,甚至流着泪水对吴谨言讨饶:“谨言,救我……嗯,啊嗯……”

喜欢你让我下沉。
喜欢你让我哭。

吴谨言不知道什么时候脱掉自己身上的衣服,秦岚一边磨蹭着她,一边紧紧抱着她的腰。吴谨言的性器肿的发烫,在两人小腹间被来回按压着,尖端吐出些透明的粘液,弄得小腹上湿漉漉的。
但她还在撩拨快发狂的秦岚,亲吻她的敏感点让她没办法说话,吮吸着她的舌头不肯松口。秦岚抓着她的胳膊让她紧紧环绕着自己,修长的双腿也和她缠在一起。吴谨言让秦岚跪在地毯上,长腿在自己的两侧,两条看起来没什么区别的长腿紧贴着相互淫靡地摩擦。蜜水大量分泌而涌出了小穴,顺着大腿跟流下,染的两人相贴的地方到处都是。
皮肤的摩擦适时的带来快感,可症结不在于此,空虚感倾巢而出,难受的几乎要哭了出来,嘴里含糊不清的叫着:“谨言,要我……”
吴谨言很能折磨爱人,至少现在是这样的。她的手指从腰间滑到小穴边上,这柔软的身体迫不及待地迎上来,那里的秘肉已经完全张开,花瓣上挂着晶莹的液体,随着她急促的呼吸流的满地毯都是。敏感的凸起本就经不起折磨,她的手只是轻轻在充血的尖端画了个八字,身下的人就止不住的颤抖了一下,花瓣有意识的缩了起来,吴谨言看着褶皱处有规律的缩放,好像在看一个得意的作品。
“还敢骗我吗?”
秦岚几乎是呻吟着:“不敢了……谨言,嗯!啊,嗯……”
她抓住秦岚隐隐看得到腹肌的腰,狠狠往下一按,自己的腰也重重往上一挺。肉冠挤开了层层穴肉狠狠撞在脆弱的花心上,周围的穴肉也立刻裹夹了上来,亲热的缠住她。
秦岚前半句说着“不”,后半句已经起起伏伏地呻吟了起来。小穴被性器紧紧地塞住,冠头顶着敏感的花心,用力剐蹭着小穴里的敏感点。
吴谨言故意释放大量的信息素,浓重的海盐味包裹着两个人的鼻腔,秦岚在几近疯狂的时候感受到了这股Alpha信息素的力量,强到她只能被迫“俯首称臣”,但是在越来越浓的情事下,这股信息素却愈发表现出了一股奶香味,这种味道和她的咸味恰到好处的融合了。
“你……怎么有奶香,啊,嗯……”
软绵绵的声音如同催情药刺激着吴谨言的动作,每一下动作都深的要吞没她。
其实吴谨言也不知道了,这些年她只知道她的气息是海盐味的,怎么会溢出奶香,难道自己是奶盐味的……想到着吴谨言不禁有一点羞耻,作为一个Alpha,海盐味就够弱的了,要真的奶盐味,传出去,没脸做A了。

吴谨言不想回答她,那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她不要问。她借着茶几的力,把人撑了起来,让性器几乎完全拔出,然后顺着重力整根落回去,臀部翘起一个微妙的高度,就能顺利完成整个动作。她半眯着眼睛,看着秦岚的喘息和吞咽,身上各处的肌肉随着抽送的节奏有力的鼓起,小腹上的肌肉线条更加明显了,让人忍不住要去亲吻。吴谨言几乎每一次都撞在宫口上,那地方又颤抖的张开了,渴望着人去开启它。
“还有力气说话吗?”手在秦岚的腰上捏了一把。
“嗯啊…啊…嗯,啊谨……”
谨言抵着宫口开始转动研磨,怀里的美人终于说不出话了,只是随着抽动发出婉转的呻吟声。她的呻吟几乎没有停过,酥软的声音连绵不绝,换气的时候都是绵软的了。
到现在为止吴谨言闻到的都还是茉莉花香,看来还没能把她自身的味道刺激出来,这么多年的隐藏,真的已经把茉莉深深嵌到了她的体内。
“我还没有闻到。”
吴谨言有意识的去多刺激一些秦岚的敏感点,她按住秦岚的后脑,逼迫她与自己接吻,性器的顶端仍然撬动着宫口,滚烫的液体一股股从那里冒出来,喷在肉冠顶端,小嘴馋的不停吮吸着。她的手撩开了秦岚的长发,在腺体周围画了几个圈,指尖滚烫的温度带动着腺体张开,同时身下也没有一刻停歇,双重的刺激疯狂的折磨着秦岚的意志。
“谨言…不要……”吴谨言把秦岚整个人转了一个方向,从背后环抱住妙人的身体,这样的线条真的是真实存在的吗。
唇在秦岚的腺体附近蹭来蹭去,厚重的信息素的气味逼人眩晕,秦岚连支撑上身的力气都没有了,软绵绵的摊在吴谨言的肩上,谨言的肩膀非常的瘦,根本不像一个Alpha的肩,骨头硌的人生疼。
吴谨言有些怒了,这简直是对Alpha的羞辱,尽管身下人被操干的摊成了一滩水,但是气味还是一成不变,“你说!”
“有本事你自己闻……嗯!啊……”故意瞥了一个下眼线给吴谨言。
秦岚在这时候反而挽回了一丝清醒,只是这好像不是威胁,是诱惑。
“好,你说的。我听你的。”
吴谨言的手指顺着小穴就滑了进去,有时候手指比性器要灵活的多。她早就摸清楚了秦岚的敏感点,冲着目标就去了。吴谨言的手指很纤长,这点她很清楚,乘着机会就直捣黄龙。
一边还在腺体附近舔舐,故意放出的Alpha信息素的味道在腺体周围刺激着秦岚,引的人止不住的颤抖。调皮的发丝在颈侧骚动着,秦岚直觉的浑身痒,却又说不清楚。
“痒嗯!啊……谨,言……”
“哪里痒啊?”
“不,不知道……嗯!别舔那里……”
吴谨言哪里会去理睬她的抱怨,跟棉花糖似的语言软弱无力,只不过是在刺激她更努力的索取。吴谨言感觉秦岚的下身开始了持续性的收缩,秘肉越来越紧,挤的手指往外脱离,但她只是更猛力地磨着敏感点,上下其手,弱小的腺体在这样的刺激下终于土崩瓦解。只需要露出一点点,吴谨言的鼻子就能感知到。
“哼,我闻到了。”
加快了手上的速度,在最后一刻送她上了巅峰。
“嗯啊!救我……”高潮之后仍然持续受到刺激,竟泄了身体,她完全不顾形象地呻吟,在谨言怀里扭动着寻求慰藉。
激情过后,秦岚无力地趴在吴谨言的肩上。
谨言似乎懂了高傲的秦岚为什么要去使用非法的抑制剂,甚至懂得Omega为什么要在Alpha的圈子里占得一席位置。这样的生存环境,这样的丛林法则,弱小的Omega哪里有还手之力,只不过是鱼肉罢了。秦岚理性还在的时候,是绝对不会以这样乞求的语气说话的,是绝对不会允许的,但是人是抵不过自然法则的。
吴谨言不是个强人所难的Alpha,她既没有进入宫口和她交合,也没有标记她。弱小的Omega经过一场激烈的情事,像只生了病的小猫一样倒在沾满淫水的地毯上,胸部一起一伏着运动着,连呼吸都显的那么的无力。
“你,还好吗?”秦岚看着她腿间还未退热的性器,好像也没什么可逃避的,她知道她还是在忍耐,并没有真正要了她,现在难过的恐怕是她了。
吴谨言从茶几上抽了几张纸,递给秦岚,走到她身后抱住了她,她喜欢这种肌肤相贴的亲密无间,牙齿在脖子上随意触碰,引的人又是一阵颤抖。
“秦岚,我闻到了。”这是这么多年来她第一次停用那样的抑制剂,也是第一次被逼出了真实的抑制剂的味道,其实非常非常淡,淡的连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
“什么?”
“你让我自己来找答案的呀。”
“那你说呀。”秦岚挑着眉看着洋洋得意的吴谨言,笑容甜的要腻出蜜来了。
没想到,她一口咬住了右耳,轻轻的吐出一句:“焦糖。”让秦岚羞愧的是她还伴了一声笑。

吴谨言真的是狗鼻子。

“你……那里……”
“嗯,它不太好。”
“那,那怎么办……”
“要不秦岚姐姐帮帮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