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戒断

Chapter Text

6、

陈斌手上敲着键盘,眼睛不时瞥向办公室的挂表,他戴着耳机但是什么都没听。
旁边卡位的同事开始讨论中午吃什么,陈斌没参与,他一点都不觉得饿,或者说他的胃不觉得饿。
陈斌听说过也看过这是怎么玩的。他以为高访会让他戴上项圈,乳钉,或者至少给他一个跳蛋。
想到跳蛋,陈斌在椅子里扭动了一下。
但是高访只给了他一条丝带。
而且并不紧,陈斌希望它紧一些,能让自己多感觉到一些,但现在只有轻微的触感。
陈斌努力感觉着,在裤子下面,在内裤下面,贴在阴茎根部,但仍然太轻了。陈斌想压住裆部去磨蹭,但是不行,他不能碰。
他停下手里的工作,他无法集中精神。

陈斌盯着电脑屏幕。
他回想昨天搞完,自己坐在床边,看着高访穿回西装三件套,想着是不是应该送他出门。
而高访从口袋里摸出个东西,走过来,在他面前蹲下。
陈斌有点意外的往后仰身。
高访挑眼看他,镜片下的眼神平淡无波,但陈斌觉得自己像被蛇盯住的青蛙,浑身僵硬。
“对不起,高先生。”他坐直身体小声说。
高访微微弯了眼角,低下头用指尖抚摸陈斌仍然赤裸的大腿内侧。
陈斌咬住下唇。
高访顺着内侧细嫩的皮肤摸上去,从毛发中托起陈斌的阴茎,用两只手轻轻抚弄。
陈斌屏住呼吸,看着高访的头顶,他不敢动也不敢问。
他看着高访把手里的东西缠在自己的阴茎上。
是一根淡粉色的丝带,像是从礼物包装上拆下来的。
高访白而修长的手指在粉色丝带间穿梭,不时擦过陈斌的小腹,毛发被拨弄得有些痒。
丝带系的不紧,但也不会滑下来,末了高访打了个蝴蝶结。
“送你的。”高访边说边站起身,声音平淡,听不出情绪。
陈斌抬头看他,高访居高临下的样子让陈斌想用脸去蹭对方的裤裆,但他忍住了。
“明天中午十二,等我电话。”高访的表情似笑非笑,他多数时间都是这副表情,陈斌搞不清他的心情。
“好的,高先生。”陈斌仍坐在床边,那条丝带仿佛是块铅坠,让他无法移动。
他仰着脖颈,挺起胸脯,期望一次抚摸,但高访只是又看了他一眼,便离开了。

上午上厕所时,陈斌用手遮住那条丝带,怕被别人看到。
他握着自己时忍不住摸了那带子,滑滑的,如果和皮肤磨蹭起来是否也是这种感觉?
陈斌感到热度在下腹汇聚。
“你尿完没有?马上开会了。”
陈斌吓得一激灵,扭头看到同事在厕所门口叫他。
“马上。”他松了口气,为自己差点破坏了规则。

挂表的秒针哒哒地跳动,同事都出去吃午饭了,陈斌仍然盯着电脑。
回忆起高访手指的感觉让他有些硬了。阴茎微微顶着,隔着内裤感觉到拉链的硬度。
陈斌慢慢呼气,手指无意识地敲着桌面。
铃声忽然响起。
陈斌差点从椅里上跳起来。
他一把抓过手机,“喂您好?”
“今天晚上过去。”
陈斌猛地抽紧呼吸,高访的声音在电话里有些低沉,震动着耳膜并直冲下身。
“好……好的高先生。”陈斌再开口的声音居然哑了。
电话那边静了一秒。
“今天有没有听话?有没有摸自己?”高访忽然问。
陈斌咬住下唇才没有呻吟出声,他感到脸上热起来。
“有、有听话,没摸。”陈斌努力让自己听起来平稳,但在办公室回答这问题有点像在说骚话,他更硬了。
隐约有电梯到达的叮声响起,同事们回来了。
“回答问题要完整。”高访的声音带上责备。
陈斌终于没忍住一声呻吟,他听见同事的说笑声,感到血液同时冲向了脸和下身。
他咬咬牙,深吸口气,“今天有听话,没有……没有摸自己。高先生。”陈斌的声音有些噎住,尾音甚至带着哽咽。
“很好。”高访的声音带上笑意,然后挂断了电话。
陈斌猛吸口气,“咚!”地把头撞在桌面上抵住。
同事们午休回来了。
陈斌没等他们问,自己说了句我闹肚子,便匆匆跑向厕所。
他把自己关在隔间里,阴茎被内裤勒得发疼,丝带的触感清晰起来。
他感到顶端已经湿了,敏感起来的皮肤被内裤摩擦着,他靠在隔间门上向着空气挺了下腰。
“嗯……”抑制不住的鼻音带着甜腻,却只能火上浇油。
领子蹭着脖颈,衬衫蹭着乳头,仿佛浑身都是敏感点。
陈斌飞快解开裤子褪下内裤,半勃的阴茎弹出来,顶端带着渗出的湿意。

他把手用力按在门上,攥起拳。他闭上眼咬紧牙根,强迫自己想老板的脸,想同事的脸。
他控制不住地夹紧屁股,发现不管是谁,他现在只想把阴茎插进洞里或找人把阴茎插进自己的洞。
他后背抵住门大口呼吸,拳头松开按在侧边墙上,磁砖的凉意让他有所缓解。

陈斌睁开眼,眼眶烧的发热,他盯住天花板的管道,现实的景物让他稍微冷静下来。
他听着管道里的流水声,想着冬天的北风,他努力忽略身体的感觉。
不知过了多久,燥热终于平息下去,陈斌放缓呼吸系好裤子,靠着隔间门又平复了一阵才敢回办公室。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