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戒断

Chapter Text

1、

连着三天,高访都在酒吧看到那个男人。

高访喜欢熟悉的地方,所以基本固定去一个酒吧。
这个男人他以前没见过。

他注意到那个男人是因为对方的脸,看轮廓算是清爽,但眼底青黑,脸上浮肿青白。
高访估计这人年纪轻轻已经被掏空了身体,从他每天和不同的人走出酒吧来看,原因无外酒色。
那个人的目标男女都有,今天终于坐到高访身边。

高访自顾自喝着酒,那人手里转着酒杯侧头看他。
“想来一发么?”那人问,嗓音有点沙,虚飘飘的没有质感。
太直接了。
高访皱眉。
他喜欢循序渐进,聊聊天,调调情,感觉不错再进行下一步。

“不感兴趣。”高访没看他。
“可是你注意我好几天了。”对方没有放弃,声音经过最初的磨擦清晰了一些,但仍然没什么底气。
高访挑眉,半转过脸用眼角瞥他。
“你每天搞不同的人,我怕你有病。”
那人嗤笑了声,单手支在吧台上托着下巴看高访。
“我是有病,不过不是那方面的病。”
高访看到,对方挑起的笑竟让整张脸变得有些帅。
“有体检报告么?”高访问。
那人瞪着他,黯谈无光的眼里忽然有了一点神彩。
那点神彩照亮了那张脸。
“我明天去体检,明天你在么?”声音也实质了许多。
“在”
高访把喝完的酒杯放在吧台上,起身拿起外套。
他在那人身侧站定,看着对方拿起酒杯。
他看着湿润的嘴唇贴着杯壁,看着酒液滑过喉咙时喉节的滚动。
“明天我在。”高访重复了一遍,看见那人贴在酒杯上挑起的嘴角。

高访直到走出酒吧也没问对方名字。

 

2、

第二天高访果然见到了体检报告。
他担心的病确实都没有。
于是高访跟着对方回了家。

高访喜欢当晚事当晚结,不想有其他纠缠。
而去对方家里,有点太私人,也不安全。
但他跟着对方去了。

“你想我叫你什么?”高访看着对方洗完澡出来时问。
“我叫陈斌。”对方站在那,腰上围着浴巾点起根烟。
吸了一口后把烟递过来。
高访抬手拒绝。
“高访。”他以前从没在这事上说过真名。
陈斌点点头。
“真不用我洗澡?”高访又确认了一次。
“不用。”那人被烟雾遮挡的脸有些虚幻。
高访看着他明显锻练过的肌肉,还有故意没擦干净滑过胸膛的水迹。
“你喜欢在上面还是下面?”高访问。
“你操我。”对方又深吸了两口烟然后掐灭。
高访感到下身抽动了一下,他摘下眼镜放到床头柜上,扯开领带。

陈斌做起来像饿狼,字面意义上的。
他舔了高访全身的每个地方,包括后面的入口。
他口起来像要吞掉高访那里,深喉时喉咙收缩很熟练,把高访直接吸出来一次。
他舔高访和口交时自己都在撸动着,但始终没有高潮。
等陈斌骑上高访,把高访的阴茎含入下面,他自己的下身已经胀得紫红。
高访扶着对方的腰,看着他专注地摆动胯部,汗水浸湿了头发,潮红从脖颈到小腹铺满身体。

陈斌咬着嘴唇低哼,垂着眼撸着自己。
他们没有接吻,高访在这方面有些保守。
他看着陈斌紧实的小腹随着动作起伏,听着对方不耐又焦急的哼声。
那声音粘腻着,尾音总是有些上挑,挠着高访的耳道。
他伸手包裹住对方的手和阴茎。
“拿开。”他说。
陈斌抬眼看了他一下,抽回手到身后撑住身体。
高访一手按住陈斌的腰,一手拇指抠入对方顶端的小孔。
“啊……啊……”陈斌的低哼变成低叫,声音听起来委屈又湿润,好像下一秒就要哭出来。

高访挺起腰去顶对方体内那处,陈斌的叫声变成轻软的喉音,细细缠缠连绵不绝。
高访抬起一手去揉陈斌的胸肌,对方马上挺起胸脯迎上来。
“自己坐稳。”高访的嗓音也被情欲烧得沙哑。
陈斌调整了一下姿势,让自己能更多磨擦到体内那点,并把胸脯又往前送了送。
高访蓄足了劲挺腰去顶,手掌包裹着对方的阴茎,手指在马眼处抠刮钻动。
陈斌绷紧小腹,大力摆碾动腰胯。
高访看到他的喉结滚动,眼睑快速轻颤。他尖锐抽息着,喉音拨高脖颈后仰。
陈斌的身体忽然静止住,高访被他的肠壁猛烈吮吸绞紧。
精液喷洒在高访小腹和胸膛上,有一些甚至溅到下巴。
高访帮他继续撸动了一阵,陈斌身体渐渐放松,但高访没有停止顶动,他借着绞动的余力去顶弄那处。
陈斌哼出细碎的鼻音,手移到身前撑在高访小腹上,他前倾身体,垂着头挑起眼尾。
高访被那抹情潮的锐利击中,囊袋猛地收缩,射在套子里。

 

3、

两人喘息着瘫软在一起。
陈斌脸上的情潮退去,又恢复白里泛灰的病色。
他休息了没两分种,就又爬起来伏到高访身下。
高访吓了一跳,支起身说你干嘛?
陈斌抬眼看了他一下,就低头又把高访含到嘴里。
“嘶!”高访的不应期还没过,并感觉不到什么快感。
他推开对方。
“你不休息一下?”
陈斌垂着眼,高访看到他咬紧牙根时脸颊上的起伏。
“我说过我有病。”陈斌终于抬起头看高访,“我有性瘾。”

 

4、

高访坐在床边看着对方自己撸动又射了一次,精液已经稀薄了很多。
他在陈斌想用手指再操自己一次时拉住对方。
“你这样身体受不了。”高访现在明白陈斌气色这么差的原因了。
“你有没有去看医生?”
陈斌从高访手里抽回手,靠坐在床上没有再试图继续。
然后他摇摇头。

“我觉得你能帮我。”陈斌忽然说。
“什么?”高访觉得自己听错了。
“我想你帮忙监督我不要搞得这么频繁。”陈斌的声音萎靡。
高访愣了一下,随后被气笑了。
“凭什么?我都不算认识你。”
“我可以给你钱。”
高访哼了声,他还真不缺这点钱。
“你这样多久了?”
“以前也会这样,但最近一周忽然严重了。”陈斌看了高访一眼,“不停想做。”
高访皱眉,“为什么是我?”
这次陈斌看过来的眼神没有躲闪。
“你看起来是个很能自我约束的人,即使在做的时候。”他飞快舔了下嘴唇,“而且你做的时候很温柔。”
高访没有继续反驳,他沉下脸看着陈斌,他在认真考虑一件事。

高访忽然微微一笑,没有眼镜的遮挡,这个笑艳丽得让陈斌一愣。
拿起眼镜戴上,高访脸上是之前从没出现过的严肃。
“我可能真有办法帮你。”
陈斌看着他,等着他的但是。
高访说,“你同意么?”
“可你还没说什么方法?”陈斌疑惑。
高访又问了一遍,“你同意么?”
陈斌抿起嘴盯着他,“同意。”

高访说,“从现在开始,你要称呼我高先生。”他停了一下观察陈斌的反应,但陈斌只是盯着他,于是高访继续。
“在这间屋里,你要一切按我的话去做。不管在哪里,没有我的允许,其他人或你自己都不能碰触你的身体。不管在哪里,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能获得高潮。”
陈斌屏住呼吸,咬着下唇盯了他许久,然后嘴角微挑说,“说好的,高先生。”

 

TBC……??

 

不确定有没有后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