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米茸】他们相爱接吻表白然后咕咕

Work Text:

从某一个时期开始米斯达就对过生日不是那么兴奋了。被一群完全不认识的人围着恭维的感觉一开始挺新鲜的,后来就尴尬到只想赶紧结束回家。今年相比而言倒是好得多了。他支着下巴,百无聊赖地把手里的柠檬气泡水晃了晃喝了一口,看着隔着他几张桌子被各种想从他身上讨好处的家伙和来搭讪的女孩子们围住的乔鲁诺。

这次宴会的主角不是他——当然本来也不应该是乔鲁诺,今天恰好也是一个和他们商业关系还算过得去的组织老板的女儿成年的生日。那老头子请他来也不是单纯地庆生,米斯达看着正端着香槟和他攀谈笑得跟花似的宴会女主角,狠狠叉起盘子里蛋糕上的草莓片。一个是堪称黄金男孩的热情组织老板,一个是刚刚成年的另一个组织的千金,可能也是他对这种带着目的接近乔鲁诺的人带了层偏见,直接导致明明应该怎么看怎么般配的两个人他却怎么看怎么都不顺眼。
这女孩项链上的宝石太大俗气,唇膏也红得过头了,笑得太轻浮了还不好看,甚至没有特里休冲他发火的样子好看……

米斯达掐断了自己的想法,嚼了嚼草莓酸得脸都皱了一下咽了下去,挖了一块厚重的奶油塞进嘴里。他觉得自己这么想一个女孩子有点不太合适,联姻什么的不过是她老头子的一个没说出口的设想,何况人家乔鲁诺也许不介意挺喜欢呢。乔鲁诺带着一脸公式化的微笑,手倒是很绅士地没有碰到她的身上,酒却一杯接一杯地来者不拒地喝茶似的往嘴里倒,米斯达寻思着他平时也不咋喝酒啊这个喝法怕不是要倒。然后就看乔鲁诺灌完这一杯之后脸色不太好,身体也晃晃悠悠的看着就不稳,米斯达赶紧把剩了一小半的蛋糕塞进嘴里,几步走过去扶住了他。
乔鲁诺像是真的喝多了一样,脸埋在他肩膀上整个人挂在他身上,米斯达向宴会的主人打了个招呼半扶半扛地给他拖到车边。他刚想拉开后座的车门,好像已经睡过去了的乔鲁诺伸手按住了他的胳膊。

“我坐你旁边。”

柔软而温热的手指的触感让米斯达的心脏跳漏了一拍,他若无其事地收回手,“你坐哪都行,你是BOSS。”

乔鲁诺咕哝了一声,米斯达也没有去仔细听醉鬼到底在说什么的好奇心,坐进驾驶席发动了车子,然后乔鲁诺的头就又靠了过来。这次他全身都僵了,乔鲁诺脸颊上的温度透过不算厚的衣料,带着一股麻痹感从被靠着右肩一直蔓延到他全身,他确定不是被压的。
“呃……BOSS?”

“怎么了?”乔鲁诺眼睛都没睁开,“开车啊。”

行呗,他想靠就靠吧。米斯达自我安慰,喝多了想靠着点什么很正常,是反应过大的自己不正常了。

然后一直到车开到他们住宿的酒店,他们都没有再说一句话。米斯达小心地不牵动被靠着的肩膀开着车,等到他再次半抱半扛地把乔鲁诺拖进电梯的时候他的肩膀这回是真的麻了。

他和乔鲁诺像所有正常上下级和同伴那样订了两间房。原本打算的是参加完这个宴会之后住一宿,明天去机场接布加拉提他们来着。结果谁能想到乔鲁诺会在一个本该是应酬的宴会上喝多呢。

米斯达给乔鲁诺送到他的房间艰难地摸出门卡开门,看他突然没了移动自走型靠垫站在门口一脸茫然的样子,感觉头有些痛,总觉得这么给他扔在这不是很行的样子。

自从认识乔鲁诺到他掌管热情组织以来,别说喝醉了,喝酒的次数都没几次,指望他能自己照顾自己是不太可能的。米斯达还能怎样呢,只得像照顾个喝多的半大孩子一样给自家BOSS善后好了。

米斯达把他拖到浴室,指着花洒说:“BOSS你先冲个澡,我给你拿睡衣。”

之后也不管他有没有听懂,打开衣柜找到挂着的睡衣,拿着送进浴室。

推开门他就看到乔鲁诺衣服都没脱,站在花洒下面哗哗地冲着水。

乔鲁诺有好好的穿着正常的浅粉色西装,没在什么奇怪的地方开洞,只是现在他浑身都湿透了穿的衣服有多少布料也不是很重要了。湿透的衣服紧贴在他身上,显得他整个人都小了一圈,散开的发辫和刘海贴着他的脸颊,乔鲁诺转过头,隔着滴滴答答往下滴水的刘海看着他。

“乔鲁诺你在干啥!”米斯达赶紧冲过去把花洒关上,“居然穿着衣服冲澡,你到底喝了多少……”

然后他想说的话被乔鲁诺按在他嘴唇上的食指堵了回去。乔鲁诺靠得太近了,米斯达能数清他颤动的金色睫毛,蒙着一层水雾的透绿眼睛盯着他。不大的浴室里米斯达只能听到水滴滴下来的声音和他自己心跳的声音,水珠从乔鲁诺身上滴滴答答地滴在地上、米斯达手里的睡衣、和他手上,已经微凉的水滴弥漫开灼热的温度。一滴水珠从乔鲁诺按着他嘴唇的食指下沿着下巴的弧线缓缓往下滑动,乔鲁诺偏了偏头,拿开了自己的手指,突然靠得更近,贴到了他身上,伸出舌头舔掉了已经流到米斯达脖子上的水滴,然后用力咬了下去。米斯达觉得自己的耳朵在发烧,温热的舌头触感柔软,被咬的地方与其说疼痛不如说有些刺痒,被乔鲁诺舔过的那一小块皮肤更是开始热得不正常,最尴尬的是这股热度一直往他的下身烧了过去,勾起了十分不妙的反应。

“米斯达。”乔鲁诺从他颈侧抬起头,眼睛不知道是因为水雾还是酒精,湿润得发亮,“我喜欢你。”

米斯达的心脏狠狠跳了一下,有点怀疑自己听错了:“你刚才说什么……?”

乔鲁诺并没有重复第二遍,“你的回答呢?”

“我……”

“不喜欢吗?”

“什么?不!我……”

“所以是喜欢呗。”乔鲁诺的语气非常理所当然,手臂环上了他的脖子,嘴唇凑到了他已经通红的耳旁,“那就来做吧。”

“等等等等!”米斯达一个激灵推开了他,这个有点过了,他刚刚还当乔鲁诺是个孩子呢。并不是说他不喜欢乔鲁诺。老天啊他不止喜欢他,他迷恋他。从他们刚刚认识开始乔鲁诺就像太阳一样耀眼,吸引所有人的目光和迷恋,当然也包括他,可能他的迷恋稍微偏了那么一点,他也不知道这种偏差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只是太早了。他本打算让这个秘密就像他做过春梦后的床单和内裤一样毁尸灭迹,至少等组织的一切都安定下来以后再说。而且他原本的打算并不是这样。也许包括一次烛光晚餐,表白之后一个单纯的拥抱,几次看电影约会时在黑暗的掩护下的牵手和也许几年之后浅尝辄止的亲吻。

然后等乔鲁诺成年之后也许再过个几年,那时候乔鲁诺可能长得比他还高了,如果乔鲁诺还没有喜欢上别人的话,等一切时机恰好气氛正好的时候,他们再一路亲吻着从门口一直到床边,也许床边还点着香氛蜡烛什么的……

米斯达真的、绝对、一刻也没有,幻想过乔鲁诺浑身湿透着在浴室里用恶魔一样的语气邀请他一起做的。

在梦里也没有。

“等等?”乔鲁诺挑起眉毛,嗤笑了一下,伸手握住了他下身西装裤完全无法掩盖的勃起,拇指在顶端打着圈擦了一下,“可是你这里完全不想等的样子。”

然后米斯达狠狠地把他按在了浴室的墙壁上,吻住了他。

在宴会上被嫉妒轮番花样敲打的理智已经薄弱到不行,再被爱慕迷恋的人这么撩拨,米斯达仅剩的脆弱良知像no.5一样被欲望按在地上打。

乔鲁诺的嘴唇比他想象的要甜蜜得多,带着香槟的香气,米斯达的舌尖抚过他的上颚,纠缠住他有些笨拙地追逐这他的柔软的舌,牙齿偶尔的磕碰带来的刺痛只让他们更兴奋,单是唇舌爱抚的快感就让乔鲁诺的阴茎稍稍抬头。他们接吻时的手也没闲着,急需互相触摸彼此的皮肤,已经湿透的西服被对方胡乱扯下去,皮肤接触到发冷的空气先是起了层鸡皮疙瘩,然后又因热切的亲吻和抚摸消退。

等到两人分开的时候都有些气息不稳,乔鲁诺微微喘着靠在浴室的墙上,身上只剩了一件湿透之后变得半透明的衬衫。米斯达伸手摸到旁边架子上的润发乳,挤了一大坨在手指上往乔鲁诺的身后探过去。

“唔……”只是一根手指,乔鲁诺感到微微的酸胀,难耐地动了动腰,抬起一条腿勾住米斯达的腰,用大腿内侧蹭了蹭,“别这么慢,快一点。”

 

米斯达另一只手握住了他的膝弯,咬了一下他的耳垂:“我更喜欢和你慢一点做。”他加了一根手指,着迷地听到乔鲁诺抽气地呻吟了一声,“我也喜欢你这么穿。”
乔鲁诺发出被喘息带得支离破碎的笑声,把全身的重量都交给了米斯达,胸口向前挺着好像在诱惑他去触碰衬衫下已经被欲望刺激得硬挺起来的浅色乳尖。

“随便你了,这种时候你才是BOSS,米斯达先生。”

 

断断续续的呻吟在不大的浴室里回荡,乔鲁诺已经完全挂在了米斯达身上,后穴饥渴地吮吸着他的手指。刚刚他靠手指就高潮了一次,大脑被直接挑逗触碰前列腺带来的快感冲击得一片空白,酥麻感从后穴一波一波地蔓延他的全身,乳头麻痒得难耐,一侧被米斯达含在唇齿间抚弄轻咬着,另一侧被冷落得更加难受,他自己用手指用力捻揉,毫不留情地用指甲玩弄到有些红肿。高潮的时候他觉得自己暂时失去了一两秒意识。等到回过神来时他已经射在了自己的小腹上,发出的喘息甜腻又柔软。

但是还不够,高潮之后的不是满足而是空虚。他渴望被占有,被填满,里里外外都染上他的味道。

“哈啊……米斯……达,你还不快点……进来……”

下一秒他就被米斯达亲吻着插了进来。酒精麻痹了痛感,只有比刚才扩张时更甚的酸胀,随着米斯达缓缓地抽动带起一阵又一阵令人头皮发麻的快感。乔鲁诺无法抑制自己的呻吟和尖叫,他也没有想抑制。后穴的嫩肉绞紧了坚硬滚烫的性器,刺激太过激烈,肌肤相贴的每一个位置都好像变成了性感带,敏感得要命。乔鲁诺另一条腿也被米斯达架在了腰间,几乎是被钉在他的阴茎上抽插着。

“嗯……呜……快一点……”

肠壁分泌的粘液与润发乳打出白色的泡沫,淫靡地顺着两人交合的位置往下滴落。

“再……深一些……不够……呜啊……米斯达……”

乔鲁诺被快感逼出的泪水让他的视线变得模糊,他紧紧攀附着米斯达的背,指甲在上面刻出交错的红痕,像是亲吻又像咬噬地主动凑上米斯达的嘴唇。

不够。

还不够。

他想紧紧拥抱他,亲吻他,和他合二为一,吃掉他。

喜欢他。好喜欢他。

那样没有阴霾的笑容是他所缺少的,那样温暖的手掌是他所没有的。

想要更多的触碰,想要拥抱,想要拥有。

隐藏在平静水面下扭曲的嫉妒和占有欲交织成名为爱情的网,他作茧自缚。

米斯达加快了抽动的速度,下身近乎凶狠地撞击着,上面却是很温柔地从乔鲁诺的嘴角吻到他肩头的星星。他伸出舌头舔吻着那颗星星的时候乔鲁诺的呻吟一下子拔高了,肠道抽搐着缩得更紧,痉挛着射了出来。这一次他们两个人一起攀上了高潮。

射精后的疲累和安心感让乔鲁诺几乎立刻进入了昏睡,睡着前他似乎听见米斯达对他说了什么,不断下沉的意识让他抓不到他话语的内容。

 

第二天他们一直睡到日上三竿。

米斯达是被一种奇异的感觉叫醒的,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看着厚重的窗帘后透着刺眼的阳光,然后才后知后觉地感觉有什么……

他猛地掀开被子,伏在他腿间的乔鲁诺还含着他的阴茎没有放开,抬起清澈的绿眼睛,很无辜地看着他,然后松开有些发红的嘴唇,舌头在已经勃起的茎身上舔了一下把嘴唇和那上面连着的银丝舔进嘴里:“早上好啊,米斯达。”

米斯达的的理智在“他昨晚和乔鲁诺做了”和“乔鲁诺大清早在给他口”两个事实之间可怜地打转,终于在乔鲁诺低下头又吮了一下他性器的头部的时候彻底失控,把他按在了床单里。

 

昨晚刚刚做过的身体不怎么需要润滑就轻松地吞到了根部,米斯达这回本来也想慢慢来的,结果乔鲁诺在他扩张到一半的时候就忍无可忍地翻身把他压在了身下,双腿跪在他的身侧,穴口对着他的阴茎就坐了下去。只是乔鲁诺上下动了几下腰就酸软得动不了了,骑乘的姿势进得更深,好像顶到了之前都没有触碰过的位置。米斯达半坐起身,面对面抱着乔鲁诺,托着他的腰起伏。

这次高潮之后两人保持着这个姿势好一会都没说话,乔鲁诺的脸埋在米斯达的颈窝里,闷闷地说:“……本来是打算好好向你表白的。”

米斯达稍微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昨晚的事。

“……可是实在是说不出口啊,不喝醉的话……”

米斯达忍不住笑了出来,像鸵鸟一样把自己埋起来不和他对视的乔鲁诺实在是有些可爱,他之前完全不知道,在乔鲁诺有些强硬的表白背后,原因居然是害羞。

他笑的时间有些久,乔鲁诺抬起头,略有不满地瞪着他。他安抚地亲了亲他的嘴唇,浅尝辄止的那种。

“没关系,我们以后还有的是时间好好表白。”他认真地看着乔鲁诺的眼睛,“从烛光晚餐开始怎么样。”

乔鲁诺涨红着脸,微微点了点头。

在他附身从乔鲁诺的颈侧向下亲吻时候米斯达心想,他以后可能会越来越喜欢过生日的吧。

过生日……

生……日……

好像有点什么忘了的……

“啊啊啊啊啊——!!!”米斯达突然弹开发出惨叫。

乔鲁诺吓了一跳,不满地皱起眉:“你很吵诶。”

 

机场等着米斯达和乔鲁诺的小队众人左等没人右等没信,给俩人打电话一个关机一个不接,组织里的其他干部纷纷表示自己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没看到。在他们终于开始有些担心了的时候,布加拉提收到了条短信,看完后表情有一瞬间的扭曲然后恢复了和善的微笑。

“乔鲁诺发的,他俩没事,我们先去吃饭,他们付账。

“只是他们暂时起不了床了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