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崔尹衍生】十秒亲密

Work Text:

承乃足足有三天没合眼了,焦虑地守在凉子的病床前。平素悉心打理的中分卷发打了结,头油取代摩丝,配上青黑的下眼袋,面部年龄比真实年龄老了十多岁。过去昼伏夜出、饱尝孤寂的写书光阴里,他也从没有一天能像今天一般濒临崩溃。几年前和凉子分手后的承乃至少还裹着决绝的皮囊,而此时面对器官机能将在须臾间停摆的凉子,他的傲岸气性一文不值。

“呐,如果在离开人世之前能够去承乃君的家乡看雪就好了。”

上个月,承乃照常推着凉子的轮椅,在疗养院后方的林子里吸氧,凉子抚摸着园柏皴裂的树皮,哀伤地道出自己的请求。

承乃愣了神,随即蹲下身平视凉子愈显浑浊的眼睛。

“凉子想看雪的话,我们马上出发去琦玉不行吗?”

“今年日本的雪季不是推迟了嘛,可是韩国好像已经下过两波了,承乃君说,下雪后什么宫非常美,是首尔值得一观的冬景第一名来着?”

说着,凉子掏出羽绒服兜里的录音笔,播完几条絮絮的遗言后,承乃听见了自己的声音:

“景福宫是李朝太祖修的宫殿,那儿的雪景是我最怀念的,新鲜的晨雪积覆在古老的瓦檐上,红白交错,好看极了。”

见承乃低着头不言语,凉子知道他犹豫的原因,她患上的阿兹海默是会在发病后的第三年死去的类型,这个冬天恰恰是第三个冬天,承乃是怕她来不及返航了。

“只要能和承乃在一起,我在哪里沉睡都没关系。”

凉子柔声握住承乃颤抖的手。

谁曾想,一下飞机凉子病情便急剧恶化,承乃只好搁浅了旅行计划,强制办了入院手续。作为浪漫小说家的凉子对突然变辙的故事路线大感痛苦,虽然坚定地发过“都没关系”的誓言,现实却是凉子除开手术和睡觉的时间就是在嘟哝着抱怨,要求回日本疗养。

医生告诉承乃,凉子的情况不可能捱过一趟飞行了。

好容易哄睡了凉子,承乃拨开黏成条条的额发,打算短促地趴着眯一会儿,侧脸枕上胳膊的瞬间,隔壁病室传来了一声嘹亮得骇人的哭号,把承乃的困意惊散了。

“姐姐,你不要死啊!”

接着,承乃听到有人阻拦和劝慰那位激动的家属,但他仍在不住地哭天抢地:

“不要死啊,姐姐,我是智宏,睁开眼看看你的弟弟,姐姐!”

承乃难免不物伤其类,恐慌引起的麻意由指尖蔓延至全身,他凭着挽救生者的冲动站起身,朝隔壁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