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现在的讲座都在发些什么?

Work Text:

叶修出来的时候莫名觉得气氛怪怪的,喻文州坐在自己的床上,睡衣的扣子只扣了一两粒,可以清晰的看见对方的锁骨。

“干嘛?色诱我啊?”叶修撩起浴巾擦了擦自己脸上的水珠,“我可不会上当……”

“是你先勾引我的吧宝贝?”喻文州伸手一带,把叶修揽进了自己的怀里。年轻的肉体散发着荷尔蒙的香气,喻文州光是看着叶修那截被水汽蒸出桃色的脖颈,就已经口干舌燥了。

叶修倒不抗拒那码事,只不过坚决不背锅:“谁勾引你了?自己想做了还不承认?”

喻文州喉咙里溢出一声轻笑,嘴唇擦过叶修圆润的耳垂:“特地带着避孕套回来,还说没有勾引我?”

叶修无语了数秒,讲座分发的避孕套他顺手塞了一个进衣服口袋,自己都忘了这茬,结果喻文州给翻出来了。他偏过头,往喻文州嘴唇上不轻不重的咬了一口:“那是讲座发的,人手一个,我可没有特地去买!”

“既然都带回来了,那就好好利用吧。”喻文州回吻住叶修的嘴唇,舌头温柔的撬开牙关,探进对方的口腔,引导着叶修的唇舌配合自己,叶修被喻文州教得多了,此时相当乖巧的送出自己的舌尖,一副任君采撷的态度。

叶修胳膊搂着喻文州的脖子,整个身子贴在喻文州胸口,两人都能清晰的感受到对方的灼热的体温,以及欲望。喻文州依旧慢条斯理的亲吻着叶修,但手却不安分的往叶修的敏感地带游移,他并不着急,手指如羽毛般扫过叶修的乳尖,然后在大腿内侧和会阴处来回撩拨,惹得叶修止不住的颤栗。叶修的身子是喻文州一步步调教开发出来的,他再清楚不过叶修的反应了,只是这么轻轻的逗弄,叶修就已经无意识的扭动着身子,欲拒还迎!的渴求着。

待到两人唇舌分开,叶修的声音已经有些了:

喻文州把叶修的碎发别在耳后,满意的欣赏着叶修染上情欲的双眼,那双眼睛微微上挑,艳红的眼角晕染上薄薄的水汽,三分委屈七分欢愉,如同小钩子勾住了喻文州的心。

“你乖一点,自己把腿打开,不然我没法给你扩张。”喻文州把叶修放到床上,同时握着叶修的手放在自己的下体上,“在我给你扩张好之前帮我摸摸好不好?

叶修向来是吃软不吃硬的性格,喻文州在床上也从不用强迫性的话语,而是以示弱的语气一步步诱导。有时候喻文州会觉得自己有些卑鄙,用这样的方式胁迫叶修按照自己的想法而动,可是能得到心爱的人,卑鄙又如何呢?

叶修舔了舔嘴唇,主动把腿分开了些,重心靠在喻文州肩上,同时伸手握住了喻文州的阴茎。他那双手是极好看的,纤长白嫩骨架分明,用这样的手给别人撸无论是从视觉上还是心里上都是极大的愉悦。喻文州欣赏着这双如羊脂玉一般的手做着淫荡的事,把叶修软白的臀瓣分开了些,指腹围绕着那瑟缩的小穴按压揉弄,指尖不时往那隐蔽处轻刮。

叶修两条腿都有些颤抖,那深红色的穴口一张一合,怎么看怎么淫荡,喻文州禁不住咽了一下唾液。可偏偏叶修还要火上浇油的撩拨喻文州的神智:“呼……文州你这么容易就硬了啊,太快了吧?”

都说男人对“快”字都比较敏感,喻文州闻言只是微笑了一下,撕开了润滑液的包装,就着黏腻的液体手指干净利落的插进了叶修的后穴。这一下有点突然,私密处塞了一根手指不说,那手指还轻车路熟的往敏感处顶,叶修险些叫出声来,给喻文州撸的手也停住了。

“继续,”喻文州拉着叶修的手往自己的阴茎上套弄,“要不要我先用手指把你操射一次?”

叶修的脸瞬间就红了,想说些什么却又不好意思,最终还是扁着嘴乖乖服务喻文州已经挺立的阴茎。莫约是心理作用,在喻文州第二根手指插进去的时候,叶修已经有些情难自恃了,他腾开一只手给自己微微抬头的下体揉了两下,有晶亮的液体顺着马眼渗出来,打湿了指缝。喻文州看在眼里却不阻止,极有耐心把润滑液全部挤在叶修股间,让液体流进那被玩得熟透的肉穴,再塞入第三根手指替叶修扩张。他自己虽然被叶修弄硬了,但是还能忍耐好些时候,毕竟在没能和叶修在一起时他是时常忍着的。

可叶修忍不了,他的身体被喻文州教坏了,在喻文州这里可以满足所有的欲望,遇见喻文州之前叶修是的性欲寡淡的,自慰这种事没做过几次,遇到喻文州后总被伺候得舒舒服服。这是第一次喻文州光是玩弄他后穴而不抚慰他前面,他自己弄怎么都达不到高潮,又急又难受,腰肢来回扭动,也不知道是想摆脱还是渴望。

“怎么了?不舒服?”喻文州估摸着扩张差不多了,才装模作样的询问,就是嘴角控制不住的上扬,这样的叶修也太可爱了。

叶修在情事上脸皮可没那么厚,这会儿脸红到了耳根:“你……帮我一下。”

“你自己没法弄舒服吗?哦对了,刚刚说过用手指帮你……”

“喻文州!”

喻文州见好就收,不再逗叶修了,他们才在一起没多久,以后有的是时间慢慢尝试花样,不急在一时:“好了好了不闹你了,你躺下我们慢慢做好吧?”

叶修依言听话的躺下,甚至有些急不可耐的张开了双腿,下身一片湿润,耻毛也被打湿了不少,光是看着就让人浮想联翩。喻文州长呼一口气,定了定心神拿过避孕套在叶修面前晃动:“要我用吗?还是直接做?”

“你就想射进来是不是?你戴套!”叶修倒还理智,要是射进去澡就白洗了!

“那你帮我带上。”喻文州依旧保持着温和的微笑,只是在叶修眼里怎么看怎么狡猾,那双风情万种的眼睛下面分明就是色情的目光!

叶修气哼哼的一把夺过避孕套,大力撕开包装,动作近乎野蛮的往喻文州的肉棒上捋。套子尺寸不太合适,勒得龟头有些不适,但喻文州依旧愉悦。心爱的恋人亲手为自己套上套子=主动求自己操他,这个等式已经在喻文州心里成立了。

要是叶修知道了估计要气得把喻文州……不,索克萨尔摁在jjc地面上摩擦!

进入的过程并不艰难,喻文州的扩张做得很好,叶修很轻松的吞下了大半根阳具,除了穴内饱涨酥麻外,并未觉得疼痛。反倒是喻文州,先前忍了这么久,这会儿终于进入了内壁火热滑腻的肉穴,乖乖绞紧的肉穴让喻文州爽的头皮发麻,喘了两口气才忍住了内心横冲直撞的欲望。亲手调教出来的身体就是好,每一个动作每一次反应都是自己最爱的,喻文州只是尝试着抽插了几下,就听到了身下人又骚又浪的哭喘。

喻文州轻笑了一声,阳具继续向深处开拓,叶修被惊得试图合拢双腿,却被喻文州温柔的压制住无法反抗,只能清晰的感受着那灼热粗大的东西缓慢而毫不留情的往深处顶。快感从尾椎一路向上,整个身体都敏感得受不住,可偏偏喻文州还舔弄着胸口挺立的乳尖,简直让叶修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阴茎突然顶到了一处凸起,叶修几乎是在瞬间溢出了一声惊呼,无人抚慰的下体颤抖了几下没能射出来,但这足以让他濒临高潮:“唔啊啊啊……顶到……了!”

喻文州见叶修神情有些恍惚,不由得感叹自己的宝贝是真的骚浪,不过是顶弄几下便成了这幅模样,待会干起来指不准怎么叫唤呢!他伸手替叶修抚慰可怜的肉棒,温热的掌心包裹住柱身轻轻摩擦,自己则小幅度的抽插着红滟滟泛着水光的后穴,这样的服务让叶修舒服的哼哼起来,咿咿呀呀随着喻文州的动作叫唤着,室内气氛一片淫靡。

可是喻文州是个坏心眼的,他听着叶修一声叫的比一声好听,估摸着差不多了,手扶着叶修滑嫩的细腰,阴茎冲着那一点狠狠的撞去。叶修哪里有防备,本就在临界值的他身子一抖,直接被肏高潮了,精液从马眼喷溅而出,撒在两人小腹上。这一下太过突然,叶修的大脑一片空白,眼泪顺着眼角落了几滴下来,楚楚可怜好不动人。

高潮余韵里的叶修浑身敏感得不行,大腿内侧控制不住的痉挛,胸口剧烈起伏。可喻文州不给叶修半点喘息的时间,对着那因为高潮而紧缩的软穴大开大合的干了起来,温柔的浅浅抽插几下,又粗暴的对着前列腺撞击,这样来回交替对刚刚高潮过还在发颤的身体简直是酷刑。叶修哪里受得了这种委屈,呜咽着双手乱推,只是使不上半分力气,推在喻文州胸口上跟小奶猫撒娇似的,只能激起他人的施虐欲?

“不行了……嗯嗯咿呀……”叶修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叫唤些什么,也不知道自己按照喻文州的要求唤了几声老公。他的身体本能的攀附在喻文州身上,一边畏惧着下一次的撞击,一边又咬紧了那根带给他欢愉的东西不松开。肉穴里的淫水止不住的从两人交合的缝隙中淌下,臀部被打湿,在深色的床单上来回摩擦,雪白的臀肉泛着诱人的粉红色,如同刚出炉的甜蜜糕点热气腾腾。

喻文州又在叶修的身体里冲刺了几十下,最终射了出来。没能射在叶修身体里让他有些遗憾,凭他对叶修的了解,如果能抵在前列腺上射精,叶修很有可能被刺激到再射一次。阴茎抽出来时带出了一大股淫液,穴肉恋恋不舍的挽留带来欢愉的性器,导致避孕套险些脱落,喻文州突然觉得假装无意弄脱避孕套也不是不可以。

他伸手摸了摸叶修汗湿的脸庞,叶修软绵绵的躺在床上,也本能的蹭了蹭喻文州的掌心,恋人如同小兽般毫无保留的信赖让喻文州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他俯下身,含着笑轻轻对着叶修咬耳朵:“下次再有这样的讲座记得把礼品带回来。”

“喻文州你把电脑打开……我现在就要教你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