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Melt u & me

Chapter Text

 
李志超出狱那天盼着会有人来接他,他希望那个人是刘振邦。
 
铁门外确实有人在等他,这个人也的确是刘振邦。李志超下意识露出微笑,却莫名觉得自己没有想象中那么惊喜和兴奋。
 
刘振邦靠在车上,抬起一只脚撑着轮胎,刻意摆出一副随意的样子,实际看上去却紧张又疲惫。李志超没有戳穿他,他本人绷着的力度也没比对方少到哪去。他几步走上前,只是笑着,不知道时隔多年,见面第一句话到底该说些什么。
 
“好久不见”?
 
“你真是一点都没变”?
 
还是“猫哥你到底是有多忙这么多年来一次都没看过我”?
 
他想对对方说的话攒了足足有七年,在狱中他一直都在排练他们见面的场景,加入新的戏份和台词成了他每天的必修课。有时候他会突然觉得一切都失去意义,有时候又突然重新燃起希望。排练的频率随着入狱时间的增长而慢慢减少,又因出狱日期的临近而逐渐增加。
 
可越是临近出狱,他就越是焦虑。按理说做戏这回事没人比他更擅长,扮出一副随意又油嘴滑舌的样子他最拿手,可偏偏和刘振邦再会的场景,他不知道该露出什么表情说什么话,七年这么长,为什么他却编排不好几句短短的对话呢?
 
其实也许一句“好久不见”就足够了,其实也许说什么都行,其实也许李志超操心的根本就不是该说什么话,而是时过境迁物是人非,他俩之间曾经存在的东西是否还存在。
 
所以他觉得已经到了嘴边的话空泛又毫无意义,最后只是 尽量还原了曾经常挂在他脸上的轻浮微笑,憋出来了两个字:
 
“猫哥。”
 
“头发短了。”
 
“嗯。”
 
刘振邦身旁弥漫着过于浓烈的烟味和咖啡味。他现在不酗酒改喝咖啡了吗?李志超不着边际地想。也是,照他那个工作的强度不喝咖啡肯定撑不下去,这个工作狂之前是怎么折腾自己身体的他亲眼目睹过,刘sir就算哪天因为过劳突然倒下被送到医院他都不会觉得惊奇。
 
“阿超,”对方唤他一句,伸出手接他手里的行李包。李志超乖乖把包递出去,看着对方将它扔进了后座,然后又替他打开副驾驶的车门。
 
“坐前面。”
 
刘振邦还是没有和他对视,就算目光不经意相撞,也会马上移开。
 
汽车行驶得很稳。他注意到这一点时没话找话一般夸赞了司机一句。
 
刘振邦点头笑笑,没做任何解释,开始絮絮叨叨地说一些他在狱中听到过的和没听到过的事,大到苏联解体两极格局结束,小到最近商场所有东西都爆涨价,然后慢慢谈起了关于他自己的事情。
 
李志超小心又仔细地听着,从里面汲取有用信息,以判断自己是否还有机会挤进对方的生活。直到他发现刘振邦说话越发不连贯,犹豫的次数也越来越多,他知道处刑的时间大概临近了。
 
“还有啊……”
 
刘振邦起了个头就没了下文,李志超等得心急,悄悄把目光挪到司机身上,发现那边的人也在偷眼看他,两个目光躲闪了一路的人终于主动看到一起。然而刘振邦就好像偷看主人被抓个正形的猫一样,迅速看回前方。
 
李志超有点悻悻地摊到靠背上,左手伸进外套里揉着在监狱里弄坏了的胃,眼睛盯着后视镜里的自己。
 
“还有什么?”
 
老猫沉默了几秒钟,答非所问。
 
“刚好顺道,我给你介绍两个朋友吧。”
  

 

 
刘振邦说要介绍两个朋友时,李志超心里已经冒了些苗头,但当他真的看见刘振邦抱在手里的加加和站在他身旁的李雪颐的时候,却还是声音仿佛被吸入真空了一般,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刘振邦和他说了九龙発嗑会被端掉,说了杀死一家三口加一狗的嫌犯被抓住,说了害死他妻子女儿的凶手仍然在逃,也说了他绝对不会放弃寻找这个人。他告诉了他很多他不在的这七年间,发生的很多他不知道的事,却惟独没告诉他自己已经结了婚有了孩子。
 
李志超确实没说希望对方等他,他们甚至连关系都没确立——但不管刘振邦本人感觉到了没有,他绝对是动了真心的,他也觉得对方没把这件事当成儿戏,但对方到底怎么想,他连五分的把握都没。
 
老猫的想法无法参透,个性也不好摸清,很多时候就像个残影。李志超在情场身经百战,从来就没遇见过这么难搞的人,就算吃透了对方的身体,就算把自己的屁股都献了出去,他也不觉得自己能跟上对方的步调。
 
现在两个人分开足足七年,七年连一个会跳芭蕾的小孩儿都能养成,还结束不了一段虚无缥缈的感情吗?
 
突然间李志超就十分懊恼,并非懊恼于对方成家生子,也 不是气自己没能留住他,而且因为他谁都不能怪罪而感到无力。刚才在车上的短暂对视后,他终于看清了刘振邦的脸。年龄所致再加上工作压力和强度的加成,老猫已经成了一只名副其实的老猫,鬓角斑白,不仅眼角被时间篆刻上细纹,其他地方的纹路也有所加深。依旧不算个老头,但是之前那个脾气火爆、一言不合就捏了拳头揍人的刘振邦,多多少少是有些变了。
 
也早就到了该安定下来的年纪了。
 
那曾经那个意气风发的红唇杀手又该何去何从呢?
 
李志超的胃痛加剧,好像一场缓慢的爆炸。
 
“阿超,你没事吧?”
 
注意到他慢慢拧成一团的眉心,刘振邦走上前想扶住他的肩膀。李志超不着痕迹地躲开了伸过来的手。
 
“没事,我得走了。”
 
尽管李志超再三强调他自己一个人能找到住处,刘振邦还是坚持要送他。一路上李志超依旧不主动说一句话,刘振邦找了几次话题,都被对方草草几句话敷衍了事。
 
……太不识趣了。
 
李志超双手按着自己的肚子看窗外,他能感觉到刘振邦投过来的目光,但还是决定不予回应。太不识趣了,两个人都是,一个早早猜到对方已经娶妻生子还要盼着他来接自己,另一个把刚出狱的前男友接出来,还不等对方休整一下,马上就介绍现在的妻子和女儿。
 
他没意识到自己叹了一口气,却注意到眼前这条路的熟悉感。
 
“等等,”李志超突然开口,直起身子坐正。“这不是去你家的路吗?”
 
“对啊。”
 
“……我还以为你以前的房子已经卖掉了。”
 
“?说什么呢,我一直住在那里啊。”
 
李志超扭过头,直接注视到刘振邦特有的浅色瞳仁,对方正奇怪地看着他,好像他刚才说的是“现在咱们应该马上停车来做爱”。
 
他觉得自己的心比刚才还乱。
 
“你不应该和你老婆孩子住在一起吗?”
 
他看到刘振邦脸上的表情变了又变,由疑惑变成惊讶,再从惊讶变为了然,到最后甚至染上愠色。然后对方上半身保持与他对视的姿势,脚下猛地踩了刹车。
 
两个人都没系安全带,于是两个人的身体都猛地前倾,差点撞上挡风玻璃。李志超从猫哥的这脚刹车感受到了莫名的熟悉和不合时宜的安心,身体弹回座位后他冲刘振邦抱怨道:
 
“喂!别在路上停车啊……”
 
“我没结婚。”
 
“、诶?”
 
“那是我办案认识的朋友。”
 
“孩子、”
 
“孩子是她姐的,她姐死了。”
 
“……”
 
“你不会就是因为这个才表现得那么冷淡的吧?”
 
“……”
 
“那小孩儿都十岁了,你才进去几年啊?”

可是当时的气氛真的就很容易让人误会啊。
 
李志超没什么好说的,他极度尴尬。刘振邦现在正看着他,他既不能直视那双眼睛,也无法逃开。 他眼神虚晃,嘴巴张了张,没发出任何声音。
 
“扑街,李志超你他妈……”
 
刘振邦眉头还皱着,嘴角却擅自咧了开来。他被我气笑了。李志超想。还是他熟悉的笑法——眼睛眯到仿佛闭起来了一样,肩膀抽动,笑声比平时说话音调要更高,他甚至开始觉得,刘振邦身上的老猫露出来了。
 
这是他今天第一次看到刘振邦笑,他莫名相信以后他会看到更多这样的笑容。
 
仿佛就是为了证实他的想法一般,对面的人咳了两下忍住笑意,然后不给他反应时间地凑上前,突然吻了他。他的嘴唇紧贴在他的唇上好久,并没加深这个吻。直到他松开他以后,李志超依旧在回味嘴唇上温暖和柔软的触感。
 
他明白这个吻该怎么翻译。这是七年来他们之间的第一个吻,也是让李志超悬了七年的心终于落地的讯号。可即便是落了地也不得安歇,他听到胸腔里那颗跌跌撞撞的心奔跑起来,仿佛要追上七年间他们丢失的每一秒。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