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Melt u & me

Chapter Text

李志超是那种看上去对什么都无所谓,实际上连二十几年后每个月能收到多少养老金都计算得清清楚楚的人。刘振邦则恰好相反,长了一张朴素的脸,打扮也单一而随意,然而他这人活在世上就不考虑明天会发生什么事,走一步算一步是他的行动宗旨。
 
所以李志超摸不透刘振邦的步调,反而被刘振邦看得十分透彻。
 
所以在老猫做出什么出乎他意料的举动的时候,李志超并没有科学的应对措施,只能被牵着鼻子往前走。
 
比如刘振邦揍他他就只能不还手地挨揍,比如刘振邦叫他去凶案现场他马不停蹄地就跟上去,比如刘振邦突然发力把他推进刚好存在于街边的电话亭里,按在玻璃墙上猛亲的时候,他就扬手抓住电话亭上方的金属框,乖乖张开嘴把舌头献出去。
 
说实话、有点吃惊。
 
他原本打算暂时放这位被勾起伤心回忆的寡夫几天清净,却不想对方反倒送上门来。到嘴的鸭子不吃不是超哥的作风,这个时候再说“大街上就开干我没玩过诶”“你以为我是随便的男人吗”这种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话,那未免太不识抬举了。
 
刘振邦比李志超矮不过几厘米,但李志超平时喜欢穿带跟的皮鞋,这就需要老猫仰起脸才能亲到他。和李志超在亲吻时喜欢眯着眼睛观察对方的反应和表情的习惯不同,老猫的眼睛闭上后就没再睁开过。
 
刘振邦不是吻技大赛的优胜者,但凶狠的态势绝对是数一数二的,李sir几次被咬得一边痛哼出声一边露出享受的表情。
 
可气势虽然没输,几年也没怎么用过自己的嘴唇来吻别人的刘警官早就忘记了该怎么换气。起先挑起激战的是他,提前败下阵来的也是他,几个回合下来他就软了身子失了神。

然而输了的老猫却仍然耀武扬威,退出舌头后仍然咬着李志超的下唇,睁开眼睛微眯着注视着脸上带着赞赏和惊讶的对方,发出一声轻笑。
 
……哇哦,还真是、狡黠老猫。
 
李志超觉得下身发紧,不放过任何反击的机会,不等刘振邦汲取足够的氧气就端起他的脸深吻下去,故意坏心眼地不住舔舐敏感的硬颚,等到猫咪想起来要伸出舌头抵挡时又得逞一般地截住吸吮起来,满意地感受对方身体的颤抖和从嗓子里溢出的低吟。
 
每一次李志超算好时间要换气,刘振邦都会逞强一般地马上追上来和他吻作一团,拼命用舌头搜刮他口腔内的津液,来不及吞下去的就顺着二人的下颌流入老猫的衣领。

电话亭内响彻淫靡的水声。
 
李志超的手不安分地拉开老猫塞进裤子里的衬衫下摆,从下方探进去抚上如他所料十分光滑的皮肤,对方本来抚摸着他的头发的双手也开始拽他的领带扒他的西装外套,却在李志超熟练地解开他的腰带、把手滑进他的内裤、轻轻描摹他阴茎的形状时,猛地抓紧对方的衣领。
 
李志超一边沉迷于为老猫提供手淫服务的游戏一边舔咬他的耳朵,感受到怀里的人把重量全塞给他、喘息声逐渐掺杂了毫不压抑的呻吟后,借着顶端渗出的透明粘液加快撸动的速度。
 
不多时间刘振邦就咬着他的肩膀缴了械。李志超轻抚他的后背等他回过神来,还不忘口头奚落他:“猫哥,你是不是有点太快了?”
 
对方会生气是当然的,被推开也是当然的。李志超后脑勺撞上电话亭墙壁的时候这么想到。然而刘振邦接下来的动作他万万没想到。对面的人低着头看不清表情,贴着他的身体慢慢滑下去,跪到地上。
 
然后上手解他的裤腰带。
 
对于一个醉汉来说要解开李志超绑的过紧的腰带确实很难,李志超实在不忍心看他被一个腰带难住,犹豫了三秒后伸手按开了腰带的铁扣。
 
虽然是两个成年人之间的性爱,并且双方都是你情我愿,但是李志超还是有一种自己在犯罪的感觉,尤其是在看到老猫在把自己的老二吞进去之前先伸出舌头接住它的这个动作。
 
……说起来,他吃饭的时候也是这样,会伸出舌头来接菜的。
 
李志超没头没脑地想。
 
“唔。”接下来他的大脑再也运载不了过多了想法了。
 
猫咪的口腔又软又热。太  他  妈  爽。
 
一时间他不知道自己是该后退逃离这种几乎像是被诅咒的快感还是进一步挺胯把阴茎送进对方嘴里,于是决定待着不动,等待对方下一步的动作。
  
 
刘振邦垂着眼睛,认真吞吐对方硬的不像话的挺立,吸吮前端,舔舐柱身,连后方的卵袋都精细地照顾到。说实话,他现在挺想抬头看看喘的起劲的李志超那张丢人的蠢脸的,但说实话他本人也有点害羞。
 
刘振邦并没真的醉到不省人事醉到酒后乱性的地步,李志超错就错在不该小觑他的战斗力,也错在单方面以为只有红唇杀手才是那个了不起的情圣,而他性感老猫就是个不解风情的木头。

刘振邦确实在某些方面受不了李志超,也确实上手揍过他,但他并不讨厌这个人。在李志超面前他从来不需要掩饰自己的嫌弃、愤怒、脆弱和疲惫。对于在他身上发生的事,李志超表现出来的不是怜悯而是分担,虽然认识才不到一个月,他对这个人的信任甚至比相处了一年的同事还多。
 
所以他借着几分醉意,趁着街上行人稀疏,打算先下手为强趁早办了这位李警官。
 
……不过说起来,红唇杀手的这根还真是不小啊。
 
刘振邦嘴巴发酸,津液一串一串地滴在他裸露在空气中的大腿上,冰凉的触感逼的他抖了一抖。他正打算放嘴里这位巨物出去歇歇脸部肌肉,却猛地被人攥住头发,压向前方。
 
“唔!”
 
阴茎瞬间就填满了他的整个口腔,他下意识反应就是干呕,李志超却借着他良好的呕吐机制进一步把性器送进喉咙深处,用手肘压住他的后脑勺阻止他后撤。刘振邦憋得翻白眼,奋力收紧喉咙,用牙齿轻咬对方的柱身。他满意地听到李志超倒抽一口气,丢人地叫出声。
 
微凉又浓稠的液体灌进老猫的喉咙,即便精液快要呛进鼻孔他还不忘反击。
 
你的子弹也丢得挺快啊,红唇杀手。
 
扑街。
 
他听见上方低声骂了一句,下一秒就被提起来面朝墙壁,像被擒住的犯人一样被按在墙上。
 
李志超解开自己松松垮垮挂在腰上的腰带,环着刘振邦把他的双手绑在前面,接下来把手探进他口中,刺激着他的唾液腺把手指沾湿,然后顺着他后穴褶皱的纹路慢悠悠地把津液抹进去。
 
“操、你做咩——”
 
“润滑啊,难不成你以为自己会像女人一样自己流水吗?”
 
不满于对方突然开始的挣扎,他猛地把手抽出来在刘振邦屁股上掴了一掌。
 被打了屁股的老猫炸毛一般地地弓起身子,腿却猛地夹紧。李志超伸出一条腿抵在他两腿之间,继续刚才的动作。
 
润滑的过程确实很难受,老猫保持着身体弓起的姿势咬着牙忍了好久,才被找到那一点。

他毫无征兆地哀叫一声,把身后埋头苦干的人吓了一跳。

刘振邦的心凉了半截,发出这么丢人的声音他还是平生第一次。而李志超却高兴起来,开始弯起手指加紧攻击那一点。
 
身为老猫的骄傲在这一刻岌岌可危,刘振邦这辈子第一次感受后穴被操弄的快感,脑子犹如一团被猫拆开又胡乱搅在一起的线团。他先是小声哀求对方停下,又扭动腰部希望对方的手指把自己操得更开。先前还干涩的甬道现在已经开始自己分泌液体,满头大汗的李志超终于松了一口气,握着自己的阴茎从后方进入他。
 
他听见刘振邦的腔调变软变稠还夹杂了湿意,模糊的呻吟从口中流泻,变为暧昧的低喃。原本还想耍些坏心眼的花花公子不知道此刻再玩Dirty Talk意义何在,就专心安抚起前面这具极度不安的身体。他沉下身体更快更重地摆动腰部,把老猫想要握住前面的手拿开,又腾出一只手伸进对方的衣服里来照顾他的乳头,轻轻地挤压搓捻,直到它挺立起来。
 
刘振邦不在乎自己的呻吟里是不是夹杂了丢人的哭腔,他感到由自己下身为中心向四周发散着逼人发疯的快感。他条件反射一般地夹紧双腿,又为了让身后的猛兽更方便地进入松开气力。他回过头和李志超交换湿润黏腻的吻,唇舌交战的空档又任凭对方舔吻自己脖颈间的黑痣。他感受额头上细密的汗珠顺着脸庞的纹路流下,和被硬生生挤出来的眼泪混杂在一起。意识逐渐剥离,在躯壳的不远处注视这对交合的身体。

不知道他们二人保持这样的强度干了多久,刘振邦终于下定决心逃离这要将他溺毙的快感,咬着下唇用绑在一起的双手抓住李志超的手,抚上自己前面的欲望。
 
仿佛对他的乖顺感到满意,李志超终于握住他的前端撸动起来,听到对方“快一点”的要求后又加快速度,直到对方苦闷的低喘变成高亢的呻吟后,他同时夹紧身后的工作,终于将两人送上顶峰。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