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Melt u & me

Chapter Text

“你知道福楼拜是怎么评价雨果的吗?”
 
“不清楚。”
 
“他说他对无关紧要的细节进行无休无止的说明,长篇大论却毫不切题。”
 
“啊?”
 
“我是说那个线人给我的消息就是这样。”
 
“突然这么酸腐?”
 
“毒品走私的案子大获全胜,现在轮到我报答你了。”
 
“你上次不是请我吃过饭了吗?”
 
“哎呀不是。今天是用实事报答你。”
  
刘振邦不知道事情是怎么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的。他此刻正和李志超抱在一起,跳着那种老人小孩都会跳的标准交际舞。但实际上,他连国际交际舞的舞步都不熟悉,只能作为被领舞的那一方扶着李志超的肩,跟着对方的节奏笨拙地模仿,就算不小心踩到对方擦得油光锃亮的皮鞋也没有道歉的意图。
 
他记得第二次和对方见面的时候他提过他不擅长应付这样的风月场所——舞厅,夜总会,咖啡馆。但是李志超还是喜欢把见面地点约在这样的地方,就像在他俩第二次见面——也就是李志超去医院探望他那次时对他说的那样:“没关系,习惯就好了。”
 
习惯个鬼啊。
 
刘振邦一直对二人的初次见面耿耿于怀,原本他不想过早暴露,却不想交易途中他因为伤势过重和过度疲劳晕了过去。之后对方不但好心送他去了医院还“顺便”搜了身,摸出了他的配枪和警官证,这就被人识破了身份。
 
当然第二次见面也不是什么愉快经历。
 
当时他醒来发觉自己躺在医院里,稍微动一下就感到头痛欲裂,感官彻底回归身体之后,他发现身上没有一处不疼的地方。
 
延迟了几秒,昨夜的记忆如潮水一般涌进他的脑内:没完没了的文书工作,分局里苦大仇深的同事的脸,办公室里几百支香烟燃尽的味道,赴约的路上被仇家提起来一顿乱揍的场景,以及,一个穿着白色西装的男人的公关式笑脸。
 
……啊,这男的是谁来着。
 
“你醒了?”
 
身边突然响起的陌生人的声音把他吓了一跳,他费力地转动脖子看向声源的方向。
 
……啊,是那张蠢脸的主人。
 
声音的主人正笑眯眯地削苹果,他慢悠悠地切断果皮和果肉连接的部分,把果皮提起来冲他晃了晃。
 
然后把苹果放进嘴里,咬了一口。
 
“很完整吧?我削苹果很在行的。”
 
那可真是了不起的才能啊。
 
“猫哥——还真是老猫啊。我早该猜到你是同道中人的,还会有哪个职业能把自己搞那么惨啊。你知道吗?你肋骨断了两根,小腿粉碎性骨折还加上轻微脑震荡。不过同道中人也好,咱俩的分局也没隔几条街,四舍五入就是兄弟了。”
 
这是怎么个四舍五入法啊。
 
“昨天我问你怎么了你一声也不吭,我叫你别硬撑的,你看,身体吃不消了吧?”
 
关你咩事啊。
 
“啊,对了,你吃不吃苹果,这苹果是你同事刚才送来的,很甜哦。”
 
喂,等等。
 
眼见着李志超就把他咬过的苹果朝着他的脸怼过来。刘振邦蹭着床后退,目光从苹果移到对面嬉皮笑脸的人脸上,目露凶光。
 
李志超见他摆出防御姿态,悻悻地收回手来,低头又要下一块慢慢咀嚼。
 
“猫哥你怎么一句话都不说?你在想什么啊?”
 
就像没话找话似的,这人嘴闭上没过十秒,就又开口问道。
 
刘振邦无法忍受一般地叹了口气,侧过头,冷声道:“想你怎么话这么多。”
 
“我是想在继续谈交易之前稍微做一下铺垫。”
 
听到“交易”二字,他迅速翻过身撑起身体靠上枕头,速度之麻利让李志超轻轻抬了下眉毛。
 
“你这人还真是个了不起的工作狂啊,刘sir。”
 
“彼此彼此,还惦记着从躺在病床上的人嘴里套情报,你的敬业程度也没差到哪去。”
 
李志超耸了耸肩,露出无可奈何的表情。
 
“眼见着交易时间越来越近了,时间不等人啊。”
 
“那你那边的线人?”
 
“包在我身上。”
 
李志超做了一个“OK”的手势。然后他看到刘振邦在他面前第一次笑了。
 
刘振邦的眼角由于笑容泛起皱纹,本来就眼黑多于眼白的眼睛眯起来以后看上去更黑更亮,嘴角向一边歪起,露出一点点牙齿。
 
“成交。”他说。
 
李志超看着对方的脸,极力忽略刚刚心脏停跳的那一拍。
 

“唉,注意了。”
 
李志超手上施力,把刘振邦猛地拉近。
 
刘振邦喝了两杯威士忌,照平常不至于上头,但舞厅的音乐太吵,灯光太昏暗,人声太嘈杂,闹得他头晕眼花,不知道神游到哪里去了。被李志超这么一拉,他才回过神来。
 
“什么?”
 
“过会儿九龙発嗑会的重要成员会在那边的座位见面,你记住,今天只是踩点认脸,不要冲动。”
 
说实话,李志超仿佛吃女人豆腐一样托着他屁股的抱法他挺排斥的,说话时离耳边过近搞得人耳朵发痒也叫他也觉得厌烦。他在心里坚定了这个差佬就是个妞泡多了的花花公子这个想法,尽量不把嫌恶表现在脸上。
 
也许这个人是不着调了点,但是办事挺利落的,是个聪明人。
 
想到这里他心里稍微宽慰了一点,点了下头与李志超交换眼神。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
 
帮派成员陆陆续续开始从入口进来的时候,刘振邦的眼神仿佛在一瞬间就从迷离转变为锐利,李志超正打算惊叹于他的转变,下一秒就被人攀住了肩。
 
刘振邦好像把他当成了掩体,微微屈膝把脸埋在他肩膀后面,两条手臂松松垮垮挂在他的背上。这就导致两个人的舞姿变得十分奇怪,如同两头雄壮的棕熊在慢动作摔跤一般。
 
饶了我吧。
 
李志超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反正这个角度对方看不见。刘振邦不担心形象,他可担心。这家舞厅他没事就来晃一圈,算是此地的常客,舞厅的小姐们他都熟,他可不想在这个地方让人看笑话。
 
但是超哥就是超哥。超哥总会有办法。超哥扭过头看向吧台的侍应生,只一个眼神过去,对方就心领神会。
 
音乐突然变成节奏十足的舞曲时刘振邦吓了一跳。他还没缓过神来,就发现身边刚才还跳着舒缓舞步的男男女女都失心疯一样癫了起来。不是吧。刘振邦求助地望向李志超,对方却十分欠扁地摆出了我也没办法的架势。
 
“只好跳咯,不然只有我们硬邦邦站在舞池里,多可疑啊。”
 
“我不会跳舞。”
 
李志超看着一脸没辙的老猫,脸上英俊的微笑逐渐诡异,嘴角几乎咧到耳根。在对方察觉到他着阴谋得逞的表情之前他迅速垮下嘴角,装出一副很仗义的样子拍拍他的肩。
 
“不用担心,跟着我的动作,扭就对了。”
 
刘振邦虽然一脸拒绝,但还是跟着节奏开始一边拍手一边扭动身体。
 
这人怎么回事。
 
李sir看着眼前这人一边蹩脚地跳舞一边惦记公务,差点笑出声——老猫真的一点跳舞的才能都没有,踩点跟不上节奏,动作笨拙得像灌了几瓶伏特加的醉汉,扭起来的样子别说性感,甚至都让人觉得怜悯。李志超轻笑一声,上前一步缩短两人之间的距离。
 
“猫哥,看着我。”
 
“咩啊?”
 
“不用担心,那伙人一时半会儿走不了,但是这首曲子只有三分钟。”
 
"你啊……"
 
刘振邦回头望了一眼黑暗中不知正在进行什么肮脏交易的那桌人,带着遗憾的表情老大不情愿对上李志超的眼睛。
 
“不会在耍我吧?”
 
“噗,”李志超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我们是兄弟嘛,我怎么会耍你呢。”
 
又来了。
 
刘振邦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大概确实是被对方给耍了。 
 
他并不知道该怎么招架李志超这种人,换了其他人他上去直接开打,但李志超,老猫莫名有一种自己打不过他的感觉,而且说实话,对方那张俊脸,打坏了挺可惜的,可不挂彩他心里又气。而且还要念着他救过自己一次,刘振邦家没有暴打自己恩人这样的规矩。
 
“猫哥,别担心,看着我。”
 
李志超张开手臂,停顿一下开始随着节奏击掌,脚下配合着踩出舞步。

刘振邦挣扎了一下,最后彻底放弃了一般跟着对方念出来的节奏照葫芦画瓢地跳起来。
 
“拍手。先出左脚,我出左脚你就不要出右脚了,这样会摔的……脚往哪边迈身体就转向那边。对,连贯起来,转一圈——”
 
转完那一圈回来,李志超借着他的惯性接住他,揽住他的腰,拉他进入舞池中央。
 
扑街。扑街。这疯子到底想干嘛。
 
刘振邦忍不住又露出来凶恶的表情,弄的李志超再度忍俊不禁。因为刘sir怒气上来真的就像一只炸毛的老猫,目露凶光、咬起后槽牙、全身都做好发动攻击的准备。李志超掩饰不住得逞的喜悦看着刘振邦笑嘻嘻。
 
“做戏就做全套,今天你肯定不会空手而归的。”
 
他抓住一点也不性感反而看上去十分暴躁的老猫的手腕,推他出去转过一百八十度。然后欺身上前紧贴在他的背后,抓住他的另一只手扣在对方的腰间。
然后扶着他自己的手,摸遍他自己全身。
 
刘振邦的不适感简直要冲出头皮。
 
快点结束吧。他恍恍惚惚地想。
 
当晚刘振邦终于拿到了帮派成员的详细信息,李志超还贴心地送了他一个小礼物——在那伙人进来以前就藏在包间里的录音装置录下的磁带。

刘振邦刚想礼貌性地说声谢谢,一抬头却看见对方逐渐放大的挂着恶心笑容的脸。
 
由于过于震惊,他眼睁睁看着红唇杀手把脸压过来,反应神经一直不赖的他竟然一时没回过神来。
 
还好李志超及时刹住了车,就在二人的鼻尖已经隐约接触到的距离停了下来。刘振邦还沉浸在惊恐之后,没有后退也没有反应,只是一味瞪着眼睛看着他。
 
“吓到了吗?”
 
依旧笑着,李志超低声问面前吓傻了人。
 
然后他撅起嘴吻住对方,停留不到一秒就马上退开,还发出了在刘振邦听来过分刺耳的“啵”的一声。
 
刘振邦苦苦忍了一整晚上的那一拳,到底还是打了出去。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