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Melt u & me

Chapter Text

有那种自然会引起人的生理渴望的气氛。就像放着节奏轻缓的爵士乐、亮着光线恰到好处的暖黄色灯光、空气中香甜和苦涩并存的小咖啡馆,给人以舒适感和莫名的愉悦情绪,朦朦胧胧的暧昧气氛会让人突然产生和面前静静对视的人接吻,或者是爱抚对方,或者,干干脆脆来一炮的冲动。
 
所以会有莫名其妙的人专门在这种地方蹲点,比如无所事事想着“下一个走进咖啡厅的人,我一定要让她上我”的人,比如虽然公务在身但却满心想着泡妞的人,比如本来约了人但是却被鸽两个小时最后决定额外找点乐子的人,再比如以上全是的李志超。
 
李志超是个警察。
 
李志超第一次干买卖情报这种事儿,本来心里还忐忑不安,因为这事按常理来讲是不符合规定的。而且对方联系他的时候并没和他讲好情报的价钱,只留下一句“出不出手要看你给得起多少。” 听声音是个老头。 李志超对老头没兴趣,但是他确实十分好奇老头口中所谓的“重要情报”到底是什么。
 
然而约定时间过了两个钟头对方都没出现,李sir决定放弃公务额外找点乐子泡个妞,盘算着无论接下来什么货色进来他都要照上不误。于是他换上风流倜傥自信迷人的战斗微笑,浮夸地把头转向门口的方向。

下一秒,一个高个儿男人出现在门口,头发湿答答黏在额头上,下颌布满胡茬,脸上还挂了彩,花格子西装里面套着高领毛衣,身上沾满泥和水,走路还踉踉跄跄。李志超笑容僵在脸上,目光里却掺杂了怜悯,心想这人看上去至少四天没好好睡过觉。
 
四天没有睡过觉的男人环视整间咖啡厅,目光落到他身上,停留仅仅一瞬又移开,看了一圈之后才又回到他身上。李志超看得出来来人做了很大的思想斗争,才最终带着不信任又略微有点嫌弃的表情一瘸一拐地走向他。
 
看上去好像快要死了的男人垂着眼皮看他,胸口剧烈地起伏,好不容易缓了口气,就没什么底气地开口问他:
 
“红唇杀手?”
 
“性感老猫?”
 
性感老猫这名字品味也太差了。
 
李志超又一次在心里鄙弃这个接头暗号。
 
性感老猫松了口气似的点点头,拉开椅子坐下,点了杯威士忌。
 
“你怎么搞成这样,跟人打架了?”
 
李志超看遍对方全身,实在看不出什么线索,也猜不出对方的身份。性感老猫不是老头,比起普通群众却多了几分老练和神秘,比起古惑仔又多了稳重的沉静。奇异。太奇异了。李志超心想。搞不好是什么狠角色。
 
对方抬手冲他扇了扇,说是下台阶的时候跌了一跤。
 
“怎么迟了那么久才来?”
 
“摔晕过去才刚醒过来。”
 
鬼才信摔跤能摔得鼻青脸肿。但是阿超并不真的在意性感老猫为什么这幅德行,他进一步试探对方,想知道一些能推断出点什么的蛛丝马迹。
 
“不过你也挺厉害的,居然能认出我。”
 
“你穿得那么像男公关还笑那么恶心不注意到你都难,插科打诨还是免了吧。”
 
性感老猫从怀里掏出一张照片放在桌上,推到他面前。
 
李志超身体前倾伸着脖子瞄了眼照片,画面过于模糊,但他还是一眼认出来照片上的其中一人正是他目前在调查的一个贩毒团伙的高层。他保持刚才的姿势抬眼看向性感老猫,对方正靠在椅子背上一边调整呼吸一边把威士忌倒进嘴里,
 
“你的情报网挺广嘛,能查到我在跟这起案子,还知道这个人的动向,你还知道什么?”
 
“他们下次交易的时间和地点。”
 
男人放下酒杯又拿出烟叼在嘴里,阿超眼疾手快地点着打火机送过去。对方看他一眼,凑上前点着香烟,猛吸一口再把烟气全数吐出来。
 
“不知道这位兄弟,打算什么价钱出手呢?”
 
“很贵哦。”男人吐出一口烟,把烟灰掸在酒杯里,又补充道:
 
“重要情报换重要情报。你意下如何?”
 
刘振邦真的不喜欢那种气氛暧昧的咖啡厅。
 

刘振邦是个警察。
 
他很少应酬,就算泡吧也是一个人去那种闹哄哄的、没什么女人只有糙汉买醉的直男酒吧喝闷酒。爵士乐酒吧或者咖啡厅还有夜总会这种让人晕晕乎乎的地方,待不了五分钟他就觉得脑袋疼。
 
所以李志超提议把交易地点定在咖啡厅的时候,他花了整整十分钟的时间在心里嫌弃这个人。
 
去赴那个差佬的约之前,他才处理完几乎堆到天花板上的文书工作,却不想在赶去咖啡厅的路上碰见了昔日的仇家。这人原来就是个没什么大本事的疯子,本只是区区抢劫,到最后却闹成了劫持并故意伤害人质,抓进局里关了三年,最近才放出来。
 
在街上两人冤家路窄狭路相逢,对方二话不说上来就打。那边人多势众,眼见招架不住,他跑了八个街区才甩掉那伙人。  
 
然后为了避开仇家的可能路线,他拖着半残的身体,绕最偏僻的路,走最崎岖泥泞的地面,好不容易摸到李志超提到的那家咖啡厅时,已经是约定时间的两小时之后了。
 
进门第一时间,他就隐约认出来了“红唇杀手”。
 
怕别是那个故意坐在最扎眼位置、穿着一身白的扎眼的修身西装、有自己是帅哥的自觉、脸上挂着让人作呕的灿烂笑容、还自以为自己很迷人、看起来就不像个正经人、可恶的是他确实很耀眼的轻浮死给吧。
 
刘振邦在心中祈祷。
 
但是看了一圈,他还真没找出更符合他心目中李志超形象的人选。于是他有些为难地、一瘸一拐地挪到对方跟前,试探地问了一句:
 
“红唇杀手?”
 
“性感老猫?”
 
扑街还真是。
 
顺带一提,“红唇杀手”这接头暗号,真的太没品了。
 

“重要情报?”李志超咧开嘴失声笑出来。“警察的重要情报你都敢套啊?我要真泄露了什么对警局不利的消息,别说退休金了,我怕是后半辈子都要坐牢啊。兄弟你到底是哪条道上的?”
 
“不是那么严重的情报。”
 
刘振邦忽略对方的问题,把烟按熄在酒杯里,双臂交盘放在桌上,清了清嗓子。
 
“嗯。”李志超身体进一步前倾,重重地点了一下头,用炯炯有神的目光注视他。
 
李志超摆出一副小学生认真听讲的嘴脸,刘振邦真恨不得一拳打过去。
 
这个人应该去做舞台剧演员而不是警察。他发自内心地这么想着,不耐烦地用手指敲击桌面。
 
“我知道你们那边有个线人是最近新兴帮派九龙発嗑会的成员,”他一边说一边注视对方的表情变化,“我想了解一下他们那边内部成员的情况,不知道李sir肯不肯帮这个忙?”
 
不愧是谈判专家,表情一丝未乱,甚至还加深了他那惹人烦的微笑。刘振邦看见李志超眉毛抬起又放下,缓慢又连续地点头。
 
“嗯……嗯嗯嗯——我大致了解了。”
 
真烦。
 
看着李志超表演自言自语,刘振邦心里烦躁到了极点。他身上哪哪都疼,露出来的肉上全是汗和泥,头刚才被人拿木板砸了一记,还被人掴了两巴掌,小腿不知道是不是给人踹折了现在肌肉正一跳一跳又热又涨。李志超的声音好像离他越来越远,眼前的景象也愈发模糊。
 
“你不要紧吧?”
 
仿佛是看出了他的痛苦,李志超伸出手在他面前挥了挥把他叫回现实。他实在分不出对方的关切是真是假,强撑着摇摇头说没事。
 
“可以的话……我们快点先谈交易……”
 
“我觉得你很不好诶,要不我送你去医院吧?”
 
扑街。
 
刘振邦在心里骂了这最后一句。他的眼前逐渐变得黑暗又变得惨白,他觉得意识轻飘飘地跳脱了躯体,却在最后一丝与身体连接的部位也要剥离躯壳的瞬间,重重栽了下去。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