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东天】无题

Work Text:

东方求败一直很欣赏天下无贼,因为他是所有手下里最“了解”自己的人。是的,天下无贼“了解”自己的心,而现在也“了解”自己的身体。他刚刚彻底挤进天下无贼温暖的穴口,性欲夹在身体内开始恣意膨胀,柔软的肠壁压迫着自己,只会挑起更胜的欲望。
粗重的呼吸在黑暗的房间里十分清晰,天下无贼的声音萦绕在东方求败的鼻尖,很快被温润柔软的唇瓣止住,带着一声呜咽。
东方求败有些惊讶,按理说天下无贼与他的年纪并差不了多少,常年混迹于黑白之间,却未想到反应和初次品尝禁果一样。但他现在无心像教育小孩一样,教育自己的手下了。他肆意地扫荡天下无贼口中柔软的舌面,带着密稠的水声足以让人面红耳赤,呼吸也几乎稀薄到难以获得新的空气。
他怎么会给天下无贼残喘的机会呢?下身正进行着最原始的摩擦,下意识收缩的后穴却吸得更紧了,本就被撑得满满当当的后穴与性器的摩擦愈发的清晰,每每抽送都带着淫靡的水声。
“教主…”天下无贼咬紧牙关强忍气息,唇齿间的缝隙仍然出卖了他,发出不堪的声音。顶端不时擦过一点带来的快感直窜大脑,身体下意识地挺身配合,沉醉于与教主肢体的结合。
主动地动身让东方求败更加粗暴地对待,加快了抽弄的速度,直到快感积累到临界点,终于在信任的人身体里爆发。
一切都结束了。

 

像是黑暗深处射出的利箭,东方求败从睡梦中惊醒过来。胸膛的起伏像是刚刚经历了一场恶战后为了恢复体力的喘息,他的双眸直勾勾盯着天花板,纯白色的墙壁好似再告诉他现在是“贤者时间”。他再三确认自己的状态,手心抹了一把脸,额头与脸颊上带着热度的薄汗证明他是在现实当中的。
可是,他的身边并没有那个人,天下无贼。
但是那张脸,那张面色潮红的脸仍然在他的记忆中。他甚至不敢相信,平日里毕恭毕敬不失礼节的天下无贼,竟然因为生理的情欲表现出那副放荡模样,还是在自己的梦里。
东方求败坐起身,小心翼翼地掀开被子,他得到了能够接受,却也不能接受的答案——双腿之间的白浊。
这是梦吗?
为什么我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我竟然对自己的手下?
一个接一个问题在东方求败的脑内回响,质问他心底最真实的声音。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他梦见天下无贼在梦里做这样的事情了。
屋内的时钟响起闹铃声,划破了寂静,早饭时间到了。
今日的早饭是天下无贼做的,其他三大恶贼非常高兴地接受了大哥的美味,除了东方求败。他看着天下无贼为了早饭忙里忙外,和其他人搭话的身影,觉得自己的身体与这个世界生起了一层隔膜,无法触及到真正的真实。
“教主,今天您是否身体不适?”天下无贼看见教主迟迟未动桌前的早饭心生疑惑,按理来说教主从来都不会对早饭有所懈怠,今日为教主做的早饭也是按照他的喜好下厨的。
东方求败不是不想食用,只是他觉得这早饭像是下了一种毒药,名为“不安”的毒药。他朝着眼前的早饭发呆,摆放整齐的早饭像是他和天下无贼之间的关系,君与臣,除此之外再无其他。他试图在其中找到一点千丝万缕平复自己的心情,很可惜的是过于清爽的摆盘炸不到一点蛛丝马迹。反而身体的隔膜像是蜘蛛丝一样,随着自己对天下无贼的那个不能言说的梦,随着自己矛盾的感情愈发得包裹住全身。他要忍住这种自责,忍住一切内心的发问,就这样继续下去。
不能结束。
“昨夜工作太多了,反而早上没什么精神。”东方求败捏了捏自己的鼻翼,这是装作疲惫的最好方式了。
“不如将一些工作交给我吧,教主。替您分忧也是我们手下分内的事情。”
“不,不。一会泡一杯咖啡送过来吧。”
“是。”
早餐用毕,天下无贼为东方求败送上了咖啡。他缓缓推开办公的门,教主正对着一堆资料犯愁,锋利的剑眉皱成一团,像麻绳一样无法解开。这是东方求败在思考时最突出的表现了。
天下无贼明白当教主专注事情的时候打扰可是会遭殃的,他脚步轻轻地走进屋内,走到东方求败的身边,就连放下茶杯的刹那都没有一丝响声。一切都分毫不差,按照计划进行,接下来只要在悄悄离开就行了。
可是天下无贼的手腕却突然被拉住了。
“教主?”
被声音打断的东方求败突然缓过神,看了看桌上的咖啡,看了看自己的手,又看了看天下无贼疑惑的神情,才发觉自己刚刚失礼的动作。他很快松开手,拿起咖啡送到嘴边,给自己做起掩饰,“我本来是想喝咖啡的。”
“更想拉住你。”
东方求败将这句话压在了心里。
“教主不用多心。”天下无贼轻笑,他总是善于接上教主的话。“那么,便不打扰您了。”言毕,他转身走向门口。
“天下无贼。”
“教主还有何事?”
“你深夜做过梦吗?”
“太过焦虑会夜长梦多的。”
天下无贼笑着关上门,消失在东方求败的眼前。
这一句应答让东方求败的心中空荡荡的,若有思虑,若无思虑。
门外的那个人,握着手腕,感受着残存的温度。
“还是第一次呢。”

一日的终点的深夜降临,天下无贼的房间里充斥着不经掩饰的喘息和不满足的轻叹。隐忍多时的欲望,终于因为一次不经意的接触爆发。
本应该安静躺在床铺睡觉的人,却张开双腿趴在上面,一根嗡嗡作响的电动棒就正正插在中间。性器不知羞耻的高昂,随着器具震动的节奏轻轻弹动,吐露晶莹可人的前液。他将双手掌握住安抚用具,送入身体深处用颤抖的力度搅动翻涌,震动着肠壁带起酥麻全身的快感,想象着这是教主的身躯在自己的体内活动。
每每自慰棒碾过刺激地带时,天下无贼腰上的肌肉都会痉挛一般用力收缩,狠狠引起又随着叹息放松。如此以往不知道多少次,直到前端性器硬挺到发涨疼痛,眼角不受控制地溢出生理泪水,因为抽噎的动作而在眼眶里摇摇欲坠。不得已只能停下抽插的动作转而安抚前端,手指律动搓揉,拂过会阴带起呻吟阵阵。他熟练按摩囊袋,足以令自己发出难熬的抽气声,并不可自制地拼命扭着腰希望得到释放。
“教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