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Twilight

Chapter Text

 

 

如果你爱的人,恰好别人也爱着他,你该怎么做? 

如果那个家伙在这里,你可以大大方方地和他竞争,你可以用你能想到的所有方式去对你心爱的人好,用语言和行动让他知道你有多爱他,让那个家伙从哪来回哪去吧。

但,你永远无法和一个已逝之人竞争。

他走了,他的心上就永远缺了一块。而你,无论怎么把自己削尖磨平,即使你将自己每一块装甲都撕扯下来,只剩一副金属骨架,捧着血淋淋的火种,也永远无法成为那块恰到好处的拼图。

 

 

 
 
 
“柯博文,听说咱们队又来了个新人,还是从地质学院转过来的?”
 
“你消息还挺灵通——我已经喊他半小时后去你办公室报道了。”
 
“放心吧,新人交给我,保管你放心——我马上就过去。”
 
“对了,天火——”
 
“怎么?”
 
“他的考核成绩非常优异,机体检测也非常健康,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但他的心理测试报告显示,他可能受过一定的精神创伤,建议你多留意一下。”
 
“...明白。”
 
 
 
 
 
 
 
 
 
 
“你是...红蜘蛛?”
 
“是的,长官。”他笔挺地站着。
 
“不用这么拘谨,以后我们就是搭档。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激射和啰嗦,我们都隶属于二队。”
 
黄色的小个子冲他热情地笑了笑,而蓝色的赛博坦人微微点了下头致意。
 
“很高兴认识你们。”他礼貌地微笑。
 
“啊,对了,”白色的金刚一拍头雕,“忘记自我介绍了,我叫天火。今晚你有空吗?我们给你准备了一个欢迎晚宴......”
 
 
 
 
 
 
后面的话,他一个字也没听进去。
 
他只觉得天旋地转。
 
他说他叫天火。
 
他叫天火...
 
天,火。
 
 
 
 
 
 
他怔怔望着对方的面甲。
 
一瞬间,无数痛苦的碎片涌上他的火种,那些尘封在他记忆扇区的东西,都在一点点的复苏,广袤的雪原,刺骨的寒风,深不见底的冰海......
 
他感到光镜前一阵阵地发黑。
 
 
“天啊,他怎么了?”
谁?谁的手在他光镜前晃...
 
 
“天火,他好像晕过去了。”
别...别说那个名字...
 
 
“嘿,你还好吗?”
肩上被人重重地拍了一下,他忽地清醒过来。发现自己正靠着墙坐在地上,三个金刚正蹲在面前担忧地看着自己。
 
“你没事就好,”白色的赛博坦人向他伸出手,“红蜘蛛,你是身体不舒服吗?”
 
“我没事...”他不着痕迹地推开那只白色的手,撑着地站起身。
 
触碰到那手指的一瞬间,他感到一阵来自火种的疼痛。他忍耐着不去想那些。红蜘蛛,你现在是在你的上级和同僚面前。他在芯里提醒自己。
 
 
“我很好,长官。”他站直身体,努力不让自己颤抖。
 
深深置换一口气,他艰难地抬起头直视着白色的赛博坦人,“长官,我可能昨晚没休息好,想申请晚上的休假。希望您可以批准。”
 
 
“说了叫我天火就行... 算了,随便你。”天火道,“你回去好好休息下,下回有空咱们再一起吃饭。”
 
 
“好的,天火...长官。”他敬礼致意,随后离开了房间。
 
 
 
“他可真古怪。”激射看着那个身影关上门后,忍不住说,“我还以为一个地质学院的高材生莫名其妙转来警局已经是最怪的事了呢。”
 
“可能他有什么苦衷吧。”啰嗦说。
 
而天火看着那个远去的背影,若有所思。
 
 
 
 
 
 
 
 
红蜘蛛毫无声息地蜷缩在卧室的角落里。
 
他疼...从脑模块到火种,全身上下每一条线路都在痛。
 
不...他们只是重名而已。
 
他是警署二队的副队长...是柯博文长官最得力的副官...他才不是那个...
 

 

他才不是那个...
 
可...为什么他的火种,有一种...难以言状的感觉?
 
他颤抖着将手伸向床头柜,从抽屉里摸出一支镇静剂,准确地扎在了自己的手臂能量管上。
 
还以为...已经戒掉你了啊。他缓缓地推进液体,芯想。

两支。

三支...
 
那些你以为你早就忘却的人。早就忘却的事。终有一天,会卷土重来。

在失去知觉的前一刻,他听见了门被撞开的声音。

一个惊慌失措的声音。

“大哥?”
 
 

 
 

 

 
 
深夜,天火的办公室仍然亮着灯。
 
他的手飞快地在键盘上敲击着,他检索了赛博坦地质学院的主页,并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信息。他又利用自己的高级权限,在资料库里调阅了红蜘蛛在地质学院的全部档案。
 
忽然,一条信息吸引了他的光镜。在红蜘蛛的一份发表的论文中,论文著作者除了他自己,还有另一个名字。
 
 
天火。
 
 
他心念一动,遂以“赛博坦地质学院”“天火”“红蜘蛛”等关键词进行搜索。
 
很快,一长串的网页跳出来。
 
他慢慢地将页面往下滑动,感觉周围的空气仿佛也变得稀薄起来。
 
 
《赛博坦地质学院研究组一名科学家在外星失踪》
 
《赛博坦研究组失踪案 是人为导致还是意外事故仍在调查中》
 
《赛博坦研究组失踪案仍在进一步调查取证中 专家指出大概率作为意外处理》
 
《塞星失踪科学家组员提出诉讼 有关部门予以驳回》
 
......
 
他接着往下滑,看到一篇新闻里附上了研究组成员的照片。
 
“据悉,明天赛博坦科学院地质研究组将前往星外进行勘探,下图为研究员天火[左]和研究员[红蜘蛛],两位都是研究所杰出的科研人员,我们有理由相信他们将会带回来非常有价值的取样...”
 
他一眼就看到了红蜘蛛,照片上的年轻金刚歪着头雕对着镜头,面甲上是志在必得的笑容,而不是像今天这样疏离的微笑。
 
而他身边那个高大的赛博坦人,手揽在红蜘蛛的肩上。
 
隔着屏幕和时空,他和那个科学家对视着。
 
那双蓝色的光学镜,淡淡地笑着,目光仿佛穿越了时空,裹挟着冰冷的极地寒风,落在了他的火种上。
 
 
 

 

 

 

 
 

 
震耳欲聋的敲门声把他从睡梦中惊醒。
 
“来了——”天火忙不迭地穿上装甲,谁这么一大早的不让人舒坦?
 
推开门,是两个陌生的金刚。一个面容清秀,有着绿色的光镜,和他差不多高,而另一个非常高大,天火仰着头才堪堪看清那人有着品红色的光镜。
 
莫不是个健身教练?他在芯里暗想。
 
“你就是那个把我大哥害进医院的混蛋?”高大的赛博坦人冷冷地发话了。
 
“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天火抱着手臂看着他。
 
“你!”大个子的金刚一拳带着劲风砸在天火面甲边的墙上,那里迅速凹下去一个坑。
 
天火岿然不动。他面甲上波澜不惊,甚至连躲也没躲一下。在警署工作多年,什么样的人他没见过?他一边在芯里思索着这两个怪人的来头,一边想着要不要用内线联系保安。
 
“三弟,别这样...” 绿色光镜的金刚回身温言安抚,又转过来对天火歉意道,“不好意思,我弟弟只是有点心急。他每次遇到大哥的事情的时候都这样。”
 
然后,他友好地向天火伸出手。
 
“你好,我叫暗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