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渡情

Chapter Text

引子

      灵山圣地,雷音宝刹。

      四大菩萨,八大金刚,五百罗汉,三千揭谛,比丘尼,比丘僧,诸大圣众,都于七宝莲台之下,净听如来说法。

      正说至色空之义,世尊忽止言不语。众圣仰望世尊,见七宝莲台边竟有一毒蝎。世尊伸出左手轻推,不料被蝎子用毒勾挂住拇指。世尊神情微变,片刻后,收手复为扶伽跌坐之像,容色如常。众弟子诧异间,那蝎子竟已逃脱得不见踪影。此时有弟子上禀世尊,是否遣金刚捉拿此怪。如来微笑道:“金刚亦拿不住它。”见有弟子仍是诧异不解之色,又开示道:“因缘非可强,由它去罢。到时候自有它的机缘。”在座俱为佛门翘楚,先时虽难免惊异,然听得世尊以因缘开示,遂不作无谓执着,不以为念。众圣复听如来开讲。

      其实方才一刻甚为凶险。被蝎子刺伤一瞬,如来竟见幻影一现。仿佛回到了千年前鲜花如锦的毗罗城里,印土诸国姝妙第一的少女嫣然微笑,灿若星辰,舞步如风,银铃响动,仿佛无论怎样旋转,那双善睐明眸都注视着自己。舞蹈着的少女是十六岁待嫁的耶输陀罗公主,而公主凝望的少年正是十九岁的迦毗罗卫太子悉达多。

      如来自得证菩提,一念不染,今日竟因毒蝎一蜇而目现往生尘劫时的幻影,便知定有前业因缘。如来启慧眼观之,查知这蝎子牵扯的一段前尘往事。

      千年前,迦毗罗卫城的宫城夜色里,美丽的王妃耶输陀罗独自临风对月。她思念着辞妻别子,出家修行多年的丈夫――昔日的悉达多太子,如今的释迦牟尼。王妃德慧双全,深明大义,但人之常情,月夜独处,她难免对丈夫思念怨慕,心怀质问。此夜,王妃决定数千个日日夜夜的孤寂烦恼该有一个了断。她流下一滴眼泪,心想,这是她为丈夫流下的最后一滴泪水,泪滴落土。

      就让这滴眼泪,把自己所有的爱恋,思慕,欲念,忧愁,和深藏心中从未发出的怨恨和质问全都通通带走吧!

      一只蝎子躲在庭院的沙土中,恰恰在王妃眼泪滴落之处。

      耶输陀罗王妃出家为比丘尼,勇猛精进,证得阿罗汉圣果,在释迦涅磐之前入灭。

      因缘轮回,无始流转,成住坏空,生灭相续,菩萨畏因,众生畏果。一念便能生魔障,行为皆可成业果。当年那只蝎子寿命早尽,出现在七宝莲台上的那只实乃眼泪业力所化之形。千年流转,那蝎精又已吸取世上无数情执欲怨之业力,不同小可。中其毒者若起心动念,就是神仙圣者,必坠魔障。幸如来大悲大智,堪破幻想,一念不染,方未生大劫。

      电光石火一瞬间,如来运甚深法力,以无限慈悲,化去这蝎子所携之业力。如来左手伤口亦多时疼痛难禁,此痛既是尽佛往生中一点前因,亦是渡化众生悲苦。然而以如来之法力,亦尚有一点余业不能完全化去,故那蝎子竟挣脱逃走。我佛之慧眼,一时亦不能知其去向。仿佛化入无形。

      佛慈悲叹道:旧业不见,必起新缘

      生老病死,成住坏空,回头望不知过了多少岁多少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