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中秋

Work Text:

中秋已至,按照老规矩,东方求败和四大恶贼会在花果山的第六层一块过中秋节。

只可惜第四层今日又出现了混乱,天下无贼不得不去维稳,难得的一次惬意生活就这样断送了。他苦恼地坐在大本营里,刚刚结束的动乱令他头疼,先前想好的中秋节乐趣也早已被抛在脑后。现在的刁民越来越难以管理了,照这样下去,花果山的未来会怎么样,他的内心仍然没有答案。

 

铃——

 

熟悉的通讯铃声突然从身旁响起,天下无贼也无心再继续思考下去。这个铃声是东方求败初识他时,要求他设置的“教主专用”。

以天下无贼的个人喜好来说,他并不热衷于在这种日常活动上做文章。但是,作为教主的得力下属,四大恶贼之首,他需要事无巨细。这个铃声——是教主喜欢的,他没有什么理由去拒绝设置。不过铃声是什么样,对天下无贼来说并没有什么意义,只要能接到电话就好。他回过神时,东方求败的面容已经出现在手机屏幕上了。

“教主,现在一切正常。”

天下无贼率先汇报了情况,与其等待一段中秋礼节的寒暄,不如直接进入主题更直截了当。

“干得好,天下无贼。今天是中秋,你也别过于神经紧绷了,好好给自己放个假休息一会。”

东方求败的声音里透露着温和的情绪,与他平日里严肃的口吻不同,或许是节日的惬意氛围让他稍微放下了平时的教主架子。

“大哥,你不在这真的太遗憾了!今天教主可是为我们准备了好多福利呢!”

贼眉鼠眼抓着酒杯突然挤入画面,丝毫不顾自己一副醉醺醺的滑稽模样几乎要把整个屏幕霸占,只给东方求败留下一个背影,天下无贼都能想象到后面的教主该是怎样一副生气的表情了。而屏幕的角落,混乱的身形活动依稀可以认出,认贼作父正借着身高优势故意给乱臣贼子灌酒。

 

一派祥和。

 

“老四,你们这样放纵自己,恐怕明天花果山那几层也会出事啊。”

天下无贼故意阴阳怪气地给贼眉鼠眼当头一棒,当然他是说给教主听的,他熟悉教主的性情,接下来肯定是老四被甩到一边,楚楚可怜地模样。

“贼眉鼠眼,你无法无天了!”

不出所料,几乎是天下无贼脑补的现实重现——东方求败一把抓过贼眉鼠眼拉出了屏幕外,直接塞进还在灌酒的乱臣贼子和认贼作父怀里。

“教主息怒,他们也只是太开心了。中秋佳节,您也不能为这点小事生气。”

“是他们太得意忘形了。”

“那么属下和您也一块得意忘形怎么样?”

说罢天下无贼望向屋外,中秋夜下月如常,清冷的月光所及尽是教主的城野,是他们掌控的花果山,最后的家园。自己为此投入了全身心的代价,到如今究竟埋头苦干了多久,而忘记抬头看向天空了呢?天下无贼发现自己距离天空实在是太远了,几乎要记不清上一次看到天空,看到明月的时候了。在他的记忆之中,似乎每一次的抬头,目光所级之处,永远都是那个人的身影,信念之地。

 

天上地下,唯我独尊。千秋万载,一统江湖。

 

众人口中残虐无道的暴君,又有几个人知晓他的追求呢?纵使红色的衣冠束缚住了身形,也不能按捺住掌控天地乾坤的野心。

 

要想成就非凡的大业,就要使用非凡的手段。

 

天下无贼的脑中再次响起教主的名言,他明白这句话的“非凡”意味着什么。

在成群的飞鸟之中,高鸣出属于自己的孤独,直到啼血而亡。注定是躁动不安的灵魂,不到把自己燃烧殆尽的程度是不会停歇的。

 

水至清则无鱼,人至贱则无敌。

 

纵然粉身碎骨,也要成就教主非凡的大业。既然选择了与众人相反的道路,选择了教主,就要背负一切骂名,远离一切颠倒梦,舍下软弱心肠,忍受再无黎明之日的孤寂。

否则,敌人之今日,即是自己之明日。

 

“教主,今夜月色真美。”

“什么,月色?可是我这里被云遮住了,看不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