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旬斗RPS】暧昧劣情Lover

Work Text:

早晨出门开始他便觉得难以抒解的焦躁,那种情绪从心脏里静静地流出来,逼迫着他既想找人说话,又想把车里所有人都赶出去。这不像他,生田斗真是出了名的好好先生,哪怕有一点小恶魔特质他也仍然是公认的、温柔的好人。所以他对自己说,我只是累了,去,去吃点东西或者听一首歌,很快就会好起来。然而他仍然靠在窗边没有动,有动静的是在手里握了大半天的手机。熟悉的震动,每天都要震好几次、或者十几次?不用去看他都知道发件人那栏该如何发音。那个麻烦的、每次都要他主动提出邀约的男人,那个该死的、把他搅得乱七八糟的男人。邮件内容大概又是无聊的「感觉怎样?」「现在在干嘛?」「这样啊。」,他怎么会有耐心一条条回复过去,甚至从中感到快乐?

他觉得这样不对,所有事情都是不对的。经纪人过来跟他核对今日行程,很好,他可以有借口无视掉手机里的消息,在工作结束之前都不必去想。他该是迷人的Ikuta Toma,而不是现在这个焦躁的讨厌鬼。是了,他讨厌陷入这样情绪的自己,也讨厌让自己焦躁的Oguri Shun. 等等、凭什么?只是区区小栗旬而已,怎么可以让他焦躁成这样?是因为对方穿走了自己最喜欢的衣服、导致他只好穿着皱巴巴的T恤?或是那家伙又没扣上牙膏盖子、把洗手台弄得一团糟?还是昨晚又不带套射在里面、让自己在浴室里弄了好久、而罪魁祸首却早早睡着?啊啊,确实想起来就非常生气,该死的、麻烦的小栗旬,让一整天都变得非常、非常糟糕的小栗旬。他该一个星期不理他,让这家伙回自己家里撸去。

可心里有个声音说:他们不都是这样的吗?多少年来他们不一直都是这样的吗?

不不,才不是这样。他试图找出这一次与前几次犯焦躁的不同。对了,他们忙得太久没做了,昨晚做的时候他真的非常疼。润滑还剩一个底儿,全挤到他后面草草扩了张,根本不够用,被进入的时候他疼得都没有力气骂小栗旬,那家伙还一个劲往里捅,抓着他的胯撞得他意识都快散了,还一边磨磨唧唧地问斗真舒服吗,斗真你好紧,斗真你叫出来好不好。感谢这混账让他在三十岁前半重新体验了一把被开苞的错觉,他现在都不能正坐,歪靠着车窗像个生无可恋的旅人。

他干脆从车座后面掏出了烟,他不常抽,可现在他需要这玩意转移注意力。点燃了才发现这不是他的那包,他喜欢清淡的凉烟,而手中这支有浓重的焦油味。经纪人皱起眉头,把车窗打开,他抱歉地笑笑,却怎么都想不起这包气味浓厚的烟是从哪来的。他又不可避免地想到小栗旬,那些情欲蒸腾的晚上男人咬着两根烟点燃,又把其中一只递给他。被人咬过又沾着唾液的烟,他竟然能够一口一口地抽完。小栗旬抽掉最后一口烟凑过来,还给他一个湿热粘腻的吻,吻到他心脏都像被烧过似的发烫。而现在他发现他不怎么想念自己的薄荷烟了,却抽着这根硬红万抽到眼睛发热。是烟雾熏到了眼睛,他用力揉了揉,还是痒得落下泪来。

的确是不对的。生田斗真想,他三十岁了,不该这么小气,莫名其妙地闹别扭,还在保姆车上把妆给揉花了。可经纪人姐姐只是轻轻叹了口气,给他递了张纸巾,还贴心地掏出了小镜子。不该这样的,他记得很早以前他只是蹭掉了块粉她都要吼他半天,而现在却只是那么温柔地别过脸,给他找便携烟灰缸。他的状态已经糟到需要女人忍让了吗?——恐怕还真是,他看着镜子里黑得遮不住的眼圈和发红的眼角,觉得自己真是差劲极了。

她当然知道他在哪里过夜,否则又怎么清晨驱车赶来他俩的公寓楼下,替他收拾纵欲过后的烂摊子。她甚至给他弄了碗羊肉汤补肾,不然绝对没有今天活蹦乱跳的生田斗真。她还随身带了遮瑕膏,替他遮掉身上狗啃似的吻痕。多贴心的女人,不干这份工作绝对也是别人家的好妻子。他想起他从前的理想型就是这种贴心的大姐姐,可惜八年前走了弯路,从此再没有直回来。他栽在一个比他大两岁的混账小孩儿手上,那小孩亲他吻他抱他上他,只是从来不说爱他。

没关系,反正他也没有说。

八分钟烧完一根烟,八年维持一段关系。按月九喜剧的套路,他也早该排除万难修成正果,拉着那人奔赴教堂打出HE。可惜他们演的金十,那人死得随意,自己死得刻意,结局更是一开始就知道是BE。他的阿龙到死都念着结子,他的旬酱也心心念念着优,到底也没什么不同。那小孩儿在上帝面前宣誓爱他的妻子,他的妻子温柔美丽,总归就是皆大欢喜。话又说回来,谁想插足旬和优,他肯定第一个冲出来揍死他(或者她)。旬不会让优伤心,他不会让旬伤心。这是默契,是毋庸置疑的心照不宣。

所以,收起那些无处宣泄的焦躁,当一个温柔的好人,这才是Happy Ending的正确攻略路径。他掐灭烟,认真对着镜子把蹭掉的妆抹抹匀,塌下来的头毛撩上去。很好,他又是那个迷人的生田斗真了。没什么可抱怨的,也没什么可纠结。很多人都爱着他,他也有爱着的人,那样就可以了。

斗真划开手机屏幕,小栗旬又拐弯抹角地问他要不要出去吃饭,「我找到一家很好吃的咖喱哦!」他笑了笑,很快回了个:「好」。

即使仍然会有不甘心而落泪的时刻,即使那躁动永不息止,但那又如何?那个混账小孩儿总会温柔地抱住他,吻他的嘴,用他最喜欢的低沉嗓音对他说:欢迎回来。

那样就可以了。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