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磊渤/拉郎】开荤(1-3)

Work Text:

1
万山每次见到唐察苏,他的周围都围着一群女人。
唐察苏,盛唐集团的副总,万山是在一次合作中认识他的,那天万山记得非常清楚——当然是因为他脑子好使。
为了和盛唐集团合作,万山和唐察苏约定在见面商量他们具体合作的事宜,刚好唐察苏在印度出差,于是约定的地点就在印度,不是饭店,而是一家洗浴中心,万山听说后脸上的嫌弃丝毫不掩饰,他还真的第一次见到把生意约在那种地方的。
不过万山再怎么厌恶,他也没法拒绝,因为盛唐集团的这笔订单非常重要,而且特别急,即便是在天边,他也只能应着头皮答应,定了飞印度的机票,准时准点的出现在洗浴中心,然后他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万山觉得,他从商这么多年,也算是见识过各种奇葩老总的了,好色的也不少,可是唐察苏绝对是第一个这么光明正大好色的人,而且口味也不是一般人能理解的。
一身海滩装,露着一节白花花的小腿,头发像打了腊一样油亮,手指上带着两个钻石的指环,还戴着沙滩墨镜,悠哉的躺在椅子上,三四个女性围绕着唐察苏,捶腿,喂食,捏肩,仿佛帝王一般,要不是唐察苏看到了他,他差点没忍住走了。用女性这个词万山也是斟酌了好久,因为这几个女人,是在是……看不出哪里美。
唐察苏喝着果汁的时候看到了一身戾气站在那里的万山,眼睛立刻弯成了一条缝,站起来,迈着扭捏的步子走到他面前,一根手指伸到了他面前,似乎是要碰到他的下巴,吓得他赶紧往后退了一步,而唐察苏也察觉到了自己的行为太突然,抿着嘴笑道:“不好意思,万山是吧?我是唐察苏,幸会。”
万山眼睛向下看了一眼他翘起的兰花指,犹豫了一下还是伸手握住了他手,比想像的要软一点,接着露出一个客套的笑容,一脸公事的样子说:“唐总,幸会。”
握了手,唐察苏又躺回了他的躺椅上,手一摆那几个女人就又黏上了他,他也不恼,反而很开心的样子,手指勾起一个人的下巴,像逗小狗一样挠了一下,粘糊的语气哄道:“乖,听话~”女人立刻眉开眼笑,他又从沙滩裤的兜里掏出几张票子,女人们就开心的拿着钱走了。
万山真是长舒一口气,他真怕这人一挥手给他也搞来几个女人……看来唐察苏还是有跟他合作的意思的。
唐察苏一直在暗中观察着万山,看他紧绷着的样子就觉得好笑,等那几个女人走了才坐起来,摘掉墨镜指了一下对面的椅子。
万山解开西装外套的扣子坐下来,像个小学生一样背挺得直溜溜的,一本正经认真的样子和唐察苏懒散又随意完全相反,不过唐察苏对待合作还是意外的认真,每一句话说的都很有水平,给了他一个非常合理价位不松懈,但是说话又委婉,让人不反感,万山看既然都不吃亏,于是就这么商定了。
合约一签,唐察苏瞬间又恢复了一开始的状态,交待了几句,那几个女人就又回来了,跟唐察苏搂搂抱抱的,唐察苏得了空问还端坐着万山:“万总,为了庆祝我们的合作,一起吃个饭怎么样?”
这是必须有的程序,万山没法拒绝。
当然,万山如果知道有一群女人在他就绝对不会答应了。
他们吃的是牛排,唐察苏左右各抱一个,一个给他切牛排喂他,一个喂他喝酒,唐察苏一脸享受,万山坐在对面脸非常黑,低着头,刀和盘子发出一声摩擦,万山咬着牙,良好的教养又不允许吃东西有这么大声音。
唐察苏抹了一下嘴,把眼镜扒拉下来一点看着他说:“哟,万总,这是怎么了?脸色不太好?牛排不合胃口?芳芳,还不去照顾一下万总。”最后一句是对自己身边的女人说的,说的时候还又掏出了小费。
“咳,没,不用了。”万山吓得差点呛到,也扯着布在嘴上擦了擦,客气又疏离的微笑挂在脸上说:“唐总,不好意思,我还有点急事,我先走了。”
唐察苏看着他离开,意义不明的哼了一声。

2
万山对于唐察苏这个人一直没有什么好印象,就算是在酒店里又偶遇到了他,也依旧是不咸不淡的微笑点头,甚至连和他握手的想法都没有,只不过他没想到的是,唐察苏看到他进了洗手间居然打发了那两个搀扶着他的女人,又折返回去跟着他进了洗手间。
“唐总这是有事儿找我吗?”万山看到唐察苏扶着墙勉强稳住身子的样子就为他捏一把汗,像是躲病毒一样往后退了一步。
唐察苏脸上的笑容很轻浮,仿佛他面对的不是陆氏集团的老总,而是一个男陪,酒精的作用让他吐字很模糊,说话的思路倒是很清楚:“万山,帮我一下。”
“嗯?”
“帮我应付一下那个女人,我听说万总的酒量很好。”
“……”
也许是唐察苏摇摇欲坠的样子实在让人无法冷血起来,万山就准备的答应了,正好他约的客户刚刚离开了。
“但是你得说你是我秘书。”
万山后悔了:“对不起,唐总,我还有事,爱莫能助。”
“我跟你合作,你不是资金周转吃力吗?我高价买你的地。”
唐察苏也是真没办法了,自从老婆死后,他就一直单身,盛唐集团的老总是唐察苏他哥,唐察苏窥视老总的位置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他哥心知肚明,明白里跟他说的特别好,背地里也一直防着他,而现在,他哥为了能更好的掌握他的行动,居然给他安排了相亲,他哥安排的人,也自然不是那么好打发的。
万山眉头皱的高高的,他是很缺钱来维持自己的公司,未婚妻跟别人跑的同时带走了一大半股份资金,他不能看着公司这么毁掉。
可是,万一,唐察苏说的是酒话怎么办?
唐察苏毕竟喝了不少酒,还是迟钝了不少,也想不到万山那么复杂的心思,看他思考就赶紧补充:“放心吧,她不是这一行的不会认识你,而且我们在包间,不用担心。”
“你到底什么情况?”万山这么问出口,就意味着他答应了。
不大的包间里,唐察苏和万山坐在一起,唐察苏介绍说是秘书过来接自己的,可是万山一身领导者的气质让唐察苏自己也觉得这个瞎话是有多么不靠谱,好在对面的女人并没有在意,依旧和唐察苏喝酒,万山微微一笑,挡住杯子自己接过来说:“唐总不舒服,既然你想喝,我来陪你喝一点吧。”
这就是万山的任务,帮唐察苏挡酒。唐察苏酒量不是很好,这女的一定是想把他灌醉,一定不能让她得逞,最好能把这个女的灌醉,再打探一下哥哥的情况。
万山酒量确实如他听说的一样好,一转眼两人已经喝的满地的空酒瓶了,那个女人喝的完全不行了,趴着毫无动静,而万山脸色微红,看起来才三成醉。
“辛苦你了,万总。”唐察苏很高兴,拍了拍万山的肩膀走过去抬起那个女人的下巴,盯着那张脸看了一会儿说:“啧,还挺漂亮的,要不是她是我哥派来的,唉,浪费了。”
万山喝了口茶想缓一下突然看到唐察苏看着他说:“哎,你觉得呢?要不你把她带走吧,正好,这样她就没办法缠着我了。”
“咳咳咳咳……”万山差点咳出眼泪,脸上的表情也看起来诡异的很:“不用了,只要唐总别忘了我们之前谈好的事儿就行。”
“哎?你真的不要?别客气啊,看着小脸蛋,很少见的美女啊……”
“谢谢唐总的心意,既然她已经醉了,那我就先走了。”

3
唐察苏确实守信用,他用比其他人高了一半的价格买下了一个在郊区,地理位置很烂的地,而二人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熟络起来,唐察苏只是副总,比万山闲,就老是去约万山出来吃饭,吃着吃着,两人也越来越熟。
这天,唐察苏搂着一个美女又来了,万山处理完工作,唐察苏就毫不顾忌的坐在了万山的办公室,乐呵呵的和美女调情。
万山脸上一黑,说让他出去闹,这里是他的办公室,唐察苏一看就挥了挥手让美女走了,然后凑近万山,坐在他对面的桌子上盯着他观察了一会儿突然问:“你为什么对女人没兴趣?”万山不理他,唐察苏说:“根据我的经验,一般对女人没兴趣有三个原因,一个,是被女人伤过,一个是伤过女人,第三……”
万山看着他的三个手指,又短又胖,和他的人一样,还偏要带着戒指,看着不伦不类的,还在自己眼前晃悠。
“第三,是你喜欢男人,你是哪一种?不过我感觉是第一种。”唐察苏靠近万山,一身的香水味刺激着万山让他回过神,才发现自己看着他的手指愣住了,皱着眉头看他一眼,突然弯起嘴角笑道:“万一是最后一种,你不怕吗?”
唐察苏短暂的惊讶了一下,突然跨坐在了万山腿上,食指挑着他的下巴说:“就你,还想蒙我,我见的多了。”
万山眼里突然闪了一道光,握住他捣乱的那只手,眼神撇了一下桌上的文件就移开,笑得像只捕猎的狐狸,沉声说道:“你不信?要不要来试试?”
唐察苏并不畏惧,另一只手搂住了万山的脖子说:“输的人,一辆车,怎么样?”
“哼。”万山发出一声不屑的鼻音,眼神在他脸上流转,最后停在他带着自信与得意弧度的嘴上,舔了下嘴唇说:“没问题。”
唐察苏闭着眼慢慢往万山嘴唇上凑,中途还偷偷的睁开一只眼看一下无动于衷的万山,他的脸色看起来很不好,于是唐察苏心里不禁暗想,不就是觉得被伤过有点丢脸吗?还装gay,太小看人了。
万山垂下眼皮盯着那双薄薄的嘴唇,唐察苏嘴唇一角微微上扬,仿佛志在必得,动作也是特别慢,明明几厘米的距离,可他半天了还没碰到自己,让万山习惯性的把眉头皱起来,轻微了抿了一下嘴,便主动凑上前贴上去。
唐察苏忽然睁开眼,万山触碰过自己嘴唇过后就放开了,不过脸的距离还特别近。
他居然真的去吻自己了?要不要这么拼!唐察苏看到了万山那种带着俯视自己,小看自己的眼神,还听到了万山挑衅话语:“怎么样?认输吗?”
哼!接个吻怎么会怕?唐察苏平日里的波澜不惊遇到万山再次消失殆尽,他咬了咬牙,一口咬住万山的下唇,用牙齿不轻不重的磨,又用舌头去舔他的上唇,再用力亲两下。
万山一手楼住唐察苏的腰,一手按住他的头,湿滑的舌头灵活的探进他的口中,和他的舌头纠缠在一起,唐察苏只觉得一阵阵缺氧,浑身发软,手推着他却使不上一点力,只是紧紧地勾着万山的衣服,把他整齐领带西装揉乱。
空气里充斤着口水交换和唇齿摩棒的声音,直到两人因为缺氧而分开。
万山舔了一下嘴角的残留,大大的眼睛里染上了一层暖昧不明的情悻,直句勾的看着嘴一张一合喘气的唐察苏,唐察苏也没有了平时的气焰,视线有点朦胧,不知道该往哪里聚焦,他清楚的意识到自己似乎是要玩儿过火了,因为他感觉到了万山有什么东西在顶自己。
万山也想不到不过是接个吻就让他有了反应,长时问的压抑仿佛得到了解放,而唐察苏白嫩的脖子就在自己眼前晃悠,他闭上眼,推着唐察苏让他快起来。
唐察苏并没有起来,当然一方面是刚刚的赌约,还有什么其他的感情他并不愿意承认,他又在万山嘴上亲几下,语气温柔撩人:“你输了哦~”
这话终于让万山想忍也忍不住,于是他抱紧了唐察苏,饰上了唐察苏的脖子。
猝不及防的感觉让唐察苏浑身一颤,跟着一声呻吟,让唐察苏自己都吓到了,万山的攻势十分强势,让他根本抵抗不了,对自己刚刚故意的行为出现了一瞬问的都后悔,万山的吻倒是让他非常舒服,所以他也只是后悔了一瞬问而已,只是他平时一贯纵欲,从来不会忍耐,可是一遇到万山,却被莫名其妙的羞耻感控制,咬着牙不出一点声音。唐察苏把这羞耻感归结到他们打的那个赌上。
万山的手蹭进了唐察苏的衣服里,在他光滑的背上流连,忍耐不住又往下,大手覆盖在他挺翘的屁股上,唐察苏也跟着僵了一下。裤子的皮带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解开了,等唐察苏反应过来,裤子已经褪到了脚边,万山温热手温柔的操着他的屁股,和他平时的风格完全不符,让唐察苏有点不适,接着万山的手便直接捅了进去。
“啊……”唐察苏颤抖着叫出声,万山跟着一颤,嘴上一用力在唐察苏脖子上留下一个印记,手指一点点的进入,帮他慢慢的适应,触模到某一点的时候再次听到了唐察苏的声音,嘴角便上翘起来,一下一下戳着那一点。
唐察苏也逐渐硬起来,教感点的刺激让他的腰忍不住跟着摆动两下,摩擦着万山的腿间,万山欲望难忍,又增加了一根进去。
后面被温柔的按压,一开始的异物感逐渐被兴奋所取代,唐察苏抱紧了万山的脖子,万山收回手指,把自己的欲望拿出来,扶着唐察苏的腰让他慢慢往下,一点点插进他的里面,被紧紧包裹着的感觉让他忍不住闷哼一声,直到全部进去,万山长舒一口气,伯了伯唐察苏的屁股。
唐察苏难得的在这方面脸红了,他还是第一次这么被人上,从未有过的兴奋感刺激着他的神经,让他觉得异常兴奋,手攀着万山的肩膀,眯着眼看到万山正用那双充满诱惑的漂亮眼晴看着他,一咬牙露出了不服输的表情,稍微站起来一点,再坐下去。
“嗯啊……”
内壁和性器让两个人都忍不住发出声音,只不过唐察苏的呻吟更加大,他一次一次的把万山吞进去,再吐出来,自己的也胀的难受,只是手还没碰到就被万山握住。
万山有力的帮着唐察苏抽动,唐察苏腿一软坐了一下去,猝不及防的把万山全部包裹进去。
“啊……”这一声完全可以用惨叫形容,唐察苏赶忙捂住嘴,这里是万山的办公室,可不是自己的,万一被外面的人听到就麻烦了……不对,他为什么要为万山担心呢?
唐察苏已经完全没力气再动了,他后面夹着万山,万山趴在他的购口一下一下的亲着,手还握着他的命根,唐察苏觉得万山现在跟他提什么他都会没精力思考而答应了。不过万山的要求倒是简单。
“你……放松点……”万山声音沙哑又低沉,掐着他的腰帮他动,听得唐察苏也是心中一动,主动迎合他。
最后万山先忍不住,退出来的一瞬间发泄出来,没有喘息的又继续帮唐察苏撸了一会儿帮他也解决出来。
空气里还残留着两人的味道,万山抱着唐察苏平复,一边喘一边苦笑一声,被唐察苏听到了,也不知道他这一哼是什么意思。
万山借唐察苏的香水在办公室里喷了喷来掩盖味道,唐察苏在万山办公室配套的洗手间里随便清理了一下,他也偶尔会跟一些模特在办公室里来一发,只不过都是自己的办公室,而且,他也是第一次被人给上了,总觉得怪别扭的。
唐察苏收拾好出来,万山裤子也换了,又是一副衣冠楚楚的样子,只不过看他的神情有点不自然,唐察苏看他目光躲闪,就用自己不正经的笑容掩盖心里淡淡的失落说:“怎么样?这次算我赢了吧?”
万山看着前方愣了一下,随后说:“嗯,随后你告诉我什么车,我把钱打给你。”
唐察苏一只手背在后面,暗自握紧了拳头,扬起一抹满意的笑容,一手撑着桌子,脖子上的痕迹毫无遮掩的露在万山面前,告诉他们刚刚的一切不是做梦,嘴上却说着违心的话:“那我就谢谢万总了,我们回头再联系。”
万山听到门砰的一声被关上,他拇指摸了一下自己的嘴唇,低头继续刚刚未完成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