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Border/安藤×石川】越境(大纲)

Work Text:

 

石川最终还是没有推安藤下楼,内心挣扎中被安藤反杀锁起来关进安全屋。石川醒来看到自己一丝不挂双手双脚都被铁链拷着,安藤强奸了他,说你那似是而非的正义救不了任何人,连你自己都救不了。石川的眼神又恨又痛苦,是对自己的悔恨和对没能杀了他的不甘。安藤摸着他的脸,觉得实在太美丽。安藤说本来我打算在这里杀了你,但我改主意了。他想要看看石川痛苦到极致会是什么样子。

 

安藤绑了一名女性在屋子里面,笑着问石川说刑警桑,你打算怎么办?石川崩溃地说求你别杀她,你对我怎样都行求你不要杀她。安藤说好啊,只要你能把我留在这张床上,我不就没有机会杀她了。石川颤抖着给他咬,在他面前自己扩张了坐上去,被操的时候他看到女孩流泪了,女孩说刑警桑,你没必要为我做到这种地步。他艰难地笑了笑说有必要,是谁都有必要。他被干晕过去,可手还是死死抓着安藤。安藤费了点劲才把手抽出来,看着手上的淤痕笑笑说刑警桑,你还真是天真得可爱。

 

石川醒来,发现女孩站在他床前。石川很惊喜地说他放开你了?你快逃,别管我。女孩很悲伤地对他笑了,他怔住,伸手去碰她,只碰到空气。石川崩溃地哭了,女孩抱住他说不是刑警桑的错,你没有错。安藤回来,看到他死死抓着床单,指尖都是血。安藤说怎么,我给你找了个朋友说说话,还是不开心?石川死死地瞪着他:你把她的尸体怎么了。哦?她真的在?安藤笑着指了指地下:我把她的稍微处理了下,看来只要尸体没坏,她就会一直在啊。石川哽咽着大吼你到底想怎样。男人走过来扣着他的下巴说不要太激动了,刑警桑,她是因为你不够努力才死的。安藤拍了拍他的脸,下回再努力点,好好取悦我。石川愤怒地和他扭打在一起,想要掐死安藤,可是他太虚弱了,安藤没费什么力气就压制住他。安藤温柔地亲亲石川额头说,睡吧,美人儿。

 

同样的事仍然发生了第二次、第三次……他当着活人和死人的面被操,无论石川多努力地在床上讨好安藤,多坚持着不睡,最终的结局都是他体力尽失晕过去,醒来活人就变成了死人。他们的灵魂聚集在这间屋子里,或迷茫或愤怒或不屑,大部分都悲伤地看着他。有人喊,要不是因为你这婊子我就不会死了。也有人喊为什么你还活着,我们都死了为什么你他妈还活着。他们飘在他的床前,看着安藤和他做爱,安藤知道有死人在看着,故意用各种道具折磨他,让他们看他的身体。嘲讽声笑声哭声叹息声钻进石川的耳朵里,他快疯了。不当婊子救不了人,当个婊子还是谁都救不了。安藤在他耳边说刑警桑,你还是那么天真吗?

 

生活仍然继续,只是这次石川醒来发现被绑着的男人有点眼熟,安藤抓着男人的头拖到石川面前,说生日快乐,给你的礼物,喜欢吗?石川认出来男人是他的同事,立花雄马,被折磨得脸上都是血痕,完全认不出昔日骄傲的样子。立花很惊讶地问,石川?你……你失踪半年是被这家伙……立花看到石川满身被性虐的痕迹,说不出话来。安藤笑笑说不如这样,你让这小子快活一下,我看得高兴了说不定会放他走。石川握紧拳头,你说话算话?安藤说我从来都说话算话,之前是你没能留住我而已,啊啊、。安藤又状似好心的提醒他,只要他别做多余的事。

 

立花还在状况外,就看见石川沉默地点点头,突然俯下身扒他的裤子。喂、石川你别……立花倒吸一口气,石川没几下就扒开他的裤子把他的老二整个含了进去,舌头灵巧地讨好他,一手伸到赤裸的下身开始扩张。立花急得大吼:别……石川、停下!你为什么要做这种事,你这样还算个警察吗?!石川停下来,眼神阴暗又痛苦得立花简直要不认识他。他说立花,我想救你,我别无选择。

 

接下来的戏码就像之前那样,只是换了个对象,石川却前所未有的觉得羞耻。他骑在立花身上浪叫的时候根本不敢看立花的脸,而立花也是又痛又爽,不能想象石川身上是发生了什么才变成这种样子。安藤看着这一切,石川的样子让他越来越着迷。越堕落越漂亮,他果然没看错。

 

结束之后安藤把立花绑回去,和石川隔了有些距离,意味不明地笑笑然后出门。立花垂着头,问石川:他一直让你做这种事情吗。石川不说话,两人静默了半晌,立花愤怒地踹了椅子,摔到了地上。连着椅子一起很费劲地朝石川挪过来。立花说我会救你出去,我一定会救你。

 

……别做多余的事,他会放你走的。

我他妈不相信!

 

立花挪到他跟前,让石川帮他解开绳子。锁着石川的铁链不长,石川很费力地才把绳子解开。立花挣脱后想找东西弄断锁链,这东西却是连着墙,没有锯子根本锯不开。石川让他先逃走,立花勉强同意了。立花走后不久安藤回来,笑笑说你放走他了?石川说你答应过了的。安藤走过来握住他被绳子磨得通红的手:倒是辛苦你了。石川厌恶地抽开手。

 

结果夜里门砰地一声被撞开了,安藤手上拿着把电锯。抓着个血肉模糊的人丢进来,是立花。一条胳膊已经被锯断了。石川咬牙切齿,疯了一样地想爬下床,脖子和手脚都被勒出血痕,像不得自由的困兽。

 

你说了会放过他的!

啊啊,我也说了只要他不做多余的事。电锯?好想法,可惜跟你一样是个笨蛋,自身难保还想要去救别人。

立花痛苦地喘着,你他妈、别得意,很快就有人会……

你以为接你电话的是谁?

!……难道你……?!

 

立花惊恐地抬头,安藤启动电锯,噪音响彻整个空间。他在石川面前把立花肢解,这是他第一次在石川面前杀人。石川愣着,神情脆弱又迷茫,安藤知道这是放在骆驼身上的最后一根稻草,石川会彻底毁掉,然后完全属于他。

 

立花睁开眼,惊讶地发现屋子里多了很多人,他们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是已经习惯了的麻木。他看着石川,石川也看着他。他的手穿过对方身体,什么都碰不到。石川说,对不起。

 

立花跪了下来,崩溃地大哭。

 

——BAD ENDING 1——

 

石川趁安藤不在的时候掰断睡衣的纽扣割腕,差一点就成功了,安藤费了好大劲才把他救活。他醒来,发现自己还是在那间屋子,第一个死的女孩趴在床边担忧地握着他的手。安藤过来替他拔掉氧气管。他盯着天花板,眼神虚无:你还没玩腻吗。安藤说,啊啊,可能我爱上你了,有点舍不得。如果你爱上我的话,我说不定会放你走。石川突然笑了,笑容温柔又干净,安藤很珍惜地吻上去。

 

他说:我不走。

 

我想把你大卸八块。

 

——BAD ENDING 2——

 

后来石川乖得像个死人,安藤也没有再杀人刺激他。锁链放长了,再后来干脆换成手铐。他们一起在餐桌边吃饭,安藤跟他说话,他偶尔会回一两句。晚上他们依然会做爱,石川睁着眼睛看床边来来回回的游魂。游魂们也不是时时都聚在屋子里,他们看腻了强奸合奸的戏码,还不如飘出去看别的人。只有立花一直徘徊在屋子周围,悲伤地看着他。

 

你一日不得解脱,我一日不得安息。

 

然后很普通的一天,他和安藤做爱,骑乘式,高潮时石川用藏在手心里的掰断了的纽扣戳进了安藤的动脉,血溅了他一脸。安藤咳嗽着,人却在笑:你、终于……安藤看着石川的眼睛,深黑的眸子能把人吸进去,再没有人能够撼动他。石川伸手掐住他的脖子,挤出他最后一口生命力。

 

游魂们都聚集过来,冷冷地盯着那个杀了他们的男人的尸体和灵魂,而安藤只是盯着石川。

 

——欢迎来到这边的世界。

 

石川看都没有看他一眼,披了衣服出门。楼下是放尸体的地方,一具具尸体泡在福尔马林里。电锯放在角落里,他把手铐锯开,又上楼把安藤的尸体拖下来。肢解,就像安藤对立花做的那样。游魂聚在他周围看着,他们该高兴,可这个时候没有一个人笑。石川把尸块泡进福尔马林里,安藤终于忍不住问:我以为你应该恨我恨到灵魂都想大卸八块。

 

我想,只不过那样太便宜你了。

 

他找来汽油,倒在这间令许多人生不如死的屋子里。游魂们围在他身边,他深深鞠了个躬。

 

对不起。

 

为所有无辜的人。

 

女孩流着泪说谢谢,很多人最终还是对他说了谢谢。他们不是因他而死,却也是为他所累。立花飘过来抱住他:保重。

 

石川的手臂围在空气里,拍了拍那个不存在的背:你也保重。

 

一把火,该烧干净的都干净,该安息的都该安息。

 

安藤却还站在他身后,他手中捧着盛尸块的罐子。安藤忍不住问他,你这是想让我跟你一起走?

 

石川却不回答他,拎了罐子和汽油走下山。这地方靠海,附近只有些许靠海吃饭的渔人,荒芜得紧,也难怪警察找不到。石川随便找了条渔艇,解开船绳开出去。

 

你知道灵魂是有活动范围的吗?

啊?

我问过他们,立花说他只能飘到他尸体附近几公里外,再远就不行了。

……哈,原来你是这个打算。

嗯。

……往东开,这附近还是浅海。

……

你最后的愿望,我怎么可能不满足。

 

石川沉默着开船,小船在深色的海水里划出白浪。约莫开了一小时,安藤突然说,可以了。

 

这里的海域都有几千米深,从这里沉下去,我甚至飘不上海面。那罐子密封得很好,至少足够我几十年不得安息。

……没错。

那、说再见吧,我的美人。

 

石川看着这个男人,他是绝对的恶,自己的正义却无法制裁他。最后的最后,谁会能想到竟是这种结局。

 

永别了。

 

月亮升了起来,罐子从手里落入水中。安藤看着石川身后圆月笑了,他说,今天的月色很美。

 

他的身影慢慢飘下去,最终沉入了深深深深的海底。

 

——TRUE ENDING——

 

其实还有别的ENDING我懒得写了。

纽扣梗取自魔女裁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