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小猴

Work Text:

 

唐僧并不知道孙悟空是否有过小猴模样。他想那场面必定怪异如清瘦猪悟能与无须沙悟净一般不可思议。石猴子从南海巨石中蹦出,无父无母好清白一条命,仿佛天生来就带着火眼金睛与七十二般变化。而唐僧近来却止不住思考,孙悟空未成为孙悟空的年月当是如何度过的。在猴子陈变成孙悟空之前猴子是谁呢。

他打禅,经文却念到一半卡住了壳。今日借宿的老人家有一个小孙儿,此刻正坐在门口昏沉夜色里与猴子玩耍作乐。猴子把金箍棒往地下砸,砸出一串一串金色火花在黑暗中耀眼,逗得小孩子乐不着边际。他注视猴子背影,猴子就感应似的转过头来,咧嘴冲他一笑。

这一笑仿佛是在叫一声师父。正如猴子无事做时常常叫的那样。师父师父师父师父。他们刚刚相识时猴子很是喜欢这么喊。他一口气儿念无数多个师父,冲着他喊冲着白马喊冲着天冲着地冲着眼前莽莽苍苍树林山谷喊。师父师父师父师父。俺老孙有师父啦。于是山谷大河幽涧峡谷一起应和猴子的大喊声:俺老孙——孙——有师父——师父——父——啦——啦——

猴子那时候并没有比现在年幼几岁。取经的这区区几年与他度过的八百四十二年年岁月相比,如鸿毛之于北冥大海一般可忽略不计。然而他那时候确实是一派小猴摸样。五百年监禁岁月让他几乎忘记当年头插凤翅紫金冠身带锁子黄金甲脚踏藕丝步云履不可一世的时代。天崩地裂碎石激荡,他围着树皮裙,全身沾满草叶泥土亟待要往他师父身上扑,扑到临头又后退一步,讪讪拍身体害怕弄脏师父袈裟面袍。

于是唐僧向前一步拉过他伸出的双臂。师父,我身上脏得很哪。唐僧不语,暂时忘记自己是极讲究清净破不开眼障的一个人,搂过灰扑扑猴头。于是猴子跪于地下,头埋在他腰间,是失散多年孩童寻回亲人的拥抱姿势。

师父。你就是俺师父啦。他讲。师父,师父!师父!

 

 

师父这个字眼是很好看的。与他的师父一样好看。猴子打死一只吊眼白额虎,师父就用虎皮给他缝一件衣服。残灯是豆,在猴子眼底滚来滚去几乎碾出热泪。遥远时代里他仿佛因花果山亲众死亡而流过一次泪。又因被逐出菩提师门而流过一次泪。但那都是前尘往事了。几百年过去,看惯的寂寞风和雨几乎让他忘记血肉情感是哪般滋味。师父抬头,对他笑。

师父笑的时候更好看。眉眼都温柔下垂。

你早睡罢。他说。明日要赶路的。

师父你不也没有睡。

我自幼打坐修禅,我挨得过这夜。

俺陪师父挨。

他凑过去把油灯往师父脸前放。师父是肉体凡胎,金贵。夜里做针线,伤眼。猴子平生并未体验过凡人生计,此刻却因为师父无师自通许多琐事末节。

师父师父师父师父。他突然叫。

唐僧翻动衣料密密排下线。

怎么了?他问。

不怎么。猴子笑。师父,俺就是想叫叫你。

——在五行山下过五百年,做了二百五十年的荒诞梦。生怕师父也是梦中之人。故而多叫叫。倘是梦中之人,好快快醒来打破幽冥三界,上天入地重去寻你回来。

唉。唐僧捻绣花针,指尖在猴头额上一点。你顽劣仍是未改尽。

 

 

孙悟空成为孙悟空的之前是唐僧所不知道的。那些年岁是孙悟空于他的一个迷,这个谜的谜底只能从现今孙悟空留下的蛛丝马迹中找寻。

他夜里睡觉只是歪头支楞着脑袋,耳朵无时无刻不在转来转去。这个习惯并非在遇到唐僧之后才有。所以唐僧猜测闹天宫闯地府的日子怕是给他长了不少警觉性。他还会迎风流泪。是八卦炉的六丁真火给他这样毛病。他与各路妖精鬼怪会面时候心照不宣秘密提起的、属于美猴王与齐天大圣的陈年旧事。这些都是唐僧所无法触及之处。他的徒儿每日陪伴在他身边,伴随巨大未知历史与谜团,在他未开口喊他师父师父师父前他觉得他十分遥远。

师父。师父师父师父师父。

夜开始深了。八戒和悟净各自歇下。猴子把小孩子哄上了床,自己也在唐僧床脚下坐好。师父早些休息。他说。师父。好。你也休息罢了。唐僧说。猴子坐一晌忽然又站起:师父。他说。这里的事古怪的很,俺趁空,去打听打听。你便坐在这里,不要乱走动。

好。师父说。好。

猴子看他两眼,轻轻巧巧翻个身不见。徒余下一地月色。

 

 

猴子走了。念断掉的一半经文也可重新诵读。八戒和悟净睡得熟,鼾声起伏让他有些烦心。说实话,他并不在意这两个徒弟在否。有那么一年半载他与猴子两个人穿行与崇山峻岭之中,并未曾感到寂寞。奈何观音要他点化他们,他只有收下。

猴子成了大师兄,也不如以前粘他。师父师父师父师父。这样近乎小儿撒娇的喊叫是不能在师弟面前有了。他和猴子保持着默契。八戒悟净再亲近,毕竟不是头一个徒弟。他和猴子的小小世界不容得外人闯入。因此他要在面上格外厚待另两个徒弟。不许打八戒。去帮悟净挑担。他维持一个好师父应该有的公允。

——然而他确实不是个好师父。

他思及此刻,未注意到窗外乌云密布,晴朗星空化作黑风阵阵。烛火明灭。门扇翕动。摇摇坠坠一瞬间,他已经懵然被蛮力拖入半空虚无中。唐僧也不是十分惧怕。被妖精掳走太多次,他习惯了各种各样奇怪的绑架方式。一刻后他坐在金兜山金兜洞的冰凉石地上。独角兕大王冷笑狞狞看他。

又要劳动悟空了。他想。

 

 

猴子去天宫打探事情,路上突然就贪吃了几杯酒,跑进了蟠桃园。春日里蟠桃未结果,却赶上三万里花开的好。桃花无心事,大大咧咧往猴子身上飘洒。师父怕是没有见过这种景色呢。他想。不如折两只花,给师父插瓶做赏玩。

师父近来疏远他,猴子顽石心性也感觉得到。他也烦躁,连带打猪头的次数也多了几回:师父原本是他一个人的师父。就是如来老儿和观音那厮作怪,偏生弄一个悟能与悟净出来。却既不能也不净,只会一个油嘴滑舌一个装憨弄厚地哄骗师父高兴。猴子野性难驯,烦躁劲儿上来刷刷刷抽落数十株桃花。腿飞起生生踢断了一颗蟠桃树。惹得园子里仙女力士俱失色。

猴子来啦!猴子来啦!猴子来啦!他们慌里慌张往外通报。猴子又来啦!

又是太白星气喘吁吁赶到。大圣呀。白胡子老头叫他。你这又是寻什么事呢。我看你就是吃酒吃多了,又发起疯!你快去守你师父罢!天上一天,地下可是一年哪!

师父。师父师父师父师父。猴子打个激灵。师父。他嘟嘟哝哝丢下酒杯,却记得把几枝好桃花捡起来。俺去找师父了!他喊。师父!

师父!猴子喊。九重天灵霄殿陪他一起喊。师父!

 

 

唐僧一直很有耐心。他等待悟空救他早已习惯。多念几次经,多打几次禅,时间也就慢慢地过去。这日他醒来,听到洞外鼓声大作群妖嘶吼,就知道是悟空寻到了他。兕大王大约正和他斗得起兴。猴子来啦。他想。他总算等的他来。

师父和徒弟。一个等另一个。等到头也要等的。等一世。等十世。等轮回轴转几次混沌。唐僧也得和孙悟空在一块儿。

坠凡尘,堕魔道,鬼迷心窍。

三日后他看猴子举着棒子走进来。铜头铁脑却举着三枝桃花,毛茸茸似一只寻常小猴。小猴为他解开绳索,背起他,驾筋斗云回到借宿的老人家。他坐上床,猴子立在地上。八戒与悟净的嘘寒问暖被关在门外。他向他敛目示意。猴子便来乖顺坐到他脚边。

悟空啊。他半低着眼说。劳你费心了。现在休息吧。

他抚摸他头顶。

猴子终于睡着。与妖怪几日纠缠后他倚着师父膝盖,如承欢膝下的稚儿一般安稳做梦。他捡来的桃花落在师父袈裟边角。唐僧左手覆盖猴子头顶,把经文诵读三十遍,终于眼见天色慢慢亮起。猴子耳朵颤一下,再颤一下,最后睁开眼睛。

他和师父说:

师父,俺老孙好久未曾得这一夜好眠。

 

——他终于还是在师傅怀里做回了一只俗胎小猴。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