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执(八)[迟瑞×罗勤耕]

Work Text:

罗勤耕这一夜睡得很安稳。

不过与其说是安稳,不如说他是真的累了。连着那么多天的高度紧张,又加上反抗不成的情绪,还有昨天晚上从来没有过的...体力劳动...,身体本能地陷入了沉睡状态。他本是一个多梦的人,不过这一夜,他连梦都没来得及做...

迟瑞就一直侧躺着,把人搂在怀里像得了什么宝贝一样,藏了一夜。这会儿醒了,就这么看着怀里人熟睡时的乖巧面孔。

“好看 ”

迟少爷像个痴汉一样,吻上了那人的额头。末了稍稍抬头,又盯着人家看,好像怎么看都看不够似的:

“没人比我的夫人更好看”

迟瑞的这种痴汉行为持续了很久很久,终于看到眼前人眉头一蹙,像是感受到了他灼人的视线一般,马上就要醒了。他又把人往怀里揽了揽:

“醒了就要骂我的吧 ”

迟瑞微微笑出了声,没办法,昨天那样对他,他醒了一定是要生气的。不过...他的勤耕昨天晚上那个样子,是个正常男人都忍不住的吧?不过能见到回那人情动的模样,他迟瑞被那人骂死也都值了...!

他就这么想着,突然看见怀里人睫毛微颤,慢慢睁开了那双漂亮的眼睛。果不其然,那人在看到他的时候,立马就往后挣着,要脱离这个怀抱,但是没能如愿。

“夫人醒了?”

迟瑞又要吻上去,怀里人一偏头,躲过了这个吻。

“你滚...!” 那人刚睡醒,嗓子还不清亮,像是想让自己的话听起来更有威慑力一般,又故意提高了几个音量。可惜,听到迟瑞耳朵眼里,就只剩下软糯糯的一声娇嗔了...

“夫人刚跟我成了亲,昨天晚上又在我怀里睡得这么熟,现在醒了就要赶我走 ” 他的眼神和声音里都染上了几分委屈:

“可真是没良心呢 ”

罗勤耕就这么被眼前人箍在怀里,挣也挣不脱。他没良心?不知道昨天是谁骗他喝了那酒,做出那等无耻之事,现在倒反过来说他没良心?

“禽兽,你还要不要脸?!!”

罗勤耕终于骂出了这句话,有...有失儒雅.....他以前从不会这样,就算是遇到了什么不公,生活再不顺心,他都没有说过一个脏字,可自从这人把他强行绑来之后,他突然觉得,有些人不骂上一骂,真的不解气...

“是,我是禽兽,我不要脸” 迟瑞抬腿,压制住了怀里人不安分的动作,又一个翻身,把人压在了身下,他看着身下人涨红的脸颊,又把头埋在那人香气腾腾的颈窝里细细嗅了一把。

“那夫人昨天晚上,可是被禽兽伺候得很舒服呢 ”

“那是你逼我的,你在酒里动了手脚.....”

“那夫人昨天晚上不舒服吗?” 迟瑞打断了他的话,接着又像是在回忆昨天晚上的盛况,还摇了摇头:

“不对,不对,夫人昨天晚上那副样子,眉目含情,叫得也好听,明明是舒服的啊... ”

“你闭嘴!别...别说了!” 罗勤耕语塞,这个畜生一定是又把他昨天晚上狼狈不堪的样子细细回味了一遍......他怎么能那么厚颜无耻?

他这么想着那人刚才可能在想的东西,突然脑海里关于昨天晚上的记忆也一下子清晰了起来。他.....他昨天晚上,居然.....居然真的那副样子......他居然在这个禽兽的身下......

.....不!不能再想了!那本来就不是他的错,都是这个骗子,人渣!...他摇了摇头,像是像要把这段不快的记忆从脑海里驱逐出去,让自己清醒起来。

 

“...我不跟你说了!” 罗勤耕想要起身,但身上这座大山根本不让他起来。

“你滚开!”

迟瑞看着身下人气呼呼的模样,挑了下眉,真的从那人身上起来,赤身裸体就下了床,还给那人让了条路出来。

罗勤耕得了自由,终于起身套上睡袍,遮住了满身情爱的痕迹,又在那人灼热的注视下,下了床。他不动还好,这一动,昨天某人作恶的证据就顺着那里...开始往外流.....这让他觉得很不舒服......

“你...你让开!” 他故意不去看赤着身子站在床边死盯着他的那只禽兽。可是那人的无耻太过明显,他恨不得立马把那人赶出去才好。可他知道,那根本不可能。

那人又往后退了两步,就这么看着他颤抖着步子,拖着酸软的身子,一小步一小步往沐浴的小房间挪去。就在他刚把小房间的门打开,刚跨进去的时候,后面那人三两步就追了过来。

“夫人,不一起洗吗?”

“滚!”

“那好...”

迟瑞像是得了令一般,还真的“滚”出去更衣去了......

 

——————

沐浴的小房间里早已备好了热水,罗勤耕锁紧了门,把自己埋进了木桶里。他用手仔仔细细搓洗着身上清晰可见的痕迹,像是极力要把它们从身体上抹掉。可惜,那些大大小小的痕迹新旧重叠,哪里是那么轻易就抹去的?他越是使劲,那些痕迹反而越是有了血色,更加明显了。无奈放弃后,他用手捧了捧水,想要洗一下脸,突然看见大拇指指腹上还残留着的红色印泥。

.....莫非....他昨天晚上,真的签了那纸婚书??他隐隐约约回忆起了一些细枝末节,可具体是什么情况下签的,他真的记不起来了.....

他突然失了所有气力,由着身子往下滑,把他整个人都没进了水里。一秒,两秒....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他觉得自己马上就要窒息了,但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了浮生的小身影。

对,浮生!他还有浮生!.....不算什么,这些都不算什么...反正那人都已经绑着自己成亲了,还有什么是他迟瑞做不出来的?况且现在整个金城都知道他罗勤耕被人抬进了迟家的大门,那个东西签不签的,确实是没有多大意义了...

他使了下劲,终于把自己从水里解救了出来。

 

——————

迟瑞这会儿坐在房间里,看着下人摆满了一桌子的饭菜,耐心等着他的夫人出来。可左等右等,怎么也不见人,他干脆起了身,就要往小房间的方向去。还没走两步,就看到那人穿着灰色睡袍,顶着还有些湿汽的头发从里面出来了。

那人走到他面前,也不看桌上的饭菜,不过这回倒是没挑离他最远的位置落座。迟瑞突然一阵欣慰,又是一阵自我满足。他看着那人坐在自己对面,等着那人开口。

“迟瑞,事已至此,我也改变不了什么。” 罗勤耕终于开了口,他就这么看着迟瑞,眼神里满是坚定。

“既然你我已经.....已经成了亲,我希望你能尊重我。” 他顿了顿,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我希望你能跟我约法三章。”

迟瑞看着心上人终于忍不住伸出了小爪子要挠他一下的可爱模样,只觉得有趣——不错,学会跟他谈条件了。他没说什么,只示意罗勤耕继续。

“第一,我是一个人,不是你的....你的玩物,你不能限制我的自由”

“嗯,可以考虑”

“第二,浮生是我的孩子,我理应陪着他”

“嗯,有道理”

“第三,我们分开住.......”

“不行!我不同意”

迟瑞终于在听到第三个条件的时候,忍不住打断了。 “勤耕,” 他来到那人身前,弯下身子抚上了那人肩膀,亲昵地唤着那人的名字,

“这不可能,勤耕。” 他觉得有点好笑,这人还没刚跟自己成亲,就忙着要把他赶出去了?可真是个小白眼狼呢。

“不要太贪心。”

他望进那人墨色的眸子里,继续道 : “没有哪一家的新婚夫妻刚成亲就分房睡的,你就不用想了。况且.....”

他又凑近了几分,在那人耳边私语一般道:

“况且,人家都说小别胜新婚,虽然你不会想我......可我着实想你想得紧。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不敢保证几天见不到你,不会做出什么事情来,比如说," 他压低了声音,带上了一丝捉弄人的意味:

"比如说,让你能见到我的时间,都在床上度过......"

"不知羞耻!混蛋!"罗勤耕一下子跳了起来。迟瑞也不拦他,就看着他站在那里,气得大声喘气,漂亮的胸脯起伏不停。

"第一点,只要你不想着离开,你就是我迟府的主人。你想要什么我都能给你。"

"第二点,浮生当然应该交给你来养,不过,要等到我们有了孩子。"

"第三点"

他又一次认真严肃一字一句地作出了答复:

" 不可能。"

 

——————

罗勤耕看着那人无赖的样子,知道这次谈话失败了...半晌,他又想出了什么似的,眼睛落在左手边的椅子上,也不看迟瑞。

"我要继续去学堂教书 "

"哦?夫人还要出去劳累?"

罗勤耕又觉得他要不同意,忙转向他,补道: "我本来跟校长要了三天假,但是到现在...已经半月没回去了,这样下去不是个样子。"

迟瑞不答,就这么看着他,看得罗勤耕心里更是忐忑不安。末了他终于开了口:

"夫人要出去教书育人,是好事,我支持" 迟瑞拉住罗勤耕的手腕,把人带到桌前,又给人把椅子摆正,碗筷摆好。

"那请问现在可以吃饭了吗?夫人?"

 

罗勤耕还想说什么,可迟瑞并不打算继续谈下去。他只是不停往罗勤耕碗里夹菜,直到把碗里都装满了才停手。

"夫人要多吃点,好好儿补补身子。" 他眼角眉梢又带上了笑意:

"这样,夫人很快就能见到浮生了"

 

——————

第二天,罗勤耕就如愿以偿继续到学堂教书育人去了。不过跟以往不同的是他身边多出了两个人,除了他上课的时间外,形影不离。

罗勤耕头痛极了,就知道那个人渣不可能轻易同意...学堂本来是个和谐自由,先生和孩子们亲爱有加,播洒汲取知识的地方,这下好了,别说是孩子们想亲近,就是隔着老远望见了身后这两个人,都要躲到门后去的。他也想过支开这两个人,可是每次他们都说这是他们少爷的意思,少爷说要寸步不离......

"混蛋!"

他又一次骂出了声儿。那人什么意思?还是怕他跑了不成?浮生还在,他又能跑到哪里去?用得着这样?......

罗勤耕无奈,硬着头皮忍着别人投来的各种打量的目光,熬完了一天的课。

 

————————

 

"迟瑞!你这样我没法儿上课!" 回到迟府,罗勤耕再也忍不住了。他来到房里第一件事,就是对着坐在那里的迟瑞发了一通牢骚 : "让你的人不要跟着我!我不会走。"

"你说,你不会走?" 迟瑞突然眼睛里有了光亮,他站起身要把罗勤耕揽到怀里,被那人向后退躲开了之后,停在了原地,带着丝丝欣喜和不确定 : "你说....你不会离开我?"

罗勤耕无奈,他怕不是误会了。不会离开?他只是想让他把人撤走,怎么就扯到了离不离开?而且,离开...是一定要离开的...要带着浮生,一起离开.....

"我不是那个意思" 他没有挑明,只是继续道: "你的人打扰到我上课了,学堂的孩子都怕得不行,这样下去没人愿意跟我亲近了,你要我怎么办?"

迟瑞眼里的光亮暗淡了下去,许久,他终于开了口: " 好,你不喜欢,那便不让他们跟着了。" 他忽而又提高了声音:

"但你既然答应我不会走,就不许骗我。" 他看那人没有接话,又补了一句:

 

"否则,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