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秦风X黎簇】芬梨道上

Work Text:

芬梨道上(科目③)
*任她们多漂亮,未及你矜贵(终身美丽)
给回应我的小伙伴

 

 

风梨|兄控

 

 

No.1
无聊的聚会。

 

桌上火锅汩汩地冒着泡,秦风被围在kiko和思诺之间,但他显然不能左右逢源,狼狈得很,我支着下巴看了好一会才在桌下踹了踹秦风的小腿,他的目光立刻递过来。

 

山药,我用下巴指了指飘起来的食物,他立刻都丢开手,只带着讨好的笑容替我去捞锅里煮得有些腻滑的山药片,kiko眯着眼悄悄打量我,我只当没看见,拼命使唤秦风夹菜给我。

 

秦风坐在我对面,我隔着火锅的热气看他,他的眼睛弯成一条弧线地捞这捞那,像个勤劳的渔夫。

 

食物盛满小碗,我接过时听到他还在喋喋不休,小心烫。于是皱眉说烦死了,他讪讪收回手,可我咬上山药片的时候忍不住勾了勾嘴角,满座宾客,但好像只有我和他。

 

你们关系真好,汪小媛看了看正给我倒牛奶的秦风笑着说,要是我也有这么一个哥哥就好了。但其实他们并不知道我和秦风是亲兄弟,我是随着母亲改嫁后改的姓,但我们在两本户口薄上。

 

大家笑闹一阵就已经很晚了,苏万和杨好自告奋勇做了护花使者,秦风没送多远,却在楼下他们说了很久的话。盛夏的夜里,风里是某种植物的气味,我沁在火锅油料的辛辣里收拾残局,等秦风回家。

 

他回来的时候的确吃了一惊,于是蹲在玄关处靠墙昏昏欲睡的我前面,阿簇,干了这么多活,累坏了吧,回房间睡觉吧。可我还想洗澡,你闻,我身上都是火锅的味道,我嫌弃地撇撇嘴。他在我脖颈处轻轻嗅了嗅,好,那我给你洗,他笑。

 

我躺在浴缸里享受秦风替我洗头发,他的手指穿在我的头发里,像接吻的时候,于是我仰着头看着他笑,奖励呢,我自己把厨房都收拾好了。颠倒的视野里他愣了愣,然后低下头来亲我,唇舌间还有淡淡的辣味,浴缸里的水好像在飞速冷却,只有同他连接的地方烧起来。

 

秦风脱了衣服牵着我到淋浴前,热水冲刷唇舌上的滋味,只皮肉相贴的悸动经久不息,潮水一样灭顶而来,他身下的器官抵着我的,阿簇,我们永远在一起,他说的话一点不像告白,告白是小孩子做的,他在勾引我。

 

像坂元裕二说的那样,抛弃人性,然后变成猫、变成老虎、变成被雨淋湿的狗狗来引诱,我意乱情迷间被他扶起腿,楔进来,痛,当然痛,他的吻铺天盖地地落下来,掩盖这痛楚,层层叠叠地罩上云雾山霭,惊雷撼碧空,云深不知处。

 

 

No.2
第一次看见秦风,乃至后面无数次看见他。

 

我都被这一点点阴郁搭建起来的好好先生形象吸引,很多人欣赏他温良恭俭,欣赏他优秀而绅士,甚至欣赏他漂亮的外表,而我偏爱他心尖上那一点点的阴翳——不被看见的灰色地带轻而易举地吸引了我。

 

我曾经看见放课后他把我妈做的午餐倒进垃圾桶,却在我妈问起的时候温柔地表示感谢。也曾看见他故意勾引学生会的异性竞争者,却在票选后拒绝得干脆利落。甚至看见他威胁那个和我交好的女同学,碎瓷片狠狠扎在女生脸边,在墙上留下很深的痕迹。

 

这些和我世界观里的好,背道而驰。

 

可他又是那么的细致温和,知道我爱吃什么、喜欢什么颜色,能送出最贴心的生日礼物。知道什么时候我的脾气会沉下去,就是无理取闹也很耐心地宽慰。也知道怎么做我会离不开他,更加知道篮球场上我绕过那群女生递给他的那瓶水是什么意思。

 

黎簇,喜欢我吧,我求你喜欢我吧。充满汗味的更衣室里带着洗衣粉味道的他埋头在我肩颈里,卑微地反复乞求一件我已经同意的事情,好像,好像我一点点的犹豫不定都能要了他的命。

 

好,那我就喜欢你吧。

 

他抬起头,装在眼里的天地,崩裂于无声处,我是这场无声浩劫的见证者,亦是制造者,满足感和虚荣立刻氢气般充满了我,令神思羽毛似的漂浮,翻起心底骇浪惊涛。

 

我想我在圆满他的同时,也终于变成了悬崖边的一朵云,总有一天会变成雨的云。

 

后来苏万劝我放弃,他说,鸭梨,也许你、你只是爱上一个人非常重视你、爱护你的感觉,也许只是因为你这些年过得太苦了。

 

不,不是的,我心里刻得清清楚楚,就算这个人不爱我,就算他从未以这样悲伤的身份出现在我生命里,我也会爱上他,像抬眼时被阳光刺到的同时发现今天有着很好的天气,我会比任何人都早地知道我爱上了他。

 

可他……是你亲哥哥。

 

我说,所以最后他一定会放弃的,会比我更早放弃的,我只要等着这一天到来不就好了。我用贫瘠的想象轻轻一碰这根埋在骨头里的刺,就直直痛到心里最柔软的地方去,他就这样把我变成一件易碎品。

 

可是乌托邦的救赎里,也没有讲过。如果恶魔爱上了伊甸园里那条诱惑他的毒蛇,后来再也看不了别人一眼,该怎么获得救赎。

 

这是否是一桩连神都会放弃救赎的罪?

 

 

No.3
Kiko喜欢秦风,也许她知道我也喜欢秦风。

 

她贴近秦风替他整理领口时,目光分明越过秦风落到他身后的我身上,我倚着门边好整以暇地叫了秦风的名字,秦风立刻回头朝我笑,然后礼貌地拒绝她提出的周末看电影的提议。

 

你刚才会不会太明显了,我在玄关缠上换鞋的秦风,和他耳鬓厮磨,他扶着我的腰笑着咬我一口,我可以合理猜测,你这是吃醋了吗。

 

我轻轻哼了一声说,瞧你,怎么欺负我的时候从来不会结巴。他凑到耳边,是阿簇给了我安全感,所以我永远不会表现得紧张,但是我心里经常结巴,还会把结巴传染给某人,让他在被欺负的时候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了。他颇具暗示性地顶了顶我。

 

我猜每一个少年都不知道该怎样表达,那些心里不断冒出来的情感,于是他们用身体,用性爱,去消解对未来的恐惧,就像我也不知道我等的那一天什么时候才会到来。

 

kiko是第一个来警醒我的人,当然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她约我到篮球场看秦风打篮球,我们坐得极远,她问我是不是喜欢秦风,球场上秦风进了一球,现场围观人群攒动,喝彩声势浩大,秦风环顾四周,拒绝了别人递来的水,只拿自己的水杯喝了两口。

 

那个杯子从我送给他,他就没换过,我朝kiko礼貌地笑,默认了她的看法,她显然没想到我会这么的平静,于是乘胜追击,据我所知你们是亲兄弟,你这样不会觉得很奇怪吗。我愣了愣说,你果然知道的很多,但是很可惜,他不会想和我分开的,至少现在,他还是很喜欢我。

 

kiko脸色发白地看着我站起来看向篮球场喊了一声秦风,那个人从紧张的比赛里转过头来,露出笑容,紧接着很长的时间注意力都没有离开过我,我回过头看向kiko,我们就像一道式子,我是冰冷的公式,无论用什么样的方法,都能计算出秦风的喜欢,很科学的。

 

结束了篮球赛的秦风向我走过来,看见脸色惨白的kiko礼貌地询问了几句,kiko不答他也就不再理她,只笑着来拉我,阿簇我们回家吧,我没有回头看kiko,好。

 

我们走了一路,我没有说话,也没有搭腔,与我并肩而行的秦风突然问,kiko知道了吧。我停下脚步嗯了一声,秦风按住我的肩膀,你在害怕,说完又来抱我。天暗了下来,这条街人却不少,我摇摇头,问他,如果别人来问,你会承认喜欢我吗?

 

只要我回应的一切不会伤害你,我当然会承认,秦风说。

 

 

No.4
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

 

我梦见发生了地震,我和秦风被埋在废墟底下,却看不到对方,我迷迷糊糊听见他安慰我鼓励我,我说秦风,这面墙压着我们两个人,如果我出去了,你就会死。他说,那我可以求你,害死我之前再让我看看你吗。我费力地转过头去,却看见kiko的脸,她笑着说,黎簇,你爱他就是要摧毁他吗?你爱他有他爱你多吗?

 

半夜下起雨来,我被惊醒,蜷在床上发抖,眼泪都掉下来,秦风抱住我后身体才渐渐回温,我说你能不能别走,他笑着摸我的头发回道,我当然不走,我永远都不会走的。我把头埋进他怀里问,如果伤害到我,我说别走你也会留下来吗?他沉默许久。

 

我的喜欢不会伤害你,就算有这么一天,我宁可和你一起因此死去,秦风擦去我脸上的泪水,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不会离开你。

 

夏天过去之前,kiko转学离开了这里,我和秦风的生活一如既往,我现在开始学着做饭,所以许多事都移到厨房来做,打蛋会亲到一起,和面会亲到一起,厨房的艺术也就是接吻的艺术。

 

我们这样亲近,总会腻的吧。教室里座位轮替,我坐上了曾经kiko坐的位置时,忍不住这样想,却突然发现桌面上刻着一个小小的梨,不免觉得疑惑,前几个轮到的都是文静的女生,应该不会刻东西,那么只能是kiko。

 

但是,kiko认识的人里除了我有谁名字里有梨的谐音吗,或者说她就是很喜欢吃梨?为什么非要在桌上刻这个?

 

我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奇怪的却能把所有事串起来的念头,但是又不足以完全说服我。于是我在下课后秦风来找我的时候直接问他,kiko是喜欢我的吗?

 

所以她的目光才会离不开我……
所以她知道我和秦风的事情后才会脸色惨白……
秦风,是这样吗?

 

秦风面不改色地点点头,我又问那她为什么转学?和你有关吗?我们并肩走着,秦风问我,如果我说有关系,你会不会离开我。我低头想了想,不会。

 

你做噩梦那天晚上,是我往你喝的水里加了点安眠药,我用你的手机约她过来,让她亲眼看见我们做爱,让她夺门而出,让她再也不敢来见你。

 

秋意还没起来,风打在我脸上却特别锋利,割得我有点痛,背脊发起凉来,我听到自己问他,秦风,如果你有一天想要我死,是不是也像那天晚上这么容易?

 

秦风脸上的血色突然褪去,阿簇……

 

我没说话,只快步冲回了家,钻进被窝里,原来我不过是个普通人,也会因此害怕。

 

 


那天秦风在玄关躺了一夜,他甚至不敢上楼睡觉,也不敢进厨房,也不敢跟我去上学,第二天晚上就饿得非常虚弱,我俯身去亲他的时候,我想他应该以为我是一块牛排,我叫痛他这才醒过来。

 

你为什么不瞒着我,瞒着我我就不会知道了,我扶他在桌边坐下,端了碗粥给他,示意他吃,他多半是饿很了,狼吞虎咽了几口立刻回我的话,我不想冒这么大的风险。

 

万一你真的不要我了。秦风有时候真像某种小动物,我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发,他的眼睛立刻发亮。

 

其实我很害怕,我坦白,但是。
但是什么,他屏住了呼吸。

 

但是我好像比你想的更离不开你。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