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祸星

Work Text:

宋歌是个可爱而乖巧的孩子,向来是不缺宠爱的。他的亲人爱他,他的同学喜欢他,他的老师青睐他。宋歌也喜欢他的亲人,老师,同学……他被所有人爱着,是个浸泡在幸福与善意里长大的孩子。

在一个寒冷的雨夜里宋歌在公交车上撞上了他的爱情,他与唐峥一见钟情。他爱上了这个男人,像个奇妙的巧合。先前宋歌接受了太多太多的爱,却唯独没有尝过爱情的滋味。因而他迷上了这种甜滋滋,轻飘飘的感觉。唐先生轻轻的一句话就能让宋歌心跳加快,宋歌的脑袋正在大叫道:宋歌坠入爱河了!

宋歌没有与他父母提起他的恋情,这个孩子还是过于小心谨慎了。某一天,在某个恰当的时机,他同与自己关系亲密的秦风表哥讲起唐峥,双颊发红。秦风对他说,这是好事情呀。如果他情愿的话,把他带到家里来吧。

于是宋歌便把唐峥邀请回家了。这大概是他们第一次约会。唐峥和宋歌窝在沙发里看恐怖片,宋歌想要大声尖叫,可他忍住了。唐峥见状握住他的手,轻声安慰他。

之后宋歌在唐峥的怀里吃橘子,唐峥一瓣一瓣地喂到他嘴里,宋歌也就这么一瓣一瓣地吃着,非常自然。气氛正到好处时,唐峥伸手将宋歌搂过来,宋歌顺着他的势靠近了他。唐峥把宋歌扑倒在沙发上,吻他的嘴角。宋歌又羞又怕,最后竟然淌下泪来。他是那么地惹人怜爱,生着一张粉嫩的嘴,伸一伸娇稚的小舌头,怯声怯气地求着饶。唐峥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纯洁明亮的双眸,光洁美丽又透彻,像永夜里的一束光。

他放开了宋歌,并伸手拭去了宋歌的眼泪。宋歌破涕为笑,白如新雪的小虎牙埋在柔软的上唇下面。那被泪水打潮的长长的眼睫毛映在灯光之下,纤长而密黑,让唐峥心里荡漾起怜爱之情。

别哭啦,不要哭啊。唐峥亲亲他潮湿的眼角,又用手指抹去他的眼泪,这不是好看许多吗?

宋歌还想要说些什么,但此刻门外响起了敲门声。是秦风!秦风回来了,可秦风怎么会在这时候回来呢?宋歌面上的潮红还没有消失,他十分担心东窗事发。啊,害羞啊害羞,让人周身的温度直直地升高。

开门之后秦风与宋歌对视了那么一小会,宋歌期盼着自己能够从秦风的眼睛里读出些什么来,可秦风全然没有发现他们做了些什么的意思,更说不上要责备宋歌了。秦风简单地向唐峥打了招呼,没有特别大的反应。

送走了唐峥,宋歌扭头望着秦风。秦风淡漠地开口道:你不能够继续躁进了。停止与他的交往,你会毁掉你自己的。

宋歌不明白:我只是喜欢他,你为什么要干涉我呢?秦风向他解释原因,但宋歌丝毫没有听进去。真是个天真又善良的孩子啊!他气冲冲地反驳了秦风。唐峥温柔又稳重,怎么会做那种事呢?秦风说,你就这么确认他不会做这种事吗?

宋歌无言以对,坐下来干瞪着他。最后宋歌憋不住了,去握秦风的手:你别管我了,你别管了……

但宋歌并不会放弃与唐峥的交往。他年轻,爱又热烈,如跳动欢快的幼鹿,不会这么轻易地停下脚步。青春期的宋歌变得大胆又积极,与唐峥一起散步时宋歌将自己柔软的手插在唐峥的衣服口袋里,感受着对方的温度。好像时间就此停止也没什么所谓。告别之前他们约定好了第二天相见的时间,宋歌吻了吻唐峥的嘴角:再见!我们明天再相见。

唐峥借用了他们家的洗手间,洗了洗脸。一出去看见秦风正在给宋歌kou j的景象,感到十分惊奇。他们很快地抱在了一起,下身紧贴着对方,像是两只娇欲甜媚的小猫缠抱在一起,呜呜咽咽地轻喘着。

 

几分钟前,秦风对宋歌说,你真的能够完全信任他吗?宋歌回答道,是的,我能做到。

 

然后秦风把他压倒在沙发上,将他的裤子脱掉,然后对他进行kou jiao 。宋歌对他的行为感到非常诧异,又害怕,反而感受不到害羞了。不能这样!宋歌想要挣扎,可是秦风现在看起来好可怕啊!他的双眼沉默又冰冷,带着不可理喻的恐怖。宋歌只觉得浑身发冷。Yin Jing被他含在嘴中,也不觉得有什么温度。

 

宋歌向唐峥求助,于是唐峥便走过去,将秦风拉开。等他看清楚了秦风的容貌,不由得吃了一惊。秦风的双眼仍然没有温度,深邃得可怖。

原来是他!唐峥回想起了关于秦风的一切。前些年他在逃脱追查的途中遇到了秦风。秦风站在他的面前质问他……唐峥所做的一切完全暴露在秦风的面前,他是个chi luo的罪人。对此唐峥感到恐惧和厌恶。阴冷的气氛包裹着两人。但令唐峥意外的是,秦风不是来揭露他的罪行的。他查清了唐峥的底细,虽然对唐峥的行为感到不吃,但秦风却对他接近完美的犯罪着迷了。之后他们在沙发上ZUO ai,秦风在他的怀里哭了出来。恍惚之中,秦风和宋歌的模样似乎重合了。

 

你看见了吧?你们是不可能的。秦风说得又慢又大声

 

唐峥关上了门。空气是干燥的,凝固的,沉重地压了下来。他嗅到了一丝甜甜的气味,不知是桌上的巧克力的芬芳还是这两个娇甜的孩子所致的,不能再继续荒废大好青春消耗欢乐韶华了,唐峥随手取了一块巧克力来吃,盯着宋歌说道:过来。

 

宋歌不知所措。秦风对他说,喜欢他的话就过去啊。宋歌看着秦风,又看了看唐峥,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觉得喘不过气来,肺里充满了寒冷干涩的空气。唐峥抚摸着他的脖颈,亲吻着他。悬在头顶的灯光不明不白地打下来,正好落在宋歌的身体上。他整个人被照耀得雪白,苍凉。像待宰的羔羊。他发现唐峥一手还搂着秦风的时候,心里竟没有任何涟漪。

 

灯光摇晃得厉害,室内没有风的。宋歌的脑袋变得轻盈,他和秦风一同摇曳着。火热的阴影从脚趾爬遍全身,最后凝成一滴泪珠从宋歌的眼角滑落。剧烈的恍惚中,他看见秦风。和他一样地落泪……可秦风背后有只漆黑的兽,狰狞吓人。宋歌抬头看向唐峥,又再次目光放回到秦风身上。秦风,秦风,你还好吗?

 

宋歌也似乎已经意识到这是无可挽回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