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他的尾巴会说话番外

Work Text:

何开心的大脑炸出了一连串的火花。
身边的人是凌晨才回来的,还困得厉害,翻了个身继续睡。毛茸茸的顶发睡得乱糟糟的,蓬松而柔软,一半埋进了被子里头。他穿着黑色的家居服上衣,估计是累极了,裤子没来得及换,洗完澡直接爬上了床,两条白花花的大腿全露在外面。
还有一条垂在腿侧的长尾巴。
他小心翼翼地咽了口口水,伸手去摸,丝缎一样的触感令他的指尖有些微微的颤抖。韩沉半梦半醒间似乎是察觉到了,烦躁地用尾巴尖拍了拍床面。
这一下更糟糕了。
何开心几乎是能感到一团火往脸上窜,烧得耳根发烫。韩沉出院之后没多久,他好说歹说算是把人带回了公寓一起住,美其名曰看护伤员,到最后反而是韩沉照顾他多一点,毕竟韩沉做的饭是好吃得很,让何开心这种家里阿姨不在就只能靠外卖为生的人,由衷地体会到了家中有一个厨房的必要性。一个月下去,何开心胖了一圈,两颊的肉可见地多了。
韩沉却是怎么吃也吃不出肉,腰细细瘦瘦的一条,一直到了末端才有了些丰满的肉感。
不过摸起来手感是真的好。
他下意识捏了捏,后知后觉地发现韩沉整个人都被他揽进了怀里,上衣得下摆全部撩高了,白生生的后腰浸在晨光里,覆盖了一层油润漂亮的颜色。
何开心心一横,拍了拍他的肩膀道:“韩沉?你醒醒?”
对方“嗯”了一句,声音都压在了喉咙,沙哑而慵懒。
他的头皮又一发麻,索性调换了两个人的位置,双唇在辗转厮磨中摩擦升温,借由交错的不规律的呼吸,传递着滚烫的温度,情意像是沸腾翻滚的水,一下一下地消磨着他的理智。他不敢进一步深入,单纯地停留在唇外触碰吮吸。
倒是韩沉突然睁开了眼睛,按着他的后颈不依不饶地迎了过来。他因为惊讶下意识张开了嘴,灵活的舌尖钻进了上下齿列的缝隙,卷着舌面反复纠缠,又麻又痒的触感烧得他眼前一片混沌,只剩下韩沉轻轻颤动的眼睫,跟大块大块白和黑重合的色块。
他还不是特别会调整呼吸,韩沉停下动作的时候他便忍不住剧烈地喘息,说的话也断断续续的:“原来你早醒了。”
韩沉抬起眼看他,眼角是浅淡的红,平添了些艳丽:“我可不像你那样贪睡。”
这话说到了心坎上,三分亲昵,余下七分混进了些揶揄,听得何开心的笑意立时蔓延开了,亮晶晶地在眼底闪耀。何开心无师自通地凑过去从韩沉的眉心一路往下,湿漉漉的吻仿佛藤蔓一样温暖轻柔地包裹着他,在人肩头留下一串暧昧的红色痕迹。韩沉见天的在外面风吹雨打,身上的皮肤却不见粗糙,稍微用点力一按就是一个印子,一个上半身被何开心捏得到处是痕迹。他并不在意,低着头冲人笑,舔着唇角,唇瓣上晕了一圈水汪汪的光,毕竟年少的恋人埋在他身前,身后的尾巴一直晃动,看起来和黏人的大型犬没有什么不同。
何开心恼怒地皱了皱鼻子,韩沉在这场情事中未免太过于好整以暇了。他的眼睛已经让情欲勾起了血丝,却偏要板起脸故作生气地道:“你笑什么?”
他的嗓子有些沙哑了,不禁毫无气势,反而成了委屈的腔调。
韩沉摸了摸他的下巴,双腿顺势勾在了他的腰间,极富暗示性地蹭了蹭,扬眉道:“何顾问,你到底做不做了?”
后来总算是教他找到了韩沉的弱点。
那条黑色的尾巴握在他手里,从尾巴尖慢慢地摩挲,另一只手则沿着人大腿内侧摸到了性器的底部,揉了囊袋一把,拢了起来又滑下去触碰韩沉水光淋漓的顶端。指头完全是擦着那一条肉缝碾压,修剪干净的指甲则刮着那块软肉。
前后夹击的快感逼得韩沉开始大声喘息,尾巴不受控制地胡乱摆动,他咬着牙道:“何开心,你知不知道猫尾巴不能摸——啊——”
他加快了抚摸的速度,韩沉后腰狠狠一麻,性器抖了抖吐出点白浊,不自觉地要将膝盖缩回去,何开心硬是把整个人挤进了他腿间,拿了润滑剂在指尖涂匀,径直塞进了半截,一点一点开拓起来。他含着人胸前的一点用舌尖舔舐亲吻,粘腻的水声里乳尖很快直愣愣地挺立。
韩沉将脸埋进他的背后,小声地呜咽出了声,对方一根一根手指地往里加,穴肉松弛了不少,三根手指也能进出顺畅。
何开心再一次按住他尾巴的时候,他心中警铃大作,用那种支离破碎的声音问他:“你······你想干什么?”
对方认真地和他交换了一个黏糊糊的吻,双眼一动不动地盯着他看,道:“韩警官,我要是袭警你会把我抓起来吗?”
说完不等韩沉反应,就握着尾巴尖推入了穴口,柔软的毛沾了肠液迅速拢作一团,刺激着肠壁不断收缩,他感到喉头发干,眼睛又跟着酸涩,鼻头一红,眼泪就噼里啪啦地掉了一脸,难以抑制地以哭腔泄出了呻吟。
这有点太过了。
猫尾巴本身神经系统发达,触觉灵敏,再加上肠壁敏感异常,凶猛的情欲翻来覆去地折磨着他脆弱的神经。何开心早拿手指摸准了他的敏感点,尾巴就一下一下地捣弄那些地方,由着韩沉在他怀里颤抖,紧接着发出了急促的声调和忽然扬高的呜咽,精液一小股一小股地喷射了出来,飞溅在小腹上浑浊一片。
何开心好歹是放过了他,拉着他继续亲吻他的唇角,乖巧至极地开口问他:“韩警官,我现在能进去了吗?”
韩沉的眼睛通红,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道:“我让你停,你停得下来?”
何开心没答话,反而是勾着他的舌尖吮吸,韩沉放松了警惕之后将胀到发疼的性器整根没入,紧闭的穴口变得松软,适合吞纳硬物,肠液顺着腿根往下滑。
“你——”韩沉才说了一个字便又让他的吻堵回去,下身小幅度地动起来,待人逐渐适应了轻微的痛感后便选择了整根拔出整根没入,粗长的性器不时从穴内抽出,和白嫩的臀肉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鲜红的穴肉翻开再闭合,一幅画面实在是活色生香。
你情我愿的性爱是纯粹的,以爱为媒,以身体做饵。
韩沉索性闭了眼睛,抛却羞耻张口呻吟出了声,快感顺着尾椎烧进了颅内,腰腹都酸胀得要命,却食髓知味地主动抬胯迎合,何开心就在他耳后落下潮湿的一串吻痕,含着他的耳垂喘息。
猫尾巴高高地翘了起来,尾端蜿蜒得漂亮。
何开心看了更起了劲,性器压在了前列腺,强行的刺激下他的性器又颤颤巍巍地立了起来,到最后跟着体内的一起喷出了浊液,弄得一张深灰的床单斑斑驳驳。
韩沉靠在他肩膀上调整呼吸,而他却在想要写一本书:《论尾巴的好处》,内容大概是一辈子都过不了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