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My All

Work Text:

卢修斯推开一道门缝,靡靡之音流转。
I am thinking of you
In my sleepless solitude tonight
他最后一遍确定自己的伪装,迈着稳健有力的步伐走进酒吧。
If it’s wrong to love you
Then my heart just won’t let me be right
刚一进门,他便和那个少年四目相对,少年快速扫视了他一眼,笑着朝他扬了扬酒杯。
Cause I drowned in you
And I won’t pull through
Without you by my side
他的思绪不由自主回到他们相遇之初……

夜晚的酒吧分外迷离。他本是不屑这种麻瓜所在的混杂之处,但是他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尤其是在他顶着一张全魔法界都认识的脸时。他一进门就看见了那个少年,倒是不虚此行。少年坐在角落里,照理来说他不可能第一眼看见,但是叫他如何不把目光投向那里,当整个酒吧的视线都隐隐飘了过去。
少年面前跪了一个高个子的男人,眉头紧锁,面上隐忍着的是痛苦与欢愉。少年赤着脚踩在男人的胯处,那道白皙的脚踝是夜间的一抹亮色,谁能想到这样一处脚踝也能叫人如此心猿意马,神魂颠倒。
少年缩回脚去,男人恰好射了出来,发出一声满足的长叹。少年刚要站起身来,男人的双手摁在了他的膝盖上:“宝贝,我错了,我不该射的,我听你的话好不好?宝贝,你惩罚我,随便怎么都行……”
少年皱着眉看着脚下的人,男人忽地松了手瘫坐在地。
少年的双脚刚一着地,另一个男人就了走过去。男人从什么地方找到那双不知何时被踢在一边的鞋子,单膝跪在地上,捧着递了过去。少年被侍候着穿好鞋子,不耐烦地朝门外走去,他迎了上去,两人撞在一处。
“抱歉。”少年抬起头来,外露的不快全数化为微笑,“我没见过你。”
“我想是的。如果见过你这样与众不同的人,没有人能够忘记的。”他捧起少年的手,欠身落下一吻。
少年把手缩回身后:“来吗?”
他抬起眉毛,喉咙里发出低声的一个带着疑问的“嗯?”
少年笑了起来:“难道来这里只喝酒?没有别的目的?”
真是他以为的那种意思,少年如此随意,叫他心内不喜。少年穿着普通简洁的麻瓜服饰,只是这样一副精致的好相貌,眼角眉梢带着挑衅,叫他想起了张牙舞爪的小野猫。
少年不再多言,直接转身走在前面,似乎料定他会跟上来。
少年没有猜错。
他环视整个酒吧,看向他的嫉妒目光掺杂着让人看不懂的嘲讽和幸灾乐祸。他跟上少年,走进那些比夜色还暗的走廊,七拐八拐走到一间客房。他心里却不停幻想着,如何教会这个少年,让他不敢游戏人生。
少年直接走向房间中央的大床,他忍不住叫住少年:“先聊聊吗?”少年坐到床边,随意地把脚上的鞋子踢到一旁,歪头看着他,露出疑惑不解的神情。
“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瞪大眼睛,而后笑了起来。
“我说了什么可笑的事情?”
少年朝他勾勾手指,他鬼使神差地走了过去。他的双手按在少年两边,把少年压在床上。他原本想象少年会笑出声来,但是少年只是一把拉住他的衣领,把他拉向自己,丝毫不在乎地把他笔挺的衣服拽得皱巴巴的。
“我的名字,很重要吗?”
少年对着他的唇边低语,接着吻了上去。少年的衣服上缠着一丝在酒吧染上的烟草味,挥之不去,但是那个吻却带有一股草莓的甜味。味道交融,奇异地和谐。他尽可能地严厉地瞪着这个少年,但是对方好像完全没有被他吓到,这让他有点挫败。
“我可不是温柔的人。”
“我也不是。”少年的眼里带着孩子气的得意。这个眼神看上去意外的熟悉,似曾相识。他的嗓子发干,他不敢相信自己的好运气,毕竟刚才的酒吧里多的是年轻有型的男人。不过他推测,有些男孩就是喜欢对他们不假辞色的男人。不是他自夸,他知道自己有一副好相貌,哪怕做了些伪装,那种高傲又危险的气质足以使得很多人为之飞蛾扑火。看着面前的少年,他想,只要对方识相听话,他不是不能包养这个少年一段时间。或者更长时间。
“给我舔舔。”
出神之时,少年已经松开他的领口,坐了起来。他跪在少年脚下,把那里含进嘴里。一股腥味从他的口腔里弥漫开来,激得他有些反胃。
“第一次吗……”少年的语气里不带多少疑问的成分,他突然明白过来,他绝不是少年的第一个,也绝不会是最后一个。
“注意你的牙齿。”少年指点了他几句,懒洋洋地抬起脚,抵在他的肩头,用力迫使他往后退去。他呛了几声,口腔里都是那股淫靡之味,不过意外地并不让他如何讨厌。
“漱漱口然后走吧。”
他依旧跪在那里,他听见自己低声说道:“我什么都可以做。”
梅林,他听上去简直可悲。
少年笑了起来,眼神晶亮,好像想着什么,是不是记起其他什么人也这么说过?他并不是唯一的。
“何况今晚你想做的事情不是还没做完?”
“也是。”少年从哪里摸出一个瓶子扔在脚下,“用给我看。”
他快速脱掉衣物,生怕少年反悔。他捡起瓶子打开,手指沾上那种草莓味道,就往自己硬得发痛的地方摸去。少年一把抓住他的手腕,笑着摇头:“你大约总是掌控全局的那个。不过要是你到现在还是这么认为,那可就有点不识时务了。”
“你试试看,我的技术很好……”
“要么做,要么滚,”少年打断了他,无聊地检查着自己的指甲。这种漫不经心的态度,叫人欲罢不能。恨不得那双眼里,只容下他。“我不缺床伴。”
是的,他可以立刻站起身来离开这里,但是他犹豫了。正是犹豫告诉了他,他真实的想法。亏他本以为少年不是那种过于强势的人,猎豹哪怕年轻,依然还是野性难驯的猛兽,不是能够豢养的家猫。
他伸手,把润滑剂细细涂抹在少年的那处,感受着它在他的手中抬起,如同一个狂热的臣民为他的王涂上价值连城的油膏香脂。少年一把拽起他,把他扔在床上。梅林,这个少年有的是看不出来的力气。
“我弄疼你了?”
“你办不到这种事情。”少年极其自然地回答,他为这语气里的力量折服。
他的四肢被牢牢摁在床上,动弹不得。少年嘲笑着他的软弱无能,一把提起他的双腿,少年沾了些罐子里的润滑剂,干脆地伸向他的后穴,往他的股间涂着大量润滑剂。异物入侵到他的体内,他毫无防备地发出一句呻吟。
“……你的……名字?”他的声音因为隐忍着情欲而沙哑。
“真烦,又是这个问题。”少年撇撇嘴,“我不想说真名,也懒得想假名。名字完全没有必要。”少年的眼神凌厉地甩了过来,“况且,你有资格知道吗?”
梅林,这个少年到底有多少副脸孔?
“那你是……想要我……在床……上……喊别人……的名字……”
“叫我主人。”少年得意地挑起眉毛,仿佛那是他与生俱来的权利似的。
见他不吭声,少年的右手若有若无地搔弄着他洞穴里的敏感点。看到他的脸上交织着从未经历过的快感与痛苦,少年笑得心满意足。
少年抽出手来,在他的头发里擦着手上残余的润滑剂。少年抓住一把他的头发:“现在,你说说看,谁是猎物,谁是猎人?”
少年架着他的双腿,把他的手摁在两边,一个挺身,直接进入他的身体。少年的动作粗暴蛮横,好像他只不过是一个洞(hole),或者是个娼妓(whore),是什么随手就能抛在一边的玩具,没有丝毫柔情蜜意。然而少年这样肆意使用着他,反而让他更加兴奋难耐。
“瞧瞧,不知道多少人见过你这样淫乱的样子呢?”
这种羞辱对他而言是全新的体验,他被压迫着被驱使着被掌控着,可是他却生不出反抗之意。他在他身上努力开垦的少年耳边吹气,他惊讶于自己那种陌生的宠溺情绪。
“想要射吗?”
那根可怜东西在两人之间一晃一晃。他从来没有如此兴奋过,他在他能做到的限度里用力点头。
少年把他的手放在他的头顶,用一只手摁住,另一只手摸下去,如鬼影般掠过。叫他不敢置信的是,这样柔弱的触摸就叫他立刻射了出来,而少年还没有射,他觉得自己的行为简直幼稚得可笑。
少年松开他的发丝,退出他的身体。黏糊的白浊喷洒在他的脸上,满是少年的气息。碎发湿乎乎地贴在额头和脸颊,他透过发间努力看向面前人,少年笑着摇头,他此时再狼狈也顾不上了。
“为什么摇头?”
“没什么。”少年放开了他,直起身来把衣服整理好,“我得走了。”
“你下次什么时候再来?”
“我们之间,不会有第二次了。”少年似笑非笑,看他的神情像是看着一个有趣的陌生人。“我们之间到此为止,让记忆停留在这个彼此都最满意最高兴的时候,不是很好吗?”
“我是说我们可以偶尔出来聚一聚,互相满足一下需求。你看得出,我虽然没什么经验,学得却很快……”
“不行。”
“什么?为什么?”
“我不喜欢被人缠上。”
“你以为我会这么做?”少年打算下床,他坐起身拉住了少年的手腕,内心有些惶恐。“你以为我总是赶着让人上?”
“当然不是。我只是不跟同一个人上第二次床。”
“我不是那种死缠烂打的人,你无需担心。你可以再考虑一下……”
“用不着考虑,不行就是不行。”少年皱了皱眉,“你可以放开我了吧?”
“我很有钱,你想要什么,我都能给你。”
“我不缺钱。”
他在少年面前这样委曲求全,百般顺从,他都快要忘了自己是个巫师,哪怕少年不愿意,他也有的是办法得到这个少年。在他有所动作之前,他感觉自己的手指失去了力道。
这似乎是……力尽松懈咒……
少年转动着手腕,那里有一道被他掐出来的红痕。“旅馆的钱我已经付了,你若愿意,可以待到明日。”
他躺在床上,听着少年离去的声音。他心里盘算着,一个同他一样来到麻瓜界的巫师,生怕泄露身份而从不与任何人纠缠,少年的身份已经昭然若揭。那个眼神和神秘事务司里拿着预言球的少年的眼神渐渐重叠,难怪他会觉得如此眼熟。还有那头标志性的凌乱黑发,仿佛刚刚享受过一场性爱……

少年放下酒杯,抬头见他依然没有过来,少年挑起了眉,眼中又是跃跃欲试的挑战。
I’d give my all to have
Just one more night with you
少年绕过他们之间那些模糊的身影,对周围讨好的人熟视无睹,只是直视着他,朝他走来。
I’d risk my life to feel
Your body next to mine
“让我请你喝上一杯。”
Cause I can’t go on
Living in the memory of our song
无计其数的伪装,换来无计其数的夜晚。
I’d give my all for your love tonight
他任由少年牵住了他的手,带他走向任何一个可能之所,给他无计其数的夜晚添上一个新的回忆。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