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喵化注目!#

Work Text:

「那么今天的生放送就到这里、在人类社会生活的大家辛苦了,谢谢支持唷——啊晚安晚安,大家都早点休息吧?以上、这里是vtuber提拉喵苏♪」

视线定在弹幕评论区,在飞速刷上去的晚安和888里试图寻找一下有信息量的内容——很好,没有,那就说明放送没有出现任何问题,可以准时下班了。

「之后会投稿录播的所以错过生放的人类们也不用担心,接下来也请多多支持、bye——」

先下播,再撤麦克风和声卡,一定要时刻注意避免放松事故,毕竟按自己现在的情况,要找到其他长期稳定的工作没那么轻松。扒拉两下桌子尽头的遥控器,用指甲尖儿勾着按键拖过来,戳下换气让空调开始工作。

『辛苦了,现在去睡?』

「不用,直接放录屏吧,如果有问题我一会儿就修,明早之前上传。啧…还有——斯塔さん*、定制的耳机什么时候才能到货?骨传导耳机说实话一点都不舒服啊…」

摘下耳机时头梁再一次碾压过兽耳,软骨传来不适感不禁咂舌,跨过地上将沉重的双层门开到最大,耳机挂到墙上的木质挂钩,伸个懒腰,摇摇晃晃瘫到沙发上最软的绵羊抱枕里。啊说起来,同样很软的企鹅抱枕好像被拿走了…也无所谓啦。衣裤倏地瘪下去仿佛穿着它们的人瞬间消失,取而代之,从上衣下摆里钻出颗奶灰色的小绒球…咳嗯、猫脑袋。柔软的衣物被收了指甲的猫爪挑到一边,当做绒毯堆在坐垫与靠背的接缝处。

『行我再盯一下…录屏现在开始放?』

倒映在隔音玻璃上尾尖画了个圈,音像开始播放。惯例的开场白、游戏介绍…啊好像没什么大问题,之后都是游戏界面,只要听一遍收音就好了…如是想着眯起眼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屏幕里面吊着嗓子用夸张的语调说着人类语言的那个…真的是自己啊。奶灰色的猫耳和猫尾跟随着身体动作自然反应,满屏弹幕和评论一般都是“超可爱——”“模型迫真”之类的夸赞,偶尔还夹杂着一闪而过的差评很快就被举报删掉了吧?好像…。到底哪里可爱了,作为猫妖却丢失了法力,如此狼狈的自己…

“抱歉打扰,之前约定过今天来…”

耳尖微动,掀开眼皮瞅向声源。啊刚才迫近的脚步声原来是这家伙吗?现在…可是晚上十一点多了?!这个时间点来外人也太可怕了吧?!某次加班赶工加到天亮的记忆依旧清晰,几乎要本能性亮出爪子,尾巴高翘起左右甩了甩。啊…他看过来了。表情未免太好懂…脸上就差写上“我想撸猫”四个字了?!

“这个就是提拉喵苏模型参考的原型猫吗?!好可爱…”
『正好要给你解释这件事,今晚叫上你也是想让你和他碰个面。介绍一下,这是会在我休假时间来代班的新人。』

仿佛人脑袋上噔噔噔蹦跶出来三个具象化的问号一般,疑惑的视线投向沙发上的衣物。喂、在看哪里啊、这边这边——两爪前伸重心后移,打个哈欠伸展一下四肢,轻巧跃下沙发,助跑三两步攀上电脑椅的头枕蹲坐着。

「也就是说,这家伙是新的斯塔さん?」
『是啊,所以,剩下的就交给你们了,我先溜了呀溜溜球的溜——』

…。

门在十秒后啪一下拉开再砰的关上,剩下一人一猫迷之尴尬的对视。

这才第一次正眼仔细打量人。很干净的气息、不知道是不是用了什么总而言之还挺好闻的…咳、只是不讨厌的程度。年龄比斯塔さん应该小了不少,看起来呆呆愣愣很没经验的样子,而且好像还没有从“猫在讲人话”的冲击里缓过神来,真是…好麻烦啊。

“…诶?”
「诶什么,开工了啊。设定上是一个猫咖所有猫都是用蛋糕的名字命名,我作为猫妖偷偷用店主的电脑在做youtuber,现在也在做实况偶尔唱…」
“我知道的!从百粉开始就关注了!!非常荣幸可以见到本尊…等等,难道说真的是猫妖吗那模型…?!”

尾尖指了指身前的座位,纵身落在桌面上,刚要一爪子拍上鼠标左键,动作随着人打断话语的反应顿时僵在空中。什么啊…粉?还是老粉?啊啊啊烦死了,屏幕里和屏幕外可是不同的,这个人有没有意识到啊…腾空的爪子被小心捧住,感受到过分热烈的视线愈来愈近尾巴高翘甚至想甩过去糊人脸上。左转九十度面朝电脑屏幕防止和人对视,抽回爪子时才注意到人手指作为男性实在过于纤细好看,好像被牵手手是自己赚了…等一下这是什么危险想法、那可是看到猫脑子里只有撸毛的人类啊?!

「没有模型…啊这事情说出去的话你会被我杀掉的,那是我人形的样子,耳朵尾巴收不起来还真是抱歉了啊。」
“作为保密的交换,可、可以变成人形给我看吗?!一下就好…!”

对于被杀没有恐惧感吗这家伙?!…之后迟早要看到的,好像现在变一下也问题不大,如是想着跃到电脑椅面上。对人形的外貌条件还是很有自信的,毕竟现在人气的一大半应该都是颜值身材都很能打的缘故…

“呀!!!——”

哈?你那是什么反应啊人类这种恐怖片里的少女尖叫算是什么反应、小心我把你脸抓…——?!好像衣服还在沙发上、也就是说现在自己是…光着的?!在意识到这一事实的瞬间以最快速度恢复成猫的模样,弓起背指甲深深扣进坐垫里,亮蓝的猫瞳竖成一丝,低低的咕噜声逐渐放大。
然而在视线触及人的瞬间怔愣。毫无防备的背过身去,甚至还双手捂住眼睛,用超级小的声音在反复念叨着对不起…仿佛是自己强迫他看然后辣到他眼睛了一样。爪尖拨弄着坐垫面上被指甲划开的线头,尽量压低声音让自己听上去凶狠些。

「喂、人类,把刚才看到的东西忘掉。」

然后就见人慌慌张张一波点头,顿了顿再拨浪鼓般一大波摇头。幸好是录音棚,这个音量应该还不至于引来人…不过这个时间,楼应该空了吧。沉重的叹口气反思应该怎么处理这次重大失误,好像误入人类世界以来第一次,开始认真考虑杀人灭口的事情了。啊…不过还是先尝试人类喜欢的做法吧,那个什么…自由平等,等价交换…?

「…那就让我也看一次好了,你的裸体。」

…要是对那时自己冰冷的眼神能有点自觉,事情应该还不至于失控的。

衣物落在沙发上一层层叠起,不知是暖气没开还是他在害怕的缘故,身体的轻微颤抖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身高比自己的人形还要高不少吧?从背后看怎么感觉单薄的一阵风就能吹倒啊…见人迟迟不肯转过身来心下烦躁,三两步钻进还有一半拖在地面上先前直播时穿的的裤子里,化作人形双手环在胸前,尾巴伸过去在他腰后一戳。

“呼嗯——”

被人反弓起背惊叫出声的模样取悦,忍不住失笑出声,来回晃动尾巴在人身后上下扫动,身体里似乎某处的开关被打开,想再听一次那种声音、刚才要是录下来就好了,贪心的念头一个个冒出来,回过神来时,掌心已经是他肌肤微凉而柔软的触感。张口刚想说些什么,一抬眸就晃过神全给忘了。转过来的半边脸,眼角挂的晶亮似乎要滑出眼眶,脸颊的红晕蔓延到眼尾,下唇被死死咬住防止再发出什么羞耻的声音…真是的、摆出这种不知所措的样子,只会让我…

站起身略带小刺的舌舔湿唇瓣,两手分别扣住他两手手腕从敏感部位前拉开,低下头舌尖刚好轻轻划过人裸露的乳尖,尾巴在人性器根部绕过一整圈,尖端的软毛还游刃有余的抵上前端的小口,眯起猫瞳享受人慌张间疯狂加速的心跳与喘息声。

…想拥抱你啊。

 

*斯塔さん:日系风格的背景,作为唯一和攻有密切接触的工作人员,由staff的日文发音取前两个音,さん为对较为尊敬的人的称呼后缀。

 

#名字#
「斯塔さん欢迎回来——」
『哦我回来了,怎么样?新人。』
「嗯…还不错吧,过得去。」
『给你找这么全能的一个人我也费了很大功夫啊?!多夸奖他一下也没关系吧。』
「 是是是、@…%¥&*さん比你厉害多了——」
『那也没…等等,你,刚才是不是,说了他的名字…?』
「 啊?嗯…嗯。」
『居然记住了吗…这么久了我都没有这个待遇啊,看在共事这么久的份上也记一下我的名字吧?』
「…不要,不可能,记不住的。」
『——这么冷淡的吗?』
对于猫妖来说你们的名字毫无意义跟乱码毫无区别啊稍微有点自觉行不行?!愚蠢的人类、不要妄想我会废脑细胞!…来做这种无聊的事情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