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星愿#

Work Text:

“——呀嗯…”
「怎么了?!」

几乎是从沙发上跳起来冲向浴室,混着水流声不甚清晰的惊叫声令人心忧,合着话音猛地推门——
淋浴的水温与室温差不大,没有雾气的遮挡一眼就能捕捉到声音的来源。稍稍歪斜倚在淋浴间的玻璃墙上,白长纤细的双腿交叉绞起,微侧着正好完全遮挡住腿间的物件,但略有肉感的腿根与臀瓣与瓷砖浅灰色花纹形成的色差,无疑极具诱惑力。更何况人从身后伸下的手,食指中指并拢大约有两指节的长度还停留在体内,若距离再近些,应该能看清人被现在的突发状况惊吓到而穴口紧缩,自然,急促的轻喘声也不会被呜呜作响的换气扇掩盖掉了。
所以,刚才的声音…

“…出去!”

人间的夏季是这么恼人的吗?!深吸一口气试图压下瞬间在身体内乱窜的躁动,一句抱歉破音了大半迅速拉上门,背过身靠在门板上半晌才长舒一口气。刚才所见之景在脑海里挥之不去,清晰刻着好方便自己慢慢回味似的。身上还挂着些许没擦干的水滴,抿着唇压抑声音与反应,在洗浴过后连体内也清洁到,独自站姿做扩张的人儿未免太过诱人了吧…这种精神失控的感觉真令人火大。双手在脸颊上重重拍了几下才算是恢复冷静,虎口从眉骨上推抹去额间沁出的汗珠。
很长时间没有腾出晚间给人,对方在期待什么,在为什么做准备,说实话谁都一清二楚。

「今天也不行,明天吧。」

…这种话,怎么想都说不出口吧。何况这之前,已经好几次找借口开溜过,甚至上一次,完全没有触碰他单靠站边儿发命令让他自己做到最后…划进渣男范围也不为过了。但明天、可以说是只要到这个晚上的后半夜,自己应该就可以完全实体化了。在这之前,长久以来用谎言保护着的秘密,不管如何都想护到最后。那样应该就能以普通人的姿态…说起来,把成为普通人当成梦想甚至说是信仰,某种意义上也挺可笑的。
自嘲意味的轻啧一声,倏地意识到背后这块板不靠谱的隔音能力,赶紧把低笑声收在喉口,信步路过宽大,或者说过于豪华的双人床最终在窗台前停下,仰望或明或暗的星火缀着夜空,很难称上繁密,也不算稀疏,一副刚刚好到会觉得月亮有些多余的模样。

「星空这种东西,也就小姑娘会觉得好看了吧。」
“什么?”

嘟囔着的感慨被刚出浴室的人听个正着,夸张哇了声回身看向人。先前勾住自己视线的部分现下尽数收在白色浴袍下,精致的锁骨外露,发丝半干贴在耳后,含着笑意微眯着眼正好和自己对上视线。

「没什么。记得等头发完全干了再睡。」

结果上来说,是自己先逃开视线了。颔首酝酿着什么样的理由听起来不那么像借口,或者,至少要选一个还没有用过的。难以想象把所有事情都坦白说明的场景,但凡是脑子正常的人应该都不会相信吧,比如说现在你看到的我是个幻象,但我也不是完全不存在,只是身体有些部分没有实体化,至于是哪里没有实体随时肯能会改变,我自己不能控制也不能预知…之类的说辞,可信度低之外,还有很多引出来的问题根本一时解释不清楚…

“离睡觉还有很长时间吧?说不定还会一身汗以至于需要再洗一次。”

竹制拖鞋在木地板上蹭过,不轻不响的摩擦音却额外予以自己过多的压迫感。现在这种僵硬的表情绝对不能被看到,笑出来啊…然而身体最本能的反应竟促使自己背过身去。脚步声戛然而止,空气中所有漂浮的沉默粒子凝结、下坠,再被脚步声惊动、破碎。不安地吞咽一下,从喉结上下的滚动能感受到皮肤的紧绷,调动所有感官能力试图感知人在自己身后的举动…

因此才能第一时间注意到,格子衬衫后腰的部分,被人轻轻扯住了。

「…。」
“…和上次一样的那种,也不行吗。”

数次想张口说些什么来打破沉寂,却如失了声如鲠在喉,直到细若蚊蝇的气音从背后传来。这是第一次,听见他请求的、甚至或许染了哭腔的语气,心口骤然收紧,着了魔似张口。

「好。」

浴袍应声而落。

△▽△▽△▽△▽△▽△▽△▽△▽

墨蓝色的下摆溶在夜空里,长袍大袖向来不利于行动,从人卧室的阳台跃上屋顶,找了个砖瓦间较为平稳的地方捋平衣物再坐下,留意着过渡到上衣白色的部分不会弄脏,以及腰带和颈间的浅金小挂饰们没有扯掉。
星星的数量比之前增多了啊…看样子是大家都在摸鱼并没有好好工作,略松了口气抬手随意点了颗星星。

「…总之,为了还没想好的下个愿望,还是先要工作的。」
“谁?!”

落地窗被推开,两手撑着阳台的人儿警惕的看向房顶,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约是飘带垂下房顶正好给人撞见。浴袍腰带至少系一下啊…视线停留在他身上心下嘀咕,直到人意识到咬着唇将浴袍裹紧瞪着自己才放声笑开。

「噗哈…放心,虽然我不是什么好人,但我也不是坏人。」

现在这副模样人怎么说也认不出来的吧,毕竟脸和声音都不一样。单手支着脑袋俯视人,莫名生出些冲动能把一切都挑明了说,告诉他自己有多急切想要实体化,能够真正不顾一切把他扣在怀里…

“这位先生,若是要欣赏星空,不知可方便换个地方?”

告诉他,自己的念想足够汇成一颗璀璨的星子了。啊还有,如果换个痴汉坐在这儿,这种说辞完全行不通吧,如是想着眼底染上星点笑意。
——流星?!…哪个同僚今天预定要爆肝了么。
低头回想间看到人慌忙双手合十闭眼许愿的模样,强忍着待流星飞过去好久人许完愿才失笑出声,他会许什么愿望啊…稍微、不,可以说是非常在意了。

“——我说,这有什么好笑的吗?!”
「我想你应该不知道吧?星星的光辉是生物的念想赋予的。执念越深,愿望越强烈,承载着这份情感的星星就会越亮。当守星人同意去实现某一个愿望,对应的那颗星星就会陨落,成为人们说的流星。所以,对流星许愿相当于是在那颗星星上塞进一个自己的愿望,趁守星人不注意多给他弄点工作量。」
“那…?”
「许愿的时机是最重要的啊——跟闭不闭眼摆什么动作倒没什么关系。早了会被发现然后剔除,晚了就塞不进去了,你刚才的许愿明显迟了太多。」

失落感铺天盖地的袭来。他有什么特别执着的愿望来着吗…?家里有的是钱想要的东西应该不至于买不到,似乎也没说起过有什么梦想…一时之间毫无头绪,心跳逐渐加快,为了掩饰紧张低头整理着衣袖。

「作为无礼之徒擅自坐在你的屋顶上非常抱歉,作为补偿,我可以送你个新的流星?姑且,我也是个守星人。」

一瞬间,仿佛能从他眼里看见星星了。挑了唇角待人从怔愣中回神,挑了个愿望不难实现的星星点住,再催促他准备。三、二、一!银白色的弧线划破天际,消逝在夜空远端的瞬间就听见人满含期待、称得上兴奋过头的提问。

“怎么样?成功了吗?”

不疾不徐挥出面板,调出未完成工作的清单,最新一封未读单的内容清晰简洁,简直能作为对流星许愿成功案例的格式模板。
他能喜欢上我。
这个他…指的是谁?!…除了自己,准确来说是他眼中的那个自己以外,根本没有其他可能的选项吧…?凌晨一点报时钟声适时响起,为了不打扰入睡的人们刻意调轻,的一声惊得自己一个激灵。

「抱歉,这个愿望我无法实现。」

人看向这里的眼神逐渐暗淡下去,取而代之,弥漫起令人揪心的水汽,慢慢溢出眼眶滚落。翻遍记忆,这是第一次看见人在床下落泪。起身从房顶跃下落在阳台上,拍拍衣摆无视人的推搡直接圈着肩膀把他扣进怀里,好好听我说完啊…怎么这种时候会像个小傻瓜一样哪。

「因为这已经是事实了。」

 

#语言流低糖小甜饼#

“要做…?”
「…今天不行吗?」
“也不是不行——呐,能不能用换成那个守星人的状态?”
「可以是可以…不过你为什么那么喜欢那个状态?明明都是同一个人啊,难道是那个颜或者声音比较讨你喜欢?」
“也不是。颜值和声音两边都还过得去的。”
「居然只有过得去…那我也想不出其他理由了。」
“大概是作为普通人的时候衣品太直男了。”
「——哈?!!」

 

(神仙对话,这是在暗示脱光你敢信吗wwwww食用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