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酒神剧场的春天

Chapter Text

(1)

 

Lewis感觉到自己被类似震动的声音吵醒了,他努力想要睁开眼睛,床头柜上手机的震动声却停了下来。

他感到自己的全身的感知正在逐渐回来,他开始慢慢醒来了。

外面天应该已经大亮,一缕阳光从厚厚窗帘缝隙里照在地上。

然后他感觉到了,自己并不是一个人在酒店柔软的床上,他怀里躺着一个温暖的身体,和自己一样什么都没有穿的身体…

这不是真的!

正在他低头看着枕在自己左肩膀的脑袋上金色发丝时,床头柜上的手机又一次震动了起来。

他伸出自己刚才还搂在那具身体上的右手去够自己的手机。

显然怀里的人感受到了他的动作但是没有醒转,只是在无意识中叹息着调整了一下姿势。

而Lewis在够到手机后被上面显示的来电吓得差点把手机掉在地上,这下他彻底清醒了过来!

Wolff!!

 

三周前

 

“Wolff先生你的新投资经理已经在外面等你了。”

“哦,快点让他进来!”

“你好,我是Hamil…”

他觉得自己认错了,但是不可能,只有这个人是他绝对,绝对不会认错的!

站在自己新雇主身边的那个人。

“…lton,Lewis Hamilton。”

“我听说了,Hamilton先生。我听Paddy说了你之前的表现,他对你推崇有加。我这里还有一些人事安排,请你目前暂时先代理Nico的助理。他是我的……呃,出版顾问。”他的新雇主可能没有注意到Lewis的僵硬和震惊,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并轻轻推了他身边人一下,Lewis无法不注意到他在接触到那人身体时熟悉而又亲昵的态度。

“你好。”他身边的…出版顾问伸出手来。

“……你好,我叫Lewis。”Lewis希望他的新雇主不要注意到自己有多僵硬。

这位Wolff先生据说是个一无是处的二公子,生在实业家族基本上靠着他兄长给的钱在这里过着挥霍的生活,自己搞什么什么不成但依旧是无数女性目标的黄金单身汉,光Lewis记忆中他的名字就和好几个女明星一起出现在报纸上过,现在名义上经营着一家担保事务所。

连现在他们身处的所谓办公场所,也是在其家族命名的大楼里租用的。

Lewis 一直觉得他这样的人如果失去了背后付钱的家人可能过得还不如有一技之长的自己。当然,这不影响他接受这份工作。

事实上Lewis根本不介意对方具体干什么,他对自己的能力有信心,关键是对方开的价格太满意,他无法拒绝。

既然Nico不想在他的雇主面前表现出他们认识,那么这出戏Lewis就陪他演下去。

 

Lewis作为一个很有天赋的孩子出生在了一个太普通的家庭,他能有今天的一切并不容易,回首往事对于他来说并不是什么太美好的回忆,因为他的少年时代几乎都在努力上学和去打工中度过。

但这不代表他那个人生阶段中没有丝毫的亮色。

 

12年前

 

他父亲为了支持他上这所私立学院在外面打了三份工,他自己也在一家餐厅里兼职,空余的时间里他必须努力学习,只专注于自己的未来。

在这样的学校里他格格不入,独来独往没有朋友,他也不需要朋友。

Lewis绝不能也没有时间为其他事情分心。

但是意外显然还是发生了,他遇见了Nico。

Nico是学校的同学,父亲是著名的投资人。

即使在这所富家子弟云集的学院里,Nico也依旧是众星捧月的焦点。

这样的Nico本该是Lewis第一个要远离的对象。

开始他觉得Nico和其他那些被女孩子包围了的纨绔子弟一样,然而事实证明他错了,他们很快成为了非常要好的朋友,他们无话不谈,几乎一直在一起。Lewis甚至被Nico说服加入了学校的乐队。

乐队的Whitmarsh老师觉得他在钢琴上极具天赋。

这样快乐地度过了三年时光,他们时常充满希望地谈论未来。

他们谈论的未来中,彼此都不曾缺席。

在那些纯真的岁月中有些什么东西慢慢地萌芽。

 

在一次乐队的排练结束后,他们两个在其他人都离开了的音乐教室里为彼此伴奏。

乐声在空旷的音乐教室里回荡,时间似乎停止。

Lewis的指尖从钢琴的琴键上滑过,回过头去看着Nico拨动大提琴的弓弦,金色的夕阳从窗外直射进来,撒在他金色的头发上,为他整个人镀上一层温暖的亮色。

Lewis看到Nico微笑眼睛中的自己逐渐放大……

 

但是第二天Nico却没有来上学,一个礼拜之后他整个人徒然从学校里消失了,Lewis放学后跑去他家里探望Nico,却发现连房子都已经挂牌出售人去楼空。

他拨打了出售房产广告上留着的电话,然而却是一家资产处置代理公司。

他想尽了一切办法都没有联络到Nico,不仅仅是Nico,他的父亲,他那个温柔美丽的母亲全都仿佛一夜消失。

Lewis不能辜负自己的家人为了给自己创造条件的辛勤付出,他必须去最好的大学他只有这一条路。

他退出了乐队,再次变成了在学校里没有朋友的Lewis。

但是在他心底,那个金色的黄昏,那个落日洒满琴键的音乐教室…

Nico戛然而止的大提琴声…

那个拨动他心弦整整十年,令他至今无法平静的吻…

却始终萦绕不去。

 

Nico就这样从他的生命中失落,除了午夜的梦中,再也没有出现过踪影。

 

看着自己面前活生生的Nico,他灰蓝色的眼睛,浅色的头发,服帖精致的衬衫。还有Toto Wolff放在他腰上的手。

Lewis忍不住要胡思乱想,到底当时Nico为什么会突然消失,他的家族到底发生了什么变故?他父亲去了哪里?他到底是不是Toto Wolff的地下情人?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然而Lewis的专业性在这份收入颇丰的新工作中暂时还没有得到体现,他感觉自己所谓的“助理”生涯可以更简单地概括为“保姆”。

 

他安排Nico的一切活动和时间调度。

Nico平时就住在酒店里,Toto同时给他在城里三家不同的高级酒店顶层订了长期套房。

但Toto和其他有地下情人的有钱人不一样,他不会到这些酒店来密会Nico,每次他都让他的司机或者Lewis送Nico去他自己独自居住的房子里。

他们也许真的是在交往,Lewis苦涩地想到。

 

Nico日常生活非常规律,每天有规则地去健身、去固定的那几家饭店吃饭、有时候窝在公园的长凳上看书。

他会去某个社区服务所辅导小孩子功课,固定时间会去见医生,三周间他也陪着Toto参加了一些社交活动或者去去剧院之类的。

而且Lewis时常需要签收各式各样Toto送来的东西,姑且称为礼物吧。

从愚蠢的路边小工艺品到限量版跑车。

Nico通常对这些东西不屑一顾。

这是不是表示他的雇主还在追求Nico的阶段?

出版顾问……哼,根本没有任何需要出版的东西!

但令他费解的是Nico对他的态度也很疏离,就好像只把他当成一个真正的助理,他们的对话礼貌而疏远。

在Toto面前Nico当然始终和他保持着距离。

似乎在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时候Nico并不避讳他们曾经认识的事实,甚至还提起过以前他们曾在放学后去过的一家甜品店,但丝毫没有要和他共叙旧好的意愿。

就好似见到一个以前只是互相点过头的人一样。

即使没有那个吻,没有Lewis自认为他们之间存在的感情,他们也该是旧时好友啊!

他们曾经那么亲密无间,那么无话不谈。

所以,Lewis也努力克制着自己,保持着严格的工作关系。

他不相信Nico没有感觉,他不相信曾经的一切都可以忘记,他不相信这些表象,只要他慢慢观察一定能发现蛛丝马迹。

但是在那之前,他要保持冷静,他不能先把心里想的放在脸上。

没有感情的人又怎么会懂得这种患得患失!

 

——距Lewis在酒店床上被Toto的电话吵醒前17小时

下午五点出头

 

Lewis正和Nico一起从车上下来,站在德鲁奥拍卖会门前。

Toto约定在这里等他们,他们将一起参加六点开始的拍卖会,然后他们两个会一起去城中目前最最最火的一家餐厅吃饭并共度一个快乐的夜晚。

Nico并不想参加拍卖会,但是据说那家餐厅非常难以预约,正常排队的话要排2个多月,Toto找人托了关系才给今晚留了一张桌子。

Nico从昨天听到这个消息就一直显得心情非常好,Lewis则有些烦躁。

他当然会对自己雇主和Nico将要度过的完美夜晚无能为力而烦躁。

他时常在心里想,也许当时Nico遭受了什么可怕的变故,被逼无奈才不得不依附于他的雇主,具体表现就是现在Nico也对Toto不冷不热的。

 

就在Lewis沉浸在自己的胡思乱想的时候,他听到从远处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

很奇怪,似乎是…马蹄声?

他转过身去,看到了自己听到的是什么。

却是一辆由四匹白马拉着的敞篷马车,有趣的是车身上醒目的银色阿斯顿马丁标志,侧边不显眼处用蓝红黄三色标着“RB14”。

车子直接停到拍卖会大门前,车上下来两个年轻人,Nico和Lewis不由自主地转头盯着他们看,这并不需要掩饰,因为整条路上的人几乎都正在睁大眼睛盯着他们看,他们不怕被别人看。

当先一个穿着深灰色暗条纹正装,衬衫领口松开的年轻人有着卷曲的短发,五官说不出有什么特别之处,但是每个看到他的人都似乎被他的笑容感染,连烦躁的Lewis也觉得轻松了一些。

另外一个稍微矮一些的金发年轻人表情严肃,戴着黑色的领结。两人没有逗留直接被门前迎接的人让了进去。

他转头看了Nico一眼,Nico摇了摇头表示并没有认出这两个年轻人。

 

马车很快被车夫赶走,马路上驻足观望的人群也逐渐散去。

Lewis当先一步,“走吧。”和Nico一起走了进去。

“为什么Toto坚持要来拍卖会?”结合刚才的情形他不由问Nico。

“我不知道,我没什么兴趣,但是Toto似乎对某个标的志在必得。”Nico说道。

“是什么东西?”Lewis对这些有钱人的偏好并没有真正的好奇心,他只是机械地维持着对话而已。

“不知道,也许可以看一下今天的拍卖册。”Nico拒绝了递过来的香槟。

古朴的老式电梯被前面一对男女占住了,Nico于是转身向着一边没有人的楼梯走去。

就在他和Lewis走到楼梯尽头的时候。

前面突然传来压低的说话声并且越来越近。

在这个世界中,别人的秘密往往是最危险的东西。

Nico连忙一把抓住Lewis将他推进了楼梯后面一间暗门,这也许是个变电间或着什么,里面只容他们两个人容身,他们几乎贴在一起站着。

Lewis觉得自己脑子瞬间电流过大短路了。

他看着近在咫尺的Nico,自己能数清他每一根低垂的睫毛。

对方身上隐隐的沙龙香正在逐渐消磨他的意志。

而Nico则全神贯注地倾听外面的声音,丝毫没有注意到Lewis的心猿意马。

 

外面的声音也压得很低,勉强能够辨认

“…我的登录帐号已经被RBR提前注销了,今天是最后的机会”其中一人说道。

“…Christian不会突然出现吧?”

“不敢确定……这是Max的帐号,在他发现不见并失效之前……拿到东西后立刻就…”

“你呢?”

“带Eva走,我不会有问题…”

声音又逐渐消失了。

 

“这是怎么回事?”Lewis忍不住问道。

“我也不知道,RBR、Christian…难道他们说的是Christian Horner?”Nico若有所思地说道。

“那是谁?”

“好像是个英国人,他们是保险公司的人。”他们是Toto的对手之一,但是Nico没有说出来。

他想起自己和Horner打过照面的情形,似乎他的身边总是跟着非常年轻的男孩子。但Nico实在不记得是不是刚才那两个年轻人了。

难道Toto之前说他今天非常看重的一件标的就和RBR有关?

“Eva又是谁?”

“听上去有点像code name…”这时候Nico才注意到他们两个人尴尬的距离,他立刻伸手要去开门。

“等一下。”Lewis眼疾手快按住他的手肘,然后抬起手来帮Nico整理了一下他的领结,“好了,走吧。”

Nico惊讶地抬起头,正撞进Lewis微笑地看着自己的双眼中。

他微笑的眼睛里有着什么Nico看不懂的东西。

Nico不由得红了脸,快步离开了这个空间。

Lewis从背后看着他粉红色的耳廓,在心里握拳,Nico是有感觉的!

 

但是他们却没有参加拍卖会,因为姗姗来迟的Toto刚进门就被拍卖助理告知了一个消息。

“拍卖会会照常进行,但是Toto看中的标的却被取消了。”Nico对Lewis解释道。

Lewis被遣去结清之前的手续费,而Nico则和Toto腻在主办方给Toto留的休息室里,Lewis办完事回到那里的时候Toto正坐在扶手沙发里,腿上放着一本打开的杂志,而Nico坐在沙发扶手上整个人亲昵地靠着前者,他们两人分吃着一盘草莓。

看到Lewis走进来,Toto抬手看了一下表,“时间差不多,老头子要见我一下。8点我们直接在饭店见,我会让Esteban去接你,Lewis你先陪Nico回去换衣服吧。”

这里离开Nico住的酒店不远,于是Lewis没有再去麻烦Esteban,和Nico肩并肩步行走回去。

Nico似乎很轻松,不知道是刚才Toto很好地陪伴了他还是对今晚有所期待。

Lewis无言地走在他身边,回想着之前两人亲密的间隙,Nico粉红的面颊。

他并不是毫无知觉,我们之间所发生的一切并不因为假装不存在而不存在。

Lewis不由有些鼓舞。

但是想到今晚,想到Nico会和Toto一起…他又有些无力。

 

可是就在Nico换好衣服准备要出门的时候却接到了Toto打来的电话。

挂了电话的Nico明显地沮丧了很多,Lewis确定自己在他们的对话里听到了Susie这个名字。

果然,虽然丝毫不关心报纸上的娱乐版面,但只要是个人都知道这些作为社会上最火热的八卦信息。

委员会执行总监的女儿,年轻漂亮的Susie和实业家族次子恋情的八卦。

今晚Toto是突然要去赴Susie的约,才不能来和Nico共进晚餐了吗?

Susie知道Nico的存在吗?

 

下午Nico还对他说过这家店的主厨Romain Grosjean是最近圈子里热捧的新兴红人呢,Toto是托了好大的关系才预约上的。而Nico对此非常期待。

 

“我打电话告诉Esteban不用来了?”Lewis问道。

而Nico没有理睬他,直接拉开衣柜,挑出一件黑色的正装开始往Lewis身上比划。

“我们两体格差不多,你可以穿我的衣服。”他自顾自说到。

一边说一边又挑出另一套衣服,比较着颜色。

“什么?”

“你没听我说吗?这个位置可是很难预订的,为什么要浪费?”Nico说道。

但是Lewis偏偏从他的话语中听出了一丝赌气的意味。

他在生气。

他在生Toto的气。

Nico才不在乎什么难预订的位置呢。

Lewis对于他雇主和Nico这个美好的夜晚最终泡汤毫无怨言甚至有点开心。

他也不是不愿意和Nico一起去城中知名餐厅共进晚餐。

但他不愿意作为Nico赌气的工具。

因为Toto来不了才被拉去的替补,作为Toto很可能在会女友而被冷落的Nico的安慰剂。

他自以为冷眼旁观的冷静伪装,难道早已被Nico看穿?

保持冷静Lewis,保持住你的架势。

“Lewis…”Nico转过来看着他。

他说不出一个拒绝的字。

 

环境相当雅致,私密性极佳,Lewis几乎忍不住要为Toto感到遗憾。

但是他自己也没有什么胃口。

因为…

Lewis看着Nico面前几乎没有动过的前菜被撤了下去,然后第一道主菜被碰了一下后撤了下去,Nico正用叉子在戳弄第二道菜…

而酒已经开了第二瓶了。

Lewis正要拦住要帮Nico杯子里倒酒的侍应,却被Nico挥手让那人给自己倒上新的一杯。

坐在他的对面,Lewis忍不住要想。

难道Nico真的在为Toto要去会正牌女友而不开心?

他真的在尽职尽责地扮演见不得人的地下情人的角色吗?

扮演吗?

还是?

回过头来客观地想一下,对于这样身家的人来说,Toto已经可以算得上英俊了。

他很有礼貌,谈吐得体,对周围的人和自己的雇员都很和善。

看得出来,Nico并没有真正在干什么谋生的事业,他也不像依旧享受着家族信托的样子。

他就是靠Toto过着目前这个水平的生活。

Lewis感觉自己的烦躁已经到了顶点,他要控制自己,绝不能流露出自己的丝毫怒火。

他不能!

可是。

那天,在音乐教室里,是Nico先凑过来吻了自己!是Nico!

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使他在时光中丢失了Nico。

Nico到底经历了什么?

他和Toto…

 

“Nico别再喝了,你都没有吃东西,这样对胃不好。”他努力克制自己,压低声音。

并不想引起周围人的注意,虽然最近的客人其实也坐得足够远。

但是Nico就好像没有听到他一样,继续喝着,他甚至赶走了站在旁边帮他倒酒的服务生,自顾自地不断给自己的杯子里倒。

“够了!”Lewis一把抓住他又要往嘴里送的酒杯。

一把抓住了Nico的手。

他只是在扮演尽责的助理角色。

Nico定定地从杯口上抬起眼睛看着他,似乎完全不认识他,但是手上的力道却没有松。

这似乎是他们重逢以来Nico第一次那么直直地看进他的眼睛里。

Lewis被他眼睛里的受伤所灼痛,一不留神就松了劲。

Nico抬头一饮而尽,几乎被呛到。

Lewis觉得自己失去了所有的力气,他只能坐在那里看着Nico喝酒。

原来,他真的很喜欢Lewis的雇主。

 

Lewis突然觉得自己很蠢。

原来在自己脑子里上演的那些Nico迫于无奈委身于Lewis雇主的狗血戏码终究只能是自己脑子里瞎想安慰自己的剧情。

原来时间真的早已改变了一切。

Nico的脾气他是知道的,虽然柔软但是坚定,并不会违背自己意愿。

何况像Toto这样掌握了最顶层资源想要什么就能有什么的人,也没有必要去强迫Nico,他如果想要的话可以找到太多替代品。

Nico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不可取代的存在。

甚至在如同今夜这样的情况下他轻易地舍弃了Nico,这样的情况肯定不是第一次发生。

可是我呢?

Nico对Lewis来说却是独一无二的Nico,在这个世界上永远无法替代,那唯一的一个Nico!

Lewis觉得自己突然从冷眼旁观一步踏入了这个扭曲的世界。

在这个纸醉金迷浑浑噩噩的世界里,他想要紧紧抓住不再放手的一切。

近在咫尺又远在天边。

可是却无法触及!

坐在这张桌子上,他们都在Toto Wolff的阴影当中,在现实无形的压力之下,喘不过气来。

Lewis仿佛变回了那个14岁的自己,告诉一无所有的自己只有靠自己的努力才能得到一切,告诉一无所有的自己只要靠自己的努力就能得到一切。

然而十二年过去了,他还是一无所有!

他和他想要的一切之间,隔着巨大的,无论如何努力,都无法跨越的鸿沟!

他到底在心疼Nico还是在心疼自己。

 

 

与此同时

城中某处

 

——记住,小心开法拉利来的那些人,如果他们要抢拍品那就让给他们吧,他们背景深不可测,是教皇那边的人。

Max Verstappen耳边还回荡着Horner昨天提醒自己的话,然而他没有想到的是事情的发展远远超出他的意料,根本就没有进行到拍卖那一步,Eva就已经被拿走了。

不是被什么其他人拿走的。

而是…

 

“Max…”

看来我还是足够了解自己的搭档,能出现在正确的地方,Verstappen抬起头看着迎面缓缓走来的人。

他自己的车停在这条暗巷外面。

“Daniel,这个场景对你而言不是似曾相识吗?”Verstappen站在巷子一头的路灯下微笑道,极短的金发反射着橙黄色的灯光。

他微笑的表情中有一丝难以言说的残忍。

“……”对方摘下头上的圆檐帽,随手抛在地上,露出头顶卷曲的头发来,他的表情在昏黄的路灯下看不明白。

“Christian说了,要我把Eva带回去。或者,把你带回去。东西和人必须要一个!”

“东西不在我身上。”卷发的男子举起双手露出招牌笑脸,似乎丝毫没有被对方震慑。

“那就和我一起回去…”Max开始抬步向前走去。

Daniel退了半步。

他一回头,小巷尽头又走来两个男人。

“Pierre?Daniil?”

其中一个浅色头发的男子微微点头示意,另一个没有做任何表示。

他们身后,整个巷子都被他们开来的一部商务车遮挡住,并没有任何退路。

“没必要选择困难的方式,跟我们回去。”Max在他背后说道,他们三个人逐渐靠拢。

 

“Max, 记得拍卖会之前Christian关照过你的话吗?”Daniel突然说道。

话音未落,就听到巷外传来引擎的激烈啸叫,一部蓝色杜卡迪直接从巷子尽头商务车旁边的垃圾桶上方飞跃过来。闪亮的前灯几乎令人失明。

直冲他们的方向,一个甩尾直接停在他们中间。

车子上张牙舞爪地喷着“Suzie*”。

“Dan!”摩托车上的皮衣男子抛过来一个头盔。

“来得正好,Seb!”

头盔上绘着一匹跃起的骏马。

Verstappen上前伸手去扯已经慢了一步。

摩托车绝尘而去,在轰鸣声中抛下一句话来。

“替我问Christian好!”

 

Verstappen脸色一变

:不要和开法拉利来的那几个人纠缠,拍品也可以让给他们,他们背后是教皇。

 

“你们回去告诉Christian,我三天后回去,带着Eva和Daniel…”

“计划不是这样的。”

“计划变了。”

“你说的吗?”

“你有什么意见吗?”

“Max计划已经失败了,从Daniel大摇大摆走进拍卖会拿走拍品的时候开始。而你截住他或者Eva的尝试也失败了。”

“Pierre注意你在对谁说话。”

“是吗?当时Ricciardo从Vettel手里夺到了那件东西自然RBR就是由他说了算,可是Verstappen你还没有从Ricciardo身上占到便宜,你以为他走了你就是老大了吗?”

“你不服气?”

“你们两个别争了。”Daniil从旁边走过来说道。

 

Nico努力站直身体,伸手扶着墙壁,既不肯靠着墙也不肯靠着Lewis。

走得虽慢但还是很稳。

他醉了,连后来Grosjean出来和他们见面询问菜的口味都随便带了过去,作为一个傲气的当红厨师,Grosjean很快就走了,Lewis道歉了一句连忙上去请服务生帮他把Nico塞进车里。

他坐在副驾驶,Nico靠在后座,不舒服地哼哼。Nico的外套已经被他自己在无意识中扯了下来,领口也解开了。

Esteban帮他把Nico扶进电梯里后就火速离开了。

所以这就是现在的局面了。

Lewis在他身后一步的距离跟着Nico,并不愿意去扶他,他不信任自己,不信任自己对于潜在肢体接触的反应。

我只是被人出钱请来的助理,我只要把他送回顶层套房里就可以了。

Nico为了我的雇主和女友约会而不开心,而且他喝醉了。

哼,他当时甚至装作没有认出我!

Nico早就忘了我们之间有过的一切了。

真的,有过吗?

看不下去Nico对着门努力了半天,Lewis抢上前一步帮他打开了门。

然后他就感觉自己被很用力地扯了进去。

就在Lewis努力保持住身体的平衡不让自己跌倒的时候,他感觉到自己的领带被Nico扯住,他正慢慢转动手腕缩短他们之间的距离。

Nico的衬衫已经被他自己扯开到胸前,他似乎正看着Lewis又似乎根本没有在看他。

只有他手上的动作没有停下。

Lewis不由得恼怒了起来,Nico是不是也曾经这样扯过Toto的领带?

Lewis迅速往后退了一大步!

但是他没有考虑到缠在自己领带上Nico的手腕,Nico被他的动作带动整个人几乎栽到他身上,勉强维持住站姿。

不行,Nico喝醉了,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干嘛。

“别这样Nico,不要考验我。”因为我经不起考验。

但是Nico似乎根本不打算听他的,他开始用两只手帮忙去解开Lewis的领带,然后伸手去剥Lewis身上的衣服。

Lewis则抓着自己的前襟不让他把自己的衣服扒掉。

他们仿佛无声的搏斗,Lewis能听到自己西装外套掉落在客厅厚实的驼绒地毯上的声音。只有走廊上出门之前留着的昏暗的玫瑰色壁灯在他们身后微微亮着。

他不能这样,Nico正在犯下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大错误。

Lewis用力推开Nico,因为不防Nico被他一下子推到客厅中间的桃花心木桌子边缘,他的后腰磕在了桌子的边缘,发出“咚”的一声闷响。

听上去似乎很痛,Nico也呜咽一声弯下腰去。

Lewis对于自己没有控制力道后悔不已,连忙上去扶他,想要检查他那一下撞得多重。

然而Nico又缠了上来,他整个人仿佛都失去了支撑,Lewis感觉到他身上的热度,他自己也已经热得几乎要在空气中燃烧起来。

“你已经醉了,而我还不够醉。”他仿佛是在说服自己。

Lewis Hamilton,别忘记你现在是在工作,你的雇主手眼通天。

Nico的动作突然停滞下来,Lewis一把抓住几乎要被Nico自己扯得完全滑下去的衬衣领子,将他稍微提起来一点,但是Nico仿佛没有骨头。

Lewis只能将他推到沙发上,自己气喘吁吁试图站直身体,这时候Nico突然抬起头来那样无声地看着他,嘴唇微微张开着。

Nico只是那样看着他,仿佛清醒又仿佛懵懂。

可是在这无声之中,Lewis看到了渴望。

Lewis不能再忍受这样炙热的空气,他的脑子一片空白,他感觉自己仿佛从高空坠落般的失重。

去他妈的工作,去他妈的Toto Wolff!

他低下头消除了他们之间最后的距离。

这三周间不断折磨他的距离,这十年来时时在他胸口跳动的隐痛。

 

Nico的嘴唇就像他整个人一样,柔软而温暖。

虽然这只是人生中的第二次,虽然距离第一次已经过去了10年,但是Lewis却觉得如此熟悉,在他的脑海中早已上演了无数遍。

这温柔的触感,和他记忆当中毫无二致。

先前的顾虑早就荡然无存。

感觉是骗不了人的,这感觉实在是太正确了!

他们两个现在都在正确的位置,和正确的人做正确的事。

突然之间他们仿佛是互相纠缠的藤蔓,无法被任何外力分开,他们身上的衣服已经成为了障碍。

Lewis一边吻Nico,一边帮着对方脱自己身上的衣服,他们两个几乎要从长沙发上滚下来。

Lewis抱住Nico的腰将他仰面推倒在沙发上,Nico伸手钩住他的脖子将他一起带下去,他火热的吻落在Nico耳后,满意地听到Nico发出动听的声音。

而Nico正在伸手解他的皮带,天哪,这衣服怎么那么难解。他只想尽快从束缚自己的衣服当中整个跳出来!

终于从所有衣物当中脱身出来的Lewis,停下自己的动作就着窗外照进来城市的夜色看着Nico,他脸部的线条在暗中那么清晰。

他低下头去用嘴唇去描绘Nico的唇型。

他们就好像两条溺水的鱼,彼此争夺对方口中最后的氧气。

Lewis感觉到自己也逐渐不再清醒,也许是因为缺氧也许是因为Nico嘴里的酒味使得自己醉了。

也许是Nico使得自己醉了。

当他终于进到Nico身体里的时候,他几乎要被那种奇异的感觉逼疯,而Nico倒抽一口气用力抓紧他的肩膀简直要把他抓出血来。

也许是疼痛也许是瞬间带来的清醒,Nico恢复了一些清明,Lewis能感觉到他整个人都往后缩去。

Nico有些瑟缩地抗拒,他后仰着想要挣脱出来。

不行,已经到了这一步,他们再没有反悔的余地。

Lewis整个人覆压上去,用力抓住Nico的腿把自己送到更深。Nico退无可退,他们同时发出慰叹,Nico用力咬住自己的下唇不让自己叫出声来。

“不,叫出来,让我听到你。”Lewis感觉心跳声几乎震破耳膜。但他需要听到,需要知道Nico能够真真切切感受到他。

Nico体内的紧致令他几乎失去理智。

他停了下来,轻柔地抚摩Nico被汗湿的头发,在他唇边低声诱劝道,“交给我Nico,什么都不要去想,全部交给我。”

黑暗中他仿佛看到Nico的眼睛亮了一下,然后抬腿钩住他的腰,将自己的呼喊声送入Lewis口中。

他们两的心跳在错乱中统一,他们的韵律逐渐合拍。

 

整个世界都已经离他而去,只有Nico在他怀里任他予取予求。

 

他们从沙发上一直胡闹到卧室的床上,之前被扯下来的衣服散落了一地。

彻底失去了时间的概念。

在高潮的余韵当中Lewis努力保持清醒,他感到Nico在自己身下微微颤抖,他扯过一边的被子盖住两人,将依旧喘不过气来的Nico抱在怀里。

他愿意用自己所有的一切换取这片刻的温存。

他们在彼此的怀中。

这个世界上的一切都不复存在。

只有他,和他的Nico。

彼此依偎。

 

天色逐渐亮了起来。

Vettel在迎面吹来的风中感觉到从身后传来的热度,他几乎已经要遗忘的温度,曾经他们也这样在无名道路上疾驰,曾经也有过欢笑和快乐。

也曾交换过私语和温存。

但任何路都会有尽头。

“我只能送你到这里了,那边,我也过不去的。”Vettel拿脚撑在地上,转头对从他身后跳下车来的Ricciardo说道。

后者摘下头盔递给他,点头示意。

“要是Verstappen他们又追来了怎么办?”

“我可以对付,Sebastian,我们已经两清了。”

“当年你放我一马,如今我来救你一次。Daniel我们还会再相见吗?”

“不知道。”

说完,他转身步行离去,没有再回头。

Vettel看着对方的身影消失在逐渐明亮起来的天光之中,从怀里掏出一罐红牛,拉开喝了一口,终于也转身发动车子向着反方向疾驰而去。

 

——此时距离Lewis被自己的电话震醒还有大约四个小时。

 

-第一章完-

 

下章预告:

 

“你就这样把他放走了?怎么和圣座交代?”

“放心Maurizio,我在Ricci身上放了追踪器,他跑不了!”Vettel笑道。

“我让Charles去帮你。”

“随便。”

-----------------------------------

这只金丝雀是Wolff先生所养的宠物,名叫Nico Hulkenberg。

“所以那只鸟也叫Nico,是为了防止Toto在Susie面前不小心叫错吗?”Lewis讽刺道。

Nico没有答话。

“他这个主意倒是不错,但他就不怕在床上叫错吗?!”Lewis知道自己听上去像什么,但就是控住不住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