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佐櫻】殊途同歸

Work Text:

【佐櫻】殊途同歸《01》

  血从她的右臂上滑落,她喘着气、花了很大的气力才把自己置身在一个不易被发现的洞口里面,衣衫湿漉的紧紧地贴着她的皮肤,她的身体开始发冷,春野樱感觉连意识都开始不清醒了,可她绝对不能倒下,不然她就真正的死定了。

  樱从未试过如此的失败,九年间作为杀手的生涯里最让她娇傲的就是她从未失手过,可如今这辉煌的战绩恐怕要落幕,伤口感染的情况比她所想的要严重得多,身体异常的热度让她知道自己正在发烧,她会就此死掉吗?

  樱努力的调整着呼吸,她闻见他的脚步声,那仿如死神般的召唤让她不安,他的步伐忽地停顿,樱只是阖上眼来祈求着他不要发现她就躲在他脚边的地下水洞来,可神明似乎并不保佑她,他粗暴的把地下水洞的铁盖轻易的踢开,一副居高临下的模样持剑对着她说:「GAME OVER !」

  樱感觉自己即将要昏倒过去,但自尊心如此高傲的她可不会如此轻易的让自己死在他人的手下,要死也只能是死在她自己的手下,樱把本是握在右手上的枪对准自己的胸口,好不容易的说着:「谁先GAME OVER,谁知道?」

  他玄黑的瞳目闪过一丝雕磨不透的神色,他把地上的可头捡起,精准又富有力度的朝她的手腕打落,她的手因疼痛感的袭来而松开,本是握在她手心上的枪忽然掉落在地上,他收起了配剑把她从洞口里拉了出来,整个动作并不温柔,他忽然地撕开了她的衣服,他狠切的说:「我要你求我,求我救你。」

  从他冰冷的目光里,她感觉到他对她的恨意,那样的真切。

  可娇傲如她却沉默不语、以死宣示,她雪白的锁骨暴露于空气中,他搂着她的腰身察看到她右臂上什是瞩目的伤口,可他并不关心她的伤势,他埋首于她的脖边狠狠的一咬,她因疼痛感的袭来而低吟,他的指尖往她的大腿内侧滑去,最后只在她的耳边一语:「活该! 」

  樱无力挣扎,那是他对她的惩罚,他的触碰并不温柔,他的指尖朝着她的内壁肆意的上下捺动着、越撩越深,仿佛要将她彻底玩坏才甘心,宇智波佐助替樱的右臂把上身撕下来的衣服紧紧的绑了个结,只是为了让她不要死得那么快,不然他可就没了折磨她的时间。

  佐助把手从她的内壁中抽离,紧接着的是他的巨物要从她的下身袭来,丝毫不给她一点喘息的机会,他并不怜惜的加快动动的在她的穴口里来回抽插,樱只感觉全身上下都是极致的疼痛,这种羞辱还不如让她早点死去。

  佐助凝看着身底下的春野樱,最后他强行的捏着她的下巴说:「把嘴张开,想咬舌而尽?可不会让你如愿。」

  樱别过头来不去看他,她的所有套路通通被他看穿,他把她的脸扳回来强逼她要正视他,他说:「要有杀我的心思也该要有失败的心理准备。」

  佐助俯身把吻落进她的唇圝瓣上,最后咬破她的唇角,血的味道从彼此的尖上交递,他的巨物再次朝上顶上,比先前更加的用力,她痛得眼角飙泪,可她的下身却紧紧的吸吮着他的庞然大物,她的喘息更加的重,右臂的伤口依旧溢出血来,在他把他的巨物抽出的时候,她也立即昏倒过去,醒来时已睡在那张正白的大床上。

  樱跟宇智波佐助这段孽缘或许从小就埋下,樱在接到要刺杀佐助的这个任务时,她只是微微一怔,最后却爽快的答应了组织的要求。

  她跟佐助并不算是朋友,只是小时候有过一面之缘,而她也从没把他放在心上。

  佐助是一个商人,是商业界里举足轻重的男人,三十岁不到就已经是一间公司的CEO,手上的物业也是多得数知不尽,是所有单身的女人都想要攻陷的金主。

  樱有调查过佐助的身份,她猜想他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商人,只是她探出的资料只是仅仅的一部份,直到她输在他剑底下时,她才惊觉这个男人是个黑商且行过军,他身手敏捷到让她几乎招架不住,她最初是以相亲对象的身份来接近他,可不幸的事原来他早就知道她的企图还配合的演出,在她的右手被他狠狠割伤的那刻她才感觉自己败得有够难看。

  佐助推门而入,打破了她的沉思,樱看见他的出现顿时对他产生了防避感,他看着她往后退缩的模样更激起他想要征服她的欲望,他勾唇笑说:「感觉如何?杀手小姐。」
  下腹的不适让她不想搭话,而他却步步进逼把她按在床圝上,他说:「以后你也只能是这样,恨我吧!」

  「你终有一天会后悔,不把我杀掉。」樱最后只道一句。

  佐助闻言只是大笑了起来,笑得猖狂又疯癫,他说:「那我等你了,如果你有这个能力的话。」

  佐助冷眼瞥她,他知道想杀他的人多的是,只是重遇樱的瞬间却是那般的残忍,他记得她跟他的所有回忆,而她却似是什么都记不起的在他的面前表演着一副似是爱他的模样。

  樱不甘被他钳制着,她的右腿朝上一踢,而他却巧妙的避开,她一个旋身回落,与他彼此对峙,手持刀刃。

  佐助玩味般看着她极力争抗的模样,最后他从腰身拔枪,说:「我让你三步,要是你有能耐把刀插进我心脏就试试看。」

  樱抿紧唇来,他在看不起她,她才不需要他的让步,樱轻盈的身体快速的朝他冲去,右手先勾出拳来,下身一个回旋踢腿,左手持刀一挥,整套动作俐落又接地气。

  佐助也不是省油的灯,他没料到她会正面攻击,回避的动作慢了半秒,虽没打中他的身体,但左边的脸颊却被她的刀刃轻划出一道浅浅的血痕。

  他的姆指轻察过脸上的血珠,他说:「真是让人火大的女人。」

  最后,他举枪一发射在她的刀刃上,她本是握着的刀被子弹的卫击力给射开,弹飞出去,樱才愕了半秒,他便忽然降临到她的跟前,他说:「人,最好要有自知之明。」

  樱抗拒他忽然那般亲密的举动和这种不寻常的距离,他的手又再搭在她的腰身之上,佐助把枪对准她的乳沟,他说:「我最不喜欢没有脑子的女人,还有身材不火辣的洗衣板。」

  樱知道佐助拿她来寻开心,这个男人是个虚善者,报导说的大慈善家与他根本不相乎,那只是做个模样来掩饰他洗黑钱的一种假象。

  他喜欢什么与她有何关系?可会玩的人又不是只有他,樱闻言也勾出笑意来,既然他不喜欢没脑的女人,那她就配合地当个没脑的笨女人吧!她何必要让他喜欢?

  「亲爱的,别害羞。你都忘了昨晚跟我做了什么?你明明喜欢小巧玲珑的。」樱突然举起双手朱他的脸使劲的搓圝捏的说着,她的内心没那么脆弱,并不会因为他这般对待就消沉下去。

  佐助凝看着他本是愕着,最后他牵出一抹笑意来,第一次有女人敢这般对待他,可他并不是好人,敢惹他的下场都不会好到那里去。

  佐助把樱摔到地面上,他邪魅一笑道:「忘了,你要现在帮我想起来不?」

  樱瞪着他,而他却不以为然的突然冷哼一声:「你想现在自己脱掉还是我帮你脱掉?」

  樱这才知道眼前的男人是来真的,她说:「滚开!」

  佐助把樱压在底下,他不屑的说:「你装什么清高?刚刚不是叫的很亲密?再叫一声:『亲爱的』,我说不定就放你一马。」

  樱抿紧唇、气在心头上,佐助看她迟迟没出声,他这脱伸手解开她衣服上的钮扣,逐颗逐颗的解开,直到他触到最后一颗钮扣时,她才大喊出声:「亲爱的,别。」

  佐助闻言一笑,却又坏心眼的说:「听不清楚,再说一遍!」

  樱隐忍着愤怒,最后看向他,抛弃了羞耻心,她说:「亲爱的,别,我怕。」

  佐助闻言终于大笑起来,最后把她推到床上去,他说:「这是你玩弄我的代价,明明不爱还要一副深情的模样,你这个人真是恶心。 」

  佐助话音一落便转身离去,没有再去看她一眼,他恨樱的狠心,她可以忘掉过去种种的一切,而偏偏他却不可以。

  樱凝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她雕磨不透这个男人,她身上所有的物件似乎都被他抛掉,她无法跟组织联络。

  樱记起她想要动手的那日是他跟她的婚礼,她穿着婚纱想要在婚礼完场后杀了他,而他却早她一步刺伤了她。

  劫,这是一场冤孽,他们在彼此伤害的这条路上,万劫不复,最终却是殊途同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