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亦师亦友,男朋友

Work Text:

“你,你是不是还有什么没教我呀,队长。”叶宵缩在凌辰的怀里,胸口还在剧烈起伏着,刚才被快感逼出来的泪花还在眼睛里含着,要掉不掉,愣是给他泛红的脸颊添上点可怜兮兮的味道。

凌辰手还在他的背后抚摸着,顺着脊椎往下揉,清瘦的身子,突出的一节节骨骼被宽大的手掌抚过,叶宵又从喉咙里哼出几声绵软的呻吟,在凌辰的肩窝里撒娇般的蹭了几下。

凌辰轻轻掐了掐手下轻微颤抖着的屁股,覆在两团柔嫩的山丘上不动了,“小毛毛还要学什么啊?文科的东西可别找我。”他声音低哑,脑子还沉浸在刚才发泄后的余韵当中。手臂里抱着自己的小宝贝儿,他觉得自己有必要重拾写
作,记录一下这种男人早上得到满足后的神仙快乐,并且分享给江灿灿等人,单身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连对双人床的渴望都没有的母胎solo。

“灿哥问我痛不痛,”叶宵皱了皱眉毛,双手环住凌辰的脖子,让自己更贴近这具暖洋洋的身子,舒服地眯了眯眼睛,“我应该痛吗?但是我每次都好舒服啊”

凌辰愣了一下,反应过来江灿灿这个毒瘤又在对叶宵灌输什么淫秽色情了,看来这个傻逼的工作太少了,四万字试用报告还是不够带劲。“小毛毛怕痛吗?”

“不怕的。”叶宵乖乖回答,“队长给的都不痛。”

“小毛毛知道为什么会痛吗?”凌辰有些心猿意马,他一直没有和叶宵做到最后,不是不想要,想他日天日地的二部总指挥,最后居然因为男男之间的性爱复杂难题,迟迟不敢把小毛毛吃到嘴里,说出去可能真没人敢信,在这个物
欲横流的世界里,好男人真的很难得。

“要插进来,”叶宵红着脸,小小声声地说,“我查过了,队长,”他不自觉地开始在凌辰身上磨蹭,两只腿蹭着蹭着就把凌辰那根东西给蹭硬了,“你要插进来,然后动。”

卧槽 凌辰脑子炸了,满脑子都是,叶宵软糯糯的 插进来,插进来,插进来 ,阴茎又硬了几分,挣扎了几下,男人果然还是下半身生物,凌辰向自己妥协,顺势就把自己不坚定的东西插进了怀里人的腿逢里,开始小幅度磨蹭。

“唔~”叶宵乖顺地把双腿夹紧,任由凌辰在自己腿间进出,火热的阴茎在他的大腿内侧来回摩擦着,动作越来越大,他抬头去亲凌辰的嘴唇,他还是没学会怎么接吻,像个小孩儿,探出小舌头去舔那薄薄的双唇,鼻子里发出哼哼
声。

凌辰再次觉得自己心都化了,张开嘴,把那根舌头含进嘴里,又舔又吸,下半身还在不要脸地往人家腿间送,上半身反而在温柔地舔吻那张小嘴。这真是太禽兽了。

“哥哥,”叶宵红着小脸,两个圆圆的眼睛带着欲望和疑惑盯着他,“哥哥,你不想进来吗?”

真他妈要命。凌辰狠狠操了一下夹紧的双腿,硬着把自己抽了出来。

“哥哥做梦都想进小毛毛里面去,”凌辰握住叶宵也硬起来的小东西,”怕你疼,一直忍者。“他用拇指摩擦龟头的顶端,另一只手揉捏着两颗阴囊,照顾着不懂得抚慰自己的小朋友,”想哥哥进来吗?“

“想的。“叶宵伸手去摸那根粗大的阴茎,又难耐地把自己往凌辰手里送,哼哼唧唧地拿腿去夹凌辰的手臂,不得章法地学着揉搓手里的东西。

“把腿张开。“凌辰松开手,拍了拍叶宵的大腿,把环在自己阴茎上的手也扯开,撑起身子去拿放在床头柜里的润滑液和安全套,蓄谋已久,居心剖测。

叶宵是很听凌辰话的,这件事同样体现在床上,他乖乖地躺着,把双腿分开,看着凌辰跪坐在他的双腿间,手里还拿着瓶润滑剂,丝毫没有危险意识,甚至把腿又张大了一点。

“小毛毛这么听话。“凌辰被逗乐了,”自己把腿抱住可以吗。“

他明明知道只要说出来,叶宵就会照做,但还要象征性地问一下。凌辰给自己套上安全套,看着自己的宝贝儿忍者羞耻抱紧自己的大腿,全身泛着粉红,阴茎羞耻的打着颤,还睁着大眼睛眼巴巴地望着自己。

“宝贝儿,真乖。”他凑过去亲了一下叶宵的脸颊,叶宵抿着嘴笑出两个小酒窝,眼睛闪着光望着他,满足得不得了。

会心一击,还没真怎么样,凌辰整个人就已经燥得不行了,润滑剂草草地倒在手里,就去摸完全暴露在自己眼前的小穴,又揉又按想往里面钻。

私处被亵玩的羞耻让叶宵本能地想逃跑,但是因为那个人是凌辰所以他生生忍住,小穴羞耻地紧紧闭合着,不让入侵者进入。

“夹那么紧怎么进去?”凌辰俯下身在他耳边轻笑,“还让不让哥哥进来了?”

“嗯~“叶宵有些委屈地哼哼,松开了手,伸出两只手臂搂紧了身上的人,深呼吸着放松自己,感觉到一条腿被挂在了凌辰的手臂上,一根手指挤开自己的闭合,钻进了自己的身体,试探着摸索着,”呜,好奇怪“,叶宵想往后退
退,但是被神经绷紧的凌辰捏住了肩膀,往下一按,手指立刻全部没入了小穴。

“不!“叶宵尖叫了一声,身体被突破的刺激让他钻进了凌辰的怀里,在最信任的人胸口上寻求安慰,屁股一夹一夹的抽搐着,他难耐的收缩这小穴,去挤压那根手指,身体里进来了凌辰的手指,这个念头让他又激动又害羞。

“别怕,宝贝儿,别怕。“手指开始在身体里温柔的抽插,按压着肠壁帮助他放松,凌辰一只手搂住藏在自己怀里的小宝贝,一只手持续侵犯着叶宵的身体,”怎么这么紧啊?今天哥哥帮你开苞怎么样?能吃的下去吗,吃不下去也
得吃着,你先招惹我的。“凌辰一边在叶宵耳边说着淫言浪语,一边在心里骂自己,真他妈是个禽兽啊,这么乖的人也欺负。

但是欺负起来就是得劲儿的很。叶宵的两条腿自觉地盘在凌辰的腰间,屁股里插着两根手指,进进出出,润滑剂抹得满屁股都是,已经开始松口的小穴吞吐着两根手指,凌辰抽插的速度加快,时不时屈起两根手指,刺激地叶宵
一直小声尖叫着求饶,“哥, 哥哥“他紧紧夹着叶宵的腰,两根细白的双腿磨蹭着,把凌辰心里的火点的更燃。叶宵开始在这些抽插里得到乐趣,抬着屁股迎合着凌辰的侵犯,他单纯得很了反而带着些不谙世事的淫荡,感觉到快
乐就要身体里的人更多的给他。

凌辰看着身下的人开始发浪,把手了抽出来,异物从身体里抽离的感觉把叶宵又逼出一声尖叫,他抬眼迷蝴地看着身上的人,像是在问他为什么停下来了。

“宝贝儿知道吗?“凌辰全身都散发着强烈的侵犯气息,”越粗越爽,你知道我哪里最粗吗?“说完托起腰间的两条腿,往自己跨上撞。

“嗯~“火热的阴茎从穴口狠狠蹭过的刺激让叶宵情不自禁地呻吟,”知,知道呀,“他伸手往下去摸凌辰的阴茎,又粗又长,柱体上的脉络在他手里跳动着,”哥哥,“他喘了一口气,”进来呀。“

这样的请求已经是最淫荡的勾引了。凌辰神色一暗,握住自己的分身,对准那已经张开嘴的小穴。

“啊,好,好大“龟头塞进去的时候叶宵开始挣扎,穴口被撑开的痛感让他的身体开始本能地逃避,但是双腿被死死地抓住,那根粗大坚定地往他身体里钻。

“放松宝贝儿,“凌辰也憋得满头大汗,小穴又紧又热,他被夹得只想狠狠操开身下的小人,把他的身体操成最适合他的样子,但是他还是忍者,不想伤害了自己最宝贝的人。

“好,好“叶宵带着哭腔回应,他平时从来不哭,但是在床上的时候他尤其脆弱,爽到了要掉眼泪,没爽到也要掉眼泪,现在他疼了,眼泪就巴巴地往下掉,但是身体却听话地开始放松,容忍着那根坏东西往他身体里钻。

等到好不容易插进去,阴囊拍在叶宵的屁股上,凌辰强忍着抽插的欲望,紧紧抱住叶宵的身体,大口喘气平复自己的欲望。

“进,进来了”怀里的小人声音带着些惊奇,小手去摸自己的小腹,感受自己身体内的东西。”哥哥“他睁大明亮的眼睛看着头上的人,“你在我里面。”

妈的 凌辰真是被逼疯了,他退出去一大半又狠狠插了回去,结果霎时忍不住了,掐着两条细腿就开始冲撞,把叶宵撞得不停的尖叫求饶,小穴不停地收缩,激得他不停的加大力度,直到叶宵打着哆嗦哭出声音,阴茎断断续续地
射出白灼弄脏了自己的小腹,他才恢复了一些理智。

“这么爽吗,宝贝儿,”他坏心眼地笑话他。

“好,好奇怪,“但是叶宵颤抖着搂着他,去讨他的亲吻,”但是,好舒服啊哥哥。“他嗡嗡地表达着自己的快乐,小穴又开始一夹一夹的催促他。

凌辰顿时发疯了,把人抱着放在腿上,阴茎狠狠得顶到了最深处,在叶宵的尖叫声中开始狠狠的往上顶,“你怎么这么骚啊,宝贝,以前没发现啊,操“他之前从来不对叶宵说脏话,”舒服吗?“他狠狠地往上撞着,又张开嘴去叼那
颤抖着的乳头,咋在嘴里舔咬,逼得叶宵想站起身子逃跑,结果被一把按下来,插得又哭又叫。

叶宵哭着叫哥哥轻点吧,哥哥不要了,哥哥。直叫得被按着扑倒在床上,屁股被抬起来,凌辰抓着他的屁股把自己的阴茎死命往里塞,又快又狠,他被撞得不停往前蹭,又被按着肩膀拖回来操得更深。

“宝贝儿别叫了“凌辰一边操一边俯下身咬叶宵的后颈,”你越叫哥哥越停不下来。“

啪啪声在身后不断地响,叶宵抽噎着求饶,“不,不行,哥哥,我停不了。“他第一次就被操成这样,完全不知道怎么控制自己,整个人都依靠着凌辰,身心都依赖着凌辰,被操狠了只会哭,也不懂反抗,只会叫哥哥,哥哥,因为
凌辰让他在床上叫他哥哥,说只要叫哥哥,什么都依他。

但是男人都是大猪蹄子,如果你在床上叫他哥哥,他就更要操你,叶宵真可怜啊,他什么都不知道,还沙哑着嗓子惊恐地求助,“哥哥,我里面要被插坏了“

除了更激动地抽插,和凌辰越来越大声的低喘,叶宵没得到任何回应,他觉得自己要死掉了,他后穴被插的发烫,整个人爽得发抖,快速的抽插让他整个人都在眩晕中盘旋,直到自己被翻过来,身体里的东西终于拔了出来。

“嗯~“他发出一声绵长的呻吟,

白灼射在他的脸上,他有些无措的看着取下安全套,将阴茎对着自己的凌辰,“哥哥”

然后一股股的精液被射进他的嘴里,他惊讶地咽了下去,愣愣地看着凌辰

我操!凌辰看着自己的东西就这样被叶宵咽了进去,自觉今天不可能让叶宵下床了。

二部指挥官公然翘班,叶宵连续三天没有出现在众人面前。江灿灿等人非常担心,但是凌辰把所有妄图靠近他们房子的人都给扔了出去。

“我觉得叶宵可能得了流感,不然为什么不出来?”江灿灿担忧地对自己弟弟说,“队长真是个狗逼,圈地盘也不是这么个圈法啊,呆在家里多无聊啊,不让灿哥去陪小朋友。”

江木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浑身散发着智障气息的人,最后也没有决定用真相去伤害他,单身已经够可怜的了,没必要还这么残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