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A Long Engagement

Chapter Text

“你知道那在短时间内是不可能实现的。夜翼。”

“就不能配合我一下吗?除了哥谭,你难道没有想去的地方?别告诉我蝙蝠主机里没存着你的休假计划。”

“……”

“Come on,是80天周游世界,还是使用新研发的飞行器探索地外星系?”迪克窃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书房里有一整套星际迷航的珍藏版影碟。”

蝙蝠侠瞪着他。

迪克嘿嘿地笑起来,他知道蝙蝠侠一定在面具下皱起了眉,思索到底哪个环节出错露出了蛛丝马迹。

空气中充斥着尴尬的寂静,青年做了个鬼脸,意识到自己可能玩笑开得有些过头了。

“好吧,好吧。当我没问。”为了不破坏难得的舒适气氛,迪克率先投降:“别和蝙蝠侠探讨不切实际的幻想,了解了。”

“蝠翼的性能还达不到外太空航行的标准,”蝙蝠侠提醒道,“另外,那套影碟是阿尔弗雷德的收藏。”

阿尔弗雷德可没有在书房里看影碟看到在长椅上睡着!迪克忍住争辩的冲动,那次碰巧遇见的“风景”已经成为他珍藏在心底的美好回忆之一,他不介意在此做出小小的退让。

“well,你已经给蝠翼增添了两门离子炮、偏转防御系统、反重力系统,”他扳着手指,“等到它拥有自己的曲速引擎的时候,我的登舰申请能得到批准吗,舰长?”

这一次,他得到蝙蝠侠简短的轻笑作为回应。

接下去的沉默也变得自然而令人舒适了。

其实迪克自己也有点惊讶,他们怎么就讨论到这个话题上来了。

当晚在旧城区,他与蝙蝠侠配合无间,迫使黑面具和他的同党在抵抗近3个小时未果后缴械投降。曾经的活力双雄留在房顶上看着高登警官将人质安全释放,和以前每一次一样。然后就在这时,日出了,整个哥谭一瞬间沐浴在晨光中。

迪克这时才记起它沉睡的时候是如此的美丽。

而蝙蝠侠什么也没说,他们沉默地站在那里看了很长一段时间。终于迪克忍不住问他,如果有一天哥谭不再有犯罪,他有什么打算。

搞不好他真的会建立一个探索地外星系的舰队,这个求知欲与控制欲足以相提并论的男人或许还会直接无视绿灯军团的宇宙星体编制系统,把他发现的第一个恒星命名为蝙蝠星一号之类的。想到这里,青年又自顾自地傻笑起来,以至于完全没发现停留在自己脸上的视线。

“如果确实有这样的计划,你愿意和我一起去吗?” 蝙蝠侠突然打破沉默。

“嗯?当然——”迪克眨了眨眼,这才意识到自己听到了什么。“……等等,你说什么?”

“如果有一天哥谭不再需要犯罪打击者,”蝙蝠侠转向远处的地平线,面具的遮盖令人无法看到他的眼睛。“你会和我一起到其他地方看看吗?”

迪克怔怔地看向自己的导师兼搭档,有些艰难地消化这句话的含义。

这是一个……约会邀请?他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然而,蝙蝠侠看上去完全不像在开玩笑的样子。青年咽了咽口水,最后只能挤出三个字:“噢。……去哪?”

“我计划第一步先去游览天堂岛。多娜或许跟你描述过那里的景色,但百闻不如一见。”蝙蝠侠面不改色地接道,似乎他们正讨论的是再平常不过案子。“当然,如果你更热衷于奇异生物,我可以让John载我们去火星。那里的生物种群多样性已经达到一个令人震惊的地步。另一方面,火星城的位置和科技先进程度足以作为我们前往其他星系的中转站。”

也许是因为对方使用了“我们”作为主语,也许是因为对方介于蝙蝠侠与布鲁斯韦恩之间的、严谨却不缺乏温度的嗓音,迪克的脸在冷风中莫名奇妙地发烫。“哇哦。这是个很不错的计划。”

迪克忍不住去想象和布鲁斯一同游览那些新奇之地的情景,无论目的地是哪里,单是这个想法都令人无比兴奋。他们上一次两人一起离开哥谭似乎已经是一个世纪以前了:在迪克还是罗宾的时候,他们去过恐龙岛,游览过很多迪克都叫不出名字的奇怪行星,甚至还去过未来世界。迪克都快要忘了那些肆无忌惮的日子了。同样,他们也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像这样交谈——无关罪犯,无关案件,沐浴在哥谭的晨光里,聊着与蝙蝠和工作完全不着边际的话题。对此,青年不免感到有一点小小的自豪:他确信,对蝙蝠侠直言不讳,并且能令对方敞开心扉的人,在整个银河系当中一只手就能数得出来。迪克很荣幸自己是其中之一。事实上,只要对方一句话,他随时可以赶到蝙蝠侠身边,正如同对方的身边也永远会留着他的位置,无论是现在,还是未知的将来。

这个男人,在那一天走上马戏团的舞台,沉默地走到迪克身边;他专横地闯入他的生命,给予迪克从没期望过的一切:一个依靠,新的名字、正确的道路以及,无私的爱。然而,这么多年的信赖、争执、原谅,他们之间那些强烈的情感共鸣令他难以分辨——布鲁斯到底是怎么看待自己的?是并肩作战的队友?文件上签署的被收养对象?或者,像迪克一样,因为负伤得到蝙蝠侠不经意的一个扶持而心跳加速;因为对方一个发自内心的赞许和温柔的笑容而感到大脑缺氧。

迪克没有告诉任何人,他对蝙蝠侠——布鲁斯.韦恩,他名义上的养父,他的导师、挚友、跟随了将近十七年的搭档——他对这个人的感情,早已超越单纯的尊敬和仰慕了。他想保护他,使他远离伤痛与孤独;他想将世界上所有美好的事物都展现给他,让他被温暖和欢笑包围。

迪克爱他,他可以为这个男人付出一切。

他不知道对方是否已经察觉,只是拒绝挑明这一点。如果事实如此,那布鲁斯掩饰得很好。

我能把这当成一个约会邀请吗——他怎么可能问得出口。约会?和蝙蝠侠?迪克苦笑,这两个词根本不应该出现在同一个句子里。当然,布鲁斯.韦恩绝对不缺少与各式各样的名媛千金交往的经验。但迪克清楚,那些烛光晚餐大部份以达成任务为目的,剩余的则是用来掩人耳目。所以,或许这也只是一次单纯的科学考察?为了填补蝙蝠主机里关于联盟成员信息的还未确认空白?他不敢冒险去确认,唯恐任何的失误,会打碎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一切。

他绝不能为自己小小的私心,破坏他们之间平等的、甚至可以说是亲密的信赖关系——那是迪克曾经梦寐以求,并最终凭借努力从蝙蝠侠那里赢得的珍宝,比任何荣耀都更令他满足。

“只要你开口,我随时奉陪。”他补充。

“相信那将会是一趟愉快的旅行。”布鲁斯——蝙蝠侠说。他面对晨光中的哥谭,那一刻,他的表情变得有些模糊不清。“但我希望你明白,哥谭不会停止需要蝙蝠侠。这个城市是疯狂的源头,是犯罪的摇篮。我必须尽我所能维护它的安全,而这一个事业,一旦开始就不会停止。”

所以我无法向你保证什么时候才能赴约。迪克在心里替对方补充。有些苦涩,又是那么理所当然。说起来有些疯狂,迪克曾经对这个充斥着黑影与罪恶的城市产生过连他自己都感到惊讶的嫉妒——它不必付出任何东西,就能得到蝙蝠侠所有关注。蝙蝠侠可以为了拯救哥谭踏入万劫不复之地,他可以为这个城市流血牺牲,直到最后一刻。执着到不可理喻——但这也是迪克爱上这个男人的原因之一。

他只希望到那个时候可以陪伴在他左右。

“这不是你一个人的事业,布鲁斯。无论何时我都愿意搭把手,哥谭也是我的故乡。”迪克用手肘撞了一下对方的手臂,挤出一个笑容,“想甩开我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但布鲁斯没有笑。他打开面罩上的目镜,转身面向迪克,目光牢牢锁住迪克的眼睛。那双眼中的炽热与坚定令青年呼吸一滞。也正是这一瞬间,迪克突然意识到有这么一种可能,也许对方早已读懂了自己,也许,他们是心意相通的。

“我不想令你觉得受到操控,让你留在布拉德海文对我们双方来说都是一个更明智的决定。但这阻止不了我想念你,我甚至梦见你。”他平静地承认,“我以为距离会对我们的关系造成无法弥补的裂痕,但你却回到我身边,帮助我,支持我,每一次。甚至到了最后,比起愧疚我更多感到的是欣喜。”

他抿了一次嘴唇,像是在犹豫应该用怎样的措辞才能表达清楚自己的意思。“你猜不到我有多么需要你,迪克。”

我希望你留在我身边。

不必布鲁斯说出口,迪克立刻读出了他的言外之意。似乎生来就有解读蝙蝠侠的特殊能力,并常为此沾沾自喜。因为即便是提米,也用了很长一段时间才学会如何从蝙蝠侠嘴唇的细微改变来推测对方的态度。但这一次,突如其来的真相超出他的承受能力。

迪克怔怔地看着蝙蝠侠,说不出一句话。他像一个得知仰慕已久的对象也暗恋着自己的傻逼高中生,心脏喧闹得几乎要蹦出胸腔。可布鲁斯呢?他并不像迪克一样善于表达自己的感情,但多年的相处令迪克很快觉察到处于狼狈的状态的并非只有自己一个人——布鲁斯面罩下方坚毅的下颚收紧了,嘴唇抿成一条线。他僵硬地站在那里,似乎在焦急地等待判决。

哦,见鬼。即便如此他看上去还是这么英俊。迪克深吸一口气,他必须在布鲁斯反悔之前做出决定。

“我可以吻你吗?”话音未落迪克便感觉到脸上烧了起来。但他一点也不觉得后悔,天知道他等这一刻有多久了。

这句话仿佛是解除时间静止的咒语,让四周的一切生动起来。布鲁斯脸上的紧绷退去了,他凝视着迪克,眼里闪烁着欣喜与清晨的柔光,整个人宛若从油画中走出的神祗。这样的景象太动人,迪克忍不住伸手,触碰那张熟悉的脸。

蝙蝠侠一言不发,抓住迪克的手腕拉近他们之间的距离。迪克迎上去,让两人的嘴唇贴在一起。

 

关于对方曾经梦见过他这个令人晕眩的秘密,迪克可以稍后再和布鲁斯好好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