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完结] 情人节休战日

Chapter Text

Chapter 1:月色

今夜月色甚美,你可愿共我举杯。

 

大黄蜂疾驰在前往基地的路上,无人的公路上,他可以尽情地加速,夜风拂过他的车窗,让他感到些许惬意。

 

30塞分前,大黄蜂送斯派克和卡莉去电影院看电影,然后斯派克以“既然你晚上有活动那你还是赶紧回去吧我待会和卡莉坐出租车回去就好”把他哄出了电影院。

 

其实你们就是想过二人世界吧。大黄蜂想着,突然收到了一条内线。

 

“Bee,别忘了今晚的活动啊!虎子们已经来了,大哥让我们全部到位,你回来赶紧来啊,我就先去咯,基地见!”

 

是烟幕的。

 

他当然没忘,就在20个塞时前两方首领以“七夕日不宜交战不如我们来场联谊吧让大家都休息下我们明天再打顺便加深交流没准达成永久停战协议也不是不可能的”的理由达成了一致。威震天将带领他的部下乘坐报应号到方舟处,两军将共同搭建一个临时的“联谊场地”。

 

擎天柱在会议上说,表面是联谊,实际上是秘密战略行动。而他已经做了充分的部署,能确保万无一失。

 

这个理由根本站不住脚好吗。他芯想。

 

不过,命令总归是要遵守的,而他完全相信他们的领袖。而且,虽然领袖和霸天虎首领在政见上不和,但他们私交确实——似乎还不错?至少,大哥总有办法把他吃的死死的,而那个铁桶头也阴差阳错救过那么几次大哥......

 

相爱相杀。狗血的人类偶像剧桥段。大黄蜂在芯里想。

 

离基地越来越近了,大黄蜂远远地看到了七彩变幻的灯光,听到了隐隐约约的音乐,等等,这个音乐,这不是熟悉的爵士最爱的BGM吗,大黄蜂想,这下我的电路又要被油炸了。

 

虽然想象过一百万种汽车人和霸天虎“和谐友好”的场面,但当亲眼看见报应号就降落在方舟号对面,而汽车人和霸天虎们三三两两凑在一起喝着高纯的场面,大黄蜂还是在心里默念了三遍普神。

 

大黄蜂完成变形,他一边走过去一边想,如果那次威震天进入汽车人基地已经够让人觉得不真实,那么眼前这一幕估计宇宙大帝看了都会笑场吧。

 

两艘飞船中间已经搭起了一个临时的“联谊场地”,有露天舞池、篝火、甚至还有像模像样的吧台和卡座。不用说,一定是吊车、滑车和挖地虎们的工作成果。

 

大黄蜂径直走向吧台坐了下来,给自己倒了一杯气泡饮料,他打算先休息下,观察下周围的情况。他环视周围,辨认出了一些他认识的TF。

 

救护车、击倒在讨论一种新能量的合成提纯方式,打击在旁边坐着一脸听不懂但是很崇拜的样子。

 

直到击倒摆摆手让他去跟隔板掰手腕。

 

漂移被千斤顶拉着往外走说要去切磋刀法。

 

感知器和震荡波在讨论听不懂的科学术语——天呐那个科学家不是在赛博坦吗...难道专门为了这个来的地球?

 

而声波坐在震荡波旁边用纤细的手指拿起了高脚杯,小口地啜饮着高纯——等下!他他他把面甲推上去了一点,我的普神啊!大黄蜂在芯里默念,声波他果然是有脸的!恍惚间他甚至还看到那个情报官嘴角微微弯起——他是在笑?

 

激光鸟在桌上吃能量糖,而独眼的科学家在闲聊的间隙或偶尔伸出手,轻柔地抚摸激光鸟的头。“这场面真是...又诡异又温情...”大黄蜂在芯里想。

 

他转向舞池,炫目的灯光和欢快的音乐中,TF们正在热舞,他认出了seekers们、爵士、录音机还有兰博基尼双子。

 

飞毛腿的喷漆闪亮的都有些刺眼,不用说,一定是横炮给他涂的。他真应该和那个击倒认识一下,大黄蜂想,然后让他们比赛飙车,谁输了就刮对方的涂漆。大黄蜂恶趣味的想。

 

他又给自己满上饮料,看见飞过山正在邀请Arcee跳舞。飞过山伸出了手,大黄蜂能看到他红色的战友紧张地头上的小尖角都在微微颤抖。

 

Arcee想了一会,然后慢慢把手放在飞过山的手掌心里,然后半是无奈半是羞赧地说“仅此一次,partner。”

 

难得见到Arcee这样的有点害羞的样子呢。一直像个姐姐一样照顾着自己的Arcee终于找到幸福了,真好。看着他们双双跃进舞池,大黄蜂偷偷笑起来,默默为他们祝福。

 

大黄蜂环视整个舞池,如果说有哪对舞伴跳的相对来说不那么和谐,大概就是那两个红白色的TF了。F-15和航天飞机的体型差让他们的舞步不够和谐——呃,大黄蜂绝对不会承认是天火技术太差的,然而尖叫的星星似乎并不在意,霸天虎空指任由汽车人的科学家将手放在自己纤细的腰甲上,红宝石一样的光镜望着蓝色的光镜满是洋溢的笑意。

 

而空指那蓝色和紫色的僚机则就默契的多,两个小飞机如一对轻盈的鸟一样在舞池中蹁跹。

 

等等...怎么感觉TC的手越来越往下移了...大黄蜂擦擦光镜,确信没看错,这时候TC也注意到了他的目光,蓝色飞机的头雕靠近他紫色伙伴的音频接收器,快速的说了些什么,然后狡黠地冲大黄蜂一笑,就揽着伙伴的肩甲隐入了人群。

 

好吧,大黄蜂努力不去想他们去哪以及去干嘛了,毕竟他对TC印象还不错——让TC做拆的那个——大黄蜂双手赞成。

 

长条吧台的另一边,警车和通天晓在谈公务,大黄蜂在心里默默地翻了光学镜。普神,这时候还谈公务,他们的脑模块里是只写了工作两个字么?

 

正想着,蓝霹雳——和警车一样的机型,却更加年轻活泼的达特森走了过来。

 

“不去跳舞吗?”蓝霹雳问警车。

 

“你们去吧,我不爱跳舞。”警车淡淡的说,“而且,至少需要有一两个清醒的人盯着,谁知道那些虎子们会不会做些什么。”

 

“明白了,那我们去了,sir。”蓝霹雳了然地笑笑,转头向通天晓点头致意,便拉着幻影和烟幕进入了舞池。

 

你哪有盯着虎子,你明明就光盯着那个舞池里那个黑白的保时捷了。不过大黄蜂只敢在芯里说这句话。他可不知道警车听到以后,会不会命令救护车把他焊在方舟的大门口。

 

而这时他更是好巧不巧地看到擎天柱——高大的汽车人领袖,和他旁边那个银色涂装更高大的TF——霸天虎的领袖并肩向外走去。

 

他们这是要去兜风吗,但直到出了基地,他们也没有变形。而是用步行的方式,向高处的山坡走去。两个高大的身影并肩而行,与其说像死敌,不如说更像一对旧友。

 

等下,刚刚威震天是不是伸手放在了大哥的臀甲上?大黄蜂重新调整光学镜的焦距,看见擎天柱拍了一下威震天的手,但威震天不仅没松开,好像还顺势用了一下力,将擎天柱往他那边带了一下,哦,这下他俩靠的更近了。

 

大哥,你都不坚持反抗一下的吗?大黄蜂悲愤地想。他感觉自己的视觉电路和逻辑电路快要一起当机了。不是军事行动吗,怎么大家一个个都跟线下集体约会一样啊?

 

这时,他注意到了自己并不是唯一一个独自坐在这里的TF。

 

隔了两个位置,有一个黑白色的涂装,有着police的字母的TF,和警车很像,但是机型又不一样...这时,他注意到了这个TF胸前紫色的标志。

 

是个虎子。

 

而那个TF仿佛注意到了他的目光一样,走过来坐在大黄蜂身边,顺手把一杯高纯放在台子上。

 

“我叫路障。”这个TF向大黄蜂伸出手。

 

大黄蜂犹豫了一下,还是伸出了手。普神,虎子们爪子都这么尖吗。感觉随时要掏别人火种一样。大黄蜂快速地握了一下就放开了。

 

“你很紧张?”路障问。

 

“啊?什么紧张,怎么可能。”大黄蜂赶紧打哈哈。

 

“侦察兵的直觉。别这么看着我,是的,我是霸天虎的侦察兵兼战士,跟你一样,大黄蜂。”路障啜了一口杯中的高纯,慢条斯理地说。

 

“你怎么知道我叫...”

 

“不只是我,所有霸天虎都知道,”路障打断了他,“毕竟你是威震天大人最喜欢的汽车人。”

 

大黄蜂生生把“你确定不是擎天柱”这句给咽下去,他一脸“你可别陷我于不义”说:“承蒙厚爱——如果你所言属实,但我还不想这么快进火种源。”

 

路障玩味地看着惊恐的小黄人,想想决定不整他了。遂敲敲大黄蜂的杯子道:“来一杯吗?”

 

大黄蜂摇头。

 

“哦,你怕了。”

 

大黄蜂不说话。

 

路障仔细地瞧着大黄蜂,然后若有所思地说“原来你是幼生体,不能喝。”

 

什么?大黄蜂只感觉气血上涌。谁是幼生体?谁怕谁?虎子你别小瞧机。

 

他赌气似的将杯子满上了高纯,然后一饮而尽。

 

原来这就是喝高纯的感觉,大黄蜂想,除了机体温度高了点,换气频率升了点,风扇转速快了点以外,也没太多变化嘛,他的神经回路里甚至还升起一股愉悦感。感觉路障看起来也没那么可怕了。

 

“跟我去外面看看么?”路障问他。

 

“看什么?”大黄蜂奇道,荒郊野岭的,还有什么风景不成?

 

“今夜月色很美。”红色的光学镜笑的他火种微微发烫。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