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牧春】理性與xx之間

Chapter Text

面前站著兩個人。

右邊是穿著平常的紅格子睡衣,手中還拿著湯勺一臉憤慨迷惑的牧。

左邊是穿著全黑的緊身衣服,用直勾勾的眼神挑逗自己,咀角還舔著上唇的 ... 牧?

 

「春田前輩,你要在我面前和他劈腿嗎?」

「創一♡ 不要管他,我們做很多很多快樂的事吧♡」

 

神啊,到底發生甚麼事啦 ?!?!?!?!

 

 

【理性與 xx 之間】

 

 

在那之後,已經過了一個月。

牧還是會在家的各處索求春田,不過萬幸的是他終於不會要求每天交合。

「與其又要忍三星期,不如我忍一兩天讓你休息,你不 夠的話來主動求我不是更好嗎 ♡」

「才,才不會求你啦!!!」

在星期五晚上,情事過後的兩人氣喘喘的 躺在他們的床上。

在那事件不久後,他們買了大的雙人床放在春田的房間。除了翌日要很早上班之外,牧現在基本都睡在這邊。

這是他們討論後,覺得可以讓他們更親近,以及就算親熱的時候牧也不會瘋狂到令春田吃不消的結果。

 

牧只會在定休日和週末前日才會比較忍不住拉著春田做到清晨,其餘時候是讓春田更輕鬆的正常位或是後背位。

又有時候兩人不會做到最後,只是為對方用手或用口射了一次後就會雙擁而眠。

當然,情事後牧還是喜歡把分身留在春田睡覺,只是春田真的嚴禁牧在內射後直接留在自己裏面睡覺了(上次肚子痛了一整天 ... )。

 

「創一害羞的時候果然最可愛 ... 好啦不逗你了,早幾天我上網找了新的早餐食譜,明天早上我煮給你試試。現在先睡吧」

「耶 !! ’s Kitchen 又有新菜單耶耶 ~ 睡覺睡覺,明天吃好的 !

「真是的,你是小朋友嗎」

牧在春田額上輕輕一吻,和春田一起進入夢 鄉。

 

春田家兩小口的日子本來是十分幸福美滿的。可是 ...

 

 

「唔 咕嚕 ……

難得睡到自然醒,春田還未張得開眼享受已經日上三竿的陽光。

到他終於能把眼睛張開,便發現自己藏在被下的下身被甚麼隆起的重物牢牢壓住,令他不能動彈。

而且,自己的分身正在進出甚麼濕濕潤潤的東西。

汲取上次教訓和最近和牧累積的經驗,春田自然不再以為被子下是外星人,也知道...知道 ...

「凌太 一大早的你在幹嘛 ... 唔不要舔那裡 ...!!

春田一把掀起被子,果然看到戀人 趴在自己身上,圓滾滾的黑色頭顱對準了自己跨間在緩慢的上下晃動。

黑漆漆的頭顱聞聲抬頭,抬上來的是一雙黑漆漆的明眸。

「春田早晨 ~ 春田的春田田今早比你更精神呢~ 我都含了快半小時你才醒來 ...

牧雙手握住春田分身的根部,雙目不移的再次舔弄面前的挺立。

「半個小時 ? 等等牧你停下來 ! 你的咀不酸嗎?」自己可以被口交了半個小時也不醒來,到底昨晚是被做得有多累 ?!

「真的不酸~~~ 創一的這裏不斷流出汁液,美味極了 」牧邊說著,邊用拇指尖在頂端的尿道口細細打圈按摩。

「凌 不行 那裏很敏感 ... 你你知道的 ... 唔」一大早就受這麼大刺激,春田情不自禁弓起了腰肢,左手摸上牧的頭背。

「昨晚射了那麼多還可以晨勃,創一真的太厲害了♡ 可惜都沒用了,現在只能靠後面高潮嘛♡」

所以,牧有自信無論他有多努力挑逗春田的分身,只要不碰春田的後穴他也不能射精,畢竟這副美味的身體是自己調教出來嘛。

牧一臉陶醉的把春田整個分身含住,靈巧的舌頭一時在口內圈動分身,一時把口腔真空收窄,清晰意淫的水聲衝擊春田耳膜。

「你知道就,就不要再只碰我的,我的啦,啊,啊 ... 凌太 ... 快點進來啦 ...

然後下一秒,凌太真的進來了。

 

從房間門口。

 

「春田前輩,早餐煮好了,不要做懶豬 ...

「啊。」

「啊。」春田看看門口的牧。 看看還在吞吐自己分身的牧。

?????????????????????

 

「春田前輩你下來給我解釋一下。」驚天動地的拍門聲。如雷灌耳的下樓梯聲。

「牧牧牧牧牧等等等等等」

「呃 噢。被本家發現了誒嘻♡」面前的牧終於從春田身上離開,拿紙巾抹咀。

誒嘻♡個毛啊!你你你到底是誰 ??? 」腦齡85的春田已經分不清楚(以為)被外星人舔後庭更衝擊,還是見到兩個一模一樣的牧凌太在自己面前更衝擊。

面前的牧嘆了口氣,把被自己壓得雙腿發麻的春田從床上拉起來。

「創一,我現在一定在下面胡思亂想的。快點穿好褲子我們一起下樓吧。」

Chapter Text

下了樓,春田和「牧」最先看到的是餐桌上放滿色彩繽紛的歐陸式早餐,質素簡直可以媲美酒店自助餐。

春田快要看到流口水,才被身旁的「牧」摟過腰,迫他把視線移向客廳。

雖然客廳窗簾全開,室內光源照到理應該很充足才對,但客廳被牧的氣場完全拉暗了。

牧弓著腿把自己縮成一團,坐在沙發的一角。眼神向前看,但明顯沒有焦點。

 

「牧,牧牧…其,其其實我一直以為是你,所,所以以」看到牧再次為自己傷心,明明發誓不能再讓牧眼淚白流的春田都急得快哭了。他可寧願牧現在不斷狂罵自己也不願看到他一言不發。

過了良久,牧終於把頭抬上來。眼眶有淚水在打轉。就只有淚水在打轉...?

照道理牧應該像芝娃娃一樣兇兇的瞪著然後生氣踢自己啊...?

牧好像有甚麼不同但又說不出口。

 

「喂你倒是說說話啊!你到底是誰啊怎麼扮成是我的牧?」春田把眼光移向身旁站著的「牧」,才發現他除了樣子跟自己戀人牧凌太是如假包換一模一樣以外,衣服有點...不是平時牧會穿的奇特衣著。

這個「牧」穿著的,是全身由頭包到腳的黑色乳膠衣。

乳膠衣如皮膚般十分緊貼「牧」的身軀,加上光滑的表面,把牧平時穿西裝或居家服時不突顯,晚上二人獨處,牧脫下衣服才露出的一身結實肌肉凸顯無遺。

當然,「牧」那根已經興奮起來的巨物亦劍拔弩張的突出在跨間。

春田剛才被眼前的這個人挑逗了那麼久卻沒能射,目光已經不由自主地訴求著那根只要插進來就能滿足自己的巨根。

(喂!醒醒啊!現在不是發情的時候啊!!!!)

 

春田突然想起,人生好像也是有一次看到有人這麼穿著這麼奇怪的服裝。

是高二那一年,在暑假藍球部宿營,高三的部長一臉不懷好意的拉住自己和他在部長睡房悄悄地看的...

成人光牒。

因為玲瓏浮凸的女優都穿著和「牧」身上一模一樣的黑色乳膠衣,被人以不同奇怪姿勢綁起來的情節實在太奇怪了,所以他只看了5分鐘就要求部長把影片停下來。

那時候學長倒是興奮了,想強迫自己用手為他撸管,但他一臉尷尬的跑回自己房間了。

 

「怎麼了?創一看到這裏看到出神,想要嗎?」「牧」靠在春田耳邊,用最有效挑逗春田情慾的低沉聲線,把他從回憶帶回現實。「牧」趁春田的目光還在自己身上,把手指慢慢滑過自己分身的鈴口,讓春田看到乳膠衣下的頂端興奮地抖動的一刻。

一直蹲在沙發的牧,終於冷靜地開口了。

「你是我,對吧。今天早上起床時我就覺得自己心情清爽舒暢得好不習慣,原來就是因為你啊。」

 

「我果然聰明~ 對喲~ 我就是你,你就是我。我是牧凌太內心最陰暗的那部份。

每天看到其他人接觸創一時的妒忌心和怒火、

對創一你的獨佔欲、支配欲、

還有遠遠超出正常人範圍的熱愛和慾望等等,

那些牧凌太每天都在用理性努力壓抑的種種他自以為是負面的情緒,

在我們也不知道為何的情況下實體化成為這樣的我。

不過你們放心,我很快就會消失不再出現。」

 

春田聽到一頭冒水,甚麼妒忌心?支配欲?

「牧、你又在對我忍耐了嗎...?」

「沒,沒有,現在我真的很滿足,無論是日間還是晚間的...春田前輩請相信我!」牧聽到「牧」說的話好像明白了甚麼,臉色開始泛白,朝著春田猛搖頭否認。

 

「牧」靜靜的繞過春田,走到牧的身邊,蹲下來撫摸和自己一模一樣,卻缺少一抹邪魅表情的臉。

 

「創一,從初中就知道自己是同性戀後,他就一直被各種苦戀、單戀傷害。

高二的時候,他被混蛋學長利用他的可愛溫柔強搶了他的第一次,令他明白他需要發奮圖強,架起冷靜的精英形象,學習保護自己。

就是這個時候,我就一直在他心底滋長。

雖然還未至於要耍心機算計,但他決心要靠戴著面具過活,時刻提醒自己不能再讓自己情緒成為人家利用自己的把柄。」

 

「不,不要說下去...」這些多年來一直壓抑在心底絕不能讓人知道的羞恥過去他最清楚不過。

他不想亦不能讓這些過去那麼輕易的被「自己」盤托出來,讓希望共度餘生的人知道。 

 

「噓~ 不要緊的。」「牧」撫著牧的頭,直直的看著春田已經在默默淌淚的雙眼。「創一的話,不要緊的。」

似乎,這個「心底裏黑暗的牧」比現實中的牧更加清楚春田的本質。

 

「他和政宗一起的時候,政宗的若即若離、高高在上也讓他無法滿足希望完全擁有戀人身心的獨佔欲。

所以,創一你完完全全填補了這孩子的各種缺憾,還有在他眼中是缺點,我卻認為是人之常情的各種固執。

你的孩子氣、純真、誠實、沒機心、心口如一,是他多年來被傷害到磨滅失去卻一直渴望嚮往的性格。

就算我對你在床上有多任性瘋狂也好,對你的愛有多麼沉重也好,你也不會離開我和他,順從的在我們身下釋放,一直和我們確認彼此的愛,那不是對我和他來說都是最完美的愛人嗎?

 

人有誰不想抓到最愛的,就想牢牢的箍緊在身邊? 不想用最直接的方法,每分每秒的在互相索求對方?

 

所以,牧凌太你不必為內心的黑暗感到羞恥,況且你已經有了創一,是時候可以捨棄你那個其實已經在他面前捨棄得七七八八的面具,可以更誠實的生活了。

天空不動產的大家也對你很好,偶而的孩子氣可以再表露點出來啊。畢竟我們也只是26歲而已。」

說到這裏,兩個牧已經緊抱在一起。

 

春田看著如此倒錯的畫面,一方面覺得很有違和感,一方面卻覺得自己看了很難得很神聖的一刻。

原來牧一直以來都是這樣活過來的。

原來牧一直在承受這麼多。

但是這個「牧」說得沒錯啊,牧可以更相信自己,更相信我一點啊!

 

春田朝兩人大步向前,從「牧」身上搶回自己的牧。兩人抱緊彼此,春田把下巴擱在牧的肩膀上。

「我,我會努力的!我會讓牧幸福到不用再為自己架起保護罩過活的!

從今以後,我春田創一就來當你牧凌太的保護罩!你在我的罩裏,可以盡情笑盡情哭盡情罵我盡情踢我盡情愛我!」

 

「啊吔啊吔~ 牧的心頭發熱熱得我這邊都感受到了。

那就說明,我可以功成身退,牧可以靠自己的力量愛你而不會被我輕易影響了。

那麼在最後的最後...」

 

「牧」從春田的身後貼上來,抱緊他的腰肢讓他感受腰間尚在挺起的巨物。

 

站在客廳中間的三人就像三文治一樣,緊緊貼近彼此。

 

「創一,最後一次,再讓我不斷聽著『魔王凌太,快點快點』射在你裏面吧♡」

Chapter Text

凌太輕輕推開牧,把春田帶到沙發前。他一個轉身坐在沙發上,拉下春田讓他坐在自己雙腿間。

「牧,作為我的最後一次,不如就在你把我釋放出來的沙發上做吧。

作為禮物,你就在那細心欣賞我們一起開發的創一吧,好不好?♡」

「為,為什麼你都不問我意見 ?! 」春田在凌太的懷裏抗議,凌太立刻箍著他的腰肢,從後宣示從現在這刻起的控制權。

 

牧此刻覺得自己像靈魂出竅,從第三身看著戀人與自己結合的精彩狀況。

這種可以體驗「夫目前犯」的邪惡快感令他色迷心竅的點點頭。

(如果要讓自己看其他人侵犯春田的話,他應該已經二話不說拿刀斬起人了)

已經不管早餐早已放涼,牧從餐桌拖來一張椅子放在他們面前,大刺刺的張腿坐下等看好戲。

 

「連你也是這樣!」連本應是代表冷靜理性的牧都順從身後這個「牧」的提議,春田只好認命,任由自己順著本能行動。

 

「創一,臉向我這邊,讓我給你一個濃厚的吻。」

凌太微涼的手指撫上春田的左頰讓他向右側頭,然後立刻碰上同樣微涼的咀唇。

先是不緊不慢的在他唇上蜻蜓點水,然後張口把春田粉嫩肉厚的下唇含住。

「唔 ... 」那是春田自己也不知道的敏感帶。

吸吮下唇的力度時重時輕,就是為了等待春田一刻嘆息,然後把舌頭伸進去。

一開始碰到對方舌尖的瞬間,春田驚慌的把自己舌頭縮進去,但是凌太的卻追逐著他的把舌頭越伸越深,強迫兩人的唇舌不斷纏繞,交融。

終於,春田開始懂得回應凌太的熱度,自己也不斷改變角度把舌頭伸過去。

他更微微轉身把雙手潛入凌太的髮間,忘我地享受熱吻一刻。

 

身為局內人的春田的腦袋被吻到缺 氧,舌頭也好像有了自己生命般會追隨凌太的舌頭,還懂得模仿對方舔舐凌太上顎的粘膜。

「唔 」春田置身如此激烈濕吻的經驗可謂寥寥可數,軟糯的呻吟足以証明他正沉溺在這片快感旋渦。

 

身為局外人的牧則是看著兩人吻得快要把對方吞下肚,只能靠曖昧的水聲猜測兩人口中的動作。

然後想起,他以前只是草草吻了春田幾秒就急不及待脫光了兩人的衣服。

原來他一直忽視了親吻這一環;春田更顯然十分享受其中。

似乎這個體驗比他預期更加刺激勾人,亦意外地收穫良多。

 

兩人的雙手開始情不自禁的在對方的臉頰和後頸亂摸,把對方的咀更貼近自己,互相纏繞的舌頭也在對方口中任意肆虐。

再過片刻,凌太覺得應該差不多了,他維持著緊貼對方的抱姿從春田咀唇離開,最後還不忘用力咬一下他的下唇。

 

只是一個吻,春田覺得好像讓他經歷了一次高潮一樣。他順從的讓自己攤在凌太同樣激烈起伏的胸板上,享受濕吻後的餘波。

「創一這美味的咀學習得真快 ~ 只是親吻已經舒服死了 ~ 牧你好像不察覺,這傢伙其實很喜歡親吻呢。」

凌太把食指輕輕放到春田嘴邊,粉紅色的舌尖乖乖的伸出來舔弄手指,像平時侍奉牧的巨物一樣賣力的在手指上遊走。

 

體內上升的溫度和感覺讓春田忘卻了當初看到凌太穿著一身黑色乳膠衣的違和感。

雖然凌太的身軀被乳膠衣密實包圍,但此刻兩副身軀彼此貼近,春田從背部更能立體地感受材質下的緊緻肌肉。

已經進入過他身體無數次的巨大挺立亦在自己股間以微微的顛抖興奮地宣示存在感。

他突然明白為什麼會有人視乳膠衣為性象徵。

 

春田轉個身,讓凌太在沙發上 躺平,自己以相反方向爬在他身上,形成羞恥的 69 姿勢。

他隨即在凌太的股間掃來掃去,終於找到拉鏈。拉下拉鏈的瞬間,凌太的分身從緊身乳膠衣解脫,一下子從空檔彈了出來。

漆黑的乳膠衣襯托起凌太白於常人的腿根上,無論長、粗、硬度亦異於常人的巨根;春田覺得自己在欣賞博物館裏,用黑色絲絨布作背景展出的珍貴陶瓷品,讓他忍不住伸手觸碰。

他珍而重之地握著一隻手也不 夠完全圈住的分身根部,痴呆的看著這根讓自己忘卻理性,像女人般發浪的怪物。

 

凌太看在眼內,知道春田已經進入狀態,眼中閃過一絲危險的目光。

「創一想我用手,還是用口?」然後側頭與坐在對面,開始隔著睡衣撫摸挺立的牧對望,「還是你想讓那邊的牧幫你?」

 「都可以,快點 ... 」說罷,春田已經垂下頭把凌太的分身含住,開始上下吞吐。

 

「哼 ~ 創一的技巧真的越來越好了,無論是舌吻還是口交也進步神速,還記得我們喜歡被舔的地方。

我真的以後都不想離開你,每天填飽你上面這張口,當然還有下面的小口呢。」

感受著春田一邊啜吻分身內側,一邊用舌頭從下而上反覆滑動,凌太也越來越有感覺,口中開始漏出讓春田和牧都聽得面紅舌燥的淫話猥語。

 

他把春田的褲子扯下,圓潤飽滿的乳白雙丘,還有完全抬頭,鈴口更已流出透明液體的分身一下子暴露在清涼空氣中,讓春田全身一抖。

「我來舔你的前面,牧你過來幫幫我,為他後面擴張吧。你也不想你的可愛大寶寶受傷的對嗎?畢竟我們的都那麼粗。」

Chapter Text

牧乾脆地脫下睡褲和內褲,走向兩人所在的沙發 - 春田下身翹得高高的那一邊。

春田此刻正在忘我的吞吐凌太的粗壯巨物,連屁股在空氣中誘人的扭動亦全不自知。

 

旁人所看到的「春田謎之好體魄」只局限於他的結實腹肌或大長腿;但對戀人牧凌太來說,這副身體最吸引的地方是只有他才能看到的美臀。

春田臀部的肌肉看起來十分結實,實際揑上去才會知道其實是軟綿綿的很有肉感。

當他們以後背位交合的時候,因為手指長時間揑緊兩邊臀瓣而造成的微紅手印、身體激烈 踫撞時的拍打聲,還有屁股肉隨大幅度動作顫抖的種種細節都讓牧欲罷不能。

(可惜我的戀人都喜歡看著我的眼睛做愛 ...

 

看著兩顆棉花糖般的雪白雙丘在自己面前搖來晃去,牧終於忍不住伸出雙手輕輕罩著,令春田立刻僵起來,停下所有動作。

習慣了只有兩個人的行為突然有第三個人加入,令他不知所措。

 

在他身下的凌太看穿了他的不安,壓下嗓子用他難以抵抗的聲線命令道

「怎麼停下來了?我還未被你含 夠啊。」

接下來他開始挺腰把分身塞進春田的咀裏,自己在口中進行活塞運動;

同時他輕輕的含住眼前垂下來的兩顆肉球,用上下夾擊令春田把所有能抗議甚至思考的空間給完全抹殺。

 

直到方才還在享受春田肉臀手感的牧也不敢怠慢,從沙發底拿出放著備用的潤滑劑,把它塗滿自己食指和中指。

「果然是昨晚才做過,一下子就吞下了我兩隻手指 ...

牧看著自己的手指才進入了一個關節已經被吸附進去,不消一會就能順利的自由抽插,不禁輕嘆春田的開發成果。

牧再添加一隻手指,進一步為他擴張後穴。

頑劣的他故意避開春田體內前列腺,卻用另一隻手的拇指來回撫摸分身和後穴之間的會陰,從外面刺激春田的性感帶。

眼前人開始難耐的再次扭動臀部,深深埋藏在後穴的手指亦被不斷收緊的媚肉壓迫得進退兩難。

 

「唔 凌太 進來 …… 我裏面 用你的那個讓我舒服吧 ...

春田吐出了凌太的粗大挺立,懇求戀人延續昨晚的歡愉,已管不上是誰跟誰了。

「牧你不能聽他的,要最少擴充到能容納四隻手指才可以 ... 你不想傷害他對吧?」

 

說真的,牧面對眼前的一切已經開始大腦當機,差一點就把自己怒張的巨物挺進春田的後穴裏開始享受戀人的身體。

幸好一句「你不想傷害他對吧?」讓他懸崖勒馬,乖乖的把第四隻手指也插進春田的後穴。

「唔!!!牧,張得好大,快點,快點 ... ... 夠長啊 ... 牧我要你的進來啊唔 ...

 

春田的理性已消磨殆盡,被凌太含住的睾丸讓他很想釋放,牧在後穴裏的手指不 夠深亦不夠粗,還在故意避開前列腺 ... 他真的要壞掉了。

「求求凌太 把你的巨根插進來創一的小穴吧 ... ...... 」春田努力把手向後拉扯,把雙丘用力撥開,四根手指還插在裏面的粉紅色後穴在一放一收的景象讓牧一覽無遺。

「牧、牧進來、我要你的頂到盡頭啊 !!!!!!!!! 」話還未說完,春田已經如願以償的被牧一插到底。

「你 ... ... 傢伙、真的、無論任何時候、都欠操啊」牧被突如其來的強烈快感控制大腦,口中無意識的吐露出下流的話。

他雙手緊緊扶住春田的腰身,不顧戀人的抗議全力在他身後進出。

 

「啊♡ 凌太、凌太♡ 哈、哈、好棒♡ 終於進來了♡ 好粗♡  快點♡ 再快點♡ 再進來深一點吧♡ 凌太♡」

春田口齒不清的呻吟響徹客廳,讓牧和凌太的分身越來越精神。

春田半張開眼看到正在貫穿自己的巨根近在眼前,讓他用力回想一下才記起了原因。

他心想覺得反正都是自己最愛的人都沒所謂了,滿含愛意的把凌太的分身含到喉嚨深處,並隨著牧抽插自己的節拍吞吐著眼前同樣碩大的分身。

 

牧的動作越來越狂野,每一下撞擊也全根末入再全根抽出,感受來自春田的腸道用力地絞緊自己分身的快感。

為了不要讓他那麼快射精,牧壞心眼的繼續避開春田的前列腺,只是不斷頂弄最深處的結腸口。

 

牧的全力撞擊令凌太無法好好的含著春田的分身或肉球。

他把重心轉移至春田胸前的兩顆乳尖,用舔濕的手指輕輕的摩娑一邊的突起,另一邊卻無情的用力拉起來,同時刺激春田胸前的快感和痛感。

 

春田只覺得全身上下的敏感點都被這兩人輪流撥弄得像被火燒般灼熱,屬於正常人的意識漸漸離開自己,剩下一個只懂得追隨身體上快感的軀殼。

 

牧覺得自己快射了,不斷加快抽插的速率和深度。

春田招架不住地倒 趴在凌太跨間,只能靠牧抓著他的腰的手雙讓他繼續向後翹起屁股。

無法分身照顧面前巨物的春田任由晃動的陰莖拍打自己面頰;從凌太分身鈴口所漏出的淫液把臉塗得亂七八糟;每一下的叫床也令他飲下了不知道是眼淚還是淫液的液體。

 

「創一、我、想在裏面射 ... 」牧緊閉雙眼,感受著全身的血液和陰囊裏的精液都衝到正在蹂躪春田腸道的巨大分身。

「啊♡ 來吧,凌太來盡情射在我的裏面吧♡ 讓我懷孕吧♡♡♡ ....♡」

牧射精的一刻把分身推到春田的結腸內,結腸口緊緊的吸著分身的頂端,把牧的精液全數接收。

「創一 創一好緊 …… 不得了真的 真的好舒服 創一我愛你

「啊........好多... 凌太射了好多進來♡ 好深,我感覺到從身體內裏的水聲♡ 凌太我也愛你♡

!!! 不要 !!

正當春田在享受牧的精液填滿了自己腸道,自己也差點要噴發的時候,身下的凌太無情地握緊了春田分身的根部不讓他高潮。

前列腺由始至終都未觸碰過,春田連體內高潮亦無發法達到,讓他急得哭起來了。

 

凌太把伏在自己身上的春田推起來,自己正坐在沙發中間後,讓春田再次背對自己攤在自己身體上。

 

含著春田耳垂的凌太在耳邊輕輕一吹,終於要發揮自己的魔王本色。

「我還未品 嚐到創一,怎能讓創一你先射啊?」

Chapter Text

凌太用一隻手把春田從左腳膝蓋的內側抬起,另一隻手扶住自己的巨物,從下而上的輕易地插進方才已經被牧操開,還在漏出精液的後穴深處。

把分身全數埋進春田的幽穴後,凌太把另一隻腳也抬起來,讓春田在牧面前做出「M字開腳」,而且濕漉漉的後穴還在吞下另一根巨物的過份羞恥行為。

「啊...這樣♡ 好羞恥♡ 哈啊...」春田雙腿大開,任由身下的人不斷抬起自己雙腿,然後往那根巨大的挺立狠狠拋下,每一下都截中敏感至極的前列腺。

 

身體最深部傳來「咕 瞅咕瞅」的淫糜水聲,不用說明也知道洞口的精液已經被激烈的抽插至泛起白泡,還有來自戀人看著自己被侵犯,興奮得佈滿紅絲的目光 ... 太多了 ... 真的太多了 ...

 

「要去了♡ 凌太、凌太♡ 去了啊♡♡♡♡♡」

凌太感覺到分身被春田不斷收緊的腸璧緊緊包覆,立刻停下抽插動作,滿意地感受春田全身痙攣顫抖的一波波體內高潮。凌太更唯恐天下不亂,甜蜜地舔吻起春田的耳背,讓全身已經十分敏感的春田只是聽到凌太的磁性聲音再次失控發抖。

「啊...創一裏面真的好舒服♡ 咬得我好爽♡ 創一生出來就是被操的材料對吧? 女人都無法讓你高潮了對吧?你看這裡...要插到起泡才能滿足你呢♡ 你真是淫亂的小母狗我說得對不對?哼?」

 

「不,不要,凌太我不是 ... ... 要壞掉了♡」身體好像剩下了被凌太緩慢抽插的後穴尚有一絲意識,全身其餘部份只有軟倒在凌太身上,無法動彈。

 

「創一不能在這裏壞掉啊 ... 你看你的牧,看著你又興奮起來了」

 

在沙發前看著他們交合的牧早已再次勃起。

他從沒想過春田能接受得了這樣中門大開的姿勢,坦誠地承歡的春田全身泛起迷人的粉紅色,長時候的「運動」讓他汗流浹背,還有前所未有地清楚看到,被操到已經紅腫起來,透明的淫液和白瀆的精液在四周流得亂七八糟的後穴 ......

春田臉上已被汗水、眼淚等液體弄得一塌糊塗,可他還是時而咬著下唇承受痛楚,時而甘甜的微笑享受快感,還細細碎碎的呼喚自己名字 ... 實在太誘人了。

看見本來就十分美味的戀人在自己面前像鮮花般妖豔盛放,就算已經發洩過的分身當然要再次站立致敬。

 

看著自己和創一抽插的牧在一旁自慰的景象凌太當然有注意到。

「牧 你不要過來看清楚一點創一嗎?」

「不要 ... 凌太不要看著我 ... 唔唔♡」

得到了惡魔的邀請,牧逕直的走到兩人前方,居高臨下的觀賞戀人墮落於快感的神情。

 

「牧我知道你現在很想插進去創一的淫穴裏對不對? 哈♡哈♡」

凌太繼續從下緩緩的侵佔著春田的後庭,在他的臉旁細語刺激著春田的耳膜,可話是說給面前的另一個自己聽。

「可是我、我還未跟他做夠啊 所,所以,

你要不要也一起進來?♡」

? 這樣... 創一會很痛吧? 我們的這裏不小啊...

一根已經是春田能承受的上限了... 兩根的話 ...

 

「雖然這樣說,其實從一開始已經想過要試試的,我說得對不對?」

被說中了自己想法,牧臉紅的沉默起來。

「你不會容忍到創一在你面前和其他人做愛的,啊在你身後就更加不可能,

所以能體驗的就只有這一次機會啊 ~

真的不要嗎? 創一的這裏♡ 都被我們擴張得應該沒問題喲♡」

凌太停下動作,把春田的腿張得更開,好讓牧能看到含住凌太的陰莖,一開一合的後穴彷彿在邀請自己的模樣。

 

「創一 ... 對不起了 ...

「呵呵♡ 來吧♡ 很緊很舒服的♡」

凌太抱住春田移到沙發的長座位,把自己的分身深深的推入春田後穴同時把他的屁股抬高,好讓牧可以更容易的進入。

「創一 你現在聽著我的話深呼吸 ... 把身體放鬆 ... 對了再放鬆一點 ... 你的後穴現在不要用力 ... 乖♡」

迷迷糊糊的春田盲目的服從指示,對接下來要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毫無概念。

看到春田的後穴好像放鬆了,牧扶著塗滿潤滑液的分身前端開始塞進去。

 

春田覺得後穴被強行撐得更開,前所未有的撕裂痛楚令他的意識回來了。

「啊!!!好痛!! 凌太你...在做甚麼!啊......不要......出去...

春田開始在凌太的身上用力掙扎,希望他們能退出自己的後穴。

有了眼前的牧用雙手壓開春田的雙腿後,凌太就能把雙手空出來 ,一邊撫摸春田的分身,一邊用手指挑弄已經挺得高高的乳尖,試圖用其他敏感部位令春田分心。

 

纖幼的手指以恰到好處的力度套弄著興奮已久的挺立,不消一會春田已經在無力的尖叫中噴灑出一絲絲白瀆,放鬆的攤軟在凌太身上。

趁著此時,牧一個挺身,把分身的餘下部分一口氣的挺進春田體內,感受高潮後的緊緻後穴。

 

「啊 ...... 」早已在春田的後穴溫存的凌太感受到另一股熱量侵佔自己的城池,分身被腸壁和另一根挺立擠壓的感覺讓凌太不由得舒服的嘆一口氣。

「啊 !!!!!! 」剛剛才高潮的春田這下是確確實實感受到有兩根巨獸進入了自己身體深處,還未來得及消化上一波的餘韻就要被迫接受新一輪的操弄讓春田慘叫一聲。

 

 

牧讓春田的雙腿搭在自己肩膀上,虔誠的細吻因為每早趕巴士而練出來的極美腳踝。

「創一,我開動了 ...

意識被罪惡感和快感同時侵蝕的牧,此刻只能遵從本能不斷進出春田比平時更緊的後穴。

「唔 好緊 比第一次我們做的時候更緊 ... ... ...

他情不自禁的上下舔弄春田的小腿和腳踝,只要是春田的,都想要更多、更多、更多。

 

「你看看你的戀人,多麼享受你這裏的淫穴,快點感到更開心滿足一點啊♡」凌太壓抑住一起抽插的衝動,只在春田的耳邊說著最下流的說話,雙手在他身上亂遊。

「啊♡ 啊♡ 啊♡ 啊♡ 好痛,好舒服可是好痛啊 啊啊啊♡」春田從心底覺得自己壞掉了,再也聽不到自己的心跳聲,只能聽到牧抽插自己的肉體拍打聲。

 

「你看牧他平時這麼冷靜,這傢伙其實每早一起起床,下午一起上班,晚上一起吃飯都只想著怎樣操你 ... 他最想的是把你操得永遠無法下床,春田家就讓牧凌太一個人打工賺錢來養你,白天就餵飽你上面的咀,夜晚就餵飽你下面的咀 ... 創一你說這樣好不好 ? ♡」

 

凌太突然靈光一閃,把手伸到春田分身的前端。

「橫豎兩根巨根你都能含到了,不如也試試潮吹吧?

只要高潮後不停地套弄前端就能出來了,創一的話沒問題的♡」

說罷,凌太一手扶著春田的分身,另一隻手的手掌不停摩擦春田分身的鈴口。

「啊 ......... 」就算睜開眼睛也沒有任何焦點,雙眼迷濛的春田只能發出小動物一樣的細碎哭泣聲。

 

「對不起 ... 創一 ... 再一下就好 ... ... 」牧見狀開始於心不忍,春田抽泣的樣子令他看在眼裏痛在心裏。但是貪婪的他沒辦法停下,只好箍緊春田的腰部,挺腰加快律動。

凌太也開始不說話了,只專心的挑弄春田分身,下身不再意圖在春田體內抽動。

 

「啊! !! ! 要出來了! 要出來了!唔唔♡♡」

折磨了數分鐘,春田突然弓起背部,分身如凌太的期望噴射出大量透明汁液,射濕自己和牧的腹部。

春田在凌太身上激烈的起伏,令凌太的分身隨著春田的肢體在後穴無意識地進出。

(創一,連你的身體也在引誘我,那我不客氣了喲♡)

終於,凌太順著春田身體的意思,和牧一起開始忘情的抽插春田的身體。

 

「啊♡ 哈♡ 不要♡很多♡ 好快♡♡ 兩個都很舒服♡♡ 凌太♡哈♡ 快點♡兩個都快點♡ 哈♡不行了♡」

春田呼喚著牧和凌太的叫聲夾雜著哭聲和呻吟聲,讓兩人都把按在春田身上的手壓得更緊,分身的抽動越來越快。

三個人緊密交合的肢體和抽插拍打聲在假日陽光普照的客廳顯得特別倒錯,也特別色情。

 

最後,首先達頂的是還未發洩過的凌太。

他粗暴的抽插了十餘下後便把春田的腹部緊緊的按貼自己,強迫後穴的最深處全盤接受自己一波波的高潮。

火燙一樣的濃厚精液令春田把後穴無盡的收縮起來,把漸漸軟掉的凌太給推了出去。

牧終於能把春田的後穴完全據為己有,心滿意足的直插至最深處的結腸口。

「啊...好深♡ 凌太♡ 凌太♡」

深深處的結腸口隨著牧的抽動被強行撐開再收緊,牧第一次射進自己的精液還殘留在體內,讓牧的現在的抽插更順利。

 

雖然凌太已經離開春田的身體,但依依不捨的他繼續愛撫春田已經比被摸得擴大一圈的乳尖,惹得春田在他身上亂扭。

「創一♡創一我愛你♡ 我愛你♡」

「凌太♡ 哈啊♡ 啊♡ 愛你♡ 我也愛你♡ 一起♡ 一起去吧」

來自牧和凌太的上下刺激終於讓春田再次射精,然後 躺在凌太昏倒過去。

「創一 創一!哼啊♡♡」牧終於在春田體內再次高潮,然後立刻一下抱住快要往沙發側倒下的春田。

 

「啊,還是太過火了吧。對不起啦創一。」凌太從沙發爬起來,看著自己也被各人的體液射得一塌糊塗的乳膠衣。

「那麼,牧凌太你要過得好好的。不要再胡思亂想,你已經做得很好的了。還有不要讓創一太操勞啦。拜拜」

凌太像若無其事的走進浴室,但牧知道他是徹底消失了。

因為胸口突然豁然開朗。

 

 

「唔 我睡到黃昏了 ? ... 真的好痛 ...

昏睡了數小時,攤在沙發的春田終於醒來。

牧在廚房聽到春田沙啞地呼喚自己,立刻撲到客廳。

「創一你不要動! ...對不起是不是很痛?」 春田一臉倦意和淚目看得牧心裏絞痛。

「好痛,白痴當然痛了你也不是不知道自己的 ... 有多大!

不行我全身黏黏的好不舒服。凌太我要洗澡!然後我要吃炸雞!要吃漢堡!」被全力做到腰斷的特權,就是之後可以全力撒嬌。春田決定要「有風駛盡 艃」。

「好好好都聽你的都聽你的」牧拿他沒辦法,心裏也是滿滿的歉意。

「我 ... 要凌太幫我洗頭洗澡 :P

「創一你知道你在玩火嗎 ?

「玩不起嗎?」

 

 

魔王能轉移依附體嗎 ?

不要問我,我也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