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事情搞砸不一定是壞事

Chapter Text

Thor,奧丁之子,Asgard中最勇猛的戰士,不單單是靠著他身為王子的身份,其豪爽的性格也是受到眾人愛戴的原因之一,如此剛烈的戰士,其實有時也會有多愁善感的感覺,特別是牽扯到他心中喜愛的人事物。

那麼,當個性率性、藏不住心事的Thor,開始感到哀傷時,會怎麼樣呢?

當戰友們只差沒有翻桌試圖用手上的武器冒死以下犯上請他閉嘴時,Thor才發現自己好像有些過頭了。

可這是沒辦法的事情,他實在太在意、太難過了,這很難讓他保持以往的笑容與談笑,開心的吃飯喝酒。

「或許你該去散散心,我親愛的兒子。」Frigga面露和藹的笑容,極富耐心與明顯焦躁的Thor說。

「母親。」心中的擔憂並沒有讓Thor忘記自己該有的禮儀與尊敬,他與特別前來的Frigga問安,雖然他無意以沮喪的表情面對這位女神,但他還是只能勉強露出近似自嘲的笑容說:「Sif他們也是這麼說,甚至要我滾遠一點乾脆滾去Midgard。」

「這個主意聽起來似乎不錯。」像是早就在預料中的Frigga,優雅地微笑起來,「聽說你上次去Midgard,又交到許多朋友?」

「是…的。」Thor稍微思考了一下,好吧!應該算是朋友,儘管只有見過一次而且一開始還是互砍的那種,但彼此合作無間倒也是事實,而且,老實說他們也是很不錯的人,儘管跟他認知中的人類不太一樣,「是一群很有趣的人類。」

Thor發現自己開始有點想念他們了。

「那麼就趁這機會去見見他們如何?」Frigga挑起眉,配上她一直保有的笑容,顯得有些俏皮。

「但是~」

「喔~別擔心,親愛的。」似乎早就知道Thor擔心的是什麼,Frigga要對方放心,「你該好好放鬆一下的,不會有人對此感到質疑,從你將Loki帶回來之後,就一直沒有休息過了吧?一直處於緊張狀態,對一名勇士是很不利的。」

「是沒錯…可是…。」似乎是聽見了什麼關鍵字,Thor有些洩氣的說。

「就當作休息,以及跟朋友聯繫吧!這會對你有幫助的,這樣也對Asgard好,你將更能夠從各方面保護Asgard,是嗎?」Frigga微笑著,執起她兒子的手,像是託付般輕輕拍打著,「然後,就當作順便,隨手而已,把這個帶去吧~」

「母親?」Thor知道自己一向不是聰明人,但他真的不知道到底發生什麼事情,疑惑的將Frigga遞過來的東西接下來。

「你的父親做任何事情都有他的原因的。」

Frigga笑得連眼睛都快瞇起來了。

 

Thor並沒有隱藏自己要來的意思,只是低調象徵性地打了聲悶雷,光明正大的降臨在Stark大樓頂端天台,所以當他看見Tony Stark與Steve Rogers兩人出現在自己眼前一點都不意外,他相信不到幾分鐘或許連Clint Barton他們都會趕來。

「看看是誰來了~拜託,請告訴我你只是來找人喝酒,而不是要告訴我們必須正裝迎接外星人軍隊。」Tony誇張的張開雙臂,雖然嘴上講著近似抱怨的話,臉上卻笑得非常開心。

「很高興見到你,呃、或許該說聲歡迎來到地球?」Steve說。

「能看見你們我也很開心,我的朋友。」Thor隨著他們的步伐走進室內,室外天台的風與溫度對人類來說並不適合久留,「我以為你會在神盾局那。」

「我的確是在那沒錯。」Steve笑的有點無奈,「只是Tony想要炫耀一些…你知道的,現代人的玩意。」

「嘿!難不成你又要躲在拳擊場練你那睡了好幾十年的拳頭嗎?」Tony立刻抗議,「拜託,好不容易醒來了,當然是多看多吃多泡點美女,別當個阿宅好嗎?」

「「阿宅?」」

一人一神表示困惑。

「呃、意思是……。」糟糕,該怎麼跟一個祖父等級、一個所有成員加起來還比他小的古人解釋這個幾乎已經扭曲原意的名詞呢?

「Sir,有您的訪客,Clint Barton與Natasha Romanoff。」以機械來說稍顯人性的管家打斷了Tony的話,這點讓Tony又再次打從心中感謝這位不可或缺的智慧電腦。

「讓他們上來。」Tony走進吧台,為自己跟客人們準備點喝的,而Thor他們則繼續他們的問候閒聊,或許都是個性正直的人,兩人意外的聊得來,儘管他們之間可能有所謂口音與用詞的問題,但在友誼之下似乎算不上什麼麻煩。

「我還以為你們會穿便服來。」Tony對著從電梯走進來的Natasha與Barton說。

「我還在工作,Stark。」Barton聳聳肩,表示自己也不是自願如此。

「神盾局注意到了異常能源動態,猜想或許有“特殊的訪客”之類的,就讓我們兩人過來了。」Natasha看向他們所謂的訪客,問:「好消息?還是壞消息?」

「哈哈,放鬆點,沒有任何消息,或者對妳而言這算是好消息,Romanoff小姐。」Thor善意地向她行禮,「這次我只是單純的…嗯,散心。」

「不會吧?現在Asgard流行到地球來渡假了嗎?」在人工智能電腦Jarvis的協助下,Tony很快的就搞定招待的飲料,甚至還端出了一些餅乾點心。

「不不~是我個人,嗯~想來見見你們這些朋友而已。」Thor有些不太好意思的抓抓臉,苦笑著,「當自己已經被其他朋友看不下去的時候。」

「怎麼了嗎?」Barton完全忘記剛剛自己還說著正在工作的事情,他很乾脆的就一屁股坐在沙發上,不客氣地開始拿起桌上的餅乾往嘴裡塞。

「其實也沒什…麼……唉……。」原本還想努力打起精神的Thor,終究還是掩飾不了他的低落,一向很有精神的雷神,大大的嘆了一口氣,原本挺拔的肩膀,也彷彿垂下不少,瞬間讓原本高大的神祇,變得弱小不堪。

這種明顯的沮喪態度,讓Natasha、Steve跟Tony三人不由得相互看了看,Tony舉起手表示投降,他可以處理任何惡棍甚至是壞掉的水管,但不包含安慰一個壯得跟熊一樣的神;Steve儘管表現出擔心的態度,但他也只能聳聳肩,他可以抱著手榴彈保護別人,卻不知道該怎麼處理他人心中的炸彈,而Barton則是忙著吃他的餅乾,顯然不打算讓自己的嘴巴發揮吃餅乾以外的功能。

「噢~這群沒用的男人。」Natasha用俄語抱怨著,就算她是間諜但並不代表她略懂心理學啊!她無奈的邊搖頭,邊朝著Thor走過去,雖然被稱為黑寡婦,但她可沒有沒良心到放任朋友煩惱沮喪。

「發生什麼事情了嗎?不介意的話可以說給我們聽?介意的話要不來杯酒?」皆Natasha意示Thor坐下來,為他端了一杯Tony準備來的洋酒,自己也挑了個位置坐下來,她並沒有發揮自己的長處,而是真心的表現出關心朋友的模樣。

「謝謝妳,Romanoff小姐。」Thor看著她笑了笑,沮喪的模樣硬是擠了點真誠的感激眼神,「真抱歉,我的朋友們,讓你們見笑了。」

「這你不用太在意。」Tony擺擺手,「好歹我們也算得上是一個…團隊?而且你是一國之子還有這麼複雜的家庭問題,有一、兩個煩惱是很正常的。」

「所以,到底是什麼事情讓你這麼煩惱?」Steve問。

「嗯…唉~」Thor一口喝乾他從沒喝過的洋酒,他將手肘撐在膝蓋上,雙手舉著酒杯扶著因沮喪而低下的頭。

「我弟弟不跟我說話了。」

「「「啊?」」」無論何時都不太團結的團體,在此時倒是很有默契的共同表現出傻眼的態度。

「呃、等等,你說的弟弟,是那個之前帶著外星人大軍來妄想統治地球的那個Loki嗎?」Tony試圖讓自己的腦袋冷靜點,他開始佩服自己剛剛沒有罵出髒話來,這算什麼煩惱!?就算是普通兄弟也有老死不相往來的,難道種族不同就會有不同對待兄弟的態度嗎?但這也差太多了吧?而且Thor你真的不會覺得你在跟你弟講話的時候臉靠得太近了嗎!

「當然,我的弟弟永遠都只有Loki。」Thor抬起頭認真的說。

「Loki不跟你說話……那不是很好嗎?」Natasha難得皺起眉頭,她非常不能理解這有什麼好煩惱的,這不是天大的好事嗎?省得還要擔心對方又要說出什麼氣死人的話。

「不、那很不好,這讓我很難受。」Thor搖搖頭。

「會不會是因為他現在正在受到審判,生你的氣所以不願意跟你說話?」Steve試圖站在別人立場想,很盡責的安慰著。

「他就算生氣也至少會責罵我,可這次是完全連個音都不吭。」Thor越說越難過,「就算罵我也好,畢竟讓他變成這樣子我也有錯,至少說個幾句,讓我知道他在想什麼,或者受到什麼委屈,他從以前就這樣,總是不肯透露任何事情,都得要我拼命的猜才能知道,萬一哪天我真的沒發現怎麼辦,那他不就……。」

於是,當個性率性、藏不住心事的Thor,開始感到哀傷時,他就像是腦袋無法負荷那些龐大的擔憂,直接化成語言不斷的說,不停的講述關於弟弟的種種、為兄的擔心,甚至連他們兄弟小時候的事情都被挖出來說,而且是不管對方有沒有在聽,像是著魔一樣一直說下去。

如果今天是一位女性在哭訴,恐怕還可以令人稍微不那麼煩悶,但如果今天是一位不管是身高還是肌肉都特別突出的男性,而且還是偉大的雷神,那麼他用著看起來像是在抽鼻子、縮肩膀的哀泣形象抱怨的話,對所有人而言絕對是一場災難,精神上的。

即便是受過訓練的特工,在經過不中斷好幾分鐘的單方面聽覺迫害後,也會忍不住動怒起來。

「……這下子我總算知道為何他說“被其他朋友看不下去”了。」Tony看著幾乎已經是在自言自語的Thor,他覺得自己眼神都快死了,他還寧可去應付那些煩死人的媒體,「不是看不下去,而是被煩到死不想看下去了吧~」

「Tony你有超高濃度酒精可以給他一杯嗎?直接放倒他吧~」稍微還有點良心的Steve,比起絲毫不在意、用著所有人都可以聽到的音量吐曹的Tony,他還刻意壓低了音量,即使當事者根本已經不在乎外界如何了。

「超高濃度?你是說藥用酒精嗎?放倒一個把酒當水喝的神?」Tony白了對方一眼。

「我開始有點後悔問他發生什麼事情了。」Natasha揉著自己的眼角。

「Natasha要吃嗎?這個餅乾不錯耶~」從頭到尾彷彿置身自外、可說是邊吃邊看戲的Barton,自認貼心的遞了一片餅乾給Natasha。

「……你想要知道我怎麼用一片餅乾讓死都不說出軍火來源的恐怖份子連他小時候尿褲子的事情都說出來的嗎?」Natasha冷冷地看著一臉“我是觀眾我來看戲”模樣的Barton,徹底引爆她內心的不平衡。

「不用拜託謝謝,哈哈Natasha最強了我一直都知道。」Barton看苗頭不對,立刻轉回頭繼續啃他的餅乾,「呃、Natasha。」

「又怎麼?」Natasha瞪著對方,擺明就是萬一對方又在說蠢事,他不介意重演當時的戲碼。

「那個,好像在動耶~」Barton指著從剛剛一直就被放在地上的提箱,提箱並不大,乍看之下很像是比較大的工具箱而已,而外表精緻的質感與特殊雕花,讓他直覺反應那應該不是地球的東西。

像是為了回應Barton的話一樣,在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那個提箱時,提箱又稍微晃動了一下。

「Thor,這是…。」Steve此時也才想起Thor一開始出現,的確是提著那個提箱,他決定直接詢問當事者。

「啊、這麼快就醒了嗎?帶來Midgard果然是正確的。」似乎是很重要的東西,Thor意外的立刻脫離他的自言自語,站了起來像開門一樣,把提箱側邊小心翼翼地打開。

箱子打開後,並沒有立刻衝出什麼東西,裡面的東西似乎在遲疑什麼,過了一下才慢慢的踏出前爪,緩緩的從箱子中走出來,一臉警戒的看了看所有人,像是不把那些人放在心上一樣,看了一眼就立刻低著頭開始對著室內各角落進行確認。

「貓?」Tony有些意外且好奇,「你居然養起貓來,我還以為你至少會養個狗之類的。」

「哈哈,不,Asgard並沒有你們所謂的貓跟狗,我在猜想或許他是Midgard的生物,所以特別帶來,Asgard的環境不適合他生存。」脫離自言自語模樣的Thor,恢復他本來開朗的個性,「他看起來有精神多了。」

「好漂亮的貓,毛黑的好均勻。」Natasha稱讚著,「這應該是有血統的貓吧?很少看到貓這麼從容又優雅,看,他在巡視環境中。」

「既然Asgard沒有貓,Thor你該不會偷了哪家貴族的寵物啊?」Barton說,「不可能是在地球撿到的吧?沒有流浪貓是長這樣。」

「是嗎?我以為貓都是這樣的生物。」Steve認真看著那隻專注於探索的黑貓,「不都是走路輕巧、四肢修長的安靜生物。」

「呵呵,那你肯定沒有碰過荒野的流浪貓,通常他們都是先來給你個一爪之後對你吼個不停,就像抓狂起來的女…神經病一樣。」Barton皮笑肉不笑說著疑似職場經驗談的話,講到後來發現自己可能會被坐在自己旁邊的同事強迫打卡下班,立刻更換了詞彙。

「我開始擔心這隻貓會拿我的義大利真皮沙發磨爪了。」Tony看著那隻貓開始接近他的家具們。

「所以這樣子是正常的嗎?看他一直走。」Thor問。

「貓是個有地盤意識的生物,他只是在做確認,熟悉並確保這個地方對牠無害,以及尋找一個他喜歡的地方吧~」Natasha說,「說真的,如果你真的要養貓,你得看看養貓手冊多瞭解一點。」

「我會的…嘿!別跳到這麼高的地方,危險。」Thor快速跑到站在桌子上的黑貓那邊試圖阻止牠的舉動,對方卻早就輕鬆的跳上櫃子上方,絲毫不費力。

「乖,下來,不要在上面好嗎?」Thor利用身高優勢,伸手將貓從櫃子上抱下來,「Loki。」

「你把貓取名叫Loki?你會不會太誇張啦~」Tony有點鄙視的看著那位異常維護令弟的神,打從心底覺得這不是個好名字。

「取名?不、不是的。」黑貓並不安分,在他的手中一直動來動去,Thor只好改用手托住牠,黑貓也順勢將前腳站上對方寬大的肩膀,撐著身體四處張望,而牠似乎終於對其他人有反應,轉過頭看向他們,用著深邃如古老泉水的碧眼,「他就是Loki,我的弟弟。」

「Jarvis。」

「是的,Sir。」

「立刻啟動安全封鎖,所有進出都要經過控管,未經許可一隻螞蟻都不準出去。」Tony一邊走到旁邊擺滿東西的台子旁,一邊下令,「還有,去多定一組相同款式的沙發。」

Tony放下他的酒杯,開始弄起別的東西。

「我確認它會被拿來磨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