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牧春】丈夫的總掣被我開啓了我很困擾

Chapter Text

玄關, 2次。

「啊 ... 啊不要,不要壓在門上,鄰、鄰居聽到的!」

「你還有心思故慮其他人啊?那就是我不夠努力了。哼、啊啊創···一 ♡」

春田的左腳被抬得更高,牧無情的巨物彷彿截進了前所未有的體內深處。

大門吱吱啞啞的默默哀號著。

大家祈求一下沒人在深夜時分經過春田家吧。


 

 

廚房, 4 次。

「創,創一 哈,啊啊」

「凌,凌太後背不行啊我想看著你啊 ... 唔,唔♡」

「你、你啊真是 ... 但是這樣你更輕鬆啊?」

春田把牧的分身從身體抽出,轉過身坐在流理台上並張開雙腿。

「就!說!我!要!看!著!你!才!能!高!潮!凌太你要我怎說你才懂啊!」


 

 

飯桌, 2 次。

「凌太你,你這樣我吃不到飯 ... ... 不,不要這樣我還未洗澡很臭啊」

桌下的戀人一邊揑著自己子孫根的根部,一邊用靈活的舌頭在前端快速打轉。

「創、一、不洗、澡就是、最美味、的味道、啊唔、你的、前端、都流出、汁了、你、真的、要我停嗎」牧煽情的口腔動作沒有停下,水汪汪的大眼睛卻像小狗般無辜地 盯著自己。

(不要這麼煽情啊哪個男人看到心愛的人這樣會不瘋狂啊 !!! 啊這個不能說出口牧會更瘋的)

「不要、不要含著說話啊 ... 飯要涼了 ... 我想吃凌太的飯啊啊啊啊啊」


 

 

客廳, 1 次。

因為「外星人誤會事件」所以兩人都沒怎麼再蹂躪過他們沙發。

(全屋家具表示好羨慕沙發)

因為春田每次看到沙發想起那一晚就面紅耳熱,暫時再也不敢 趴在沙發睡了。

那唯一一次是他們在週末在家中看電影,出現了火辣辣的情慾場面後,春田忍不住往牧的睡褲亂抓。


 

 

浴室, 3 次。(事後處理時牧發狂的不計在內)

「創一、你自己、哼、啊啊♡、記得♡把毛巾、拿、進來啊♡、哈♡、創一、在浴室、做的時候、後穴♡是最容易、進進出的、你、你看啊♡,吞著巨根的這裏、一開♡一合♡ 很軟♡很柔軟、啊、很舒服♡、真想♡以後就留在你裏面啊♡♡」

3 次也是春田洗澡忘了帶毛巾,牧進浴室看到春田紅通通的身體後決定懲罰這個小惡魔。

(下次我索性把毛巾藏起來,讓你找不到好了)


 

 

樓梯, 5 次。

春田和牧也同意春田家樓梯是個意外地好的求歡地點。

除了需要春田 躺平的正常體位和需要牧躺平的騎乘位,無論是正面座位、後背位、口交等等樓梯都是個很好的平台。

而且有別於兩人房間的地氈表面,木造的樓梯地板做起事後清理亦較為迅速方便。

(竟然是這原因嗎??????)


 

 

牧的房間, 1 次。

「創一,你不用這樣的「唔,凌太今個星期♡辛苦了,美味♡」

牧坐在床上,背部靠牆,雙腿伸直,腿間只看到戀人在大腿根上下晃動的毛茸茸頭部。

牧全個星期也作為豐洲計劃的外援成員,在第二營業所和本社之間忙碌奔波。

春田每天起床只看到牧準備的早餐、便當還有「晚飯放了在雪櫃」的貓貓字條。

晚上等到 12 時牧也未回來他就先睡了。

 

這晚、終於來到兩人都會在翌日休息的週末晚上。

(明明牧幾乎每天也這樣那樣的抱我,難得休息了一星期我還是忍不住想念 ... 這個 ...

春田一邊不甘心的承認自己對戀人此時已暴露青筋的怪物的眷戀、一邊慢慢的把巨物逐點逐點的吞下、直到鼻子碰到牧意外地茂密的陰毛。

「創、創一、你哪裏學到深喉的? 啊先不要動! 創一我幸福死了♡ 好舒服♡♡♡」

春田忍受著吐意、盡量把巨物停留在自己喉嚨深處。

「創一好了好了、吐出來吧你辛苦了」

可是春田未有放棄,把牧的分身的退到剩下龜頭在自己口中。

 

春田努力地回想牧為自己做同樣的事的行為,一時吸著通紅的前端,一時用舌頭頂端輕輕掃過鈴口,一時把整個前端含著。

春田的技巧雖然比起經驗豐富的牧還要差一大截,可是論賣力卻絕對不輸戀人。

「啜......呼♡ ♡」的曖昧聲響在牧的耳邊始起彼落。

「創、創 你離開我啊♡呼啊要去了啊♡ —------

還未來得及把春田的頭移離自己、牧期待了一個星期的子孫便爭先恐後的投向春田的口腔內。

 

「創一、你怎樣吞了啊 !!!!!!!! 白痴啊你 ! 」牧慌忙的想下床拿起紙巾盒、但來遲一步、被雙頰泛紅,咀邊有點紅腫,卻痴痴地笑得一臉甜蜜的戀人拉住手停下動作。

「凌太的♡ 很美味♡ 很濃厚♡ 我終於能吃到凌太最~新鮮的料理了♡ 謝謝歡待♡」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春田創一!!!!!)

牧凌太腦部宣佈進入 sleep mode ,只剩下巨根進入完全徹夜作戰狀態。 


 

 

 

春田的房間, 7 次。

如果以上的是激烈的話,那麼在春田房間的行為已經是最溫柔了。

在春田房間裏發生的,都是春田翌日要接內見所以只能做一次、而且牧有乖乖帶上套子讓他們不用離開房間也能輕鬆完成事後處理的情事。

就好像有種不明文的規定一般,牧在春田的房間只能 啟動寵愛模式,不能進入發情模式。

 

但是作為溫柔的條件,牧會在睡前把分身弄挺,塗上大量不會乾掉的特製潤滑劑,然後從後溫柔地進入春田後穴。在牧的手臂圈上春田的腰肢,兩人的身體緊貼對方不出 10 秒後,春田就會聽到牧從後微小但穩定的鼻鼾聲。

第二天早上,牧也不會在春田體內亂來,乖乖的離開他就如常往浴室梳洗。

 

在第一次這樣醒來的早上,春田問了牧這樣做的原因。

牧滿面通紅的解釋「這,這是我一直以來的夢想和癖好 ... 一直以來,我也只敢妄想,不會對其他人做出這樣的事,甚至連說出來也不敢。是有了創一這樣穩定的伴侶才敢付諸實行的。創、創一覺得不舒服或者奇怪的話,我不會再做了。」

春田對牧的告白和信任感到好高興,心頭一熱,把縮成一團的牧壓進自己胸口。

「傻瓜,我又不會少一塊肉。再說,其實只做一次我也挺空虛的,凌太這樣做我也會舒服啊」

要不是那是工作天的早上,要不是他們在春田的房間 ...

(創一你這個理性破壞神 !!!)


 

如是者,除了春田媽媽的房間,牧和春田把春田家的每一個房間也做過最少一遍了。

 

 

問題是,以上 25 次行為僅僅發生在牧凌太生日後的一個月內。

 

 

自從春田希望牧不要再忍耐後,牧還真的一點再不忍了,大部分時間更是完全失去所有理性的【發狂 mode 】。

雖然春田也會為自己不經已的煽情行為而承擔部份責任,但歸根究柢,還是他的年下戀人無論行動力、持久力、爆發力、還是愛情也遠遠超乎他的想像與負荷!

(在這樣下去我的腰會斷 ... 但是叫他不要忍的人又是自己,總不能食言啊)

 

老好人春田先生不敢當面提出,於是決定想想對策,讓發情大魔王牧凌太可以酌量減少一下情事的次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