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天龙蘅芜,一段情史

Chapter Text

  塞德里克摇了一下头。他站起来,把哈利也扶了起来,然后四处张望。

  他俩已经完全离开了学校的地域。很明显,已经走了几十里——也许几百里——因为甚至那些环绕着那座城堡的群山也看不见了。

  现在,他们正站在一座黑夜中的大墓地之前,一株大紫杉树以及更远处的一座小教堂的轮廓依稀可见。

  一座小山耸立于他们左边。哈利仅仅能依稀辨认出山边一所漂亮的老房子的大致轮廓。

  塞德里克低头看了一下奖杯,然后又抬起头来看了一下哈利。“有人告诉过你,这奖杯是一个‘传送钥匙’吗?”他问哈利。

  “没有。”哈利答道。他一边打量着墓地的周围,它是那么死寂,有点儿阴森。“这是不是这次任务的一部分?”他反问塞德里克。

  “我不知道。”塞德里克说着。他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儿紧张,“把魔杖拿出来。你觉得呢?”

  “好!”哈利说道。他很高兴塞德里克提出了这个建议,而不是他自己。

  他们抽出了他们的魔杖。哈利一直都在四处张望。他又一次有了他俩正被别人监视的奇怪感觉了。

  “有人过来了。”他突然说道。

  他俩在黑暗中眯缝着眼睛,紧张地看着,看到一个黑影走近,从那些坟墓中间向他们走过来。

  哈利看不清那张脸。但是,从那黑影走路的姿势以及他那抱紧的手臂,可以判断出那黑影正抱着什么东西。看不清他是谁,非常矮小,而且穿着有兜帽的大斗篷,蒙住了头,也遮住了脸。

  那黑影又近了几步——当然,他们之间的距离一直在缩短——他看到那人怀里抱的东西,看上去像一个婴儿……或者那只不过是一堆衣服?

  哈利轻轻地把他的魔杖放低了一些,向旁边匆匆瞥了塞德里克一眼。塞德里克也回敬了他一个充满疑惑的表情。然后,他们都转过身,注视那越来越接近的黑影。

  那黑影在一个屹立的大理石墓碑旁边停下了。离他们只有六英尺远。

  “我们应该回学校。”塞德里克低声说,然后迅速蹲下,抓住了奖杯的柄。“哈利!快!抓住奖杯!”

  “传送钥匙”再度开始运作。塞德里克在旋转的风中不断加速。

  但哈利额头上的伤疤忽然痛了起来。他这辈子从未感到如此痛过。痛得他不得不用手去捂住,这样也使得他的魔杖掉到了地上。他双腿弯曲,跪到了地上。他什么也看不见了。

  在哈利身旁,塞德里克的声音迅速变得模糊。塞德里克正在回去。

  

  塞德里克摔倒在绿油油的草地上。

  当他扔下奖杯,从地上爬起来,人们欢呼着围拢到他身边。然后,他发现阿不思·邓布利多和康奈利·福吉正站在他面前。

  “赫奇帕奇的勇士赢得了本届三强争霸赛的奖杯!真是可喜可贺,迪格瑞!”福吉兴奋地说。

  “对不起,部长,但奖杯是我和哈利一起拿到的——我们打了平手。荣誉属于霍格沃茨。”塞德里克快速地说道,然后立即转向他们的校长。“邓布利多教授,哈利的处境不妙。”

  “噢,是的。既然你说是你们两人一起拿了奖杯,而他又没有和你一起出现在这儿,我想,这确实很不寻常。”邓布利多的声音并不显得多么紧张,但脸上的笑容马上就消失了。

  “刚才我们被奖杯传送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那儿有一片墓地——很显然不属于学校的范围。接着,有个黑影接近了我们。当我再次拿起奖杯时,哈利突然摔倒了,所以他没能跟我一起回来。”塞德里克尽量缩短了叙述。邓布利多的脸色随之而变得越来越可怕。

  听完之后,邓布利多变出一个盒子,把奖杯装了起来,不让任何人碰它。“部长,根据这些叙述,我认为这可能是一起针对波特先生的阴谋——从写有他的名字的纸条被火焰杯吐出来之前就开始了。迪格瑞先生不幸被波及,但他及时作出了适当的应对——这恐怕是目前为止我们所得到的最好的消息。”

  “针对哈利的阴谋?您的意思是,这件事很可能和——”

  “很可能和‘伏地魔’有关,是的。”邓布利多严肃地说出了那个“不能提的名字”。

  福吉脸色惨白。

  “现在,部长——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我认为,我们应该去把波特先生带回学校。”邓布利多继续说道。“至于你,迪格瑞先生,你最好先去一趟校医院,并治疗你在迷宫中所受的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