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鐵盾] – Hottie – (ABO)

Chapter Text

[铁盾] – Hottie – (ABO) (2)

 

********

 

贾维斯又朝墙壁扑了过去, 他从床头柜跳到一旁的置物架, 其中借助了几个枕头和一盏灯, 以便能更接近他心爱的人。了解到自己无发挖通那片灰泥后, 他开始为对方吟唱起某种诡异的, 足可比拟Barry White (贝瑞.怀特) 的猫族情歌, 与对面激情的喵鸣高低和唱。

当墙壁开始震动, Tony进行最后冲刺时, Steve很讶异他们竟能如此心无旁骛, 保持专注地进行这场床战。如果Steve能听见他们, 那他们必定也能听到贾维斯的骚动。

当然了, 若此刻被 “震墙Tony” 疯狂戳刺的人是自己, 他八成会被戳得脑里一片空白, 那会在意到这些…

慢着! 我在想些什么有的没有的!! Steve差点就要扇自己一巴掌。

等贾维斯终于安静下来, 停止嚎叫的时候, Steve已经快要累瘫, 失去了草拟杀人计划的怒气跟心思, 而且凄惨地清醒着。

反正他本来就打算于上午亲自到出版社一趟, 现在也不可能还睡得着, 不如干脆起来做早餐。

「愚蠢的猫叫女。」Steve对着脑后的墙壁批评, 拖着脚步走向客厅。

打开电视, 按下咖啡机, Steve打量着窗外逐渐透出的晨光, 倾听早晨的声音 ~ 整个城市醒来的声音, 不管在纽约还是费城都是一样的。

用心去聆听, Steve。

是Maria教晓他聆听的乐趣, 但不知从何时起, 自己开始讨厌早晨的声音了, 人类就像温室的花朵, 水族馆的鱼, 在狭小的水槽中回游, 却永远无法重回大海的怀抱。

贾维斯跑到他的脚边磨蹭。 「噢, 现在你又需要我的宠爱了? 在你昨夜为了普瑞纳(Purina, 注1)抛弃我之后?」Steve挑眉嘟囔道。

贾维斯使出必杀技~ 翻过身躺到地上灵出肚子, Steve向来无发抗拒他这种模样, 他笑着蹲跪下来, 搔了搔他的肚皮,「是, 是, 我知道。你不会爱上我, 但你最需要的人是我。」他叹了口气。

去浴室冲澡前, Steve先看了一下晨间新闻~ 作家必需要了解时事并有敏锐的触觉, 才能写出好作品~ 然后回到厨房, 替紧跟在他身后的贾维斯的碗子添了些口粮。

得到想要的东西, 贾维斯结束了紧迫钉人的行为, Steve才朝浴室走去。就在这时, 门外过道传来说话的声音, Steve按捺不住好奇心 ~ 他很想看看Tony跟普瑞纳在干什么 ~ Steve紧贴门上的窥视孔, 迅速化身成一个偷窥狂。

Tony站在门内 ~ 正好远得让Steve看不见他的脸。普瑞纳站在过道上, 脸偎向Tony撑在门板上的手, 撒娇道, 「嗯, Tony , 昨晚真是...嗯...」

Steve仿佛能隔着门板听到她满足地发出呼嘈声。

「我同意, 这很适切地描述了昨天晚上和今天早晨。」他低声道, 二人同时发出轻笑。

好吧! 你正式更名为 “一夜两次男”。

「你会再跟我联络?」以一个Beta来说, 她浑身均是媚态。

「看情况。」一夜两次男回应道, 突然用力地把普瑞纳拉回门内, 给了她一个极具杀伤力 ~ 出于作家的假设 ~ 的热吻。

猫女郎像刻意摆姿势般向后抬起一只脚, 害Steve翻了一个白眼 ~ 他忘了自己的右眼正牢贴在窥视孔上 ~ 因而弄痛了自己。

「再见。」她用俄文耳语道 ~ 在没有像只发情的母猫喵喵叫春的前提下, 她的嗓子还挺动听的 ~ 然后优雅地转身离去。

Steve极力想在Tony进屋前看清他, 但徒劳无功。

又错过他一次了。 Steve于心里承认, 在拍臀和猫叫后, 自己迫切想看看Tony目前的长相。

隔壁有位床技高超的Alpha猛男, 而Steve不认为这就该影响到他的睡眠素质。他说服自己离开门边, 走向浴室。站在莲蓬头下, Steve思考着应否向Peggy如实报告说你的外孙很本事的能让女人发出喵叫。

 

********

 

Natasha向着霸占小酒馆一张小圆桌的两位闺蜜走去, 她把头发拨到肩后的动作迷翻了一桌从她走进来后就死命盯着她看的愚蠢Alpha。 「哇, 你的气息差极了, Steve。」她夸张地叹息, 向好友递上一个公文袋, 补充道, 「你要的资料。」

Steve ~ 一个在酒馆点黑咖啡的怪客 ~ 隔着咖啡杯缘看向她, 这已是他的第三杯, 伸手无语地接过。

「他失眠了。」Loki靠上自己的椅背, 嘴角勾起嘲弄的笑意。

「因为赶稿?」Natasha坐了下来, 猜测道, 眼内尽是同情。

Steve摇头, 被退稿, 不过是刚才发生的事。

 

「请你重写。」Coulson一脸严肃地道。

「咦...?」Steve有点错愕。

「一点趣味都没有。」Coulson指尖快速弹过整叠稿子的边缘, 「我知道你没时间, 但是配合页数的短篇作品就这种程度吗。」这位编辑在业界里是出名的严厉, 而Steve现在亲身领教了, 「而且, 这篇跟本书的其他作品比, 差很多。」他盯着年轻作家的一双蓝眼, 「你不擅长短篇?」

Steve抿唇。

「就算不擅长也要重写, 我会等你的!」Coulson双手交叠, 「为了读者, 我们只能出版好的作品。」

「......好的。」

 

「只是些噪音。深夜里那种。」

「我理解, 扰人清梦最讨厌了。」Natasha用手指耙梳了一巴头发, 送来一瓶气泡矿泉水的服务生紧盯着她看, Natasha挥挥手, 刻意地眨眼遣退他, Steve发誓自己听到那个服务生的吞口水声。

乍看之下, 他们三人是个瞩目的Beta小团体。

Natasha性感迷人, 而且懂得以利用身体语语来掌控场面, 往往整得被她天生的魅力所吸引的人茫然失措。

Loki是个冰山美人, 有种冷峻的特质, 令人无法不想着要得到他的垂注, 直到他们把他 ~ 或他把他们 ~ 带进卧室。据说在那里的Loki可是狂放到肆无忌惮......

至于Steve, 就算听到别人称赞他漂亮, 也绝对不会高兴起来。 Steve很清楚, 美貌加香气有时只会是一场灾祸。年幼的他在经历了一连串糟糕的猥琐性侵害后, 对那档子事只有极端的厌恶。患有创伤后应激障碍的Steve基本上不会发情, 信息素的香味亦淡得叫人难以察觉他其实是个Omega。

「怎么声音把你吵得无法入眠?」Natasha的问话把Steve由睁着眼睛梦游的状态唤回现实。

Steve的脸颊泛起微红, 他低头啜了口咖啡。

「等等, 深夜噪音? 不会吧? Steve, 你听见了某人的火热春宵?」Natasha刺探道。

Steve的头撞向台面, 发出咚咚两声。

噢, 上帝。回忆更具体地闪过Steve的脑海, 叫他恨得牙痒痒。

「老天, 我唯一听过隔壁那对夫妇的噪音, 是那位看上温文的老太太用煎窝把丈夫的头给敲穿的那回。」

「是吗? 伦常惨剧, 似乎要比直接了当的床戏强。」Steve嘲道, 而且隔壁的显然不是平常甜蜜、乏味的那种性爱。

「你都听见了些什么?」Natasha倾前身子, 双眼发着亮光地问。

Steve确认了一条真理, 无论你年纪多大, 是什么性别, 出生于何种背境, 永远都会对别人卧房发生的事感到好奇。 「你试过爽得喵喵叫没有?」他盯着Natasha亮丽的红发, 想试着理解俄国的叫床文化。

「什么? 我不懂?」Natasha不解地皱眉。

「算了, 也不是每个美国佳丽都喜欢被拍臀。」Steve觉得自己的问题蠢毙了。

「说清楚点嘛。」Natasha不满嚷道。

「告诉你, 连续两晚被吵醒的感觉绝对差劲。」

这时Loki插口道, 「我想, Steve在表示有个女的边被拍臀边爽得喵喵叫? 这经验想必让人眼界大开。」

「不, 拍臀女跟普瑞纳是两个不同的人。」Steve脱口更正。

「拍臀女?」 「普瑞纳?」Loki跟Natasha面面相觑, 然后又会心一笑。

「不愧是作家, 真会改昵称!」Natasha拭去眼角的笑泪, 「所以, 两个晚上, 两个不同的女人, 真了不起。」

「拜托, 了不起? 才不, 这是滥交。」Steve再灌了一大口咖啡。

Loki不禁仰头大笑, 「有意思, 当性冷感遇上性滥交。」

Steve斜瞪两名好友, 「是啊, 很快会发展成杀人事件的动机。」

「…你开这种玩笑可丁点儿也不好笑。」Natasha再次皱眉 ~ 他毕竟是一名推理小说家。

Steve心忖: 我可不是在开玩笑!

 

********

 

为了赶上出版社的最后时限, Steve已有两天未合过眼。

这接下来的两天很幸运地十分安静, 没有墙震, 没有拍臀也没有猫叫, 尽管独自一人关在家里会显得有些孤寂, 但这是Steve自己的选择, 他热爱这份工作。

小说家的工作是属于个人创作, 而周围的人根本无法帮助他。

~~你还活着吗?~~

「是, 我还活得好好的。」话是这么说, 不过声音难免有点没精打采。

~~那, 明天我会过来。 ~~

吭, 明天就要来啦。

挂上线, Steve觉得自己亦快要挂掉。

只差一点点了, 但主角的结局尚未明朗, 灵感之神啊!

「喵。」贾维斯难得地主动缠绕在Steve的脚畔, 可能是想给予沮丧的主人一点安慰。

「殊, 对不起, 工作结束前, 请在外等着。」Steve以脚把猫儿推出房间, 关上门, 重新坐在电脑面前。

咚。

不会吧。

「噢! 上帝!」

咚。

今晚透墙而来的声音听上去又有点不同… 音调更低了些, 不是拍臀女或普瑞纳, 这回是个男的。 Steve尚未分辨出他说了些什么。

「妈的! 上帝!」那人喊了句粗话。

Steve的眼睛睁得大大的, 足以放下两盘苹果派。尽管做足了心理准备迎接另一轮的震墙, 但Steve几乎无法以文字描述这次他都听见了些什么。

「啊! Tony~咯咯咯~就是~那里~咯咯咯~哎~我~咯咯咯~」

吭!?

「对对! 嗯哼, 是的~靠! 干~哎哟~咯咯咯~操~哈~」

他在咯咯笑。他爽得满嘴脏话, 而且在咯咯笑。

“疯人院记趣” Steve极迅闪出了一个文章标题。见鬼, 这一点也不有趣!

墙壁开始震动, 然后是床。 Steve能听见Tony的呻吟了, 但很快被他今夜的床伴所淹没。

咯咯咯。哼哼哼。

随着咯咯的笑声和男人的呻吟开始完美和唱, 作家才缓缓自咯咯笑的打击中回复过来。

到底是何种构造才会爽到笑个不停!?

「噢~咯咯咯~就是~咯咯咯~这样~咯咯咯~不要停~嘻嘻嘻~不要, 不要停~咯咯咯~嗯哼~咯咯咯~天啊! 不要停~咯咯咯~哼哼~哈哈~ ~咯咯咯~」

“约翰‧韦恩” “杰佛瑞•达默” “泰德‧邦迪” (注:2)

Steve用力地合上笔电, 所有灵感消失在一阵满溢的情欲讯息中。他怒气冲冲地拉开房门, 大步走出睡房。

贾维斯栖身于客厅的一角在把玩着一伙棉花球, 他伸出一只脚掌, 打算责备主人把它关在门外的行为, 但当看到Steve的玄黑的脸时, 明智地决定让他通过。

“咯咯笑, 我想我最恨的人是你!”

他跑到浴室, 给自己迎头浇了一把冷水, 仍未能让满腔怒火熄灭。于是怒气冲天地来到前门, 脚跟踩在硬木地板上砰砰作响。愤怒已经不足以形容他现在的感觉, Steve简直气炸了。工作的压力, 对性事本能上的厌恶, 睡眠不足的坏脾气及噪音的滋扰全都转化融合成了无可比拟的狂怒。

Steve以强大的力道捶打着Tony的大门, 他听见脚步声朝向门口而来, 但仍旧用足以把厚重木门拆掉的气势来持续拍门。

门后传来开锁及解下门链的声响, 还有Tony不耐烦的声音, 「别再敲了。」

「你这个浑蛋, 最好就是开门, 否则我就穿墙过去!」

大门旋即开启, 阔别二十年的男孩 ~ 现在是一个成熟男子 ~ 就这么站在他的眼前。

沐浴在后方柔和的光线中, Tony站在那里, 一手握住门, 另一手抓着围在腰下的白色床单。 Steve握着拳头的手仍然举在空中, 因为持续的捶打而有些胀红。

二人不约而同地从头到下地打量着对方。

Tony漆黑的发丝竖立着 ~ 八成是在咯咯笑的身上冲刺时, 被他的手指拨弄成那样 ~ 琥珀色的双眸深邃而有神, 颧骨和下巴一样如雕凿而成。

听那捶门的声音, 还以为门外出现的会是一位讨债的凶神恶煞, 然而, 眼前的是一个头发微湿的金发尤物, 水珠沿着他的发丝滴落到领口大开的白色衬衣上, 整个人如同他的怒气一般的火热。

「听着, 先生! 你知不知道你们的声音有多大?」Steve用吼叫来发泄郁积的怨气。

「冷静点。」Tony轻声开口。

Steve天杀地发现 “震墙东尼” 因亲吻而微微肿胀的唇瓣, 及修剪得完美无瑕的山羊胡, 看上去是那么性感。 「我的脑袋需要休息! 如果我再多听一晚, 不! 多一分钟你和你的后宫宠妃们撞我的墙, 我就要疯了!」

Tony咧嘴一笑, 「事情没那么糟吧, 这些墙还挻厚的。」他握拳敲了敲门框, 试图施展一点个人魅力。

Steve紧盯着他颀长, 健瘦的身躯, 和他古铜的肤色 ~ 不是那种人工制造的, 而是经过日晒, 风霜, 充满男子气概的色泽 ~ 及有那六块腹肌。 Tony轻挑的表情显然很习惯于得偿所愿, 有着这样的腹肌, Steve觉得一点也不奇怪, 是时候给予他一点挫折, 作为情商教育。

「你在说什么鬼话。」Steve挑眉, 不给一分情面地指斥, 「这些墙远远不及你的脑袋厚实。我能听见一切! 每次拍臀, 每句猫鸣, 每个咯咯笑! 而我受够了, 这种鸟事必需马上停止!」

那无往不利的笑容居然未有凑效, Tony的态度从魅惑转变为斥责, 「嘿, 够了。」他回嘴道, 「我在自己的家里做什么是我自己的事。很抱歉如果打扰到你, 但不代表你能够半夜里跑过来, 指使我什么能做, 什么不能做!」他翻了个白眼, 「换转是我, 可不会穿过走廊去狂敲你家的门!」

这种没半点反省的态度真的好极了!

「当然不会。」Steve冷笑, 「你只会狠撞那该死的墙。我们的卧室共用同一面墙, 在应该安静睡觉的深更时分, 你把它震得砰砰响, 可真有公德心。」

Tony勾唇一笑, 「哦, 我习惯做点睡前运动才能睡得安稳。夜半深更的, 可能…确实是不够安静。但我看你仍很精神嘛, 或者你其实在等着谁来撞你那边的墙?」目光意有所指的扫过衣装诱人的Beta。

Steve把双臂紧紧抱于胸前, 感受到湿答答的布料, 记起了自己冲动的行为 ~ 他刚才甚至忘了先以毛巾擦脸就直接冲了出来。沾湿的秀发跟半透明的白色湿衬衣, 真是个建立威势的绝佳造型。

恼怒中的Steve视线跟着Tony不怀好意的目光游移, 超乎本意地从自己的胸膛落到对方的某个部位。

「……」Steve倒抽了口气, 因为, 在那张已经滑低到超出法律允许程度的床单之下, 小东尼, 仍然朝气勃发 ~ 他, 仍然是硬的。

二人的眼睛终于回到正常的高度, Steve露出了要杀人的眼神, Tony丝毫没有退缩, 还以闪动着淘气光芒的棕色眸子对Steve眨了眨眼睛。

「要一起来吗?」Alpha露齿而笑。

啪!

Steve的眼前一片赤红, 他扇了对方一巴掌, 冲回自己的公寓。

砰!

Tony不痛不痒的看着那位凶恶的美人儿走回自己的领地, 在对面的门被重重关上的前一刻, 他督到自门缝偷看的一抺蓝灰色身影, 「…贾维斯?」那么, 这位迷人的新邻居是…我的小舅舅!?

 

- TBC –

 

注1: 普瑞纳PURINA 即现在的宠优, 在世界各个主要国家都设有专业工厂与研究中心,其中有许多兽医师、动物营养学家、食品研究专家专责宠物饲养的开发工作。致力提供更营养更丰富的宠物食品,适合任何成长阶段的宠物。

注2: 被Steve所点名的三位, 都是美国近代史上较为有名的连环杀手(serial kill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