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鐵盾] – Hottie – (ABO)

Chapter Text

[铁盾] – Hottie – (ABO) (1)

 

「噢, 天啊。」

咚。

「噢, 天啊。」

咚, 咚!

搞什么……

「噢噢, 天哪, 太棒了!」

Steve恍惚醒来, 困惑地环顾陌生的房间。地板上堆着纸箱, 画框靠放在墙边。

这里是他的新卧室, 他目前新处在自己的新公寓里, Steve提醒自己。

「嗯……对, 宝贝, 就是那里。就像那样…不要停, 不要停!」

噢, 老天爷!

Steve坐起身, 揉了揉眼睛, 转头望向身后那面墙, 开始理解到是什么吵醒了他。他的手有点心不在焉抚摸着柔软的羽绒被, 引来贾维斯 ~ 他的爱猫 ~ 的注意。贾维斯轻型的跳上床, 钻进Steve的手下, 要求主人的抚慰。 Steve一边安抚着他, 一边环视四周, 让自己熟悉这个新环境。

他今天稍早时间搬进这间美丽的公寓: 宽敞的房间, 木质地板, 有着拱门的走道, 甚至还有一座壁炉! Steve并不懂得要如何生火, 但并不重要, 他喜欢各种情怀更甚于任何实质享受, 向来如是。

Steve花了一整天时间搬家, 并且在阔大得让人难以置信的四爪浴缸里泡得皮肤起皱, 才安稳地躺到床上, 静听着新家的各种细微声响~ 屋外偶尔的车声, 几许轻柔的音乐, 以及贾维斯四处探索, 让他感到安心的呼噜声及喀哩喀哩的脚步声~ 缓缓进入梦乡。

两点三十七分, Steve突然发现自己正茫然凝视着天花板, 试着弄清楚是什么在深更夜半唤醒了向来浅眠的他, 然后他惊吓地感觉到他的床头板在动~ 或者该说是它在撞击着墙壁。

开什么玩笑?

接着他清楚地听见:

「噢, Tony, 真是太棒了! 嗯…..」

噢, 不会吧。

他眨了眨眼睛, 觉得清醒多了, 虽然早有心理准备, 但仍然对隔壁显然正在进行的事感到暗暗吃惊。 Steve看向贾维斯, 而他也在看着自己, 并俏皮地眨了眨眼睛 ~ 如果Steve不是因为太过劳累而出现幻觉的话。

好吧, 这就是那位传说中 “放浪形骸” 的故人之子。

Steve的思绪回到一星期前, 位于瑞士的疗养院。

 

明明是精神好得不得了的老太婆, 到底是因何传出了病危的消息!?

『蜜桃儿, 你瞪人的眼神仍旧凌厉。 』Steve的养母 ~ Peggy Carter看着他吃吃而笑。

『Peggy, 别再那样喊我!』蜜桃儿曾经是Steve的小名, 但他极端讨厌这个昵称, 尤其是, 在经历过因Omega的信息素所招惹的恶梦之后, 『特意把我骗来, 是为了什么?』

『当然是紧要事,』Peggy挑眉, 看着这个只有一张嘴坏的年轻人, 『我想你搬到某公寓, 帮我看望一下我的好外孙。 』

『他都多大的人了!?』Steve眉尾微微上挑, 那半带嘲弄的神态跟养母倒有七分相像。

Peggy突然望向窗外, 『Maria走了快有十五年。 』语气带有故作的感怀, 『她最记挂自己的, 就是这个独生子。 』

『…..』一想到外柔内刚的Maria ~ 那位自己视作良师益友, 宛若慈母一样的义姐 ~ Steve的表情瞬间变得黯然。

『在我的有生之年, 如果能够看见这不肖孙于Maria的忌日到她的坟前扫个墓, 你说该有多好?』察觉到Steve面上神情的变化, Peggy不禁勾起嘴角, 『你也不需要改变自己的生活, 只要定时给我一点情报, 其他的我自会想法子搞定。 』

『别指望我跟他成为朋友。 』Steve的回答, 算是应允了Peggy的请求。

 

一切似乎渐归平静, 对于这 “外甥” Steve早就略有耳闻, 但没料到有幸对他的生龙活虎听得这么真确。 Steve蜷起身子侧躺, 渐渐再次沉入睡梦中, 下一刻突然天下大乱。

「是的! 是的! 噢, 天啊, 哎…… 噢啊, 天啊!」

摆在床头上方架子的一幅相框掉落下来, 狠狠砸在Steve的头上。这是给他的教训, 搬到曼哈顿的高层大厦~ 以前在国王郡的破公寓, 因为曾经过于靠近迎路边而深受其害~ 就忘了要确保每样东西都牢靠地固定好, 以免受到震动。

说到震动……

Steve揉着脑袋, 嘴里咒骂起足以让贾维斯脸红的粗言秽语 ~ 如果猫也会脸红的话 ~ 他再次看向身后的那片墙。他的床头板正随着隔壁的响动撞击着墙面。

「是的! 是的! 噢, 天啊, 哎…… 噢啊, 天啊!」了亮的嗓音高声吟唱着……最后以一声满足的叹息告终。

然后Steve清楚听见 “啪啪” 的拍击声, 他皱眉, 正在狐疑自己都听到些什么。

「噢, 天啊, Tony, 是的! 我是个坏孩子。是的! 是的…」

这…这该不会是 ~ 看在所有圣者的份上 ~ 拍屁股声!?

当你认出这种声音, 而又知道隔壁有人正在承受它, 这种感觉已经超脱了真实。

更多的拍打声, 随即而来的是男子发出的低吼和喘息声。

Steve起身把整张床搬离了墙壁几吋, 然后钻回被子里, 从头到尾怒视着墙面。他发誓如果再听到一丝声响, 一句呻吟, 或一下拍打, 他都绝对会抡墙反击回去。

『监视愉快, 蜜桃儿。 』

 

********

 

第二天早上, Steve啜饮着咖啡, 享用着昨日乔迁派对剩下的甜甜圈, 度过了在新家的第一个早晨。

整个拆箱整理的疯狂混乱期间, 他并未如自己所希望般的清醒, 只得默默诅咒了昨晚隔壁的那场闹剧, 还有一切的罪魁祸首 ~ Peggy。

他起身走向水槽清洗咖啡杯, 把它放到架子上晾干, 审视起地上的混乱状况, 随手于自己散乱的金发上扫了一把, 重叹口气。

无论他平日多有计划, 无论他多么清楚地标记了些纸箱, 无论他告诉了搬家公司那个蠢材多少遍, 如果箱子上面标明为“厨房”, 它就不属于“浴室”, 但现场仍是一团糟。

「贾维斯, 你觉得哩, 我们应该从这里还是客厅先开始?」他本来蜷缩在其中一道宽深的窗台上, 听到主人的询问, 摆出一副拿你没办法的态度, 优雅地跃于地上, 窜到客厅中心的纸箱堆, 以前肢拍打其中一个箱子不住喵喵地叫。 「好, 就客厅吧。」Steve看着爱猫微笑。

Steve花费了大约二十分钟的时间专注于整理DVD收藏, 听到门廊那边传来谈话声, 是他那位喧闹的邻居。

想到Peggy的嘱咐, 他不情不愿地走到门前, 眼睛贴在窥视孔上, 看到的却只有对面的门扇。

Steve耸肩, 正要回到整理的作业上, 他听到一声无法错认的女性难息声。 「嗯, Tony, 昨晚真是太美好了。」

「我觉得今早也同样美好。」Tony回应他的Beta女伴道, 嗓音低沉柔和。

吭! 今早Steve什么都没听见, 想来这一对早上必定另觅了一处作为战场。他把眼睛重新贴上窥视孔, 察觉到自己活像个偷窃的变态, Steve唯有说服自己不过是想看看Tony现在的样子 ~ 二十年前, 他曾经站在远处督过对方一眼。

他们似乎刚结束了一个无比热烈的亲吻, 「是啊。尽快打电话给我?」那女的要求道, 倾身迎向另一个吻。

「看情况。」Tony并未作出承诺, 他拍了一下她的肾部, 她咯咯嘻笑, 转身离去。

角度不对让Steve无法看到Tony, 而后者在前者能对他作出任何评估前就回到了自己的寓所。

所以, 这个女孩不是他的女朋友? 她离开时Steve并未听见任何一方说 “我爱你” , 但凭他们的对话, 好像对彼此的床上表现都感到十分自在。

想当然, 只是自己并不上道。这就是时下人的生活模式, 在寻找爱情的同时, 尽情地享受性爱。

Steve甩开这些奇奇怪怪的念头, 继续埋头跟地上的纸箱奋战。

半个小时后, 一阵急速的敲门声, 伴随着吵闹的拌嘴声自门廊传来。

「别掉下来, 蠢货!」一把动听的男性以标准的英伦口音斥责。

「闭嘴吧, 少跟我颐指气使!」另一把略显性感的沙哑女声回斥。

「别吵, 你们两个。」Steve叹了口气, 把门打开, 看见自己最好的两个闺蜜~ Loki跟Natasha捧着一个大箱子, 「这是什么?」Steve退过一边, 把路让开, 二人有点蹒跚地步入屋内。

「入伙礼物。」Loki淡淡表示。

「就说, 你终于找到逃税的窍门了吗?」Natasha看着寛大的公寓空间赞叹。

Steve是个薄有名气的新进小说家, 但老实的他大部分的收入都乖乖地缴付税金去了。

「这是靠关系暂时借住的房子。」Steve不想多作解释。

而简单的试着说明, 往往只会让人往歪里想, 「你终于堕落了, 居然瞒着我们作不良打工?」Loki假装痛心疾首的道。

「去你的不良打工, 这里是亲戚的房子!」Steve笑骂, 「而我从未说过你们必需送我任何东西。」

「别不知感恩了!」Natasha比了比中指, 「快把它打开。」

「古灵精怪的。」Steve拉开缎带, 揭开箱子, 因为里面的物品而万分欣喜, 「谢谢你们! 真的太费心了!」

「我们知道你必定会喜欢。」Loki笑道, Steve虽在凝视箱子里的惊喜, 眼角仍能瞄到Loki悄悄朝Natasha挤了一下眼睛, 这显然是出于Loki的主意。

一台闪亮、簇新、不锈钢质材的KitchenAid立式搅拌器让这名烘焙高手一见钟情。 「谢谢你们, 该怎么说, 它美丽极了。」各式饼干及批饼的影像开始在Steve的脑海里舞动。

他把新宝贝拿出来欣赏, 双手抚摸着它, 伸展手指感受它光滑的线条, 欣悦于冰冷的金属金属贴着皮肤的感觉, 只差没把它抱在怀里。

「喔, 我们需要让你们两位独处吗?」Natasha夸张地问。

「不, 我高兴能有你们见证了我的爱。」Steve笑着回击, 「这可能是近期唯一能带给我乐趣的器具, 我很喜欢, 多谢你们, 它太昂贵了。」

「只要你保证带给我们美味的食物作为回馈, 那就值得了, 亲爱的。」Loki轻吻Steve的脸颊。

「那么…」Natasha指尖轻点下唇, 「我们现在可以动手了吗?」边走边朝卧室方向移动。

「干么?」Steve警觉地问道。

「你的房子! 我们想死了要开始放置所有东西!」Natasha宣告道, Loki开始四处跑动。

「噢, 见鬼了, 你们两个怪胎, 尽管动手吧!」Steve只得对着两位忙碌的背影喊道。

他们三人在大学宿舍时曾经是那么地亲密, 经常是 “一人捅的漏子, 三人一起撑” , 就只差没歃血为盟。

因此Steve安心放手让他们去做想做的, 并知道自己的物品会得到最完美的安置。

到了晚上, 在好友们离开以后, Steve和宠猫窝在沙发上, 努力思考下一个工作的题材。接着他听见门外上楼的脚步声和两道嗓音。 Steve眯起眼睛看着贾维斯, 一定是 “拍臀男东尼” 回来了。

“拍臀男东尼” 像个三流摔角手的称号?

Steve笑了, 他偷偷地 ~ 其实没有这个必要 ~ 靠近窥视孔, 想看看自己名义上的外甥。可惜他又一次错过机会, 只见到Tony和一个留着棕色长发, 身材非常高挑的女郎走进公寓的背影。

有意思, 两天之内两个不同的女伴, 典型的Alpha。

Steve看着对门关上, 感觉贾维斯在他的脚边磨蹭。

「不行出去! 傻瓜, 尚不是与你的小主人相认的时候。」Steve轻哄, 弯身把他整个抱起, 温柔地摩挲他的皮毛。

贾维斯原本是Maria的猫, 在某种意义上, 说不定Tony才是他真正的主人。

当然, 现在的Steve无法想像失去贾维斯的生活, 他举起蓝色短毛猫细看, 「…说起来, 你到底有多大了?」Steve缺乏动物的相关专业知识, 但一般宠物有这般长寿吗?

手机铃响起, Steve只得放弃质疑自己的猫。 「Hello。」

~~抱歉打扰你, 但你该知道就算借词搬家, 亦不能成为拖稿的理由。 ~~

「我欠你一个五十页的短篇, 我知道。」Steve对自己的责任编辑道, 由于他不擅长创作短篇故事, 看来这会是一场苦战。

两个小时后, Steve带着有异于昨天的疲惫进入睡房。

多得两个死党有效率地调整安排了他的每一个柜子, Steve现在要做的只剩下摆放零星物品, 他刻意移走了床头上方架子的所有相框~ 他可不想再拿自己的脑袋去冒险。

Steve站在房间中央, 细听从隔壁传来的任何动静。西线无战事, 到目前为止, 一切安好。也许昨晚只是偶发事件。

他摇摇头 ~ 不再去想那名区内名人的风流韵事 ~ 钻进了被窝。贾维斯等主人躺好之后, 也偎进了他膝盖后方的小空间里, 随着猫儿发出最后一声呼噜声, Steve熄了灯。

「晚安, 贾维斯先生。」Steve轻声道, 迅速跌入梦乡。

咚。

「噢, 基督。」

咚咚。

「噢, Jesus!」

!!…有没有搞错!!??

Steve这次醒得更快, 因为他知道自己听见什么。他在床上坐直身子, 怒视着身后。幸好早前他英明地将床铺移离墙壁, 因此并未感觉到任何震动, 但对面绝对有某样东西在动。

接着Steve听见了……嘶嘶声?

Steve向下望向贾维斯, 他的尾巴已经完全蓬了起来, 拱起背脊在床脚来回踱步。

「嘿, 不要紧的, 贾维斯。我们不过是有个略嫌吵闹的邻居。」他试图安慰自己的猫, 朝爱猫伸出手, 就在那一刻他听见了一声 “喵”。

Steve偏过头, 更加专注地聆听, 他审视贾维斯, 后者回视着他, 仿佛在说: 「不是我。」

「喵! 噢, Jesus! 喵。」

隔壁的女孩在喵喵叫! Tony的功夫有多好?! 能引来如此反应!

这时贾维斯就像疯了一样, 他扑到墙壁上开始攀爬, 企图想到逹噪音传来的那一边, 同时还加入自己的喵呜当和声。

「噢, 是的, 就像那样…嗯, Tony…嗯…喵, 喵, 喵。」

我的天! Steve抱头于心内哀号。

今晚在睡房的这面墙的两侧, 各有一只失控发情的猫咪。

那个猫女有着口音, Steve分辨不出是哪一国, 但肯定是来自东欧地区。捷克? 波兰?

等等?

Steve轻拍额头, 不敢相信自己在半夜一时二十三分仍清醒着, 并且试图弄清隔壁被男Alpha操得喵喵叫的女Beta是什么国籍?

Steve抓抱住贾维斯, 希望让他冷静下来, 但运气不佳。这神秘的猫儿虽则年纪不轻, 但依旧是雄心未减, 他想要墙后的那只小野猫。贾维斯继续不断地叫春, 喵呜声与她唱和, 如此荒谬的场景简直让Steve欲哭无泪, 直比奇幻小说内的精彩世界。

Steve强迫自己振作起来, 因为他现在甚至能听见Tony的呻吟了。他的声音低沉浑厚, 让他忽视了猫咪合唱的相互召唤, 只专注地听他的嗓音。他发出低吼, 然后墙壁再度开始震动, Tony显然进入了关键时刻。

女人喵叫得越来越大声, 正在向自己的高潮迈进。接着她的喵呜转变成无意义的尖叫, 最终用俄语喊出, 「Oy! da, Iisus!」

嗯, 原来是个俄国佳丽。

最后一记强震, 最后一句呻吟, 以及最后一声喵呜, 然后一切归于平静 ~ 除了贾维斯, 他为了失去的爱而心伤低呜。

直到该死的凌晨四点, 惊天动地的美俄大战又再度一触即发。

他妈的!

此刻, Steve想杀的人共有两个, 一个叫Tony Stark, 另一个是Peggy Carter。

 

- TBC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