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越界 / 武文》 我跟你,我們的秘密 ※限

Work Text:

CP: 王振武X王振文 ※ R18

※ 一直寫不了清水文是怎麼回事XD

※ 此篇為CWT49文武無料,實際上是武文不用擔心

 

 

=====================================================================

 

 

「學長姐不想做的事情都丟給我,我簡直灰姑娘嘛…」

 

再度被學長姐要求整理一整年的訓練紀錄表,王振文自己一個人在排球社社辦無助的只能自言自語。

 

不過也幸好被交代留在社辦整理資料,不用去體育館跟著他們做日訓,前一晚王振武在自己身上肆虐的痕跡仍隱隱作痛著,明明就說了隔天還要上課不可以太超過,但是情慾一被挑起來時兩個人都克制不住的煞不了車。

 

怪也只能怪自己太沒原則,外加意志力薄弱,只要王振武用那低沉帶著些沙啞的嗓音開口向他要求,他便馬上心軟答應對方予取予求,搞得最後渾身痠痛全身彷彿都不是自己的。

 

看來爸媽太常出遠門的結果也不完全都是好的,只要爸媽不在家,家裡就會瞬間多了一隻禁慾許久終於被解放的猛獸,而且還只針對自己攻擊而已。

 

「唉~」再度揉揉自己的腰,王振文認命地繼續整理資料,決定埋首於忙碌中好去忘記方才學姐委託他時露出的那一個陰險笑容。

 

 

「為什麼嘆氣?」

 

突如其來的聲音讓王振文嚇了一跳,立刻從一堆資料夾中抬頭尋找聲音的來源,原來是王振武不知道在什麼時候走進了社辦。

 

「靠、你什麼時候來的,嚇死我了!」王振文鬆了一口氣,幸好剛才自己的碎念不是被學長姐們聽見,不然又得被交代更多雜事了。

 

「我忘了帶水壺,回來拿的。」王振武滿身大汗地打開自己的櫃子,從裡面拿出水壺後立即灌了好幾口水來解渴。

 

一旁的王振文坐在椅子上看著王振武那因吞嚥而上下移動的喉結,臉上與脖頸間皆佈滿著汗水,加上從窗外透進來的光線筆直地打在王振武身上更顯得特別性感,都讓王振文迷戀得移不開目光。

 

「怎麼了?一直盯著我看。」感受到來自弟弟熱烈的視線,王振武笑了一下。

 

「沒…沒事啦,看你滿身大汗的快點拿毛巾擦一擦。」被抓包的王振文立即收回了自己過於直白的視線,吞了口口水後搖搖頭轉回那堆疊得像山一樣高的紀錄本,試圖將剛才看見的那個畫面趕出腦子裡。

 

專心…我要專心…

 

「需要幫忙嗎?」王振武默默地走到了王振文的身後,兩手繞過振文撐在桌面上,以極度親暱的姿勢將振文困在自己胸前,刻意在王振文耳邊開口詢問,一股熱氣就這麼直接搔弄著王振文敏感的耳朵,害得王振文反應不及整個人彈跳起來。

 

「靠北喔!王振武你走路都沒聲音的是要嚇我幾次啦!」護著自己耳朵從椅子上彈起來的王振文,立即以防備的姿勢面對著王振武,就怕他又突然對自己做出下一波的偷襲。

 

王振武笑得極為燦爛,覺得自家弟弟的反應實在是很有趣。

 

發覺自己被耍的王振文雙頰脹紅,賭氣般的別開視線低頭繞過王振武走向自己的櫃子,從裡面拿出乾淨的毛巾後遞給王振武,整個人縮成一團巴不得把自己給塞進置物櫃裡面冷靜一下。

 

「好啦,跟你開玩笑的。」王振武接過毛巾後隨意的將身上的汗水擦乾,再度遞還給王振文,拿著水壺便離開社團教室。

 

拿回毛巾後王振文沒有立刻將它收起來,反而是盯著毛巾開始出神,他知道王振武的體格很好,兩個人交往後也不知道互相摸過多少次,但每當他看著打球時的王振武總是特別著迷,喜歡他開心的在球場上來回奔跑,喜歡他在得分時露出的燦笑,喜歡他在球隊勝利時總是第一個衝過來抱住自己分享喜悅,一切都一切都讓王振文好喜歡,深深地覺得把排球還給王振武真是太好了。

 

將自己的臉埋進毛巾裡面,王振文用力地吸了幾口,明明一點也不香卻覺得很滿足,自己的東西充滿著振武的味道,不曉得為什麼意外的讓他感到有些興奮。

 

「…需要幫忙嗎?」

 

一道影子從背後覆上將王振文給牢牢地困在兩隻手臂之間,熟悉的味道撲鼻而來,不用回頭也知道身後的那人是誰。

 

「…你怎麼又回來了?」王振文淡淡地問。

 

「突然想到剛剛看你在揉腰,我想說社辦裡面應該有藥可以順便幫你按摩……是不是昨天做太久讓你不舒服?」王振武替王振文關上了鐵櫃的門,一手往下伸到方才王振文按揉的地方,背對著的姿勢正好讓他直接找到確切的位置,大拇指稍微的施力想替王振文紓解不適。

 

「都知道了你還問… 唔!」被按壓到那一整天都隱隱作痛的部位,王振文忍不住皺起眉頭悶哼了一聲。

 

「這裡?」王振武在王振文的後腰四處按壓,靠著振文給他的反應來判斷是否有確實找到位置,好讓他能夠替弟弟舒緩一下因他而造成的運動傷害。

 

只是這按摩從王振文嘴裡開始吐出斷斷續續的呻吟後逐漸變了調,因為太舒服進而指使著王振武替他按壓的動作,王振文閉眼享受著來自哥哥的服務,口中的呢喃話語聽進王振武耳裡卻演變成字字的勾引。

 

「嗯…用力點…」振文軟軟的音調說著:就是那…好舒服…,使得王振武想起了前一晚他們趁著父母不在家時,兩人在客廳的沙發上激戰好幾回合的過程,臉一熱起來下身馬上就有了些微的反應。

 

原本得到緩解的地方突然停下了動作,王振文睜開眼睛正想回頭詢問,不料原本應該在他腰上的手竟跑到了前方,按揉的位置也轉移至他雙腿間那最脆弱的器官上,後頭那人順勢將下身往前一挺,王振文立即感覺到有個突起的硬物正抵著他的臀部。

 

「你、你幹嘛突然發情阿?」 穿著體育服隔著薄薄的布料 ,王振文感受到那硬物開始在他後方磨蹭,前方則緩慢的搓揉著,在兩邊的雙重刺激下連帶王振文的性器都有些抬起頭來。

 

「你一直誘惑我…」回想起自己下身滾燙的硬物埋在振文體內衝刺的那個快感,王振武忍不住吻上王振文的後頸一路向上舔弄,刻意的吸吮著他泛紅的耳根甚至微微張口含了進去。

 

「我才沒…唔!」最敏感的地方忽然一股濕熱,王振武的舌頭在他耳朵上不停的搔弄,彷彿在品嘗什麼甜點那樣一下一下的舔著,引起王振文全身顫慄,從嘴裡洩出無法控制的呻吟。

 

似乎是很滿意王振文給他的回應,王振武乾脆將手探入了王振文的體育褲內,毫無隔閡的握住了王振文已完全挺立的分身,在褲襠裡面緩慢繼續著方才撫慰的動作,而他自己的性器也早已硬得疼痛不已,巴不得現在立刻進入到振文的體內。

 

「振文…」富有磁性的低沉嗓音在王振文的耳邊響起,王振文知道,這是王振武帶有情慾向他索求的語氣。

 

「你…你不會想在這裡做吧?」雖然在這時間點問好像有點太晚了,但畢竟王振文還是有點介意這個場地,尤其是在隊上其他人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回來的情況下,他可不想被任何一個人撞見他們在社辦做這種事,特別是小小學姐…

 

「…很想,可是沒準備東西。」王振武將頭埋進了王振文的頸間,偷偷地吸吮了一口在王振文側頸上留下淡淡的痕跡後輕嘆。

 

兩個人的分身都脹到不行,一種箭在弦上卻無得發洩的無奈,在王振文咬著下唇思考著究竟該怎麼做才好時,王振武率先開口了。

 

「還是…用腿就好了?」意外的王振武竟選擇退讓,明明是他挑起的卻在這節骨眼放棄而改用別種方式,他的回答反倒讓王振文感到有些不甘心。

 

思考了一會兒後,王振文放開了自己的下唇,緩緩地開口卻不敢看向身後的王振武。

 

「…我的皮夾裡面有一個…那個…套子…」覺得說出來格外的羞恥,王振文根本不想去猜想王振武從他皮夾裡面找出保險套的速度究竟有多快。

 

「你皮夾裡面為什麼會有這個?我都不知道。」王振武淺淺地笑了一下。

 

「…囉嗦啦!是要做還不做?」打死他都不想講是學姐給的,說什麼雖然很喜歡看不戴套的劇情,但現實中安全性行為還是很重要的,硬是把這東西塞給他,還說這是什麼牌子出的新品,用的時候記得告訴她一下感想,要當作是新刊的取材,如果覺得好用的話願意自掏腰包再多送十打給他們兄弟倆。

 

「只有這個不行,你會受傷。」王振武拿著保險套猶疑著,只要是有可能會讓王振文受到傷害的事情他都會再三的考慮。

 

王振文聽了後腦子一閃想到了某個東西,猶豫了很久後,有些難以啟齒的伸出手指指向桌上的那條護手霜。

 

「…那個,應該可以用吧?」雖然他覺得用下去,大概明天就完蛋了。

 

王振武忍著下身的不適迅速地從桌上拿過護手霜,忍耐瀕臨極限的當下,只要是能拿來潤滑用、不會傷到振文的東西都好,打開護手霜的蓋子擠了一點到手指上後,王振武退下振文的體育褲和底褲至膝間,朝著他的小穴緩緩地探入一指。

 

「嗯…」王振文皺著眉頭接受著王振武手指的入侵,兩手撐在置物櫃上沒有地方可以抓住只好緊握著拳頭。

 

水蜜桃護手霜的甜膩香味從後頭傳來,加速了情事的升溫速度,大概是因為前一晚才剛做過好幾輪的關係,很快地王振文的小穴在王振武手指擴張下已經足以容納得下三指,眼看王振文頻頻回頭確認的模樣,王振武知道對方大概也快忍受不住了,於是動手將自己的褲頭稍微往下扯,掏出勃發許久的慾望,拿起方才從振文皮夾內找出的保險套,在猶豫了一下後,選擇將保險套戴到王振文的性器上。

 

「你、你幹嘛把保險套套在我身上阿?」王振文眼睜睜的看著唯一的保險套被套在自己腿間的性器上,除了驚訝之外更有種不祥的預感。

 

「怕弄髒教室。」王振武隨口回應了一下後,隨即扶著自己的硬挺將前端緩緩地送入振文那散發著水蜜桃香味的穴口。

 

「最好是你都不會弄髒…靠!」少了保險套的隔閡,王振文更清楚地感覺到王振武整根陰莖的形狀,帶著滾燙的熱度進入他的體內,因昨晚已做過好幾次的緣故,也讓王振武輕易地將那粗長的凶器直接挺進最深處,停留在裡頭享受著被腸壁包覆住的緊緻感。

 

王振武俯下身,一手扶著振文的側腰,另一手則從上衣下擺探入摸索,直到指尖碰觸到胸前的那粒突起,不給予任何閃躲的機會便開始搓揉逗弄起來。

 

左邊的乳首在王振武的手裡變得更加挺立,不時的摳弄讓他快感直衝腦門,王振文控制不住自己也抬起了手至被冷落的另一側,仿照著王振武的動作跟著撫慰自己的乳頭。

 

「嗯啊…哈…」埋在自己後穴的性器沒有動作,反倒是王振文因胸前的刺激,身體不自覺地一直扭動,後方也跟著不斷的收縮,緊緊地將王振武囚困在自己體內。

 

「唔…我要動了、」感受到振文緊絞住自己的慾望, 腸壁配合著他那又脹大了一圈的形狀不斷收縮,原本已擦拭過的額頭再度滴下汗水,垂直地落到振文的衣服上暈染出深色的斑點。

 

環抱著振文的腰,王振武正準備要開始動作,不遠處的門外卻傳來了門把轉動的聲音。

 

「咦?門怎麼被鎖上了?裡面有人在嗎?」

 

連續好幾下的敲門聲與轉動門把的聲音讓裡頭正在辦事的兩人嚇得立即停止了動作,尤其是王振文心臟跳得飛快簡直就快要彈出來,不曉得是先該慶幸王振武有鎖門還是該哀嘆不幸他們竟然在這種地方忍不住慾望的做起愛來。

 

「奇怪…只好去找學長拿鑰匙了。」

 

因緊張的緣故他們分辨不出來門外的排球社社員是誰,但王振文很清楚的聽見他口中喃喃自語地說要去拿鑰匙來開門,嚇得他轉過上半身推開王振武,試圖要他立刻將性器抽出來停止動作。

 

「就說了不要在這裡…等一下被看到怎麼辦!」王振武下身的灼熱依然維持著勃發的狀態,絲毫沒有受到突發事件的影響而軟了下來,直挺挺地深埋在溫暖的甬道內。

 

「…」王振武反握住了振文推向他的那隻手,沒有理會振文的擔憂,將性器緩緩地抽出了一半後再用力地挺進,沒有告知的動作引得振文拔高了口中分貝的音量。

 

 

「啊啊—」突如而來的抽插讓王振文沒有任何準備,一手被王振武壓制在置物櫃上,另一手則攀上了纏繞在自己腰間的手臂,隨著王振武下身的律動,置物櫃也跟著搖晃起來發出了互相碰撞的聲音。

 

王振武將振文往自己的方向拉近,抬高了振文的臀部更利於他下身衝刺的角度,肉體碰撞的聲響迴盪在不大的教室內,用來代替潤滑的護手霜則從交合的地方持續飄散著甜膩的水蜜桃香氣,讓整個空間滿是充斥著情趣的氣息。

 

「哈啊…啊、唔—」身後承受著猛烈的撞擊,王振武每次的進出都狠狠地摩擦著振文體內的敏感點,讓他克制不了口中溢出的軟膩呻吟,直到腰間傳來陣陣的痛楚才將他飄至遠方的意識用力地扯回現實,不僅撐不住上半身,雙腿更因為王振武一波波的攻勢而有些發軟,但此時快感勝過了痛覺,他壓根不想讓王振武停下動作,只覺得自己的身體依然強烈渴望著對方。

 

而王振武也沒有好到哪裡去,環抱著振文在自己懷裡,下身持續的衝刺,每一下都宛如要將自己的所有通通奉獻給振文才甘心。

 

相連的部位隨著性器的進出而帶有些淫糜的水聲,伴隨著振文舒服的吟叫和自己奮力的喘息一同交織成動人樂曲,彷彿這些加起來就能夠證明著振文是他一人的所有物。

 

「我、我要到了…嗯啊…啊啊!」王振武感受到振文後穴緊緊地咬著自己的性器而暫停了動作,隨後達到高潮的振文在全身一陣顫慄之下,將幾股白濁全數灌注在保險套內。

 

射精後不斷大口喘著氣的王振文像是虛脫一般的整個人快要撐不住而向前撲倒,王振武立即抽出自己的性器將振文打橫抱了起來,順便將他掛在腿間的褲子也一併退去,使不上力的王振文很自然地將手攀上王振武的後頸,任憑著王振武將他放置在不遠處的課桌上。

 

原本以為終於可以休息一下的王振文,手一伸便要把套在自己莖柱上的保險套給拿掉,意外的卻被王振武給制止了動作,王振文雙頰泛紅眼神渙散的抬起頭來不明白王振武的用意,但下一秒王振武便握著他的陰莖再次進入了振文那有些腫脹的穴口。

 

「唔、」後穴再次迎接王振武硬挺的慾望,王振文剛洩完還有些敏感的身體馬上又起了反應,而王振武似乎察覺到王振文體力有些不堪負荷,貼心地將外套脫下來放置在桌面上,讓振文安穩的向後躺著。

 

王振文知道王振武還沒射出來,但他們剛才在置物櫃前面這樣那樣的也已經過了好一段時間,他怕再不結束等等就會是一票人一起來將社辦的大門撞開,兩個人現在做的事情將會傳至千里,接著成為所有人的飯後閒聊話題。

 

「…快點結束啦。」王振文雙臂交叉埋住自己的臉,在王振武開始動作之前以小聲卻又足以讓對方聽見的音量要求著。

 

「我盡量。」王振武嘴角扯出一抹淺笑,他知道王振文擔心的是什麼,可惜面對著最愛的人他壓根無法克制自己停下動作,也只能默默祈禱在他下半身的慾望發洩出來之前,不會有任何人擅自闖入他們兩人最親密的空間。

 

抬起振文的雙腿至手臂間,緩緩地將性器抽出後再用力地插入,王振武總是能找到他最敏感的地方,每次的突進都像要貫穿王振文的身體,啪啪的聲響也跟著王振武的動作充斥在密閉的室內,兩個人大汗淋漓地進行著第二輪的性愛。

 

王振文又一次抬起頭的分身隨著進出的頻率而前後搖晃,此時顧不上身下脆弱的桌子是否會損壞,窗外是否有誰會經過,他們只想享受著這因刺激所帶來的快感。

 

而王振文不知道的是,他的擔心早在邱子軒的幫忙下解除了危機,當幾十分鐘前那個來敲門的社員跑回體育館要找邱子軒拿鑰匙時,邱子軒環顧一下體育館內便發現兄弟兩人都不在場,而王振武的背包早就不見了。

 

邱子軒回想了一下,如果沒記錯的話,王振文今天應該是被交代在社辦裡面整理資料,王振武不可能拋棄王振文自己先回家,那肯定就是一起待在社團教室了。

 

至於為什麼會鎖門的原因…邱子軒抬了一下眼鏡後,轉身命令社員們等團練完之後大家再一起回去社辦,也幸好社員們都聽從學長的指示沒有繼續多問。

 

雖然他很不願意這樣猜想,不過要鎖上門才能做的事依他的猜測應該八九不離十,在找到機會訓斥之前,也只能先替他們爭取一點時間了。

 

 

「啊啊…哈啊…嗯…」王振文一手探向自己的下身,保險套內還有著他不久前所發洩出來的體液,深怕等等再度面臨高潮時會弄髒自己和王振武的衣服,王振文只好努力握住自己的分身好讓保險套不至於脫落。

 

並排的課桌在王振武猛烈的攻勢下劇烈搖晃,耳裡盡是王振文帶有哭腔的叫聲和兩人因肉體碰撞時所產生的拍打聲,逐漸累積的快感聚集在一處等待爆發,於是王振武加快了抽插的速度,終於在幾次的進出後將白濁的精液全數射在振文的體內。而當他回過神時才發現原來身下的振文早已不知道在何時迎接了第二次的高潮,此刻正滿身汗水地大口喘息著。

 

王振武放下了王振文的雙腿,王振文整個人立刻癱軟在桌子上一動也不想動,王振武倒是很自然地先將王振文性器上的保險套取下,熟練地打結後放置到一旁,伸手抽起桌上的面紙開始替王振文擦拭。

 

「…欸,你有沒有搞錯…你應該先拔出來而不是先幫我擦吧?」王振文呆望著天花板任隨王振武替他清理,但對方那根尚未完全消退的粗長性器依然埋在自己後穴,不想再來第三輪的王振文忍不住出聲詢問。

 

王振武再度抽了幾張面紙,小心翼翼地將自己的陰莖從振文有些紅腫的穴口退出,在抽出的剎那,幾股屬於王振武的體液隨之從內流出,王振武手拿著面紙立即將那些白濁擦拭乾淨,順道又擠了點護手霜在手指上,探入王振文的後穴摳弄,試圖將剛才射進去的那些東西先清一點出來。

 

「…剩下的回家再仔細弄乾淨吧。」王振文奮力地撐起上身,穿上王振武替他撿回來的衣物,迅速地整理完後趁著還沒有人回來之前一起逃離排球社社辦。

 

「振文,你全身都水蜜桃味,好香。」王振武背著王振文走在回家的路上,方才用來代替潤滑液用的水蜜桃護手霜味道不斷的從王振文身上飄散出來。

 

「吵死了!」雙腿沒力的王振文趴在王振武背上,憤怒地在王振武肩膀上咬了一口。

 

 

***

 

 

「真~奇怪~」

 

「怎麼了小小?」邱子軒從紀錄表中抬頭看向一旁的何小小,只見她手裡拿著一條東西又是歪頭又是搖頭的。

 

「我記得我的護手霜明明還剩很多的呀,怎麼突然就剩下一點點了?」王振文偷偷地瞥了一眼何小小手中的那管水蜜桃護手霜,裝作沒聽見繼續抄寫今天的訓練紀錄。

 

「可能…你自己不知道什麼時候用掉的吧?或是賀承恩拿去用?」察覺一旁的王振文異常安靜,邱子軒不禁想起前兩天他先從體育館回社辦想趁機提醒兄弟兩人的時候,意外發現社辦的大門並未上鎖,他將耳朵貼在門上仔細聆聽確認裡面沒有聲音後才推門進去,教室裡面一切正常,最古怪的地方只有整間教室充滿了水蜜桃的香氣,邱子軒皺了皺眉立即將窗戶全部打開讓空氣流通,但他卻沒想到那個香氣竟是來自何小小的護手霜…心裡有個底的邱子軒只好隨口敷衍附和。

 

「不可能呀,承恩不會用這種東西,我明明記得前幾天看還剩很多的…」何小小嘟著嘴一手撐著下巴,眼神漸漸地飄到前方不發一語的王振文身上。

 

「該不會是…有人偷偷拿我的護手霜去做什麼事情了吧!呀~想到就好興奮!」

 

「咳…咳咳,應該不太可能吧…」邱子軒內心冷汗直流,明明心裡有鬼的就不是他,不知道為什麼卻直覺應該要替王家兄弟瞞著小小這件事。

 

「…我去體育館找教練。」王振文面無表情的將桌面收拾好後,連頭都沒抬起來迅速地拿著東西離開社團教室。

 

 

「軒~你有沒有覺得王振文今天特別安靜?」何小小嘴角勾起笑瞇瞇地看著邱子軒刻意閃躲他的眼神,讓她更確信這兩人中間肯定有什麼祕密。

 

「有、有嗎?呵呵…我也去體育館找一下教練。」邱子軒發出幾聲尷尬的笑後,跟著王振文的腳步逃離社團教室。

 

獨自留在社團教室的何小小則是立刻拿出了自己的小本本,把今天所獲得的靈感通通做成筆記,暗自竊笑著下一場的活動可以準備出新刊了!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