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谋士无双

Chapter Text

过去,当人类的活动范围还受限于地球这个单一惑星时,历史被简单划分为四个时代:史前、上古、中世、近代。此外,还可加上现代。

由这基本的时代划分,再衍生出各个领域的特殊归类:美术史、科技史、文学史、经济史的时代划分,往往与一般历史界定产生分歧,正如同庞大帝国的瓦解并不会对雕刻技术与思想造成任何影响。

就拿军事史为例,最大的变革,正是火药的发明。但,在军事思想的演变上,则有人讥讽为:“自孙子以来,基本上没有任何长进。”此外,也有人以象征军事两大思潮的“机械化与量产”和“游击战术”的完全出现做为时代划分的标准。如此一来,时间的界定却成了问题,反而不容易骤下定论。

在政治与社会的历史划分上,从人类社会活动的根据地由地球移动到其它天体的那一年开始,使用“星历”(SY),一般区隔为“地球时代”与“后地球时代”。这彰显了以“星历”取代”“西历”(AD)的事实,也代表了某种意识形态上的变革。

一般,所谓的“加加林历”指的是一九六一年,尤里·葛卡林进行了人类历史上的首次太空飞行。那一年,便成为时代划分的界点。同样地,还有"阿波罗历",元年是从一九六九年,人类首次在地球以外的天体留下足迹。

但是,U·N·迪威尔认为,"这只是经年累月的特定研究得到成功的结果,全体人类并没有因此产生任何变化。"他的看法恐怕是正确的——继葛卡林与阿波罗之后,宇宙纳为科学家的私人收藏,一直无法变成人类的居住空间。


 

藉由超光速粒子TACIPrcrN与次光速粒子TJLBDlrcbN的交互作用,人为速度终于可以超越光速。这项研究在2420年开发成功,同时,造就了人类社会向外太空爆炸性膨胀的契机。而且,这个理论与事实几乎一致,成为"工业革命"以来弥足珍贵的范例。

发展的时代,前途一片光明。当时的流行语,诸如"不畏失败""先飞上太空再说吧"大大鼓舞着人心。人口不断增加,组成金字塔型结构。原本太阳系内部呈现停滞状态的500亿人口,在短短六十年间便突破1000亿。到2500年,已高达1500亿。其间,超光速飞行与相关技术不断改良,以提高对人体的安全性,也促使人口流向外太空,持续扩张人类社会的地理领域。

综观历史,人类社会的政治统一期间,仅有地球统一政府时代的一世纪而已。


23世纪,在一片混乱的对峙之后,火星与金星寻求独立,取得与地球平等的政治地位。

往后,领土的扩张更加速了政治的分裂。最极端的情况是:只要在无人惑星插上自制的旗帜,并宣布独立,便算是一个新兴国家。

2488年,国家数量高达一万以上。但,很多"泡沫国家"的寿命最长都不会超过一个世代。到了2509年,剩下806个。2530年,又锐减为338个。

这一年,许多体制总算开始运作。"星历"正式取代"西历"。

地球上并没有发生重大战事。随着经济力量的衰退,政治影响力也跟着丧失,在24世纪中叶,已经沦为"众多小国的一员"。

此时,人们的共通语言为"公共语",语体仍以西历时期的英语为主。但英语的文法形式繁杂,最重要的是表记与发音上的差异。在改良表记文字与发音两者趋于一致之后大大提高了普及率。所以,有人称之为"表音英语"。

总之,藉由公共语的推广,人们得以进行最基本的沟通。

而"星际都市联盟"的时代也与星历同时展开——即为"后地球时代"的前期。


一般,简称"星际都市联盟"为"联盟"。当普通名词成为专用名词,或者情况颠倒时,就表示,这个存在具有相当强大的影响力,这个场合也不例外。

如要解释“都市”这个概念,就必须占掉不少页数。举星际都市联盟为例,所谓“都市”,便是人工天体,拥有独立的政治运作机能,经济活动以工商业为主,非君主专制,而是透过民意调查加入联盟的都市型国家。

这个联盟在星历元年成立。当时参加的都市国家只有14个,翌年增为60个。到了星历30年,高达150个。都市市民一加入联盟,便取得"联盟市民"的地位,权利也受到保障。

联盟并非国家,所以没有首都。联盟全部会员每年选择一个都市举行总会。在这段期间,此都市便成为"联盟代表市"。联盟方面设置办事处以处理繁杂的业务,负责人称为事务总长,事务总长由总会投票选出。

“联盟事务总长”说穿了只是一切事务的负责人,既非联盟代表,也非元首。此职位的任务便是负责筹备与营运联盟总会、作成,并管理一切数据与正式记录、办事处的营运与各种规条的制定,都包括在内。其中,最重要的任务便是收齐联盟会员所缴交的权利金。如有赊欠,情事总长便领不到薪水。各都市给意见时很快,出钱时却心不甘情不愿,跟西历时代没有任何差别。

此外,这个联盟并没有常备军力。参加联盟的各都市分别拥有都市舰队,实施不同的军政与军令。在面对强大敌军时,若干国家的都市规队会联手合作,取得总会认可,称为"联盟舰队"。此时,会推举一位司令官。战争结束后,联盟舰队也跟着解散,司令官领到奖金之后立即卸任,因此没有所谓的"联盟军中将"等阶级职称。生平六度担任联盟舰队司令官的菲利浦·奥克萧提督的正式职位是哈波里市军大将。基本上,都市舰队的司令官不是中将就是少将,也有小都市的佐官担任司令官的前例。奥克萧提督可说享尽最高的荣誉与尊贵。

而且,联盟为了维护各会员都市与市民的经济活动,特地在银河系圈各地设置"商馆".联盟四大商馆分别设置在卡斐尔、艾曼塔、提伦、巴格休惑星国家.对星际都市联盟而言,商馆就等于大使馆、领事馆、通商代表处、移民团总部,是保障整个联盟权益不可或缺的存在,所有情报与物资均在此集散流通.

卡斐尔商馆:馆长是联盟商人,却另有总馆长的职位,由卡斐尔人担任.总馆长就是联盟与卡斐尔之间的联络人,替商馆征收营业税与资产税也是总馆长的任务.站在联盟的立场,推派卡斐尔的政要成为总馆长,让他谋财图利,也顺便找了一个听话的代言人.

艾曼塔商馆:从不挂羊头卖狗肉,各都市的者人可自由在市内设置办事处、营业场所以及住所,除非重大集会,不然平时都是各自为政.每三年举办一次的集会中推选一位商馆长,按规定此人的办事处或居所在三年任内必须提供成为商馆的联络办事处.即使商馆地点不定,通讯管道却相当稳定,联络地点也十分明确.

艾曼塔惑星的政治与经济状况非常安定,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不但拥有完整的联盟的体系,制度上也坚守自由民主,因此艾曼塔以一介地方规模,居民却得以享有成熟丰富的文化经验。商馆资助艾曼塔大学成立商学院与贸易专科,许多学生毕业后离开艾曼塔成为宇宙商人,其中成为联盟市民的也不在少数.

提到第三处商馆提伦,情形则有天壤之别.这个商馆腹地广大,并规定所有联盟商人的办事处与住所必须设在腹地,因此小小腹地汇集了足以构成一个都市的社会资本,只有有意便能在一辈子待在商馆内不愁吃穿,但在这之前必须克服精神上的压迫感.

提伦惑星地下资源丰富,居民风气稍嫌封闭,不忘本的观念令他们对于星际都市联盟无法抱有好感.联盟商人也明白自己被排除在感星社会之外,所以只想图谋短期利益以便早早离开此地.

提伦人不但不像卡斐尔人将既得利益回馈惑星社会;甚至对此行为感到愤愤不平,因此设置在提伦的商馆充满租界地的气息.但是,提伦优越的地理条件使得联盟不得不继续维持商馆的营运,而提伦也无法忽规联盟的经济影响力,于是商馆得以存续下去.

第四个,也是最后一个商馆巴格休:此处商馆是位居太空领域中员为偏僻的边境,但边境是会随着人类活动不断扩大的,因而此商馆所统辖的领域仍在持续拓展中.

商馆成立二十年后,统辖范畴已远达十亿光年,商圈囊括了两百个有人惑星,如果算上无人惑星则有一万倍之多.

此商馆时时处于人类社会的最前线,整个风气充满了近于粗旷的活力、野心、冒险性、投机性、野性与独立性,和艾曼塔成熟的都市文化迥然不同.商馆里无数的"冒险商人"们一方面遵循法律途径取得资金;另一方面却拥有专门搜索失踪人口的团体.

其中,最能突显此商馆活动特色的便是"惑星管理官"这个职位.

何谓惑星管理官?

就是由星球所有者委托授权,负责招揽移民前往各惑星或卫星,促进开发活动的人.

此职务一向由民间人士担任,说穿了他们只是政府或领主的代理人,井非惑星居民的代表.史实证明惑星管理官所在的星球根本无法进行居民自治,通常被视为落后地区.

管理官的收入与他所管理的惑星税收多寡息息相关,一旦惑星开发成功,便驾定有一项丰厚的税收,管理官只要从中抽取一成中饱私囊,他就能过着无异于王公贵族的生活.

无领主政府与惑星管理官藉由契约维持关系,在巴格体商馆人员列席见证之下签定年限、报酬、权限与身份保障等相关事项.如果有一方违约,不仅和巴格休商馆、也与联盟为敌.

四大商馆之外,联盟的通商与外交据点不胜枚举,统称为"办事处".即使规模再大,也不得称之为商馆,由此可见四大商馆地位之祟高.

"将来不是当总统,就是当商馆长才有出息."

正如这段俗语的流传,商馆长位处民间地位的最顶点.

"星际都市联盟的时代"如是这般地持续着,从星历元年到二二九年为止.部分反讽的说法则称之为"科学幻想时代".

科学幻想的定义即是"隶属于创作活动范畴的未来时制"(A·N·麦修特金)这项观念是来自仍在地球表面活动的人类想像支配宇宙的时代产物.

当人类实际在外太空活动时,这个名词便成为一般通俗娱小说的总称,也象征着当初那段充满活力与野心的时代.

"人类的道德观完全没有进化,只有活动范围得到拓展罢了."(里昂·佛思·达欧)这种说法相当苛刻,这表示一、两千年的时间还不足以让一个物种的精神层面有所提升,尤其人类这种生物需要更长的时间。

在人类发展史上,都市联盟最大的敌对势力正是维尔达那帝国.

联盟的商船团藉由长年的努力、高度的热情与卓越的航太技术确立在宇宙中优越的经济地位,维尔达那帝国却是个例外.

双方大小摩擦不断,胜败互见,大致上联盟仍保持着七比三的优势.因为联盟在舰船性能、船员实力、通讯、补给各方面的"太空应战能力"均凌驾帝国之上.

维尔达那帝国国力坚强雄厚,但在经济与军事却远不如联盟方面精练,说难听点就是一个"四肢发达的乡巴佬"(M·索尼克罗夫特).

如果能引诱联盟军进入己方的地盘,胜券必然在握,但深谙此理的联盟军绝对不会对帝国军穷迫猛打,而是全面封锁帝国的贸易管道.

结果帝国立刻有所回应,咬牙切齿地请求恢复贸易活动.曾经一度实行锁国,却反而促使联盟提升航太与通讯能力,造成双方实力更大的落差.

既然敌人只有这点斤两,星际都市联盟的时代自然永垂不朽.

然而,星历228年,情势骤变,泰坦尼亚一族正式脱离星际都市联盟.

泰坦尼亚家族在都市联盟之中原本就是门第深厚的氏族,星历220年时,泰坦尼亚一族甚至囊括了十个都市的市长,这个情形造成一种舰队司令官、都市联盟总会议长与联盟舰队司令官的职权,八年后,铁达尼亚一族脱离联盟,整个放弃联盟市民权,携带所有资产与船团向维尔达那帝国倒戈.

此一背信行为带给全人类社会巨大的冲击济与军事制衡状态崩溃,且不以精密的数值论之印象:"联盟实力减半,帝国实力倍增."

当时人们的感觉如此,而联盟的冲击更大.

就这样,铁达尼亚一族荣登维尔达那帝国贵族之列。由于坚辞领土之授与,因此受封为"无地藩王",同时赐赠元帅权杖,官拜枢密院。礼遇之厚令朝中元老膛目结舌。

最令他们哑然的是铁达尼亚桀骜不驯的姿态.

当时,铁达尼亚一族之长奈威尔·铁达尼亚不时公开表示:"我族并非皇帝臣下,而是对等的同盟国,没有铁达尼亚,就没有帝国,没有帝国,铁达尼亚仍然屹立不摇."语气充满大咧咧的狂傲,即使搀杂些许夸张,却与事实无异,也因此招致与敬畏等量的憎恶.

对星际都市联盟而言,铁达尼亚是万暴不赦的背信者,更是屈服于专制君王的叛徒.对帝国而言,铁达尼亚是个臣不臣的野蛮暴发户,礼遇这种无耻之徒实在令人难以接受.

"杯中饮敌血,眼中无君威,悦耳败者叹,销唇胜利酒."

此段节录铁达尼亚第一代藩王奈威尔依古韵写成的诗句,纵然不具任何文学价值,但铁达尼亚认同如此狂妄的自豪.

"眼中无君威"一句自然激怒了维尔达那帝国的朝臣。

而皇帝哈鲁夏二世带着一脸苦笑安慰他们道:"他只是陈述事实,各位再怎么气愤也没用,随他去说吧."

如果真要当面指责,想必铁达尼亚将毅然决然与帝国为敌,于是朝臣们保持缄默,因为他们深知此理.

既然确保帝国实力占星际都市联盟上风,皇帝只有苦笑了事,但于劣势的联盟却不可能一笑置之.铁达尼亚的背信行为不可饶恕,只有对维尔达那帝国施以相同、或更甚的打击才能让联盟从失去铁达尼亚的冲击之中恢复.

总之,一切的理性与情绪巩固了联盟的向心力,共同对抗铁达尼亚。联盟全体总动员,集结有史以来最强的战力与帝国点燃战火,并宣称:"我们的目标不是帝国,而是铁达尼亚."

这项意图孤立铁达尼亚的策赂奏效了,铁达尼亚必须孤军与联盟奋战,哈鲁夏二世皇帝则暗中祈祷铁达尼亚与星际都市联盟两败俱伤.

于是,翌年,229年,"布拉温华特星域会战"爆发,联盟军完全败北.奈威尔·铁达尼亚正如字面所示,彻底歼灭兵力有两倍之多的联盟军,让联盟的权威一败涂地.

仅仅一次会战,就为势力如日中天的"联盟时代"拉下黑色布幕.

从此以后,航太史的重心整个转移成铁达尼亚的建国史,确立霸权的过程交互运用和平与武力的手段,充满血腥的气味残酷得几乎令胆小的弱者退怯.奈威尔·铁达尼亚无惧血腥与恶名,在人类社会中成功扮演了一个功成名就的利己主义者.

铁达尼亚并非人类道德的代言人,他们只是一个以力量保护自己权利与利益的集团.凡是损及铁达尼亚利益的事物一律排除,因此他们袭击并掠夺星际都市联盟的商船,在帝国内部暗杀、放逐并整肃反铁达尼亚势力的重臣.

哈鲁夏二世皇帝55岁便暴毙身亡,据说是铁达尼亚幕后指使。而这个流言正是由铁达尼亚放出,令人难以想像事态有多可憎.

有人认为,后继者大概无法继续维持铁达尼亚的强盛与荣华,但奈威尔的儿子诺利是凌驾其父之上的暴君。

人称“怪物”的奈威尔不屑地批评自己的儿子:"那小子不是我的小孩,我根本不知道他是什么东西."

奈威尔好色、嗜酒,因一时冲动处斩部下之后,也会觉得后悔,至少还算有点人性.而诺利是个双手捧着数字与法算的偏执务实主义者。且不论内心如何,他的外表始终保持理性冷静,巧妙处理父亲晚年犯下的误判与失败,不断提升铁达尼亚的实力与影响力.奈威尔虽然嫌恶诺利,却不得不承认他是自己的接班人.

星历269年,76岁的奈威尔交出四十年来的领导位子,由诺利继任为第二代藩王.

往后,奈威尔仅剩的九年却过了一段凄凉孤独的晚年。诺利意图确立自己的权力,在内部挥舞整肃大刀,杀害三个弟弟与两个妹夫,接着是辅佐其父的三十六名干部之中,有二十八名分别以莫须有的罪名受到处刑,辅佐奈威尔将近半世纪的约翰·费拉尔一家甚至惨遭灭门.

费拉尔写信向奈威尔求情,希望至少留给年幼的孙儿们一个活口,结果这封信落人诺利手中.诺利当着卧病在床的父亲面前撕碎求情信,表示费拉尔家已经处刑完毕.愤慨的老奈威尔从病床起身欲抓住儿子,却跃落床下,气急攻心而死.

诺利何以断然进行如此残忍的手段呢?谜底很快便揭晓.

老奈威尔下葬后不久,反对诺利残暴手法的人们开始策动驱逐诺利下台的计划.

铁达尼亚的反对势力还包括了帝国与联盟的要人,共同组成庞大的"反诺利阵线".

翌年,当实际行动准备蓄势待发的前一刻,诺利的冰刃闪光乍现.

"这才是真正的一网打尽."据说,当时,诺利向秘书官如此说道,这次的血腥镇压直接、间接的受害者高达65000人.

当内外敌人的尸体沉入血海之际,诺利成为名符其实的独裁者.

有如魔王一般恶名昭彰,但事实上,除了"反诺利阵线"以外,他完全不加干涉,因此,意外地没有招致一般市民的憎恨。

他的目的在于亲手建立一套秩序.

诺利有五个儿子,各自组成家族,因此人称"铁达尼亚五家族"。只有五家族的直系血亲得以获得达尼亚的姓氏.而且,家族会议的议长——亦即一族族长也是从五家之中选出.族长可以获得"无地藩王"的地位,一族专其为"藩王殿下",内外享有无以伦比的权势.

诺利奠定了铁达尼亚屹立不摇的实力,并重整内部制度,再经由第三代·夏特雷、第四代·维尔、第五代·巴纳费特的传承,其权势与体制已相当稳定,完全没有人能与之抗衡.

"有一支血族统治全人类与全宇宙,而且这支血族形式上只不过是一国的臣子,其武力虽属私人军团,实力却强过任何一国部队,这就是铁达尼亚."第三代族长·夏特雷如此表示,并挺起胸膛接下去说:"宇宙与铁达尼亚共存."

乍听之下,只觉得这是一时兴起的感想,老实说,如此狂妄、霸气十足的宣言的确少见.意指铁达尼亚并非和宇宙共存,而是正好相反,此人不傀为伟大的奈威尔·铁达尼亚之孙.

在种种因素与现状之下,铁达尼亚动辄遭致猜忌、嫌恶、憎恨。而事实证明,没有铁达尼亚,宇宙的秩序就无法成立.

历任铁达尼亚族长虽没有建立丰功伟业,但也是精明能干的人物。他们统率一族,经营组织,谨守祖先所传承下来的权势。纵使一族内部产生对立或抗争,对外他们都能团结一致,彻底维护共通的利益,窥视着皇帝的称号,也梦想实现全宇宙的政治统一,而这些得以一一实现的原因就是他们寄生在整个人类社会,趁机控制核心组织;同时自信满满地宣称宇宙就是他们的庭院。事实上,他们的确不负"无地藩王"这个称号.

铁达尼亚时代与铁达尼亚和平等名词将在历史永垂不朽,星历229年正式揭开序幕.


星历446年,铁达尼亚时代持续稳坐江山,此时的无地藩王是第八代族长亚术曼·铁达尼亚.他接任藩王刚满五年,正值四十岁的壮年,精雕纫琢的五官搭配银灰色的头发,手段之冷酷让人视他为第二代族长诺利再世.

这一年,亚术曼对星际都市联盟当中的重要成员之一——艾里亚市提出一项交易.

艾里亚市在开发海洋惑星的研究上发明出最新式的化学半透膜,这个交易就是以一亿达卡买下这项技术.但艾里亚市预估这项技术至少在未来三十年内将带来每年两亿达卡的利润,而亚术曼的条件等于是一种剥削,因此艾里亚拒绝这项交易,不过拒绝铁达尼亚后果必定不堪设想.

曾经支配宇宙大海的星际都市联盟,在面对铁达尼亚日趋兴盛的状况下,以反比例的速度衰退成二流势力,但是对抗铁达尼亚的力量却不能等闲视之,偶尔反铁达尼亚的众多势力联合起来也足以对这个霸权造成损伤.因此艾里亚市在这个势力的背景下应该有办法对抗铁达尼亚,但这十年来艾里亚一直处于联盟内部的非主流派,长期积欠权利金的结果,导致联盟对艾里亚请求支援的呼声视若无睹,甚至连总会也懒得开.

不开总会就无法组织联盟舰队,于是艾里亚市逼不得已,只有以一己的都市舰队应付铁达尼亚的侵略.

对艾里亚市而言,这是一场令人头痛的灾厄,但对于全人类社会而言,并不值得瞩目,反正铁达尼亚稳操胜券,而且铁达尼亚时代也将持续下去,就连小孩也明白的明确未来仿佛已经等在艾里亚市的去路上.

——这便是整个宇宙在"凯贝罗斯星域会战"爆发前的局势。


 夜晚,头戴灰色鸭舌帽,身着黑色外套和蓝色牛仔裤,脚蹬白色旅游鞋,留着黑色齐耳短发,目测年龄在二十四五的女孩出现在艾里亚行星首府最大的赌场中。

  她手插在口袋里捏了捏,确认还有五千达卡正安全地躺在那里面,便向赌场中最为人声鼎沸的区域走去。

  她穿过人群,走到赌桌边,发现了自己此行的目标所在。

  赌桌边几个穿着华丽的青年人正大声说着要周围友人也来下注。

  她转头问身旁一人道:“打扰了,请问这赌局的赔率是多少?”

  被问的人好像正因稳操胜券而沾沾自喜,笑着答道:“已经到一赔五百了。方提督这次必败无疑。”

  “是吗?……谢谢了。”她道谢后,探手入袋,将所有的钱取出来拍到赌桌中央大声道:“我赌方修利会赢。”

  赌桌边那几个华服青年听到这话,脸色齐齐一变。

  她不以为意,反问那几人道:“怎么?不收钱开赌吗?”

  几个青年好像不知所措,一时间面面相觑。

  半晌才有一人出声问:“这么说,你竟然……赌泰坦尼亚输?”

  周遭突然安静得出奇。

  女孩像是全无所觉,又伸手在自己那叠钱上重重一拍,道:“我出五千达卡,赌方修利赢……废话真多,到底赌不赌了?”

  众人默然一瞬,又嘈杂起来。

  女孩眯眼盯着不断上扬的赔率。

  开战的瞬间,方修利军对泰坦尼亚军赔率是1比2000。

  众所周知的是,那场战役的结果,是一直无往不利的、由铁达尼亚家族四公爵之一亚历亚伯特•泰坦尼亚领导的舰队输给了艾里亚行星都市新任提督方修利领导的部队。


 

  这一天,泰坦尼亚家族舰队惨败。

  这一天,艾里亚市首府的赌场里,黑衣灰帽蓝裤的女子得到一千万达卡的进项。

  这一天,艾里亚市首府的赌场里,有人红了眼地对赢了一千万的女子欲行不轨。

  这一天,赢了一千万的女子以出神入化的格斗技打飞了所有图谋不轨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