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笨拙的恋爱与第三方

Chapter Text

1
厚重窗帘被扯开一道缝隙,一道白印在男人赤裸的身体上,惹人注目。
跪在房间内大片塑料布上的男人有着饱满的肌肉和白皙的皮肤,粗糙的麻绳将他的胸肌和手臂勒得越发鼓胀,黑色眼罩又让对方显得更加无力。
而下方,那根挺起的阴茎,被困在用金属环和皮质搭扣制作的阴茎笼里,头部被细长的硅胶软棒塞入,尽头顶上男人体内柔软的腺体,随着阴茎勃起而不断刺激那块敏感的地方。男人体内被粗壮的按摩棒塞得满满当当,穴口皱褶全部被碾平,并且随着震动的柱状体可怜地瑟缩。

“系长,还好么?”

 

京极从到生活课第一天便因为这个声音里没来由的机械感而背脊发凉,死对头时期每次争吵都会被对方镜片下几个眼神弄得哑口无言。后来事实证明他的预感并没有错,每天拿着痒痒挠按摩肩膀,仿佛提前步入老年人状态的安逸前辈,到底把他带进了另一个从未想象过的世界。

 

这个声音,也彻底烙上他周身神经。就像现在,对方的一次询问,已经让京极被困住的阴茎又向上抬起一些,也让那根软棒挤得更深。
他张开嘴,却没发出任何声音。
男人的手指按压他有些厚的唇瓣,然后伸入夹住他的舌尖向外拉,随之不断揉弄柔软的舌头,津液顺着嘴角向下淌,水声灌进京极耳朵,让他脑内一片模糊。
半田摘下眼镜,看着面前男人被玩弄得一塌糊涂的唇舌,抽出手拉着对方头发迫使他仰起头张嘴,拿过旁边的盒装牛奶,对着男人倾倒下去。
京极完全来不及吞咽,尤其还有一些灌入他鼻腔,反射式的咳嗽让更多液体落上了他的脸颊和身体,还有下面坚硬的器官。熟悉的窒息感在大脑引发多巴酚胺的疯狂分泌,他知道自己又进入了这个时期,可以安心地,放弃一切思考、放弃整个世界的时间。
男人红着脸,用额头蹭起半田的手臂。
对方给了他回应,半田揉着他蓬松的头发,轻笑道:“乖孩子。”
京极很快就听到皮带搭扣和拉链的金属声。
接着唇瓣上便多了让人眷恋的温度。
半田扶着早已鼓胀的阴茎抵上京极丰厚的唇瓣,龟头在上面蹭出一道道湿痕。
喉咙深处传来迫切的痒意,京极一声不吭,却迅速张开嘴,将对方的性器吞了下去。他极尽所能,细密舌苔刮着柱身,嘴唇裹着牙齿一路吞至阴茎根部,喉咙也包着硕大的头部不停挛缩。他的鼻尖埋入半田下体的毛发,那里和男人一样细软又尖锐,同样带给京极抛下一切般的闷绝。

 

第一次给半田深喉是被强迫的,被揪着头发捏着下颚,对方尺寸惊人的阴茎凶器一样捅入口腔,头部挤入喉咙,反射式的呕吐和呛窒感带给男人的只有更加激烈的快感,无论京极如何摇头挣扎都没办法拜托半田的掌控,氧气迅速流失,随之而来的濒死感爬上胸腔麻痹心肺。他的手将金属铐晃得哗啦啦响,津液和眼泪流得满脸都是,可男人始终没有放过他。很快他的脑内传来幻觉般的嗡鸣,四肢的疲乏转瞬消散,一切压在他身上的重量也空气一般轻软。
京极觉得自己像做了场梦,梦到了自己人生的最初,第一次被人拥抱和亲吻的时候,或者更早一些,泡在温暖的水里,丝毫没被这世界的冰冷侵袭的时候。
那次醒来他发现自己赤裸着蜷缩,头枕在半田大腿上,全身泛出令人心安的酸痛和疲倦。而男人脸上的眼镜早不翼而飞,原本严丝合缝的头发有一缕散到额前,带着没那么讨厌的笑意吐出烟圈望向他。
并在他反应过来之前,给了他额头一个吻。
京极根本说不出话,连动都困难。
“你真的让人惊喜,”男人从旁边掏出另一支烟,冲他晃晃:“要来一根么?”
京极索性大大方方躺上半田的腿,伸手接过烟塞进嘴里,没想到半田直接低头帮他点了。也就是那时他第一次看清自己的前辈,周身叫嚣着让人困惑的喜悦,这让他变扭地皱眉,这个动作也丝毫不差落进半田眼中。
“你说‘惊喜’,指什么?”他吐出一口烟。
“我们慢慢来,你会知道的。”
对着半田的笑容,京极索性闭上眼睛。但总归,他没反驳慢慢来这件事。

 

半田总觉得遇上京极是自己的幸运。
毕竟身为公务员,在性上又是这么不普通的爱好,他从没奢求过一生伴侣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就算最开始认识这个名为京极的后辈,对方认真严谨的性格也从来没让他有过丝毫带人进入这个世界的念头。
可是偏偏那晚返回了办公室,紧接着就看到缩在角落的新人,所以他忍不住走过去。
他从没想先过青年哭泣是什么样子,可当他看到,在头脑反应过来之前,已经冲着对方伸手。
对方几乎瞬间就握了上来。
找到像京极这样能够全身心信任自己的奴并不容易,这种信任感让自己可以轻易带对方进入那个抽离空间。他此前听说过,有些奴会在调教中达到某种精神高潮,可他也是第一次见识到。那个状态下的京极顺从,平日沉稳的表情几乎消失,反而透出明亮的天真和纯粹。
就像现在。

 

他将自己阴茎抽出,京极舔舔自己嘴唇,轻微喘息。半田忍不住跪下来吻上去,接着摘下京极脸上的眼罩。
他很快看到一双带着湿意的眼睛,还没能彻底聚焦。
平日里认真的男人如今一副稚气的委屈模样,半田忍不住笑,亲上京极通红的鼻尖。对方很快蹭着他的脸请求更多的吻,像是讨要糖果的小孩子。
半田乐于满足此时的京极,也同样想满足自己。
他很快解下京极身后手腕和脚腕处的捆绑,将人推到在塑料布上,然后抽出后穴里依旧震颤的按摩棒。京极的喉咙里发出甜腻的咕噜声,这让半田惩戒性地咬上他喉结。
“别出声。”半田在京极耳边说。

 

对着没进入这种状态下的京极,半田往往会做出相反的指令,一向沉稳的男人也只会到颤抖着张开嘴的程度,更多的呻吟都只能压在嗓子里,变成闷哼。半田通常不太计较,他只想看男人不情不愿顺从的样子而已。但是面对此时的京极,半田的施虐欲往往会进入另一种状态,就像逗弄小狗会揪揪耳朵揉揉脸的程度。

 

由于按摩棒被抽出,男人未完全闭合的鲜红穴口还在颤抖着一张一合,京极双腿缠上半田的腰,手也对着半田张开。由于主人刚刚的指令,他没敢再发出不满的声音。
可脸上的不满却怎么都挡不住。
半田抓着京极细瘦的脚踝亲吻,然后将男人瘦长的双腿架上自己肩膀,他的阴茎抵着那处饥渴吞咽的穴口边缘不断蹭动,逼得京极眼泪都要掉下来,下唇也被自己咬的近乎发白。
他还是不敢出声。
不管多少次,半田还是惊艳于京极在这种时候散发出来的性感和色气。被性欲缠绕的躯体浮出粉红,方才淌下的牛奶已经有些干涸,在皮肤上流下痕迹。粗绳勒出男人丰厚的胸肌,肿胀的乳首红得惊人,并和平坦的腹部一起,随着粗重的呼吸上下起伏。
勃起的下体撑满整个阴茎笼,困住所有欲望的出口。
此前几次高潮已经让不少精液倒射,半田盘算着接下来要慢慢提高京极的忍耐力,然后打开阴茎笼的锁。
被束缚多时的阴茎很快吐出一股股浑浊的液体。
几乎同时,半田挺身捅进男人湿软的穴口,京极侧过头去,手指抵上齿间,忍住了即将出口的呻吟声。
京极体内的热度几乎能让他融化,半田压着京极的腿将他整个人对折,手掌则揉上对方过于饱满的胸部。不同于脂肪,肌肉的软带着更加令人上瘾的手感,这里也是半田喜欢玩弄的地方。他狠命挤压着京极柔软巨大的胸部直至奶子近乎淹没正中间的绳子,随即咬着其中一边的乳头吸吮,还用牙齿不断向上提,红润的乳头很快肿得更加厉害。
京极头发散乱,眼眶潮湿,手指被自己咬出牙印,乳头却色情地挺立,下体也将他的阴茎吞得更深更紧。
半田忍不住快速挺起腰,每一下都精准撞上京极体内肿大柔软的腺体,后者全身震颤,在摇晃中眼泪流得越来越凶,两只手都用来捂住嘴巴,将喜悦的鸣泣尽数咽下,只剩下细密的、更加色气的闷哼。
“唔——”
京极的身体剧烈弹动,阴茎抽搐着射出一股股浓稠的浊液。呻吟的另一半被他自己生生阻断,握成拳的手背也留下齿痕。过了一会他平静下来,摊开双手,带着满足和惬意望向半田,露出笑来。
半田亲了亲他的膝盖:“舒服了?”
京极点点头。
“那让我也舒服起来吧。”
半田很快感觉到裹着自己性器的肠壁紧缩起来。
他揉上京极柔软的头发,“好孩子。”
随即缓缓挺起腰来。
这次的性爱软绵而缱绻,快感温泉水一样漫过周身,京极伸手抚摸半田的脸颊,笑出了声。
“上次你哼的歌,再唱一次。”半田慢慢碾过京极体内的敏感带,笑着命令。
京极疑惑一会,很快在轻喘间哼唱起来。

 

半田在他们第一次做的时候就听京极哼过这首歌,他倒是知道一些M进入抽离状态之后会有不同寻常的反应,但还是默默记下了旋律片段。而在京极清醒的时候,他试着在车上放过这首歌,或许是那时气氛过于放松,他还是看到京极舒缓下来的表情。
“这是什么歌?我突然想不起来了。”
“爱之歌。我母亲之前最喜欢的。”
半田握紧方向盘,看了旁边的男人一眼。
“怎么了?”
“没事,只是觉得这是首好歌。”
“的确是。”
京极笑起来。

 

半田喘息着将精液尽数射进京极体内。而对方也颤抖着绷紧脚趾,已然疲软的阴茎流出透明的水来。
被玩弄到失禁并不是第一次,但即便是此时的京极,也羞耻地伸手,企图用一个吻逃避现实。半田笑着吻了上去。
京极直到浴室才彻底清醒过来。醒来的时候他枕在半田肩膀,两个人泡在不太大的浴缸里,全身都被冲洗干净,四肢泛着熟悉的,令人心安的疲倦和酸麻。
“所以,今天来找我,是因为岛田光?”
京极重新直起腰,抱着双膝,嗯了一声。
对方许久没有说话,京极只能自己开口。
“就像你说的,他差一点就会死。都是我的错……”他没去看半田的眼睛,只是苦笑,“我以为,父子之间不可能有什么无法弥合的缺口。”
半田揉上他的头发,让他重新枕上自己肩膀。
京极松了口气。
“是我自己把父子关系看得太理想化了,这次还让义经这么痛苦,我并不是个好上司。”
半田吻了吻他潮湿的发顶。
京极闭上眼睛:
“谢谢。”

半田搂着怀里的男人,过了很久才出声。
他的话落在雾气弥漫的浴室里,显得模糊和暧昧。
“你不是早就谢过了。”
他抓着京极的左手抬起,亲吻无名指上湿淋淋的戒指。
而他的胸前,一摸一样的戒指挂在脖子上,没在水面之下。

TBC